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富豪“离婚劫”:坐拥200亿,离婚没给钱

来源: 2021-06-02 21:30:5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772 bytes)

觊觎金科控制权的“野蛮人”孙宏斌去年刚走,今年金科的内墙又起了火。

近期传出实际控制人黄红云成为“被执行人”的消息,发难者是他的前妻陶虹遐。四年前两人离婚时没完成的部分财产分割,成了这次纠纷的源头。

最初媒体报道,金科地产实控人黄红云与前妻陶虹遐所涉财产分割执行标的约为3.72亿元,金科在5月23日的公告中,也引用了这个数字,但几天后,金科再发公告,3.72亿元变成了“3.72亿股股份”。

名字经常出现在富豪榜上的人,为什么会把“分手费”拖到现在?金科方面并未做过多解释,公告中只提到,此前,为维持公司稳定,考虑公司实际情况,截至本公告日,涉及相关股票分拆、过户手续尚未办理完成

黄红云和前妻陶虹遐宣布离婚,是在2017年。在那之前,孙宏斌已经对金科的控制权露出野心,不断增持。就在双方的股权之争胶着之时,已是前妻的陶虹遐站在了黄红云这边,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为对抗孙宏斌起了关键作用

根据公开资料,陶虹遐通过金科控股49%股权间接持有金科股份约3.72亿股。2018年7月,双方经法院调解并达成一致,随后,黄红云将这部分股权质押至陶虹遐指定账户(陶虹遐母亲蒲心淑)。而今,孙宏斌早已套现离场,而这部分股权仍未分拆、过户至陶虹遐名下





按5月20日收盘价6.36元计算,这部分股权价值约24亿元

《凤凰WEEKLY地产》就黄红云财产分割进展向金科发去采访函,对方称以公告为准



另据媒体援引知情人的话透露,一旦黄红云迟迟不启动股权转让程序,按双方协议还面临支付额外10亿元违约金

也就是说,这笔钱拖到现在,一共涉及大约34亿元。如果再加上金科旗下上市物业金科智慧服务的股份,涉及的金额可能超过100亿。

共患难的“队友”

2017年4月1日,金科公告,公司实控人黄红云与陶虹遐解除婚姻关系。

离婚前,黄红云、陶虹遐分别直接持有金科股份9.55%、2.49%的股份,二者还通过第一大股东金科控股间接持有金科股份14.20%的股份,股权比例约为7.2%和7%。

彼时,正是融创孙宏斌步步紧逼,与黄红云争夺金科控制权的关键时期。



2014年底到2015年上半年,解禁后的黄红云家族合计套现几十亿,加上随后定向增发留下的漏洞,给正在四处寻找猎物的孙宏斌留下了机会。此后融创不断买入,黄红云迎战反击,双方在资本市场不断交手,战争一再升温。

危急关头,已经离婚的前妻陶虹遐站到了黄红云这一边。2017年3月,双方经过协商,陶虹遐成为黄红云的一致行动人,黄红云的持股比例也提升至26.24%。

此后的多次“战役”,一致行动人的力量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黄红云曾经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我个人不会放弃公司的控制权,金科就是我的生命”,从这个意义上说,陶虹遐在一定程度上帮他保住了命

富豪欠债未还

外敌击退了,就到了解决内部问题的时候了。

经测算,通过金科控股的49%股权,陶虹遐间接持有上市公司约3.72亿股股份。

这就是近期让黄红云陷入麻烦的那部分股权。



▲ 黄红云

2018年7月,黄红云和陶虹遐协商了上述3.72亿股股份的处置方式。

按照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显示,黄红云先将这3.72亿股股份质押给陶虹遐母亲蒲心淑。质押完成后,陶虹遐将推动人民法院解除对黄红云名下金科股票的保全措施

接下来,双方设立新公司,将这3.72亿股股份转让给新公司,形成陶虹遐对新公司100%控股的局面。上述动作完成后,陶虹遐将上述股份对应的上市公司表决权转让给黄红云行使。双方在公司分立12个月后开始办理过户手续。

