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土耳其(16):东方的雅典

来源: 2021-09-02 19:46:2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5722 bytes)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曾说:“我们环绕着大海而居,如同青蛙环绕着池塘。” 有人说,柏拉图说的大海是地中海,也有人说是爱琴海,我愿意相信它是爱琴海。原因并不是因为我对爱琴海凝固的爱,而是因为希腊的克里特岛和圣托里尼岛在海中的一“横”,真的把爱琴海“围”成了一个“池塘”。这个有着浪漫名字的“池塘”,不仅仅可以让人产生无边的幻想,也在航运、战略和文化上具有重要地位。它是黑海沿岸国家通往地中海和大西洋及印度洋的必经水域,更是古希腊文明的摇篮。

 

帕加玛卫城上的景色

 

帕加玛卫城上的景色

 

爱琴海地图

 

如此重要的海域,背后一定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古希腊,有一位会弹竖琴的姑娘,她的名字叫琴。在那个时代,人人都知道她的琴声能让爆怒中的海神平息怒火、能让妒忌心极强的“国母”心胸开阔、能让阴沉的冥界之王莞尔一笑。“此曲只应天上有”的琴声也吸引了一位古希腊城邦的国王慕名而来。当年轻的国王在女神雅典娜种的橄榄树旁,看见海风在轻抚着琴的姣好面庞,看见夜莺站在琴的肩头给她伴奏,看见花仙子随着跳动的音符给她伴舞,他情不自禁坠入了情网,而琴在与国王四目相对之时,眼睛里也就没有了四海八荒。

 

从那天起,国王不间断地跟琴相会,诉说着“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的绵绵情话。可是,邻国突然发动了战争,国王不得已在新婚之夜离开了深爱的琴。琴痴痴地等待,每天都在他们初次相遇之处弹琴给远方的国王听,但等来的却是国王血染的战袍。为了让天堂中的国王听到她的琴声,琴每天晚上都会对着夜空弹琴,到了清晨,就开始收集散落的露珠,那是国王对她爱的回应。多年后,在琴永远睡去之前,她把露水全部倒在她即将沉睡的地方,然后奇迹发生了。琴的身旁涌出了一股清泉,慢慢汇成小溪,再由小溪变成河流,最后聚成一片清澈的海,人们称它为爱琴海。

 

帕加玛卫城上的景色

 

帕加玛卫城上的大翅蓟

 

帕加玛卫城上的景色

 

帕加玛卫城上的景色

 

这样的痴恋应该得到神的祝福,不是吗?是的,爱琴海得到了神的褒奖。神让古希腊人在与古波斯人的战争中获胜,独占爱琴海。这场战争的胜利对西方的重要性可以用英国历史学家富勒所著的《西洋军事史》中的一句话来诠释,“在历史上,再也没有比这场战争更伟大的了。经过这一战,我们站在了西方文明的门坎上”。没错,因为希波战争的胜利,这片海西侧的雅典才诞生了智慧与博爱、理性与感性兼备的古希腊文明。这文明,在政治经济、文学艺术、宗教神话和哲学历史等方面都快速走向繁荣,不但成为欧洲文化的“祖宗”,也深深影响着爱琴海岸的城邦。

 

在爱琴海域的“池塘”里,曾经“居住”着无数“青蛙”,可只有一只“青蛙”在古雅典消亡后,敢号称自己继承了古雅典人的衣钵,它就是今天土耳其境内,爱琴海东岸的帕加玛城(Pergamon Ancient City)。今天,帕加玛卫城(Pergamon Acropolis)和其周围的多层次文化景观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它是我在土耳其拜访的第五处世界文化遗产。

 

帕加玛卫城原型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这个不为很多人知道的帕加玛城,有何德何能,敢出此狂言呢?翻阅它的历史,它真的不简单。

 

