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蒲辅周看中医的高明和问题

来源: 2018-11-23 07:28:2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460 bytes)

即使是不相信中医的人(少数偏执狂除外)也无法否定蒲辅周的高明,因为他在五六十年代成功地救治了许多乙脑等重症患者。

某次传染病流行,还是蒲先生的治疗效果最好,但是有关部门却选了另一位中医的方子推广,原因是蒲先生主张辨证施治,一人一方,而这种巧妙灵活的拿捏,远非一般中医所能及,而另一位的方子固定八味药,虽然疗效略差,但容易效法。

这是我以前看到的,今天搜索找不到那个帖子了。

好的中医是极为高明的,但恐怕100位也没有一位能够达到这种水平。就连他的亲传弟子也常常犯错误。这正是中医的问题或悲剧。

下面转贴一个我能查到的:

名医谈医----不要执死方治活人

  1968年,我有幸在北京拜访了同乡前辈蒲辅周先生。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蒲老谈兴颇浓,他一边吸着叶子烟,一边与我论医。其间,有沈仲圭先生、陈鼎棋大夫来过,寒喧几句之外,我们老少两代的谈话没有停止过,并且都忘了窗外如火如荼的世事。蒲老这次的谈话,影响了我一生。香江教余,心境颇静,回想往事,恍然如昨。兹就记忆所及,追写出当年谈话的内容,浑金朴玉,以公同好,是为记。

  一、病证论治

伤寒本寒而标热,故治用辛温,汗出热去;温病本热而标寒,故清热必兼透达。外感病重在辨表里寒热,内伤病重在辨虚实阴阳。张菊人先生改银翘散为银翘汤,说北方室外天寒地冻,室内却炉火不熄,如此,则寒郁于外,热固于中,银翘散中辛温的荆芥,升提的桔梗皆非其宜,当去之,加黄芩、栝楼。蒲老说:此固一说也,但不可视为定例,蒲老用银翘散,治风温初起,无汗畏风者,怕它透达之力不足,还要加葱白呢。葱白辛润,汗而不伤,和麻桂羌防不同,表解热透。蒲老一般不用苦寒药,用白虎汤亦嫌早,常用鲜芦根、鲜竹叶,衄者再加白茅根,此名“三鲜汤”。沈钧儒先生的公子,感冒发热,午后为甚,倦怠,纳少,口淡,尿少,自服银翘散,药后热不退,反增便溏。外感当分六淫,当辨何邪而区别治之。区区感冒,也不是只分风寒、风热那么简单。此乃阳气不足之体,感受寒湿,湿为阴邪,治当芳香淡溜,间可用刚,凉药伤中阳,湿就更难化了。蒲老用平陈汤合三仁汤,二剂,即汗出,尿畅,热退。

 

湿温或温邪夹湿,最容易见到湿热郁遏,阳气不能通达。徒清热而热不去,湿留之故也。叶天士说通阳不在温,而在利小便,常用芦根、通草、薏米、茯苓皮、滑石、竹叶。通阳不在温,是因为湿热混在一起,热在湿中,故与杂病不同,不能用温药如桂枝、肉桂、大茴香通阳,小便利,则湿去热孤。利小便的药味淡,所以蒲老把它概括为“淡以通阳”四个字。表未解未可攻里。即使表已解,热邪入里,当清,苦寒药也不要过量,在阳气不足之体,宁可再剂,不用重剂。否则,热中未已,寒中又起,粗工之用药也。不能看“炎”字两个“火”,就攻其一点,不计其余。辨证论治的真谛是什么?是“一人一方”,病同,其证也同,也未必用同样的方药,还要看体质、时令、地域、强弱、男女而仔细斟酌,不要执死方治活人。麻黄汤不是发汗峻剂,大青龙才是发汗峻剂。大青龙汤的麻黄是麻黄汤的一倍,石膏用量也不宜过重。药罐子有多大?那么多量怎么煎?有人动辄就用今制“半斤、一斤”。再说,是药总有利弊,不能只看到石膏清热之力,而不怕它伤阳损胃。热邪与燥屎相合,不得已而有承气之设,仲景先生于此谆谆告诫:一服利,止后服,得下余勿服。一次会诊,一小儿食滞,发热,已经用过许多抗生素无效,不食,腹胀,但鼻准光亮,一医主张用大承气。蒲老说脾虚之质,鼻准光,必自利,不必用下,不妨消导。但他坚持,正在讨论时,护士来报,拉稀便了。王清任一生苦苦探索医学真谛,其精神可敬。他的活血化瘀方,如血府逐瘀汤,果是气滞血瘀,用之多效。但强调气血,将七情六淫一概抹煞,就未必得当。其方,有效者,也有不效者,未如所言之神。如说通窍活血汤可治十年、廿年紫脸印,多少服可见效,实际用之无效。曾见有人久病恶寒,人着单,彼着夹,人着棉,彼衣裘,冬天生着火炉,犹自呼冷,此真阳虚也。可考虑用玉屏风散,加附子、姜、枣,剂量不必太重,阳气复振,营卫和谐,或可见效。有人三天两头感冒,前人称为数数伤风,可用玉屏风散,营卫不调者合桂枝汤。辛温峻汗,表阳愈伤,病愈不解。苦寒则伤中阳,脾胃一倒,病变蜂起。肾盂肾炎,临床颇常见。因其尿频尿急,蒲老常用五苓散合二妙汤,加大茴香一个,琥珀五分,以解膀胱之困,肉桂只用三、五分而不宜多。

