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大院的那些年 六

来源: 2019-06-19 20:41:3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884 bytes)

部队大院的那些年  六

学习上不开巧是我对上学的最大厌恶,没动力,机械的,似懂非懂的,随大溜儿我升入了三年级。

松林岗,那间乡村小学的作息很怪。每天天不亮就要赶到学校晨读,眼睛都睁不开光踢路上的石子。教室里也没灯,极其简陋,借着蒙蒙亮光,践行一天之计在于晨。这种私塾似的教学传承也不知道在这所山间小学延续了多少年?晨读后返家吃饭,然后再回学校开始一天的学习。

那年头的冬天特别冷,教室里没火,条件好的农村小孩会随身携带一个手炉,一种有提柄的瓦罐里面放入炭火,走哪带着。上课时放在桌下,俺的个娘,简直是一种超级享受。


无奈我的成绩总是稀松,跟学习好的没法比,重新分坐位,左边宏伟右边卫彪,他俩的学习都比我强。卫彪后来改名了,但我仍爱用他的小名。到了期末考试,算术我考了97分,班上第一,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记得特别清。宏伟不服去老师那告状说我是抄他的,卫彪也去告状。可能是我的算术考的好,班主任去家属院家访时待在了我家,其他家长也来了。我知道卫彪和宏伟要去揭穿我,硬着头皮跟着他俩也进了门。事实上我是偷抄了宏伟一道题,卫彪看宏伟让我抄,也故作大度地把卷子挪向我。可能卫彪让我抄了又觉得吃亏,就把他的一个填空擦掉抄上了我的答案。卷子出来后,我抄他俩的题都抄对了,而卫彪抄我的填空正是我错的三分。

他俩的告状我虽没底气反驳,但也不放弃狡辩,“你也抄我的啦”。小孩子心眼少,卫彪说“我抄你的没有对”。嘻嘻,我能感觉到大人们不以为然的把我们撵走了。

如今己是耳顺之年,回想起儿时的经历十分好笑又有趣,只可惜宏伟英年早逝,他大学毕业后官至湖北省某高校党委书记,命途多舛。

卫彪参了军,我大学毕业后分回了省城,他己是省武警总队的小车队队长。我曾随父母一起到干休所他家探望,卫彪的爸爸,十五岁就参军的老革命,抑制不住喜悦的说我俩:一个文官,一个武官。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上次不是已经四年级了吗,怎么变回三年级了 -sweetptt- 给 sweetptt 发送悄悄话 sweetptt 的博客首页 sweetpt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0/2019 postreply 00:00:0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