据历史学家说,此城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5千年的新石器时代,那可是半人半神的时代呢。在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个英雄名为帕加玛斯。在他帮助一个国王打赢一场战役后,国王建了一个城市送给他并以他的名字命名,从这时起,帕加玛城正式诞生了。作为古希腊统筹下的一个小城邦,位于肥沃盆地边缘的它既不显山,也不露水,改变它命运的是罗马共和国。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在罗马共和国时期,帕加玛城的统治者阿塔罗斯打败了令小亚细亚居民恐惧的高卢人,这让他被认为是神谕中给高卢人带来毁灭之日的“宙斯所抚养的公牛之子”,得到了“救世主”的头衔随着声名的远播,他顺理成章把自己的领地升格为王国。紧接着他和他的后人在三次马其顿战争中对罗马共和国不离不弃,一起对付马其顿王国,胜利后获得了爱琴海上的几个岛屿。在第一次和第二次马其顿战争中,国王把当地居民称作众神之母的圣石交给罗马人,后成为罗马的库柏勒,即天上众神和地上万物的母亲。重要的是,在阿塔罗斯统治期间,顶着“公牛之子”头衔的他曾到过雅典,而且受到了雅典官员、祭司和市民的隆重欢迎,所有神殿都为他打开,请他献祭,给他的欢呼声甚至超过给罗马人的。不仅如此,雅典人还把一个部族名用他的名字命名,并把他与雅典的英雄并列,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帕加玛人认为他们肩负着恢复雅典荣耀的原因,而此时,雅典处在罗马人统治之下,埃及是托勒密王朝。

 

阿塔罗斯的故事告一段落,但他继任者们的故事却在继续。公元前188年帕加玛人帮罗马人打垮了最大的希腊化国家塞琉古帝国,从此,帕加玛王国的好日子就来了。作为罗马共和国在小亚细亚唯一长期坚定的盟友,它获得了塞琉古帝国在安纳托利亚的全部领土作为奖赏。不是说“大树底下好乘凉”吗?在罗马这位“大哥”的关照下,距离爱琴海20多公里的帕加玛王国不断扩张,成为了帝国。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你看,抱对大腿的好处就是大哥吃肉的时候,小弟可以啃骨头。在与罗马人“相亲相爱”之时,帕加玛人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随着王国逐步走向富裕和强大,他们开始仿照雅典卫城建造自己的卫城。

 

帕加玛卫城跟雅典卫城一样,也位于山坡上,但比雅典卫城的坡度还大,俯瞰着下方的盆地,有三个聚居层。最高一层是保护最森严的宫殿、神殿和蓄水池,国王、城内贵族阶层和祭司等居住在这里。中间一层是教育机构、图书馆和体育馆等,最下面一层是百姓居住地和集市。整个城市由广场、柱廊、牌坊、浴场和剧场装饰,在希腊化时期卫城里人口约4万人,罗马时期城市向盆地方向夸张,人口达8万人。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若想模仿雅典,有其外表的卫城还不够,更要有其内涵,高质量的图书馆是其中之一。帕加玛城图书馆的藏书在古代世界中仅次于埃及亚历山大的图书馆。为了使帕加玛成为一个文化中心,国王们仿效托勒密王朝的法老们,邀请当时最著名的艺术家、哲学家和科学家到帕加玛定居或者至少在帕加玛生活一段时间完成他们的著作。受邀的学者们要把作品交给图书馆工作人员,被他们用莎草纸抄写后再返回,这跟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做法一模一样。帕加玛图书馆作品的飞速增长,让莎草纸产地的埃及人非常气愤。他们开始使坏,拒绝给帕加玛提供莎草纸。没想到这样做的结果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帕加玛人发明了羊皮纸。他们将山羊皮毛剪掉后,用石头磨薄,再烘干,然后就可以用熟石灰在上面写字。因为羊皮纸可以两面写字,也可以卷起来收藏,还可以装订成卷,因此阅读起来非常方便,还适用于书籍的装订,比只能用一面的莎草纸强百倍。这种羊皮纸的发明一直沿用了一千多年,直到中国造纸术传到欧洲,欧洲建立了第一家造纸厂为止。

 