陶虹遐要求,若黄红云未履约,其可向法院申请直接将金科股份3.7亿股过户到其个人名下,或申请将黄红云质押在蒲心淑那里的3.7亿股过户给自己。

据野马财经获取的另一份《保证协议》披露,双方约定保证在2019年6月10日前完成拆分,最终拆分时间不得超过2019年6月30日,违约方将赔偿守约方10亿元。该《保证协议》有黄红云签名和手印,签署日期2019年4月。

距离最终拆分时间已经过去两年,黄红云未履约,于是陶虹遐在2021年5月20日把黄红云给告了。

若算上3.72亿股股份的市值,再加上10亿的违约金,黄红云应当支付给陶虹遐近34亿元

据胡润百富榜,2020年,黄红云以215亿的身家,排名第241位。



不是34亿,是100亿?

离婚四年,为何财产分割拖延至今,现年57岁的黄红云并未做过多解释。

黄红云通过上市公司的公开表态是,有能力且有意愿解决这个问题,并且强调,作为金科的实际控制人,其个人及其投资的其他公司与金科股份在经营上完全独立,从未占用金科股份的资金及资产。

2016年,黄红云曾因涉“徐翔案”,辞去金科一切职务,退到幕后,但仍是金科第一大股东和实控人。

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他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开场合,外界纷纷猜测黄红云在一步步走向台前

这次重新卷入财产分割案,在某种程度上给他的重新回归泼了一盆凉水。

而且,似乎并不是简单地给34亿就能解决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陶虹遐是黄红云的第二任妻子,双方育有一子。接下来,二人还会就双方儿子的股权,及金科旗下港股上市公司金科服务的股权,进行诉讼。

公开信息显示,金科股份为金科服务大股东,持有52.33%的股权。截至5月31日收盘,金科服务总市值约为459亿港元。算上黄红云答应划拨的3.72亿股股份,陶虹遐将直接持有金科股份合计约9.45%的股权,对应金科服务市值约23亿港元

而另据消息称,陶虹遐要求分割19.5%的金科服务股份,对应市值约90亿港元

加在一起,涉及财产分割金额超100亿元

不光是钱的问题?

此次黄红云涉及的财产纠纷案,金科一共发了两次公告。

先是5月23日晚,金科公告直接引用部分媒体报道的“3.7亿元”,而非“3.7亿股”。

后来紧接着几天后又强调,金科股份实控人黄红云与前妻陶虹遐所涉财产分割执行标的为约“3.72亿股股份”,而非媒体此前报道的“3.72亿元”。

太琨律所创始合伙人朱界平律师对《凤凰WEEKLY地产》表示,根据证监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任一股东所持公司5%以上股份被质押、冻结、司法拍卖、托管、设定信托或者被依法限制表决权等,都应当进行披露。“3.72亿元”和“3.72亿股”存在本质区别,这样的披露并不符合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的披露要求。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律师称,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等相关规定,信息披露违规可能面临被中国证监会采取责令改正、监管谈话,或出具警示函等监管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金科此前多次因信息披露问题遭深交所问询。如,2019年7月,金科下属子公司溢价超10倍收购重庆星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而持有星坤房地产51%股权的中科建设实控人为黄一峰,是黄红云的弟弟。

当时,融创中国委派的董事张强及提名的独立董事姚宁均投了反对票,理由就包括交易涉嫌利益输送

而不久前公布的年报中,金科只用几个月的时间就从三道红线全踩变成全部过关,也让外界开始担忧其隐藏的债务



猛涨的少数股东权益,20多亿的永续债,巨额对外担保,这些隐藏的风险都有可能是未来发展的定时炸弹。

所有的失信都会留下痕迹,尤其是在资本市场。

再次陷入麻烦的黄红云虽然一再强调这是个人问题,与金科无关,但是无论资本市场还是监管,恐怕都无法视而不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