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如何看待文革,回答 natalia 网友

来源: 2014-03-28 13:17:5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658 bytes)
  文革的目的毛主席确实讲得很明确,那就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可是,为什么文革初期、中期、末期一直都有那么多的 collateral damage(连带损害)? 用natalia 网友的话来说就是,“实际上(被)整的人,比“走资派”多百倍”。而这些挨整的人虽然大部分是所谓的黑五类’,但是也有很多的普通人。这个话我认为是不离谱的。事实大致上就是这样子。 其实,我本人也是在文革初期(虽然那时我还是个孩子)遭受过两次’迫害‘的,或者叫挨过两次整(至今耿耿于怀,呵呵。详情我以后会专门写个帖子)。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

  文革初期乃至中期晚期,‘走资派’们并不愿意束手就擒,从中央到地方、从城市到乡村,他们的能量还是相当巨大的,手中也掌握了巨大的政治、经济、行政、组织资源。他们始终在转移斗争大方向,挑动群众斗群众(这也是为什么毛主席、中央文革一直强调要‘文斗,不要武斗’,‘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革命群众应该实行大联合,把斗争矛头对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等等)。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走资派们的企图都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实现。因为普通群众的政治认识水平实在是有限,所以是很容易被当权派们忽悠的一群。这也是为什么贯穿文革始终,各地都有人数不少的保皇派、造反派(其实都是普通群众)在那儿互相斗来斗去,有地方甚至兵戎相见,闹出了不少人命。当然,实际情况更为复杂。其中还包括了地方派系、宗族恩怨、个人恩怨等等。文革后,造反派们基本上逃不了被清算,甚至有被枪毙、很多坐了大牢,更多的被开除公职、被穿小鞋。但是保皇派的人就很少听说有这样遭遇的。像联动、西纠到青海屠夫赵永夫,等等,卞校长被打死案、通县黑五类灭门案、湖南道县屠杀案、广西吃人案,为什么到今天还搞不清楚?正是因为当时的党、政府、军队反文革势力(今天重新当权的那批人)深深地卷入了其中!直到今天,真相还被当权的人有意掩盖,相关责任人得不到惩罚,正义得不到伸张。 相反,如果上述这一切全是毛主席、文革派的错,他们是早就会搞得一清二白并公布于众的!
  文革是一场宏大的历史事件,其过程、内幕和细节很多还有待于一切有关党、政府、军队内部档案的完全解密(而不是选择性地、有政治目的的解密)。今天我们仅凭个人经验或道听途说,都只是看到表面的东西。 现在说‘全面否定’或者是‘全面肯定’都还为时过早。 natalia 网友下结论说:文革错了。我认为是太早做结论,也太轻率了,不是对历史负责的正确态度。
  正象当年的法国大革命,如果我们只看当时、或其后不久的贵族、精英、文人们以及他们的直接后代述说,法国大革命根本就是‘人类文明社会的浩劫’!你只要读一读雨果、狄更斯等人的小说就能感同身受当时的‘悲惨世界’了! 可是,今天人们又如何评价法国大革命呢? 那简直就是所有信奉普世价值人们的明灯啊!
  所以,对待文革,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可以以你个人的角度叙述个人、家庭的经历,并得出你的个人结论,留下一份有可信度(这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只有仇恨、咒骂、甚至夸大、扭曲事实真相)的历史资料,等以后的历史学家根据新解密的档案、全方位角度来综合评价一切。
  宏大的历史事件就像华盛顿历史博物馆里的环形巨幅油画,当你站得离她太近的时候,你只能看到某些局部细节,其他都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混沌。只有当你离开它相当远的距离后,你才能大致看清全部,而此时,那些局部细节又不得不被‘忽略’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历史就是这样。今天谁还会为当年在巴黎协和广场断头台上身首分离的贵族精英们哭泣伤心、或者咬牙切齿呢?恐怕他们的直系后代们也不在乎了!
  文革中遭受 collateral damage 的一切不幸的普通而且还是善良的人们,我深深地同情他们,其实我的亲友当中也有不少这样的人。可是作为个人,在历史洪流汹涌而来的时候,那真是人命如蚂蚁和小草。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旦你不幸摊上了,那就是自认倒霉而已,除此毫无办法。当然,你也可以通过咒骂这个历史洪流来出出气,但是除了你的子女、亲友,谁还会成天来听你的咒骂、怨恨呢?就连你的子女、亲友也只能短期内听听而已,时间长了,他们还不把你看成‘祥林嫂’? 个人对宏大历史事件的咒骂和怨恨是注定要被历史洪流、时间洪流冲得无影无踪的,剩下的将只是该历史事件本身的历史意义和影响!
  今天,很多文革的直接‘受害者’还活着,(其实我家隔壁就住着一位,也曾是志愿军某部的文书,后来湖南某地的一个中学校长,文革中不知出于啥原因——我问了,他自己不肯讲,被师生们斗得七荤八素,所以至今对湖南老乡毛泽东‘恨之入骨’!) 他们的子女都还活着,所以,至少在这些人的眼里,要完全客观地、不带感情色彩地来评价文革,那是不容易做到的。 natalia 网友提到了那个有关文革的《决议》,其实那个决议就是几千个文革中挨整的当权派集体讨论做出的。别忘了: 这批人就是一批‘咬牙切齿’的!指望他们做出一个符合客观事实的历史决议无异于缘木求鱼!
  除了忠实地留下一份个人的叙述外(现在的互联网已经使得这成为轻而易举的事,所以每一个经历过文革的人都应该努力码字,叙述亲身经历的事),我们只有等待。历史老人是以百年、千年来计时的,他可是一点儿都不会着急的,呵呵。等你们这些咬牙切齿的、热情赞颂的都死光了,他才会不温不火地、慢条斯理地下结论:文革是一场伟大的革命!或者说,文革就是一场浩劫!

