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例疑似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曾用过中药

来源: 2020-02-20 13:05:4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451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吃与活 ] 在 2020-02-20 13:12:04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武汉医生:去年底人传人迹象明显 稍有常识都能判断(图)

看全文请点击上面链接

今年67岁的王壮壮是一名普通退休工人,家族有心脏遗传疾病。从怀疑感冒住院到“重症肺炎”死亡,只有14天。他是第一位在这场疫情中死去的患者,但不属于确诊病例,也没有出现在政府公布的死亡名单中,死亡证明上写着“重症肺炎”。

2019年12月23日起,王壮壮先后在武汉协和肿瘤医院、协和医院、金银潭医院治疗,但最终于2020年1月7日在金银潭医院不治身亡。病人去世后,院方曾要求家属捐献遗体供医学解剖,遭家属拒绝后遗体于当天火化。医生告诉家属,王壮壮是这场疫情中的第一个死亡病例。

王壮壮究竟是怎么被感染的,家属到现在也不知道。2019年12月20日,他感觉身体不适并一直打嗝,连着3天停不下来。王壮壮的爱人处于胰腺癌晚期,一直在武汉协和肿瘤医院治疗,每隔半个月要到医院取药。因此,王壮壮也来到该医院检查。

当时,对普通市民来说“新冠肺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王壮壮只是怀疑自己感冒了。在这家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给他把脉,并告知他心率不齐。“我们家族确实有心脏方面的遗传病。”王壮壮的妹妹王兰告诉《中国慈善家》,但她并没有把这一信息告诉医生。

进一步听诊后,医生建议王壮壮拍肺部CT,结果显示肺部感染。医生建议住院治疗,王兰于当天办理了住院手续。“医院刚开始按肺气肿来治疗,用的是一些中药。”王兰说,由于自己住得离医院远,她经常在电话里和哥哥沟通病情,每次通话都感觉他的病情在加重。

“我怎么感觉住院之后越来越难受了。”12月29日,王壮壮告诉王兰。电话里,妹妹能听出来他说话时在喘气。12月30日,王兰花了一个小时坐地铁来到肿瘤医院,当时正是中午,她对值班护士提出想找主治大夫了解哥哥的病情,护士告诉她医生两点半上班。看到病情加重的哥哥,王兰坚持要见主治医生,情绪有些激动。护士通过电话将情况电话告诉了医生。

随后,王兰见到医生,问哥哥得的究竟是什么病,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见好反而加重了?双方语言有冲突,医生不满王兰对其“治疗方案”的质疑。“这个你要问X教授,方子是他开的。”医生说。X教授出面没有解释太多,只是告诉家属,如果对医院不信任,今天就办出院。王壮壮在出院责任书上签了字,他让女儿王倩挂了第二天武汉协和医院的普通内科号。由于已是晚上,他们没有离开肿瘤医院。

当天,坊间流出一份据称是武汉市卫健委所发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这份通知显示,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要求各有关医疗机构做好医疗救治工作。这是“新冠肺炎”出现的最早的一个信号。

第二天,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第一则通报: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这是首次对于“新冠肺炎”的认知——“病毒性肺炎”,通报明确,此时病毒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王壮壮在家属的陪同下来到协和医院,此时的他走路需要有人搀扶,而且走两步就大喘气。“你这病我们普通内科治不了,你现在必须去挂急诊。”医生看完后告诉他们。急诊科医生要求拍肺部CT。结果出来后,家属将1月23日拍的CT片一同给医生看,时隔仅一周,医生竟不敢相信这是同一人:肺已经全变白了。

医生怀疑是艾滋病,肺部形态几乎和艾滋病晚期病人是一致的。王壮壮又被安排做了甲流、梅毒、艾滋检测,结果均呈阴性。随后,医生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单,并告诉家属:如果治疗的话很可能人财两空,治还是放弃?得到家属肯定回答后,协和医院将呼吸科的专家请来会诊。

2020年1月1日,王壮壮转到呼吸科ICU病房。医生告诉家属,王壮壮得的病只知道是病毒性感染,但查不到病毒是什么,没有办法治疗,只能把现有的抗生素全用上。

“我们也表示理解,毕竟得了一种之前没有见过的病,谁也没有办法。”不管是女儿王倩还是妹妹王兰,都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亲人好起来,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试试。在各种方法和药物都用完的情况下,1月3日,医生建议家属将病人转到金银潭医院救治。在转院问题上,王兰和王倩商量后一致认为,只能听医生建议,没有别的办法。

