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家人也是空的,如何看待家人?》

来源: 2022-01-13 10:55:3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9933 bytes)
 
【读者】:看到你《六个关键指向》中的第一条有震撼。比方说白天我先生去上班离开了家,离开了我的视线,如果我一整天没想到他,那他这个人就是不存在的或是不确定,也不确定他正在某处工作?只有当我意识中升起了应该是下班的时候他该回来了,他才会咔嚓一下出现?
比方说我孩子去了学校宿舍,是否他就不在了?完全地不存在?
你在颂歌中提到父母情人孩子都是我中升起的幻想,从来不真存在,虽然我也每天跟着念了,但是都没能像今天您写的和父母视频这段这样的触动到我,回头再去看看这几句话,感到无比的悲伤和感概,说不出的滋味。
再问一个问题,这是不是意味我不需要去关心家人,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不在的?
【明亮】:
对的。比你上面说的还要彻底的《不在》,就算当下你看到“先生“的身影在你的视野中晃动,他还是不在的,就算你看到了你自己的身体,手臂,腿,脚,其实完全是不在的。如果你先生走出去你的视野,当然视觉显现就没有了,但他还“存在”于思想中,对于思想来说,先生是存在的,因为思想在想先生。如果思想不想什么,就完全无法确定存在。
好吧,先说说思想完全不操作的情况,假设你现在什么都不想了,那么不单单是先生不在了,其实整个“世界”都因为没有思想去判断和解释而立刻不在了。世界是什么?先生是什么?家人,朋友,别人,宇宙,太阳,月亮,都是什么?都是思想解释出来的“东西”,如果不通过思想去解释判断,就没有这些“东西”。只能说有无限的自己能量在,不能说有“世界,家人,朋友,别人,宇宙,时空,太阳,月亮”在。这些概念都是思想解释分析出来的幻觉故事。
再讲讲思想解释开始运作起来了,比如你早上“醒过来”了,或在梦中“醒过来”了,那么立刻地,比闪电还快地,“世界,阳光,房间,家人,朋友,工作,时空,……”一下子就因为思想的解释判断而同步升起了。并非“世界,阳光,房间,家人,时空”原来就留在那里等你去回忆它们,而是因为思想的运作,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即刻地在意识中升起了,感觉上它们显得如此真实难以质疑,就好像一个超级高精度的电影突然开始播放了,虽然电影是假的,但在视觉听觉触觉嗅觉闻觉思想觉看出来就好像完全是真实的。思想上断定:我看到的就是存在的,我接触到的就是真实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这回事,这个声称为“我”的观察者其实就是思想意识,这个观察的主观本身就已经是幻觉了,幻觉看到的,接触到的,听到的,闻到的,嗅到的,想到的,通通都是幻觉自己!
所以,别以为你看到,听到,接触到,想到的就是存在的证明。NO,这些都是幻相,看似真实,其实无法确定是真的。
做一个小结:世界,社会,时空,你,我,他,历史,家人只能发生在“观察”和“被观察”的意识中,意识就等于梦。没有世界,社会,时空,你,我,他,历史,只有无法言说的意识能量,也可以说是我自己的能量。
回到你先生这个例子吧,假设现在你突然看到先生开门进了房间,是真的有一个独立于你外面的“先生”从无到有被你创造出来了?没有!那仅仅是意识中出现了被思想判断为“先生”的影像升起了,这些升起其实就是没有实性的。如果我说的更透彻一些,“看到”或“想到”其实就是思想即时即刻在解释判断,当即就把不是这样的情况解释判断为这样的情况。也就是说,就算你认为你看到了现实,其实没有“看”,也没有“先生”,只有思想意识本身。
有些人会觉得用自己的亲人作为例子不舒服,那我就举别的例子,当你从这间房间走到隔壁房间,是否在你还没有走之前隔壁房间就存在在那里等你走过去?不是这样的,隔壁房间不在视觉中的时候是完全无法确定存在的,仅仅在思想上认为是存在的。除了思想在惦记隔壁房间外,你根本无法确定隔壁房间真的存在。这个时候,你听到儿子在隔壁房间呼唤你的声音要你过去,能不能就此证实隔壁房间存在?不能。因为“声音“出现在和你没有距离的当下此刻,“声音”不真的是声音,是无限自己的能量震荡,而思想却把能量震荡解释成为”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
