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对彭真倒台鲜为人知的作为

来源: 2015-01-16 10:52:2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1188 bytes)

周恩来对彭真倒台鲜为人知的作为

彭真曾在七千人大会上总结和批评了大跃进的问 题,并在会上指出“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迫使毛泽东在会上承认错误。但这并没有使彭真在毛泽东心中的地位动摇,直至1965年11月,上海文汇 报抛出姚文元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直指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彭真才面临真正的危机。作家司马清扬、欧阳龙门在合著的《新发现的周恩来》一书中指 出,当彭真在1965年硬顶着不转载姚文元文章的时候,周恩来介入。当时是两种对立的观点形成了僵局。周恩来在此时出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彭真被迫做出 让步。这仅是表面的东西。其实更深层的意义在于,这场具有深远意义的“革命运动”是否能够顺利经过分娩的阵痛,在经过艰苦的努力之后,在周恩来的出面之 下,终于跨出了关键性的一步,来到世上。以批判《海瑞罢官》为突破口的形成作为标志,文革序幕的一角就这样在周恩来手里掀起。毛泽东敢于趁刘少奇出国访问 之际拿彭真开刀,这同周恩来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以下为书中相关内容全文摘录。


1960年,毛泽东在中南海与彭真、周恩来、陈毅研究文件

彭真在七千人大会的时候说:“我们的错误,首先是中央 书记处负责,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该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错误就是多少错误。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三五年过渡、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我 们对毛主席不是花岗岩,也是水成岩。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玛峰也是泰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高。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不敢检讨错误,一检 讨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影响。省、市要不要把责任担起来?担起来对下面没有好处,得不到教训。从毛主 席直到支部书记,各有各的帐。书记处最大错误是没有调查研究。”

《变局——七千人大会》的作者张素华认为:彭真的这段 慷慨陈词,成了七千人大会最引人注目的亮点之一,他是惟一一位在大会上指名提出毛泽东犯了超越阶段,办公共食堂的错误(当然,毛泽东不仅仅是这些错误,但 即使是这一些错误,当时也无人敢具体指出),并且应该进行检讨的人。彭真的这个讲话,成了日后中共历史上的一段经典发言,不断被人们所称赞。”

反过来是否也可以这样认为:彭真是说毛有错误,然而重点还是在后面,为毛分担责任,找了“替死鬼”。

钱痒理先生则认为:彭真指责毛确实不合中共党内的高层 政治生活规则的。但是彭真对毛的这些批评,都是毛在“大跃进”遇到挫折后多次承认过的。彭真的说法类似“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因此钱痒理认为,彭真的 发言与其说是针对毛泽东,不如说是通过坦率的指陈来维护毛泽东。笔者赞同钱痒理先生的解释。彭真的讲话,在毛看来是否是真的批评,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考 察。一个是彭真自己,一个是彭真在七千人大会之后有无受到影响。

1961年,彭真回山西视察时说:这些年大家受苦了, 因为我们犯了错误。他接着说:没有不犯错误的人,马克思犯过错,毛主席犯过错。他说:“谁不犯错误?毛主席自己讲,我的错误一火车也拉不完。我彭真犯过的 错误就更多了。”这说明彭真在七千人大会时的讲话是有前例的,并不是突兀的,这可以看出彭真还是维护毛的权威的。

更重要的是在七千人大会之前后彭真,是得到毛的充分信任的。庐山会议批彭德怀,彭真被毛半路调到庐山上,充当生力军。对苏论战当中,彭真也是毛依赖的主力之一。七千人大会之后,毛对彭真的信任更为突出。

1963年冬,毛泽东派江青到北京搞京剧改革。江青 说:“主席说了,北京做得好,叫我来学习。”而且其时毛对北京市的工作是满意的,表扬的。彭真和市委也是欢迎江青的。1964年,毛泽东还夸奖彭真:思想 文化领域的阶级斗争你怎么搞?北京是首都嘛,全国各省、市都看着你呵!毛泽东选择文化界作为突破口时,在1964年7月成立了以彭真为首的文化革命五人小 组。(笔者注:毛泽东一开始是提名陆定一,但是陆定一推辞不干。)