这时,王壮壮要靠呼吸机续命,但神志清醒。王兰问他:“插上呼吸机感觉好点了吗?”,得到的回答是“一下子感觉从地狱上了天堂”。想不到的是,这竟成了王壮壮留给家属的最后一句话。

所有跟帖: 

非常凶险,必须监控每一次下了药以后的发展。及时调整战略。中医治疗,脱离西医的血液指标测量手段,能否有把握呢? -40er- 给 40er 发送悄悄话 40er 的博客首页 40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14:13

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21:32

我不是做这方面的,所以可能外行更加不了解难度吧。不知者无畏 -40er- 给 40er 发送悄悄话 40er 的博客首页 40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25:23

除了在缺医少药的偏远的山区,中医已经见不到这样的危重病人了。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122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32:28

我有点不明白你的意思,是说“重症必须依靠西医,轻症无所谓看中西医”?中医有道理的地方,还是要发展的 -40er- 给 40er 发送悄悄话 40er 的博客首页 40er 的个人群组 (458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39:58

像这种装备和战法,作为一种纪念每年出来表演一下是很有意思的。如果真的派他们去打仗,那决策者头脑是有问题的。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87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56:03

哈哈哈。你也太小看他们了。主要还是装备差了。个人的判断力有时候决定一切 -40er- 给 40er 发送悄悄话 40er 的博客首页 40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4:06:24

武汉的事实证明你错了。你信赖的部队给打得溃不成军。没有中医的介入,危重病人还得更多,把增援部队都压垮。 -kai2002- 给 kai2002 发送悄悄话 kai2002 的博客首页 kai200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21:30:54

美国的一些癌症患者,最后只剩下实验性的疗法,就是以身试药,而且还不一定被人家接收(怕影响end point) -40er- 给 40er 发送悄悄话 40er 的博客首页 40er 的个人群组 (8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29:15

中医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23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35:12

与这位接触过的人,有多少被传染,后来怎样? -fuz- 给 fuz 发送悄悄话 fuz 的博客首页 fuz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35:00

不知道,作者没提。 起码他妹妹还活着。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59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39:38

他用的中药,不是针对病毒感染的。最好在题头中去除 -fuz- 给 fuz 发送悄悄话 fuz 的博客首页 fuz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56:01

既然是中西结合医院,望闻问切应该有的,估计比后来那些一刀切更辨证论治吧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3:59:12

你拿方案出来之前的误诊病例说事显得很不厚道,要讨论那些方案中的方子 -dudaan- 给 dudaan 发送悄悄话 dudaan 的博客首页 dudaan 的个人群组 (47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4:05:49

我对国内中医做的研究缺乏信心,特别是在目前的环境下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116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4:11:38

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非常需要中医 -dudaan- 给 dudaan 发送悄悄话 dudaan 的博客首页 dudaan 的个人群组 (29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4:13:27

好的。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4:29:52

這個病就像美國有的吃花生以後的全身過敏反應,只不過花生的是氣管,肺腫脹,不能呼吸,最後也是因 -fatbodyguard- 给 fatbodyguard 发送悄悄话 fatbodyguard 的个人群组 (136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4:29:43

长叹!疑似的病例,连个数字都不是。 -TBz- 给 TBz 发送悄悄话 TBz 的博客首页 TBz 的个人群组 (522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5:25:58

悲观是悲观者的墓志铭 -闲情- 给 闲情 发送悄悄话 闲情 的博客首页 闲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5:47:22

这病人还喝了水吃了退烧药呢,怎么死了? -kai2002- 给 kai2002 发送悄悄话 kai2002 的博客首页 kai200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7:00:04

我猜测跟吃了中药没关系 -吃与活- 给 吃与活 发送悄悄话 吃与活 的博客首页 吃与活 的个人群组 (41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7:31:03

这难说,得让他们把药方公布才知道,治肺气肿和感染完全不一样。 -kai2002- 给 kai2002 发送悄悄话 kai2002 的博客首页 kai200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20/2020 postreply 18:26:4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