然后你走到了隔壁房间,是本来就存在的隔壁房间被你走进了?不是这回事。所谓的“隔壁房间“是即时即刻在意识中升起的影像而已,没走进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个影像,走进了的同时“隔壁房间”影像即刻升起,符合思维逻辑。
再小结一下,无论你看到想到,还是不看到不想到,都没有任何“东西”在。但作为是梦幻,那么梦幻里面的观察者认为有“东西”在,这样的解释就是梦幻。换一个说法,“世界,家人,时空,社会”并没有因为思想上“看到”了或“想到”了就被证明是存在的了。这就是为什么说看上去好像思想意识创造出来了一切,其实,这个《创造》本身就是思想解释判断出来的幻相。
只有你自己,不可能真的创造出来任何不是你自己的其它东西来。创造只发生在幻觉故事里面,其实不可能有创造。
换一个说法,无论是房间还是先生还是宠物还是孩子还是世界万物,它们都是纯粹的经验(意识),它们的“出现”或“消散”不是真的“东西“的出现或消散,而是经验图像显现出来了,然后经验图像变化或消散了,和放高清电影的比喻差不多。
现在问题简单了:
思想上告诉你“看到了先生”。你明白了,这就是你自己。
思想上告诉你“看不到先生了,是否他不在了?“。你明白了,这个想法本身只能是自己,没必要去深究这个问题,因为就算“看到了先生”,这个“看到”并非真看到,这个“先生”并非真先生,就是你自己。
最后一个问题问的很好。很多人认为,我理解了整个世界都是思想意识中的显现,不是真的存在,那么我就可以不关心家人了,随便他们怎么样都无所谓。这样的理解是偏离的。虽然经验意识中的一切都是思想解释出来的幻象,但不等于在经验意识中就要刻意地放下应有的故事中的“爱”和“关心”。你要明白,虽然那个“先生”的影像仅仅是你自己的影像,不真的是先生,但你还是符合思想逻辑来操作的,你还是看到先生跟他说“我爱你”。你不会跟他说:“你不存在”。这种说法是没有意义的。这就是为什么《秘径》不适合对广大普通人说,否则社会就乱套了。你明白了,但不要对其它人说。
这就涉及了另一个重要的看法,虽然你明白一切都是《不在》的,但在实际经验中,你就按照《在》的思想逻辑来操作运作。不要在实际经验操作上去制止或否定思想逻辑。“否定”不发生在实际经验操作层面。否定只发生在超越经验(意识)操作的能量层面上。
就好比,我明白“身体”就是意识显现而已,不是真实存在的。但在实际经验意识层面,当身体饿了,就允许吃饭这件事自然发生,不会因为我明白这一切都是梦幻而干涉梦幻故事的发展。我明白我的“孩子,妻子,父母”都是我自己的意识显现,没有实性,但在实际操作上,我对孩子说“我爱你们”,老婆身体不舒服了,就照顾她,父母有困难,就帮助他们。完全不会因为在能量层面的明白而刻意地改变经验(意识)层面的故事发展。注意,这不是虚伪,这是真明白的显现。
明白了以后,不但不会让自己变成了一个“麻木不仁”的冷血动物,而是自发自然地就是爱了,看到了家人,孩子,父母,就看到了我自己的爱。我当然会爱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我宝贵的资产,而因为他们就是百分百的我自己,我自己怎能不爱我自己。何止“家人孩子父母”就是我自己,整个“世界宇宙时空社会众生”都是我自己,它们不是一部分的我自己,而是百分百的我自己。
如果你认为一切都是《不在》的,那么就可以胡作非为,或为所欲为,或者变成了一个麻木不仁的冷血观察者,这样就落入了虚无主义的陷阱中去了,这就是佛教里面提醒你注意不要落入的“断见”曲解。虽然一切都是《不在》,不是一点点的不在,而是完全彻底的空。但这个完全彻底的空却同时以完全彻底的充实显现出来。空和充实(色)不是一体两面,也不是两个不同的部分互相重叠,而是同一个无限的自己不可分割开来。终极的玩笑就是这样开的,完全的空以完全的不空(充实)显现出来了。如果你明白的不深刻,就很容易落入虚无主义,反正一切都是空,我就上深山老林隐居起来了事,英文称之为NIHILISM。这些误解造成的虚伪主义认知把无限圆满的无限娱乐的自己的能量看成是极端的“空虚”,我自己明明在无限地享受自己既空也圆满的自己,被误解成虚伪乏味的“空”了。