正如彭真的秘书说的:“表面上看,是看不出毛泽东要搞 彭真的。‘文革’前他似乎很信任彭真。比如,1961年各国共产党布加勒斯特会议,中共派代表团出席,任命彭真为团长;60年代中期,有个时候要批判朱德 有野心,毛主席是让彭真去和朱德谈话的。又比如,直至1966年3月,周总理出国访问期间,中央就把周总理的一些工作交给了彭真代管。”其间,也夹杂着一 些不和谐的声音。事情出在江青和北京市委日行渐远上。彭真一开始对江青也不错,到后来就应付了,最终导致江青的不满。

无论如何,直到1964年年底,毛泽东对于彭真还是高 度信任的。这可以从《前十条》一直到《二十三条》的制定看出。毛泽东在指责计委和中央书记处为独立王国的时候,并没有表示对北京市委有什么不满。在 1965年初期,邓小平和彭真甚至取代刘少奇负责社教运动的领导工作。这充分说明了毛泽东对彭真的信任。

事情的转折点在吴晗问题和姚文元的文章上。而正是这个问题,彭真和陆定一一起栽了个“大跟头”,被划到一个“集团”里面。

1962年夏,毛泽东重提阶级斗争后,江青就要求陆定 一等人批判《海瑞罢官》,被陆定一当场拒绝。1964年,毛泽东亲自把《海瑞罢官》,列为可供批判的39个《文学艺术数据》,批转至县团级,却因中央一线 没有布置批判而作罢。1964年,毛泽东提出批判吴晗的问题。吴晗则于应周恩来要求,写了正式报告,说明《海瑞罢官》绝无影射意图。当《评新编历史剧〈海 瑞罢官〉》于1965年11月10日发表后,陆定一认为,此文牵强附会联系“七千人大会”后的“单干风”、“翻案风”,有挑起事端之嫌,支持彭真进行抵 制。

后来周恩来说,1964年主席提出过批判吴晗的问题。 1965年4月2日周恩来到邯郸碰到刘子厚、李雪峰。李雪峰对周说,主席批评了彭真,说彭真认为批判吴晗是个人问题。周恩来回京后对彭真说,雪峰对你有意 见,说你对主席指示听不进去。彭真表示:“批评得对。我的认识同主席的话有本质的区别。”

笔者认为,如果彭真配合毛,批吴晗,作为批周或者批刘的干将来使用也未尝不可能。毛泽东是递给彭真一把双刃剑来处理吴晗和《海瑞罢官》的。当然从历史的变化发展来看,彭真在“文化大革命”中终究还是难逃一劫的。

当彭真在1965年硬顶着不转载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 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的时候,周恩来介入。周恩来得知姚文(即:《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是经过毛泽东亲自修改之后,在11月27日出面向彭真 挑明,此文是毛泽东亲自批阅过的,彭真不得不表示可以转载。对于此点,国内党史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在孙琦所着的《毛泽东与周恩来的合作生涯》中说:周恩来 心里明白,这篇文章一定是得到了毛泽东的支持,如果北京的报纸再不转载,那便是公然和毛泽东对抗。无奈,他只好亲自过问,到了1965年11月29日, 《北京日报》转载了姚文元的文章。对此,康生和张春桥曾经讲:上海市委告诉了周,周给彭真打电话之后,北京才同意转载。张春桥还特意讲到:罗瑞卿到上海, 下飞机后从警卫员中听了点消息,知道了对北京的意见。陈丕显先和罗谈了,罗打电话告诉彭真。陈又告诉了总理,文章在总理的督促下,拖到11月29日,北京 各报才开始转载。

彭真的秘书说:彭真和军队一些干部的关系可能也是毛主 席曾经注意到的问题。彭真和罗瑞卿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罗瑞卿在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公安部部长和总参谋长期间,和彭真都有密切的工作关系。不止如此, 每年国庆节,在28、29日晚,几个特种游行队伍举行预演排练,彭真亲临审查时,罗瑞卿几乎每次都去陪同(杨成武也陪过)。在十大元帅中,彭真和贺龙的来 往较多。他和贺老总是在延安时结下的友谊,都住北京后又互相看望。贺老总喜欢钓鱼,钓到了有时送来给彭真。彭真有空闲也喜欢去贺家串门。薛明(贺的夫人) 工作安排到市委宣传部,是得到了彭真的关照的。这种关系,可能也都犯忌。

这也验证了周恩来的杨尚昆是单干户的说法。

周恩来的介入也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周恩来的这种介入,完全可以在后来说成是周恩来“包庇”彭真,成为打倒周恩来的一大证据,另一方面,对于当时的毛泽东来说,这是一个重大信号,就是周恩来站在哪一边的问题得以解决。