所有跟帖: 

不认同文革,是其手段。可以用法治的方法解决,为什么要用人治、运动的方法,祸及大批无辜者? -lky- 给 lky 发送悄悄话 lk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3:45:47

我从不反对极左派的良好意愿,但坚决反对他们的手段。 -lky- 给 lky 发送悄悄话 lk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3:52:35

对于整个社会的运作;离开程序正义,没有动机正义。文革百无一是。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15:01

极是! -lky- 给 lky 发送悄悄话 lk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21:59

强顶! -嘎闹忙- 给 嘎闹忙 发送悄悄话 嘎闹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9/2014 postreply 07:10:03

你的第一句话就错了“文革的目的毛主席确实讲得很明确,那就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333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3:56:29

运动油子的体会。 -lky- 给 lky 发送悄悄话 lk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11:10

楼主对文革的认识还在纸上谈兵的水平,你不必和他讨论。我说那句话只是想提醒大家不在同一层次,讨论是浪费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26:17

音乐家年龄比我大,按理应该更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可是你透过现象看到的是另一种假象。 -东坡学士- 给 东坡学士 发送悄悄话 东坡学士 的博客首页 东坡学士 的个人群组 (1192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46:29

对于反思文革,毛泽东的动机和政治品格都是很次要的命题。不必纠结。希望东坡学士直面本质问题。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5:06:14

你还是没有仔细看我到底说些什么? 我号召大家反思了吗?没有!我希望大家既不要咬牙切齿 -东坡学士- 给 东坡学士 发送悄悄话 东坡学士 的博客首页 东坡学士 的个人群组 (658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5:22:26

您的意思我没理解错。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602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8:20:43

你还是弄拧了:我主张先不要说对错,因为现在的人很少能客观中立地评价文革。你的结论 -东坡学士- 给 东坡学士 发送悄悄话 东坡学士 的博客首页 东坡学士 的个人群组 (481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8:39:14

一点没弄拧,你就想为文革翻案。不明说罢了。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612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9:01:07

那你是要为文革定案了?你何必又装作赞同我‘暂不定案,先保留收集原始资料,以待将来’的说法? -东坡学士- 给 东坡学士 发送悄悄话 东坡学士 的博客首页 东坡学士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9:19:10

太瞧得起我了,文革定案时我是学龄前儿童呢。你的说法庸人自扰,我没赞同。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9:24:42

那可能是我会错意了?“您现在想表达的对文革的态度:记录史料,分析(主要是辨别真伪), -东坡学士- 给 东坡学士 发送悄悄话 东坡学士 的博客首页 东坡学士 的个人群组 (736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21:25:53

怀疑本身没有错。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368 bytes) () 03/29/2014 postreply 00:59:25

全文多处时间混乱,如“文革初期乃至中期晚期,走资派们并不愿意束手就擒”文革中期有走资派吗?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04:41

东坡学士:本人同意您用“干部队伍”作为判断文革正误的依据之一。很想听到您的共鸣。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33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13:01

东坡学士想谈文革好像还嫩着点儿,必需接受“走资派”的再教育。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29:13

楼主字里行间的意思:不能说“文革好”,又不忍心说“文革坏”;于是说“说文革好坏尚早”。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34:06

文革是三面红旗的继续 -滚子刀肉- 给 滚子刀肉 发送悄悄话 滚子刀肉 的个人群组 (1005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44:46

标题应改为:“文革是由三面红旗而引起的党内斗争的继续”。 -natalia- 给 natalia 发送悄悄话 natali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4:53:46

这个好像是什么斯德哥尔摩的什么症的。。。。 -数字证- 给 数字证 发送悄悄话 数字证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5:00:44

文革后来,物价上涨,子女下乡,东西缺乏,秩序混乱,那个说好的真是脑子进水了。 -数字证- 给 数字证 发送悄悄话 数字证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5:04:40

的先不说,就冲文革中关大学门一事,就罪该万死,遗害无穷。 -yxhd- 给 yxhd 发送悄悄话 yxh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8/2014 postreply 18:50:3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