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学治疗癌症

来源: 2017-06-08 07:41:0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1775 bytes)

中国医学治疗癌症 

当我走进门诊的时候, 保罗和他的妻子琳达早已坐在候诊室的椅子上了. 他们看到我进来, 琳达不顾自己怀孕的身子立刻站了起来和我打招呼, 而保罗还是一脸疲惫地坐着两只手交织在两腿之间不安地搓揉着, 显示出内心的纠结和不安. 看到我进来的时候他只是抬起了头, 看看我, 眼睛里明显地流露着无奈, 无助,但是还有一点点的期盼. 

 

我向他走去, 在靠近的时候伸出了手, : 你好, 是保罗吗? 很高兴看到你. 他仍然没有起来,还是坐着, 犹豫了一下分开了揉搓在一起的手, 递到我的手中.他的手很凉,是那种害怕, 沮丧, 无助的凉, 一直凉到心里的凉. 

 

看了太多的癌症病人, 我还是没有达到医者无视病人只顾病情的潇洒境界,心里还是非常为他们难受, 我深深地懂得一个人在接受了死亡宣判后的心情. 那种对生活的留恋, 对生命的留恋,对身边亲人的留恋是一般健康人无法想象的. 因为我爸爸也是死于癌症, 临终前的谈话和那种对生命的依恋是我永远,永远忘不了的. 

 

我表现出一种很阳光的态度, 尽管外面下着雨,非常友好地陪着他们一起到我的诊室. 谈话之前我喜欢快速地阅读一下病人的最近资料和治疗过程. 

保罗得的是T2食管鳞状细胞癌, 时间从诊断开始到现在五个月, 经过化疗,现在仍然在放疗阶段. 形体消瘦 (琳达告诉我他少了50), 放疗部位以及咽部疼痛, 全身乏力, 无食欲,皮肤干燥,头发稀疏 (刚长一些). 精神极度忧郁, 失望,害怕, 夹杂着少许的愤怒. 睡眠不好, 大便干结, 在多饮水的前提下小便多. 看完了所有资料和最近的常规医学的治疗以后. 我转向保罗夫妻, 我知道他们有很多的问题, 尤其是他们的期望和想得到的结果等, 看着他们期盼的眼睛,我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 告诉我, 你们来我这儿想知道什么? 

 

在长期的门诊和癌症病人接触中, 我非常了解他们的心情和要提的问题, 关键就是能不能对他的癌症有帮助, 能不能治疗和有没有效果. 现实中的人都一样, 将心比心, 我也不会喜欢化时间听漫无边际的胡说和那些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 果然, 琳达和保罗后面的谈话也朝着这个基本方向靠拢. 表示了他们来寻求中国医学的帮助, 希望中国医学对癌症能有所作用. 

 

中国医学不是科学, 我这个论点直接可以遭到很多人的反对, 呵呵, 为什么这么说, 且听我慢慢道来: 首先, 我们知道, 仅仅是肉体不构成完整生命体, 因为完整生命体必须是由肉体(物质身体), 精神(灵魂) 和支持肉体和精神存在的生命本源 () 一起才构成我们现在的完整生命体. 这个完整生命体的三个组成部分在生理上相互协调, 在病理情况下相互帮助,组成了我们常说的身体的抗病能力” “身体的自愈能力”, 这种 抗病 自愈能力的好坏, 强弱是根据人的年龄,体质, 保养,健康而定的. 同时完整生命体和整个宇宙, 自然, 气候,地理, 季节变化,饮食等都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而且很多时候这种联系可以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健康. 

 

中国医学的本身就是从完整生命体出发来探索完整生命体各个部分的生理活动和功能, 和病理情况下完整生命体的自愈功能. 而不类似于科学西医从粒子, 分子, 细胞,组织结构来探讨整个物质身体, 当然这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方面, 也就是为什么到了21世界, 科学医学对物质身体的研究到了非常精细的地步, 可是他们发现似乎缺少了什么? ,少了精神(灵魂), 于是乎, 21世界的科学医学主攻方向是: 精神,肉体结合(mind body connection), 到处的瑜伽馆, 到处的禅修,气功,太极,等调整心理,精神方法.试图从精神和肉体结合中进一步理解身体 (活体)的生命奥秘. 中国医学工作者看后大跌眼睛!, 什么? 这不是我们2,500年以来一直做的吗? 两种医学走向共同是对身体研究的必然. 一个是科学西医, 一个是哲学中国医学,讲究的是至大无外, 至小无内的宇宙整体观. 现代科学需要整体观的介入. 