我为什么出现在脸书上说这些,绝对不是要你上深山老林去隐居,而是指向你自己无限的圆满享受。
我明白我的家人都是空的,但我依然爱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我拥有的资产,而是因为他们就是百分百的我自己。
我明白整个众生都是空的,但我依然爱它们,不是因为我爱别人,或做善事,而是因为它们百分百是我自己。
我不需要爱,我自己*就是*爱。
如果你不问我这些问题,我是不想谈空和不空的,这些概念都没有特别的意义。我只明白一切都是我自己,我自己对于我自己就是无条件的爱。
【注意】:有点微妙的地方值得提一下。很多人难以接受《不在》,思想上看明明是在的,怎么可以说《不在》?对的,思想肯定是接受不了的。明白不发生在思想理解上,明白了就超越了思想理解。比如说,明白了以后思想依然在解释判断,说一切都是“在”的,这个不会改变。但同步地在能量层面,你自己就明白一切都不真的在,是《不在》的。明白《不在》不等于妨碍了思想依然解释出“在”来。换句话说就是,明白这是梦,不妨碍梦故事继续发展。
有一个更实际的方法,与其说《不在》不如说“无法确定”在。你上面问题中已经提到了,《不在》其实就等于无法确定在。比如说,当你的先生的身影离开了你的视野,同时思想也停止了,那么还能确定“先生”存在吗?如果你要确定任何情况,必须通过思想意识去确定,如果思想不想了,觉知效应中也没有了,怎么可能去确定呢?不信你可以自己验证一下,是不是你可以超越意识来证实任何“存在”。
【读者】:谢谢回复,明白了许多。我再说一个我刚做的梦:梦见我家孩子突然高热,我想打电话找医生,可电话怎么也拔不出去,我心急如焚,而且看着孩子不行了,我又急又伤心就一下子醒过来了。是真的很伤心,但这是一场梦,这场梦太及时了,让我破了幻觉。
【明亮】:哈哈,有时候我也会做这种梦的,好像有危险,但就跑不动,最后被某个猛兽咬住头颅,卡擦一下咬下去,就在这个当儿突然发现头颅不是头颅,猛兽不是猛兽,咬不是咬,而是自己明亮的能量在流动,完全放松下来。
【读者】:我知道就像你一直说的眼耳鼻舌身意受想行识其实都是幻,但有时候太过沉浸于此了。
【明亮】:“太过沉浸“不是问题,不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注意,明白不改变经验内容,随便让思想去“沉浸”吧,SELF不受影响。
我也沉浸的,但没有所谓。我不解决任何问题,没有问题,开玩笑怎么是问题呢?玩笑开起来就是需要这样沉浸的。所以明白不排斥沉浸,这是说不出的不当真。绝对不是排斥经验内容,修改什么情况。不沉浸就不好玩了。
【读者】:嗯嗯,看了你这么多文章这个我知道,形式不重要,可以沉浸和享受,但不是享受某一样不是你的东西。而是享受你自己。
【明亮】:对,你说到位了。
【读者】:可以认真,但不要当真。
【明亮】:对,认真还不等于当真,微妙地无法说清......
一切都是享受自己。常常会感觉出痛苦来,想要排斥它们,认为它们是不应该发生的情况。但逐渐你会明白,甚至连“痛苦”都是玩笑,也是可以享受的能量显现,这样就会品味到说不出的那种“味道”来。
【读者】:其实我是鹦鹉学舌。
【明亮】:唱颂歌不就是鹦鹉学舌吗,重复着这些提醒,某刻你会熟透的,这就像烧美食,越烧越熟透。像炖汤,越炖越醇香,你会明白的,明白也是无限的,可以无限深入下去,自己的醇香是无限的。我不会说我的明白就是标准的明白,我无法确定明白有一个终点。明白是没有终点的。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阴阳生克若绝对,人们生活难尊贵 -勤劳的小蜜蜂123- 给 勤劳的小蜜蜂123 发送悄悄话 勤劳的小蜜蜂123 的博客首页 (212 bytes) () 04/07/2022 postreply 14:53:0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