 

二、调养摄生

  有很多病,只宜调而不宜治。与其药石杂投,损伤胃气,不如不服药。蒲老自己就有痰饮宿恙,多年来,蒲老一直不服药,中西药一概不服。惟注意调饮食,适寒温而已,虽然衰弱,但又多延了一些岁月。20世纪60年代初,蒲老在广东从化温泉疗养,有人来访,他有多种慢性病,终年西药、中药不离口,每次吃—大把药,而日见消瘦,饮食不思,餐后还有腹胀。蒲老说,药石杂投,本已见弱的脾胃如何负担得起?脾胃一倒,就不好办了,蒲老建议他不妨减少用药,他顾虑重重。蒲老让他先减—点试试,果不其然,减一点,各方面的感觉反而好一点。最后他终于甩掉了终年吃药的包袱。希冀吃药来健康长寿,无异于痴人说梦。治病用药无非是借药性之偏,来纠正机体的阴阳之偏。从古至今,未见有吃药长寿的。

 

三、辨证之要

《金匮要略》论恶阻,说若有医治逆者,到了第三个月还呕吐不止的,则绝之。楼英说其意是摒绝医药,和之养之,以待胃气来复。古人说“有病不治,常得中医”,就是说,这样仍不失为一个中等水平的医生。要是把医生分作三等,蒲老说自己只能算中等之中。学拳三年,敢打天下;再学三年,寸步难行。孙真人也说过:学医三年,便谓天下无可治之病。行医三年,始信世间无可用之方。罗天益说,医之病,病在不思。医生所思的,就是辨证论治,而非其他,蒲老坚信唯物论辩证法,不向机械唯物论投降,蒲老也这么教他的学生。学生们总怕蒲老保守,不给他们秘方、验方,蒲老说:“我没有什么秘方、验方,我用的都是古人的方,要秘方、验方,去查书嘛,我教你们的是辨证论治”。他们又说:“辨证论治,难哪!”蒲老说:“孙悟空七十二变,是他掌握了变的方法。不要偷懒,学嘛,没有快捷方式可走的”。有位广东来的进修生,在门诊跟蒲老抄方。有一天,病人少,她说:“蒲老,可不可以让我给你把个脉?”蒲老说:“好”。诊毕,她皱着眉头,说:“有结代脉。”蒲老说:“是结脉?是代脉?”她想了一下,说:“是代脉”。蒲老说:“你不错呀,能看出来。”她说:“三四动止应六七,蒲老你不会出事吧?”蒲老说:“那你就过六七天再看。”过了六七天,她再诊蒲老的脉,还是那样。蒲老说:“你看,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痰浊瘀血阻滞心脉也会出现脉结代,未必就‘三四动止应六七’。”眩晕,有虚有实。蒲老会诊过一位梅尼埃病患者,先后采用过滋水平肝、熄风潜阳、泻肝和胃未愈,脉滑,苔腻,蒲老认为其本属阴虚,标为痰热的辨证不错,用药则须斟酌。既挟痰热,便当清化热痰为主,早用滋腻,会助痰热,清泻肝火,亦非其治。蒲老建议改用温胆汤加味而愈。子宫脱垂,古称阴挺,多由劳倦气虚不能固摄所致,蒲老常用补中益气汤。补中,健全脾胃;益气,增强功能。每用加鳖头一个,炙酥入煎。