 

当我们打开网页游览 WebMD和梅奥诊所寻找和我们有关疾病的时候, 我们都很关心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我们今天的疾病, 如何在以后可以有效地预防. 可是非常失望的是回答常常是: 不清楚, 或者是大概, 可能, 也许与什么什么有关. 但是我们知道, 疾病是由身体产生的. 从这点出发, 可以理解为, 身体可以产生疾病. 当然身体也可以消除疾病, 问题是我们如何让身体消除疾病. 这就需要在身体和医生之间建立一个对话桥梁, 通过这个对话让身体知道如何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  

针灸就是其中的一种, 通过刺激身体中特定的点(穴位)传导信息,让身体对其作出良性的反映.这种刺激不仅仅是针对身体的病变, 更重要的是针对精神身体和生命本源的调节.这种调节的产生有两个方面: 一是刺激的部位, 一个有经验的医生在理论和长期的临床实践中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和诊断方法, 在对病人身体进行诊断后有目的的选择有效的刺激部位.重要的是在刺激的过程中根据病人反馈的生理波动(气的波动),频率,强弱,调整刺激的方向,深度,手法,时间等, 因为这些不是在治疗前可以主观制定的,而是根据每个病人, 每个刺激点对刺激的反映有经验地随时作出的. 二是病人的自愈能力, 病人的精神(情绪),意识,认知以及生命本源()的强弱和在接受刺激后的反映,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和需要细致观察的过程. 

 

2003年以来哈佛医学院成立了 非主流医学研究所”, 也就叫 整合医学” (integrative medicine). 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 主流医学界认识到疾病的产生不是单一的,哪怕是一个平常的感冒也结合了多种的破坏,影响到身体的不是单一的物质身体, 和人的精神(情绪), 心理以及生命本源的强弱都有密切的关系. 所以治疗手段当然也不能是单一的, 必须是组合,针对的不仅仅是病症的本身,更重要的是如何提高和促进人体的 自愈功能. 因此类似于感冒之类明显可以自愈的疾病,最好不要用药物插手, 以提高人体的抗病能力为主. 

 

癌症的治疗更是如此, 被称为尽人事的部分, 这个综合治疗法有: 主流医学的治疗 (化疗,放疗等), 非主流医学治疗 (中国医学或者其他医学), 包括针灸, 天然草药, 按摩, 气功,, 同时还有癌症病人的饮食和营养, 癌症病人的心理治疗和心理调整, 癌症病人的锻炼方式,物理疗法; 癌症病人的精神依赖形式(祈祷和宗教), 癌症病人的社会帮助, (口号是, 当你面对癌症时候你并不孤单, 我们和你在一起). 癌症病人的社会活动和相互交流治疗经验等. 当然, 每一个项目都有其专长,不可能在这儿一一介绍. 

 

中国医学治疗着重于身体的自我调节功能 自愈功能”, 从这个观念出发,多数的针灸穴位和刺激点在于调整和消除癌症病人负面情绪, 提高对疾病的认知能力和战胜疾病的信心, 尤其是懂得如何用健康的心理对待疾病. 这个功效的产生是通过刺激身体的特定部位, 当然也不排除病人自己的精神意识改变. 几千年的临床经验总结了许许多多有效的治疗方法和针刺穴位, 经络.这些都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两个月的治疗,保罗变回了原来谈笑风声, 性格开朗,笑声重新回到了家庭, 甭管以后如何, 死亡还是生存, 好的生活质量是人生的根本. 哪怕是一瞬间象流星一样划过天际也不愿意在担心, 无助, 害怕, 恐惧中消亡. 三年后的随访, 一切回归正常.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