王朔谈亲家朱新建

来源: 2019-02-12 07:59:3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4607 bytes)

王朔

我跟朱新建其实不熟,大部分印象也是通过朋友聊天听来的。早先是南方一些作家朋友认识他,说有一个南京画家叫朱新建的,很能聊,话头起来都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一聊能聊好几顿饭。叶兆言、苏童、陈村和陈丹青都认识他,说他画儿画的好,水墨有人画过,春宫有人画过,合在一起还从来没人这么画过。

我看的春宫也少,也不懂画,其实也不喜欢国画,画得都跟午觉做的半截梦似的,不明不白的,说是文人气,其实是退休官僚气,老奸巨猾,假淡泊。什么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乌烟瘴气。

朱新建作品市场价格火爆

老朱的画有泼皮气,粗鲁生动,这大概是新世纪的新气象吧。这评价有点高,我也心虚,不多聊了,尊重画家也是一个行当,外人多插嘴也招人不待见。

朱新建

朱新建感觉上还是人缘不错的。除了男女问题也没人说他什么。这事儿在艺术家身上也不算缺点,风流嘛,说明他对待美好事物敏感。后来病了,话也说不太利索了,每天家里还是人来人往,朋贾满座,透着热闹。

人活几十年,就算你真是一大好人也好,还是有利用价值也罢,有人愿意陪着坐会儿,聊会儿天儿,买你张涂鸦,也说明你没白活。

好多人老实巴交了一辈子,跟谁都没红过脸,真到老了病了,也是一个人呆着。我其实是很喜欢南京人的。我也是生在南京,腆着脸算也是半个江苏人。江苏人漂亮,六朝金粉之地,好看的种儿都撒在秦淮河两岸了。

南方男的普遍比北方男的温和,没那么咋呼,待人接物都是客客气气的。南京人跟我们家也算有缘,找来找去又找一块儿去了。

有一天,王咪回家来跟我说要跟朱砂结婚,问我要不要去见见陈衍和朱新建。

王朔女儿王咪与朱新建儿子朱砂

我其实一直比较怕这种场面,不知道聊什么,加上我有童年创伤,怕见长辈和大人,至今不能习惯自己也是长辈了,感到很大压力。正好赶上那会儿过年,吃了半个月的羊肉就五十年假茅台,把多少年都不犯的痛风给吃出来了。又听说朱新建中了风,说不了什么话,我又不能喝酒,到那儿就得醒着,多干呐。就说病了,腿脚不方便,躲着不想见。

这种事躲也躲不过去,熟的人知道我是怕生,怕场面尴尬,不知道的以为我对人家有什么意见呢,也挺不合适。

其实周围有不少人都认识朱新建,柯蓝、非非、计洲也经常去陈衍哪儿,都说当天可以在场,陪着一块热闹,起个哄就把这事哄过去了,弄得我再不去见就显得矫情了。后来有一天就找了苏小和老姜作陪,下午一起去陈衍家。

他们住在塔园外交公寓,是八十年代盖的楼,四平八整的,跟部队大院的房子挺像。

朱新建比我想象中状态要好不少,一来就张罗着大家看画,不是之前听说的说不了话的样子。

大家说什么他也都懂,能跟着重复句子后头那几个字。你要是说得不对,他会着急,说:不对。他从书架上取下来一张他和陈衍年轻时候的照片,照片里一个年轻姑娘透着稚气,一黑面男人站在姑娘后面,倚着一面砖墙,典型的八十年代文艺青年的样子,貌似我认识的好多人当年都有那种气质,披靡众生。

老朱还指着我,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提醒下说出我一本书名。简单沟通是没问题的。 那会儿已经是夏末了,挺热的,大家都穿着短袖,还热一身汗。陈衍说老朱生病以后怕凉,不能开空调,就开着窗户在厅里坐着。

朱新建一直递烟给大家,我平常出门不太抽烟,养着嗓子,写东西的时候抽。那天下午跟着他抽了得有一包,多数时候就是互相抽着烟微笑。到五点多,老朱就开始吃饭了,我们也准备离开。

那天他桌上摆着一碗丸子汤,素净的很,左手拿着一个大白馒头。他一个南京人,又讲究好吃好喝的,现在跟着一山东护工也开始吃馒头了。

春节的时候听说他病了,住到了武警医院。陈衍说是轻微的脑梗,医生建议打十天点滴,没什么大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后来又听说他癫痫了,又住了一段日子的院。后来就说接回家了,医生说情况不太好,也没法治疗了,就在家里养着。