此时的帕加玛城,已经有了内外兼修的雏形,也有了雅典自由的学术空气。哲学家在图书馆的柱廊里进行哲学讨论,使这里成为古希腊哲学家芝诺创建的斯多葛学派中心之一,也成为第一个实施集市宪法及第一个实施罢工和集会协议的城市。可惜,因为国王绝嗣,这个一直与希腊文化中心德尔斐和雅典保持往来的“东方雅典”,在存活了近150年后,最终回到了罗马人的手里。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那么,这个蹲在爱琴海东岸的“青蛙”,自诩“东方雅典”的帕加玛王国,到底离雅典多远呢?谷歌地图显示500多公里。虽然距离有点儿远,卫城也是仿照,但还是有很多不同。我从伊兹尼克绕着美丽的伊兹尼克湖,沿着马尔马拉海南岸,又开回了达达尼尔海峡。在特洛伊古城附近的酒店休整一夜后,顺着我看也看不够的爱琴海岸开到了帕加玛卫城。

 

今天若上帕加玛卫城,需花50里拉坐缆车前往。买了门票走进去,发现这里跟希腊的古代遗址一样,到处都是破石乱瓦,我又得靠想象去回原古城应有的面貌。城内比雅典卫城大得多,有存放英雄纪念碑的神庙,神庙前方是希腊化和罗马时期的城门,城门的前方是被柱廊围绕的宙斯祭坛,祭坛旁边是希腊化时期修建的房屋,现在一丝模样都看不出来了。一丝模样都看不出来的还有国王的宫殿及其附属建筑。宫殿曾有被柱廊围绕的庭院和地面装饰着很多精美马赛克的房间,宫殿附近有祭坛和礼拜堂,下面是蓄水池。在帕加玛王朝时,每一位国王登基都会修建一个新宫殿,而旧宫殿被用作仓库或者军营等。仓库里放着为士兵准备的豆类食物,而军营和武器库里存放着有13种不同口径的900个石质炮弹。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帕加玛卫城

 

我在卫城里到处寻找小亚细亚最大的图书馆,但只找到了一片废墟。多灾多难的图书馆曾被烧毁,剩下的藏书让安东尼悉数作为礼物搬献给了埃及艳后,这个曾经想跟亚历山大图书馆一决雌雄的帕加玛图书馆最后化作了灰烬。据说,当年的图书馆为了防潮,采用了双层墙,墙体都由带颜色的大理石装饰。

 

图书馆找不到,安纳托利亚最大的宙斯祭坛找不到,城市中心最大建筑群的体育场找不到,帕加玛最古老的雅典娜神庙也找不到,我能在卫城找到什么呢?能找到建在山坡上、坡度约54度、安纳托利亚最陡的希腊化大剧场。这个剧场特别壮观,有80排座位,可容纳万余人。一般来说,希腊风格的剧场都呈半圆形,但这个剧场不是。为了弥补里面空间较小的问题,剧场建造时在高度上作了提升,所以不管是俯视还是仰视,都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在这个卫城里,我还能找到被帕加玛人神化的罗马皇帝图拉真的神殿。这个与城墙平行的神殿是卫城内最宏伟的建筑,被建在卫城最高的露台上,露台通过扩张的拱劵让神殿更壮观。除了正立面以外,其余三面都有科林斯柱廊围绕。我不知道它的初始模样,但今天的它跟雅典卫城里雄伟的帕特农神庙和秀美的伊瑞克迪翁神庙相比,都差了一大截。

 

希腊化大剧场

 

图拉真神殿

 

图拉真神殿

 

拱廊

 

这些都没有让我觉得特殊。让我觉得特殊的是一排长80米的拱廊。拱廊里有病人们进行饮水、洗浴和泥浴的大理石泳池,拱顶上开了12个天窗,有助于对病人进行催眠,长廊里流动的水声有助于病人放松,末端是酒神的神殿,里面设有睡眠室,这可是雅典卫城没有的。

 

雅典卫城没有的还有供水系统,帕加玛卫城拥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水道系统。水从距城45公里北面的马德拉山的源头被输送到卫城的蓄水池,再从蓄水池的青铜水管流淌到城内不同分区。在水从源头输送到城市的过程中,要穿过山谷2到3层高架渠,这个长度和气势在那个时期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帕加玛的供水系统被看作当时的建筑杰作。

 

帕加玛卫城后面

 

帕加玛卫城后城墙

 