四、用药之巧

  有人说,古方中用人参的,就一定要用人参,蒲老却说不一定。他举了一例,仲景生于汉代,那时辽东尚未开发,故白虎加人参汤、理中汤所用人参,皆是党参。四川的泡参,也很好,其色白中带黄,其味甘淡,入脾肺经补气,加之其体疏松,补而不壅,补气而不留邪。若嫌力薄,可以多用点嘛。蒲老在成都治一血崩妇女,以补气摄血为大法,泡参用至四两而效。泡参其价甚廉。梓潼凤凰山的桔梗,长卿山的柴胡,也都是很好的药。这种柴胡,叫竹叶柴胡,色绿,用茎,北柴胡用根。三物备急丸是仲景方。其功在攻下冷积而止腹痛。伤于生冷瓜果,积久不化,非一般消导药可效。有人病此,求治于某老,其用药,无非楂曲平胃之类,服二十剂无效。此病非攻不能去其积,非温不能已其寒,蒲老用三物备急丸的大黄、干姜,不用巴豆,改用刚阿魏而效。巴豆猛峻,不可轻用,即使用,也要注意炮制方法——去油用渣,并严格掌握用量。蒲老有个学生,素来用药谨慎,一次处方开巴豆五分,患者服后即暴吐剧泻不止,所谓“一匕误投,覆水难收。”后来蒲老调治了许久才好。

对某些慢性疾病,蒲老推崇煮散,即把药碾成粗末、混匀,每用五、六钱,水一盏,煮七、八分钟,去渣,适寒温饮之。一日一、二次,不伤胃气,药效出易于发挥,犹如轻舟速行也。便秘勿轻言泻下,如肝失疏泄,用四逆散,气机升降复常,大便自通。脾虚运化不好,蒲老用甘麦大枣汤而效。或有人以为这样的治法神奇,其实不过“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而已”,何神奇之有!用药要丝丝入扣,不多一味无谓的药,不少一味对证的药。中药丝丝入扣,不是多而杂,用药杂乱,是初涉临床者的通病。原因一是病机不明,用药不能击中要害。二是急于见功,这样就势必见一症用一药,甚至用几种药,这就成了唐书说的“广络原野”。三是瞻前顾后,用—味热药,怕太热,加一味凉药;用一味泻药,怕有伤,加几味补药。曾有学生治一个气喘病人不效,来找蒲老,还说是不是没有按老师的经验加葱白,蒲老看他的处方,一味热药,一味凉药,下面又是一味热药,一味凉药。蒲老就问他,这是寒喘,还是热喘?他不能回答,这就是病机不明,所以用药杂乱。要是寒证,用凉药岂非雪上加霜?用药杂乱,就像打架一样,你这里一拳头打出去,他那里拉着你的手,那哪儿能打得中?蒲老年轻时用药也杂,后来蒲老读叶天士医案,才发现叶天士的用药真巧。古人说“博涉知病,多诊识脉,屡用达药。”说到达药,当然还是要向仲景先生学习,他是深知药物利弊的。不识药,对它的利弊拿不准,用一味不行,那就多用几味,这样能不杂乱吗?

 

 

所有跟帖: 

他的医案中11例腺病毒肺炎被诊为9种不同的病征,治法各不相同 -dudaan- 给 dudaan 发送悄悄话 dudaan 的博客首页 dudaa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08:13:01

量体裁衣,个体化精准医疗。 -pickshell- 给 pickshell 发送悄悄话 pickshell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11:44:16

蒲老的确是位中医。凡从叶天士,皆走歪了。 -三星洞主- 给 三星洞主 发送悄悄话 三星洞主 的个人群组 (566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08:25:09

医,要看效果。 时疾世医, 天地万物生灵都在变,医术亦随,曰‘易’。不明‘易’,不成大医 -fuz- 给 fuz 发送悄悄话 fuz 的博客首页 fuz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08:38:31

万变不离其宗。知常则知变。 -三星洞主- 给 三星洞主 发送悄悄话 三星洞主 的个人群组 (164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08:55:56

