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疫苗工厂”印度,被疫苗扼住喉咙

来源: 2021-05-01 22:32:3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364 bytes)

印度的疫苗供给扛不住了。

4月16日,印度最大的疫苗生产商血清所CEO阿达尔·普纳瓦拉在推特喊话拜登:“尊敬的美国总统,如果我们真的需要团结起来战胜病毒,恳求您解除对疫苗原材料的出口禁运,以便提高疫苗产量。”

如此放低姿态的恳求,是印度如今混乱无措的写照。2月中旬开始,印度国内本已稳定的疫情突然急转直上。截至北京时间5月1日18点,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1916万例,累计死亡达21.18万例,严重程度仅次于美国。

关于疫情“何以至此”的讨论有很多,抛开政府治理能力、宗教行为等客观原因不提,单就受疫苗掣肘这一点,就非常令人费解:“世界疫苗工厂”、供应全球60%需求的印度,关键时刻却倒下了。



印度民众接种新冠病毒疫苗

“金字招牌”

这次求救的印度血清所是国内最大的疫苗生产企业,也是疫情以前全球疫苗产能中枢,每年生产15亿剂疫苗。正是这个优势,让印度政府对外喊话时充满底气。

2020年4月,全球疫情风起云涌的时候,印度总理莫迪挂出了“疫苗友谊”的外交招牌,承诺“印度的疫苗生产和交付能力将帮助人类抗击这场危机”。

比尔·盖茨也在个人推特上转载点赞了有关莫迪的新闻,表示印度的疫苗生产能力将有助于全球抗疫。

截至2021年2月下旬,印度向全球出口了约3600万剂新冠疫苗,其中20%为无偿捐赠。血清所生产的牛津-阿斯利康疫苗(Covishield),更是世卫组织COVAX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血清所还承诺向中低收入国家供应至少20亿剂新冠疫苗,其中接近一半在2021年年底以前交付。

不仅“家底殷实”,印度的国民疫苗接种率也不低。根据Statista统计,印度每百人疫苗接种量为6.3剂,达到亚洲国家第三位,仅次于新加坡和中国。

到这里为止,一切防疫条件看上去都相当理想:持续产能、免疫屏障、国际口碑——一个完美的闭环。但当印度本身,这个不确定因素被套入公式时,平衡被轻易打破了。

悬着的靴子

今年1月,印度宣布要在7月前完成3亿人的接种,也就是半年要完成6亿剂次的疫苗供给。单纯将上文15亿剂的年产能放在一起看,目标似乎并不难实现。但问题在于,疫苗的原材料比加工能力还要稀缺。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曾表示,印度虽是疫苗大国,但一些关键原材料和生产设备必须依靠欧美发达国家提供。

今年2月拜登政府启动了《国防生产法案》(DPA),禁止出口医用塑料袋和过滤器等疫苗生产原料到美国以外的地区,优先提供给辉瑞等美国生产商以确保国内疫苗供应。

这个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就一直悬着的靴子,终于落地了。而这无异于扼住了印度疫苗厂商的脖子。

作为“印度版”阿斯利康的生产方,血清所CEO普纳瓦拉无奈的表示,“这些材料在半年或者一年之内都是无法替代的。”断供意味着停产,不仅国内,之前承诺给其他国家的20亿剂新冠疫苗更难以为继。

除了原材料,成品疫苗的供应也并不顺利。疫情以来,印度获得的疫苗合同剂量累计已达22亿剂,数量上甚至超过欧盟和美国,位居全球首位。合同疫苗品牌除了10亿剂的阿斯利康,还有10亿剂的美国疫苗Novavax,以及2亿剂新近获批的俄罗斯疫苗Gamaleya。