如果说帕加玛卫城拥有的这些还不够让它出类拔萃,那《圣经》中提到的7个教区之一和土耳其第一个出土博物馆这两个标签会让它在小亚细亚地区“木秀于林”,成为罗马共和国在亚洲的中心。站在卫城的最高处,背后是能让心融化的绿水青山,而正前方是坐落在盆地中的贝尔伽马(Bergama)城。我知道,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帕加玛多层次文化景观以及我能看到帕加玛真正光芒的博物馆都在小城里。

 

帕加玛卫城之所以声名远播,离不开这里以古希腊神话中医药之神命名的医疗中心(The Asklepieion of Pergamon)。我以为这么重要的医疗中心我一定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找到,可是位于小城边缘山坡上的它如此不起眼,连个像样的指示牌也没有,我开到了以后都没看见,转了好几圈才找到。这个医疗中心占地面积极大,通过一条长一公里的拱形道路与帕加玛卫城中心相连。在拱形道路的起点,病人要在一个门内接受神父医生的检查,检查后合乎条件的才允许进入医疗中心,通常即将死亡的病人和孕妇不被接受,原因是为了敬神。

 

医疗中心

 

医疗中心

 

医疗中心

 

医疗中心

 

关于为什么帕加玛城会有一个医疗中心,说法不一,流行的版本是帕加玛首富儿子打猎时受伤,被送到当时最好的古希腊医疗中心治疗,治愈后他把先进的医疗知识带回了这里。这个医疗中心安纳托利亚最大的,还出了一个古代最重要的医学家盖伦。他开发出了自己独特的诊断和医疗方法,还研制出了用天然材料制药的配方,这种配方一直沿用到19世纪。

 

虽然医疗中心在罗马共和国时曾被夷为平地,但在罗马帝国时期又被哈德良皇帝重建,还添设了宙斯神殿、医神圣殿、喷泉、圣池、剧场和图书馆,由一条神圣之路把它们连接到一起。如今除了能看见神圣之路的些许面貌之外,其余的都是残垣断壁,我都后悔买了门票进来,更后悔把这个“破烂场”前前后后看了一个遍。

 

医疗中心

 

医疗中心

 

医疗中心

 

虽然医药之神的医疗中心在帕加玛多层次文化景观中像个破烂场,但帕加玛城最大古代建筑群,被建在河流和水井之上的的红色教堂(Red Basilica)却不是。不仅不是,它还让我很震惊,因为它最初供奉的是古埃及神话中最重要的三大神-奥西里斯、伊西丝和荷鲁斯一家三口,这种神殿我是在埃及国土外看见的第一个。土耳其说,建造这个神殿的也是哈德良皇帝。在《圣经启示录》中,它是七个天启教堂之一并被选为魔鬼王座。

 

对于拜占庭帝国的基督徒来说,这个神殿百分之百是异教徒的,但他们得势后,也没有毁掉,而是在里面又建了一个长方形教堂,究其原因,也许是圣母玛丽亚的原型是伊西丝女神的缘故。据说,距今已近2千年的神殿最初房顶是覆盖着彩色大理石的砖石结构,但今天已不复存在,不过四面外墙依然完好,这在地震多发的小亚细亚半岛,实为罕见。当然,它最后的命运是大部分被埋葬在现代房屋下,仅存的部分也被改建成了清真寺。

 

红色教堂

 

红色教堂

 

红色教堂

 

红色教堂

 

对于这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古城,我充满了好奇,心想它的宝贝一定藏在考古博物馆(Bergama Archaeology Museum)里,于是驱车前往。博物馆很小,展示了从卫城及周边古城遗迹及医疗中心中挖出的文物,还有来凑趣儿的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手工艺品和服饰地毯等。虽然它展出了从青铜时代到拜占庭帝国的很多文物,但大多数产品都没能引起我的兴趣,只有一对蛇头金手镯让我过目不忘,这跟古埃及法老的金饰品异曲同工,而它的出产年代就在埃及的托勒密王朝灭亡不久。

 

帕加玛博物馆

 

帕加玛博物馆

 

帕加玛博物馆

 

帕加玛博物馆

 