当时是两种对立的观点形成了僵局。周恩来在此时出面表 明了自己的态度,而彭真被迫做出让步。这仅是表面的东西。其实更深层的意义在于,这场具有深远意义的“革命运动”是否能够顺利经过分娩的阵痛,在经过艰苦 的努力之后,在周恩来的出面之下,终于跨出了关键性的一步,来到世上。以批判《海瑞罢官》为突破口的形成作为标志,文革序幕的一角就这样在周恩来手里掀 起。笔者认为文革应当从1965年的11月算起。

彭真同意《北京日报》在11月29日发表。第二天《人民日报》跟进。《人民日报》则将姚文元的文章作为学术性的而非政治性的文章转载,在周恩来的干预下加上了按语说“欢迎批评,也欢迎反批评。”即是按语中的“即使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问题,也是可以讨论的。”

12月22日,毛泽东同彭真谈话,重申《海瑞罢官》的 的要害是“罢官”,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真表示“没发现吴晗和彭德怀有什么组织关系,吴晗不是政治问题。”实际上,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挽救”彭 真。毛在修改姚的文章的时候并没有指出这一点,完全是出于“时机不到他不会透露半个字,以免打草惊蛇。”当时毛彭谈话的时候,在场的还有杨成武和康生。杨 成武刚刚因为在倒罗中立下了大功。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这三个人都被视为将来“文革的重要干将。”后来,张春桥对彭真的顽固表示惊奇说:“不知道会触动这么 深,震动这么大,更不知道彭真会这样坚决地反对。”

彭真在1966年2月召集“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时候, 仍然坚定吴晗和彭德怀没有关系。事情的转折出在3月11日晚。当许立群向彭真请示如何回答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杨永直提出关于“二月提纲”涉及的“学阀”等问 题时,彭真指责上海市委在发姚文元的文章时失去了党性。彭真这种对待上海的态度完全是和毛泽东的设想背道而驰的。

但是毛泽东的权术是如此的“莫测高深”。1966年3 月18日至20日,毛泽东在杭州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毛泽东严厉批评了《人民日报》。吴冷西对周恩来讲:主席这次批评很重,我要好好检讨。周回答说: 不光是批评你,也是对我们说的。吴冷西接着向彭真也谈了,彭真的回答同周一样。

1966年3月28日至30日,毛泽东同康生连续三次 谈话。而在谈话之前,康生说:3月28日我去上海前,与总理谈了一夜。康生与周恩来到底谈了些什么,迄今未见披露。但是从事后的发展来看,毛泽东觉得一举 拿下彭真是很有把握了。笔者认为,其一就是刘少奇当时不在家,其二就是周恩来的表态。于是毛泽东严厉批评彭真主持起草的《二月提纲》混淆阶级界限,不分是 非。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包庇坏人,压制左派,不准革命。并表示:我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做坏事,我就号召地方造反, 向中央进攻:各地要多出些孙悟空,大闹天宫。“五人小组汇报提纲”是错误的,毛泽东要求支持左派,建立队伍,进行“文化大革命”,批评彭真同志、中宣部和 北京市委,包庇坏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要中宣部解散,北京市委解散。康生后来在5月5号和6号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表示毛泽东的这三次讲话贯穿一个中心问 题:中央到底出不出修正主义?现在已经出了,彭罗陆杨,田家英、邓拓、廖末沙都是,向中央进攻,要进行“文化大革命”。

3月31号,康生奉毛泽东之命回到北京并且当日将三次 谈话纪要给周恩来、彭真看并汇报四个小时,周恩来表示完全同意毛泽东的指示。一九六六年四月二日,周恩来不仅正式写报告给毛泽东,用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以 及为贯彻落实毛的指示而准备采取的措施。报告中说:遵照主席指示,提出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大旗,彻底批判文史哲方面的反动学术思想,彻底揭露这些学术权 威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立场,严格看待这是夺取文化战线上领导权的问题,以利兴无灭资,组织自己队伍,打倒反动学术权威的斗争。并拟按此方针,起草 一个中央通知,送主席审阅。同时,指出前送主席审阅的五人小组报告(即《二月提纲》——作者注)是错误的,拟由书记处召开五人小组扩大会议,邀集上海、北 京有关同志加以讨论,或者进行重大修改,或者推翻重写。同时,除了向毛写了正式报告之外,周恩来还特意用打电报的方式告诉毛泽东以示郑重,表示对毛泽东给 以坚决的支持。

