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中国 咱们的权利

来源: 2011-06-10 23:37:0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7364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文革传人 ] 在 2011-06-13 08:40:49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三十万人。

咱们人多,聚众不是件太困难的事儿。文革能如此疯狂,因为大家都裹进去了。就算如此,文革中一次聚集三十万人的事件,也不是每天都发生的寻常事,太祖爷1966年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小将们,也不过是神话般的百万之众。 三十万是传说中1967年春天参加在清华大学露天操场上批斗王光美的人数。

当时刘少奇刘大人仍是咱们的国家主席,作为刘夫人的王光美王女士仍是咱们名义上的第一夫人。第一夫人被当众批斗,本身就有其邪恶的吸引力。加上王女士在那之前不久曾风光的以第一夫人的身份随丈夫出国访问,被拍成纪录片全国放映,让大家都见到了王女士的魅力和优雅,美女第一夫人被批斗,于是就有超邪恶的吸引力。三十万中当然有被组织而来的,但是那满腔的参与热情中,为了 革命还是为了观赏美女第一夫人被羞辱的欲望,其中的比例就不好算清楚了。

王女士当天的遭遇不知是否能满足三十万观众的欲望。按照文革的比例尺,王女士那天算是没受太多肌肤之痛,可是,所有做人的尊严,都失去了。批斗场上,王女士被两位红卫兵小将从后面提起了胳膊,以文革中被批斗时典型的“坐飞机”架势面对人群。王女士被强迫着装,除了穿上被视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高跟鞋,一件旗袍和一顶休闲草帽外, 一条用多个乒乓球作的山寨版珍珠项链被挂在脖子上。假项链的作用,是羞辱王女士的好美之心。王女士在如上所述的出国访问中,曾戴过一条真的珍珠项链,项链为王女士增色,也显露出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爱美之心。你不是爱美吗? 乒乓球项链就是要让众人见到你求美而只能得丑。王女士在批斗会现场虽然仍然有衣服遮体,但是已无任何东西可用来维护自己的尊严了。

三十万人,没有一个人出来大喊一声:你们这样羞辱一个无助的弱女子,禽兽不如。

文革把咱们原本就不知概念的人权精神,向后倒拖一万里。

其实太祖爷能革命成功,收获了不少五四运动燃起的科学、民主、人权的热情。人权说起来抽象,可是不被羞辱,朴素的人权谁都知道。就在文革进行之中,小学的语文课本里,曾经有过方志敏方大侠的文章节选。文章的题目是“可爱的中国”。方大侠是共产党的老前辈,早期造反起事时的一方豪杰。于1935年与蒋介石蒋大人作战失利被俘。关押半年之后被蒋大人所杀。一身豪气的方大侠在关押之中写了好几篇文章并流传了下来。 “可爱的中国”是其中的一篇。

方大侠在该文中讲了一段他亲身的经历。没有说明具体时间,应该是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方大侠在中国国内乘一艘外国轮船旅行,没有说是哪国船,不过暗示是一艘日本船。旅途中,二男一女没有买票的三位乘客被查出来,被船上的保安人员当众以私刑毒打和羞辱。打人的是七个人,六个打手和一个打扮得像日本人但是说中国话的胖子头目。两位没买票的男士中的一位被打之后说“我只是无钱买船票,我没有死罪!” 点出了方大侠的观点和此事的要害。而一个打手在打人之后说的“你想错了,不买票来偷搭外国船”,则把无辜与施恶间的社会问题提到了民族矛盾的高度。而方大侠文章中最令人情绪激动,义愤填膺的描述,则是哪位女士所受的侮辱。

下面摘自方大侠的原文。

“那妇人怎样耍她一下呢?”打手中一个矮瘦的流氓样子的人向肥人问。

------”肥人微笑着不作声。

“不吊她,摸一摸她,也是有趣的呀!”

肥人点一点头。

那人就赶上前去,扯那妇人的裤腰。那妇人双脚打文字式的绞起,一双手用力遮住那小肚子下的地方,脸上红的发青了,用尖声喊叫:“奸不得呀!奸不得呀!”

那人用死力将手伸进她的裤胯里,摸了几摸,然后把手拿出来,笑着说:“没有毛的,光板子!光板子!”