帕加玛博物馆

 

曹雪芹老先生说:“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不管是希腊的雅典,还是自以为得到雅典真传的帕加玛古城,都经不住岁月的洗礼。即使花开过几季,也终究会零落到天涯,但它们妆点出的五彩斑斓的梦,却穿越了万水千山,缱绻了红尘,温暖了流年。

 

路线

 

路线

 

帕加玛古城的餐饮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照片可以明显看出希腊和罗马建筑的区别,那是一个3000年战火不断的苦难地方,能够留下这些已是奇迹。 -Backcountry- 给 Backcountry 发送悄悄话 Backcountry 的博客首页 Backcountr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2/2021 postreply 21:29:07

说的没错。 -lily0824- 给 lily0824 发送悄悄话 lily0824 的博客首页 lily0824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2:38:06

不是吧,这都哪儿听来的野狐禅传说啊:-)爱琴海是音译,来自雅典国王埃齐乌斯,忒修斯的老爸,跟“爱”和“琴”毫无关系啊:-) -顾剑- 给 顾剑 发送悄悄话 顾剑 的博客首页 顾剑 的个人群组 (692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0:05:41

顾兄,你应该知道这个故事不是我杜撰的。 -lily0824- 给 lily0824 发送悄悄话 lily0824 的博客首页 lily0824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2:39:04

我觉得你应该是上了国内那些历史发明家的当了,爱琴海那些字面意思,只在中文里才有意义 -顾剑- 给 顾剑 发送悄悄话 顾剑 的博客首页 顾剑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2:49:14

你别较真了,只是传说而已。你看看这个 -lily0824- 给 lily0824 发送悄悄话 lily0824 的博客首页 lily0824 的个人群组 (597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8:26:45

喜欢Jumping Goat. -Backcountry- 给 Backcountry 发送悄悄话 Backcountry 的博客首页 Backcountr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4/2021 postreply 08:05:57

我来补充一些复原全景图,柏林的博物馆里的 -顾剑- 给 顾剑 发送悄悄话 顾剑 的博客首页 顾剑 的个人群组 (1974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2:33:58

哇,真震撼,谢谢补充。下次再去柏林,一定要去看一下。 -lily0824- 给 lily0824 发送悄悄话 lily0824 的博客首页 lily0824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2:41:37

十月份就要去了,盼望。 -安娜晴天- 给 安娜晴天 发送悄悄话 安娜晴天 的博客首页 安娜晴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4/2021 postreply 06:26:25

Pergamon的精华在柏林,谢顾侠补充。 -eleeas8- 给 eleeas8 发送悄悄话 eleeas8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4/2021 postreply 07:54:00

感觉从Izmir花一天专门去柏加蒙不值得,还不如去柏林博物馆看看。谢谢分享! -威伯- 给 威伯 发送悄悄话 威伯 的博客首页 威伯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6:29:00

感觉不一样的,特别是站在卫城顶部,视觉效果超好。 -lily0824- 给 lily0824 发送悄悄话 lily0824 的博客首页 lily0824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3/2021 postreply 18:27:49

这一路走来,现实世界和历史传说,如梦如幻,一如既往附带很多知识的充实游记。 -安娜晴天- 给 安娜晴天 发送悄悄话 安娜晴天 的博客首页 安娜晴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4/2021 postreply 06:24:26

谢谢安娜妈妈。 -lily0824- 给 lily0824 发送悄悄话 lily0824 的博客首页 lily0824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4/2021 postreply 14:42:51

早就读过Pergamon是亚历山大死后诸将裂土后希腊化诸国中命长的一个,今日借你之手见了这地方。可惜损坏的实在太厉害, -刘大仁- 给 刘大仁 发送悄悄话 刘大仁 的博客首页 刘大仁 的个人群组 (476 bytes) () 09/06/2021 postreply 13:07:57

这地方如果在希腊人手中, 一定会精心修复的比如今好许多,土耳其人可没这兴致。可惜啊, 那发自远古的辉煌 -刘大仁- 给 刘大仁 发送悄悄话 刘大仁 的博客首页 刘大仁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6/2021 postreply 13:19:3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