春节过后没几天就说吃不下饭了,接到医院去希望能挂挂营养针。过了两天,老朱就走了。遁入彩色世界,人格湮灭,能量的归能量,物质的归物质。

朱新建作品:美人图

我后来想想朱新建也就比我大五岁,虽然有些人叫他老爷子,其实算是同辈人。

人到中年,总是会先走一批人的。很多好人英年早逝,走得时候不过四十来岁,剩下我们这些人无耻地活着。

早走晚走都是一辈子,就算恶心地活到百岁,也逃不过一死,只是死得更难看一点。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人走了,再怎么说音容宛在,垂而不朽,也是没了。

再有些不懂事的祝念来世升官,发财,大富大贵,十足愚昧且卑微,谁他妈的要升官发财,见他的鬼去吧!“三观”里没这项。

朱新建身前也是个爱热闹的,画家嘛,家里总是人来人往,跟集市似的。但到最后,总归要自己面对自己。中国诗人,有不少自杀的。

写小说的,国外有不少自杀的。中国这头,除了文革中有几位被逼得不得不死的,太平年月,只有病死的。我其实一直挺想给中国写小说的争口气,也别让人写诗的太瞧不起咱们。

有坏人说,您既然这么想,就趁身体还硬朗时把事儿办了,真到求生不能求死不成的时候才自尽,等于是安乐死,不牛叉!还有坏人说,每天嚷嚷着死的人,进了ICU比谁都怕死,抓着呼吸机管子不让拔。

希望到那时我浑身癌,疼得死去活来,只要能不疼,什么都乐意。希望到那时我特别惨,吃不上干的,拉不出稀的,大夫护士没好脸,孩子都嫌弃我,那样的待遇,活着实在没什么值得留恋的,死也没什么好怕的。

不管怎么说,有生不出来的,没死不了的,希望咱们走得体面,来世托生个好人家,逍遥一辈子。天堂,不去也罢。无量寿福,阿弥陀佛,嗡呢吗逼轰。

(朱新建先生逝世五周年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艾玛!这类画拿来摆什么地方好呢? -Baritoner- 给 Baritoner 发送悄悄话 Bariton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06:31

鼠洞房里欣赏 -东湖10- 给 东湖10 发送悄悄话 东湖1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18:53

不如直接挂个啥啥的写実:) -Baritoner- 给 Baritoner 发送悄悄话 Bariton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27:21

画有特点 -京男- 给 京男 发送悄悄话 京男 的博客首页 京男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14:19

朱新建,一个色鬼,搞了不少女人,还说这是文人气质 -海云之南- 给 海云之南 发送悄悄话 海云之南 的博客首页 海云之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24:47

很好的画啊我觉得,没啥不妥的,真实的人性嘛。席勒的尺度大多了,也没啥啊 -武疯子- 给 武疯子 发送悄悄话 武疯子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28:45

难得亲家朱新建死后五周年祭,小五岁的王硕写文纪念,王老痞子文风与朱的画风精髓一致 -夏荷仲梦- 给 夏荷仲梦 发送悄悄话 夏荷仲梦 的博客首页 夏荷仲梦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29:01

这些色情的画和里面丑陋的字的确登不了大雅之堂. 不知道什么样的人会欣赏. 更丑的人吧? -CastlePines- 给 CastlePines 发送悄悄话 CastlePines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36:00

这种画谁会买挂家里?还说他家人来人往?这王朔现在也不写正经东西了。 -雨女- 给 雨女 发送悄悄话 雨女 的博客首页 雨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40:57

那是他亲家 -京男- 给 京男 发送悄悄话 京男 的博客首页 京男 的个人群组 (187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46:05

欣赏这种画的人不打自招表明自己不咋地吗? -CastlePines- 给 CastlePines 发送悄悄话 CastlePines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48:07

这些画都好几百万一幅 -好吃狗- 给 好吃狗 发送悄悄话 好吃狗 的博客首页 好吃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9:16:10

他最有名的还是春宫画 -好吃狗- 给 好吃狗 发送悄悄话 好吃狗 的博客首页 好吃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40:20

wonder 他不画春宫画会出名吗? -hz82000- 给 hz82000 发送悄悄话 hz82000 的博客首页 hz8200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8:54:11

画得很好,对女人有自己的理解。很鲜活。 -水准- 给 水准 发送悄悄话 水准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12/2019 postreply 09:23:0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