而事实上,这22亿剂疫苗中的绝大多数,目前都还停留在纸面上,并未生产或递送。

“半成品”疫苗

或许正是外部的不确定,加剧了本土疫苗研发的决心。

按照印度媒体2020年12月的报道,有8种本土疫苗处于生产阶段:其中,2种研发进展领先的“候选疫苗”——ZyCov-D和Covaxin,另有6种疫苗也处于研发后期。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即使是候选疫苗,能最终研发成功也属于小概率事件。援引疫苗联盟Gavi的首席执行官Seth Berkley的观点,疫苗从在临床前阶段的成功率约为7%,而达到临床试验的疫苗成功率也仅为15%至20%,这意味着候选疫苗的研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印度政府此时已颇为心急,早在去年8月份,也就是Covaxin疫苗进入I期试验开始的第2个月,印度当局就打算火速批准这款疫苗用于接种,这个决定遭到印度国内外科学家的强烈反对,《科学》杂志甚至嘲讽这像一个“笑话”。终于在各界的一致批评中,事情被暂时搁置。

今年1月3日,印度药品管理总局故伎重演,紧急批准Covaxin的授权申请。当晚还莫迪公开祝贺称,这是一件值得每一个印度人骄傲的事情。

而那时的Covaxin还处于III期临床试验阶段,II期研究数据甚至到现在都没正式发表,属于彻头彻脑的“半成品”。

另一款候选疫苗ZyCov-D的遭遇也十分雷同,III期临床试验结果未出,已于4月23日投入生产。

如果说国内疫情陡然恶化,是印度政府固执推出本土疫苗的一个原因,便宜可能是另一个。

以Covaxin为例,每剂售价295卢比(约合25.75元人民币、不到4美元),而Moderna疫苗约为25-37美元,Pfizer/BioNTech为19.5美元。

此外,Covaxin的生产方Bharat Biotech公司向政府免费了提供首批165万剂疫苗,这使得印度疫苗成为世界上最便宜的疫苗,政府目前订购的550万剂疫苗,每针成本206卢比(2.78美元)。

很快,科学家们的担心也被印证。在Covaxin疫苗批准前数周,印度哈里亚纳邦卫生部长阿尼尔·维吉在接种疫苗后,仍然感染新冠病毒。这个消息在推特被公布后,引发印度人的焦虑,民众私下流传这款疫苗似乎“没有效果”。

印度药品管理总局负责人在电视台访问时表示,国产疫苗无效实属“谣言”,并坚称“110%安全”。

莫迪也为疫苗站台, “请不要相信有关疫苗不安全的谣言”。不过当各国领导人都在通过亲自直播注射疫苗构建公众信心时,莫迪却“谦让”的表示自己暂时不会接种,而是先给一线医护人员。



印度总理莫迪称印度疫苗接种速度全世界最快(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等待戈多

文章开头提到的血清所生产的阿斯利康疫苗,与Covaxin疫苗同时获批,于是就出现了隔空求救的一幕。

迫于舆论压力,美国政府承诺解除疫苗原材料出口限制,协助印度抗击疫情。

白宫新闻秘书4月26日也终于松口,美国将在今后几周内与其他国家分享6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暂时不清楚哪些国家会获得疫苗。两名印度政府消息人士27日透露,在美国与他国“分享”的新冠疫苗中,印度可能拿到“大头”。其中一名官员说,印度政府试图获得这6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的35%以上份额。

另外,英国方面也被问及是否打算向印度出口疫苗时,路透社援引英国发言人的话:“现在,我们优先满足国内需要,没有多余疫苗……不过,我们会继续评估。”

外援来不来、何时来、来多少,都是未知数。但依照目前的形势,新的疫苗即使到位,也可能是杯水车薪。

根据IIT科学家设计的数学模型,印度此轮疫情可能会在5月11日至15日之间达到顶峰,届时“活跃”病例数可能达到330-500万。

张文宏近日也表示,疫情刚暴发时,政府对疫情处理也不够积极,才会出现4月内疫情进一步发展。即使是现在马上加快疫苗接种,也已经来不及了,更大的暴发还在后面。

疫情最终会把印度带向哪里,尚还不能定论,但被掩盖的社会真相正随着矛盾的激化而浮出水面,进入历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