有个问题一直困扰我, 就是左和右的问题。 -OceanSound- 给 OceanSound 发送悄悄话 OceanSound 的博客首页 OceanSound 的个人群组 (62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09:14:35

左手为左、右手为右。男左女右。天旋地转,以 -三星洞主- 给 三星洞主 发送悄悄话 三星洞主 的个人群组 (8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10:39:44

洞主请查悄悄话,谢谢! -河西小李- 给 河西小李 发送悄悄话 河西小李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17:28:41

病人的左右为准 -ephd- 给 ephd 发送悄悄话 ephd 的博客首页 eph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12:49:40

今病时疾,瘟温湿热大行其道,叶天士精通伤寒更是温病学大家。 -pickshell- 给 pickshell 发送悄悄话 pickshell 的个人群组 (291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10:36:36

师父领进门 修行在个人。 -fuz- 给 fuz 发送悄悄话 fuz 的博客首页 fuz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08:26:36

俺年轻时有几例顽固慢性支气管炎久治不愈,最后是照着他的方法治愈的。所以十分尊崇浦老。 -御用文人- 给 御用文人 发送悄悄话 御用文人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11:45:17

御医能否详细说说?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13:54:01

我被分配到秦岭山区工作的时候,有几位老工人患有老慢气,各种治疗慢性支气管炎药都用遍了,年年犯。。。 -御用文人- 给 御用文人 发送悄悄话 御用文人 的个人群组 (160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18:42:48

顶。效果是最好的证据。“ 什么原因,黄芪提升了老人的免疫反应,增强了抵抗力。这是治本。”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197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21:24:45

"工矿单位可以购买技术书籍报销" 。 "新华书店里除了毛选以外别无其他书籍" 。你前后说的,不矛盾吗?西安的哪家新华书店? -vycnd- 给 vycnd 发送悄悄话 vycnd 的个人群组 (127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22:12:45

文革时新华书店里的确实毛选之类政治书籍太多,业务书籍极少,尤其是在73年之前非常明显。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363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22:20:28

去查查各类出版社(那是都是国营的),自建国以来所出版书的流水账,就会知道,人家一直根本没闲着。不是光是毛选 -vycnd- 给 vycnd 发送悄悄话 vycn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22:27:56

文革期间很少印刷专业书籍。有赤脚医生手册之类的小书印刷和贩卖,上档次的专业书籍很难买到。 -御用文人- 给 御用文人 发送悄悄话 御用文人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18:14:59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文革,或即使经历过,但很少逛书店,是不容易理解。那时最好看的报纸是『参考消息』,但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128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18:34:37

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也有父辈爷爷辈呀。 -vycnd- 给 vycnd 发送悄悄话 vycn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18:57:43

人家行医人说自己当年所做的事和一点点见闻,你也质疑啊。不难理解吧,展示架的书籍紧跟文革形势,突出政治,书库里该有的书还是有的。 -西北东南- 给 西北东南 发送悄悄话 西北东南 的博客首页 西北东南 的个人群组 (41 bytes) () 11/23/2018 postreply 22:57:04

像御医这样头脑清楚敏锐,有极其丰富实践经验的医生,是宝藏。能没有保留的回忆当年的中西医治疗案例,是本坛的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182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05:46:12

+1。 -西北东南- 给 西北东南 发送悄悄话 西北东南 的博客首页 西北东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07:42:59

+1 -kingfish2010- 给 kingfish2010 发送悄悄话 kingfish2010 的博客首页 kingfish201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13:16:01

她or他行医怎样,我不知道也没置评,应该由她or他的病人评价吧。我只是凑巧知道西安新华书店的事实不是那样而已 -vycnd- 给 vycnd 发送悄悄话 vycn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19:04:33

店面里公开展示的是政治类书籍。突出业务的书籍不可以放在书架上展示,那个时候,全国都是这样的。你没有见过。 -御用文人- 给 御用文人 发送悄悄话 御用文人 的个人群组 (317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15:21:47

你的原话是“新华书店里除了毛选以外别无其他书籍”。这至少在西安的新华书店里,从来没有发生过。 -vycnd- 给 vycnd 发送悄悄话 vycnd 的个人群组 (2247 bytes) () 11/24/2018 postreply 18:55:1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