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遇小中风的经历和警示(二)

来源: 2021-06-07 08:59:4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452 bytes)

(二)

进了急诊室,很快就有护士来採了我六管血,拿去化验。而抽血的针头却一直留在血管里,并用胶布固定在左手臂上。同时又在指尖取血验血糖。过了不久,有人来说,让我们暂时在候诊室等候化验结果,同时等候住院部安排病房,要留院观察一、两天,并进行多项检查,以便做出进一步诊断和制定治疗方案。在急诊室的四个来小时,我的体征并没有恶化的迹象,相反,身体各方面的表现都还不错,所以又加了个“小”字,这是我的理解。病房终于安排妥当,我就要被单独送到三楼接受观察了。医院规定不允许患者家属陪同,特别是疫情期间控制更严。所以,我女儿只能回家,等到第二天规定的时间来探视两小时。

上楼时,除了护士,还有一位推轮椅的女工作人员,她体态丰腴,走起路来似乎并不轻松。我说我自己可以上楼,不需要坐轮椅。她们说这是医院规定,无奈我只得很不好意思的享受她们的热情服务,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坐轮椅。诚然,我毫不费劲儿就到了病房,而那位推轮椅的女士却累得气喘吁吁,真难为她了。

病房一安排妥当,护士就开始忙乎起来,量体温,量血压,测血糖,还要按中风患者进行常规检查。因为我几乎不懂英语,护士还专门备有和中文翻译连线的ipad。护士和翻译都很和善、热情、专业。我们相互配合得很好,每次检查都进行得很顺利。第一次检查完时,护士说,每隔两个小时她会来重复检查一次。当她们第二次例行检查完后,我让翻译告诉她们,根据我的情况,我觉得没有必要两小时来一次,等到天亮以后,再做一次就行了,这样也可以减轻一些她们的工作量。护士说这要由医生来决定。过了一会儿,护士回来,拉拉我的手,然后又伸出两个大拇指,我觉得她是告诉我,医生同意了我的建议。之后,时不时还会有护士来让服药、测血糖、在腹部注射溶栓药。竟然又抽了两次血(一次一管,一次三管)。

尽管病房条件不错,一人一室,自有洗手间,起居方便。但是这个特殊的环境却让我彻夜难眠。熬到六点多钟,我已无睡意,干脆起床,进洗手间简单洗漱一下。因去急诊室时并未想到要在那里住下来,所以就没有带洗漱用品。所好,病房提供了简易牙刷牙膏。但遗憾的是,没有剃须刀,每天清晨刮胡子的习惯被迫中断,只得胡子拉碴面人了。刚洗漱完毕,值夜班的护士就来完成她最后一次检查,依然通过ipad和翻译连线,一丝不苟地重复了所有检查项目。在下班之前,她又给我送来了晨服的药。她用手机翻了一句中文给我看:“我要吃药”,随即就给我一杯冰水。虽然那句话的人称不对,但我已经知道她的意思。但是那杯冰水我确实无法受用,我不好意思地说:Sorry,no ice. 她笑笑,倒掉了冰水,接了一杯凉水给我。过了不久,上白班的护士来了,她同样是按照规范认真地重复着那些检查项目,自然她也需要连线翻译的帮助。

(未完待续)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