随后,4月2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同时发表了戚本禹那篇没有让发表的攻击要害的文章。4月5日,《红旗》杂志发表了关锋、林杰被压的文章。而当时的《人民日报》是周恩来主管的。

周恩来私下背地里抛开其它常委做如此表示,影响可谓非常恶劣。

在中央常委中,周恩来示第一个作如此表示,以示忠心。 毛泽东在中央常委中打开了第一个缺口。陈云曾经对“文化大革命”之所以为什么发生如此表示过:党内民主集中制没有了,集体领导没有了,这是“文化大革命” 发生的一个根本原因。而周恩来则是向毛泽东臣服的第一干将,离开中央集体率先表示同意错误意见,因此对于文革的发动,周恩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远远不是 仅仅用被动的卷入,说了几句违心的话那么简单。周恩来做的不仅单纯表示向毛泽东效忠,而且变本加厉,拿出实际行动来拥护对毛泽东的支持。

4月10日中共中央以中发(66)211号文件批转 《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批语说这个纪要很好,很重要…不仅适合军队,还适合地方。4月16日,周恩来认为此批语一般化, 对纪要的评价不够。陈亚丁根据周恩来的口述重新起草了个批语。江青找刘志坚、张春桥、陈亚丁做了推敲修改,22日刘志坚送周恩来审定。5月2日,中共中央 办公厅发出通知废止211号通知,10日用新批语代替,但是时间仍落款为4月10日。新批语相对与旧的,着重增加了“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意义和重要性, 毛主席一向十分重视文化战线上的阶级斗争,毛泽东文艺思想是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方向”等重要内容。众所周知,《纪要》在江青従作为协助毛泽东指挥文革的 助手摇身一变成为旗手的过程中起了重大的作用。周恩来此举也是向毛江等作政治上的表态。

除此之外,周恩来还在思想上对于即将到来的文革做了动 员。4月底的周恩来在一次讲话中说:一个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目前正在我国兴起。这是意识形态领域中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谁战胜谁的激烈而 长期的斗争。我们必须在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以及其它各种文化界中,大兴无产阶级思想,大灭资产阶级思想。这是现阶段我国社会主义革命深入发展 的关键问题,是关系全局的问题,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命运和前途的头等大事。

4月9日至12日,中央书记处开会,周恩来指出彭真的 “路线”是错误的,是同毛主席的思想对立的,是反对毛主席的。1966年4月16日周恩来参加了毛泽东在杭州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议集中 批判了彭真。周恩来并且代表中央同彭真谈话三次,指出其所犯错误。彭真对于这一切应该早有准备。早在转载姚文元的文章之时,就是因为周恩来的干预,彭真才 做了让步。后来撤销《二月提纲》的时候,毛泽东打电话给周恩来,对《二月提纲》作了严厉批评,质问周恩来这个材料怎么会以中央文件的名义下达,到底是哪个 皇帝决定的。对于毛的指示,周恩来告诉彭真:想不通可以保留看法,你现在需要沉默。毛主席看过那些人的文章,而且是他亲自批准。你、我,还有中央政冶局的 同志们,都应尊重毛主席的指示,我们党不能再出现任何裂痕了。

毛泽东敢于趁刘少奇出国访问之际拿彭真开刀,这同周恩来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至此,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障碍基本上都排除,只剩下如何让刘少奇等犯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错误了

所有跟帖: 

彭真在延安整风就是靠整总理爬上去的。 -LengXiao- 给 LengXiao 发送悄悄话 LengXia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6/2015 postreply 11:54:59

刘少奇彭真集团和周恩来从来不是一条线上的。周恩来对他们何必留情呢? -周老虎- 给 周老虎 发送悄悄话 周老虎 的博客首页 周老虎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15/2015 postreply 14:58:11

周恩来是毛泽东一生中合作时间最长的战友 -Chiyankun- 给 Chiyankun 发送悄悄话 Chiyankun 的博客首页 Chiyanku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7/2016 postreply 18:33:40

一锅烂粥 -polar_bear- 给 polar_bear 发送悄悄话 polar_bear 的博客首页 polar_bea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17/2017 postreply 16:41:2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