“哈,哈,哈哈,------”打手们轰然大笑起来了。

“打!”我气愤不过,喊了一声。

方大侠然后感性的描述了中国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美好的河山,充裕的自然资源。把如上丑陋一幕和大好河山的不相称呈现给读者,并指出如若可以赶走欺压咱们的外族,如上丑陋的一幕就会消失,咱们将有一个温馨的家园。 这就是“可爱的中国”这篇文章的用意。方大侠很运气,没有活着见到文革,不必陪大家到清华操场去羞辱王女士。 理想到死依然完整。

文革中的咱们,一边读着方大侠的绝笔,一边继承着方大侠喊“打”的豪情,一边在清华的操场上以三十万比一的优势对王女士施辱。这一切咱们并不觉得荒谬,也确实能自圆其说,“坏人”没有权利。 这一点,咱们有个革命名字,专政。

后来,专政的利害许多人在文革中有了亲身体验,刻骨铭心。“坏人”走马灯似的变换,从开始到结束,转了一圈,“黑五类”,走资派,保皇派,“五一六”分子,被清理出队伍的“阶级敌人”,林彪集团的外围分子,邓大人右倾翻案集团的外围分子,“四人帮”集团的外围分子(注1)。能从头到尾不和如此众多“坏人”沾上一点关系,大概得有唐僧样的修养才行。“坏人”是谁? 谁都可以是“坏人”。 因为“坏人”没有权利,实际上也就是谁都没有权利。在清华观赏王女士受辱的三十万人,那以后成为专政对象的不知有多大的一个百分数,成千上万大概不在话下。

然而文革一过大家都是受害人,人人都有一本血泪账,自然包括当天的三十万。施暴者是谁?原来咱们一直在自残。恰如曹植关于豆的那个“七步诗”。比那个更直接,左手在热锅下添柴,右手就放到锅里去被烧煮。专政就是那口锅。明知道锅烧热了自己的手有被放进去的危险,咱们还烧? 当然愚蠢,根子还在咱们文化基因有问题。太祖爷把专政给运用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准,但是,专政不是太祖爷创造的,只是借用了一下。专政,和筷子一样,是咱们的特色,咱们的文化。已经融到咱们的基因中。

这个文化,就是由秦始皇创建的,经过许多朝代众位皇帝大人们反复再包装的封建皇权文化。这个文化是干什么用的?是为了皇帝的江山千秋万代永不改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是皇权专政,保护皇帝的利益。天下就那么多利益,皇帝能在手里攥着如此之多利益,就全靠大家把个人的基本人权如数奉上,皇权专政的本质,就是不能有普世人权,二者相克。 以清华操场为例,王女士有尊严权,太祖爷就没有专政权,反之也对,零和游戏。既然是利益相关,哪还会客气? 对“坏人”凶悍一些,立个规矩,省得大家从皇帝那里分权。多凶?史上第一史书大腕,司马迁司马大侠,就因为惹了皇帝而被宫刑了。王女士受的羞辱,还是非法的,而司马大侠被宫刑,是依刑法名正言顺施暴。 和司马老前辈相比,王女士受的羞辱可以算小菜一碟。按照坏人当罚的规矩,操场上三十万人没人为王女士发声也只能一声叹息,谁若当场挺身而出,也一定会被众人乱拳打死。“ 坏人”无权利,是咱们的价值标准。

不但施暴的认同,被暴的也认同。文革中,两位笔者家中都曾受到惨痛的打击。无论是被抄家,被处以私刑,被无审判长期关押,长辈们在暴力发生的瞬间条件反射的略作抗拒后,就认了,认打认罚。知道既然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已经是“坏人”了,法律当然就不再为你提供保护,只能承受社会任何形式的惩罚。施暴的名正言顺,被暴的逆来顺受,双方的配合几近周瑜打黄盖的艺术水平。 咱们认定被专政的“坏人”就得接受羞辱,专政有广泛的社会认同。

文革的事儿,不讨论透彻,不会有新文明出来,还有左手添柴右手被煮的可能。谁敢说文革不会重复?不要以为开了奥运,太空人上了天,手里攥着一大把美国国债,人权的事儿就能自然前进。 坏人无权利,依然是咱们的价值取向。人权?多少钱一斤?

2008年,春夏之交,全国人民正在为四川地震焦心。深圳出了个小事件。在深圳的华强北远望数码商城,商城保安抓到一个女小偷嫌疑人,被带到保安办公室调查。不同于方大侠时代,八十多年后,现代化技术普及,这件小事被录象记录下来,有好事者还把整个过程的视频贴到网上。在一分多钟的视频里,只见保安办公室中,一位年轻的姑娘满脸恐慌蹲在地上, 几个男人在她前后左右高声大嗓,只听一个声音说“自己拿下给他看一下,快点。”   视频中的女孩快速的用手把短袖衫的领口往下拉了一下。不过动作太快,录像者没有录到。这时一个声音说“他跟你说话,没听清楚吗?叫你拿掉,象这样。”   又一个声音说“你做鸡的还讲究那么多啊。”  第三个声音说“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然后见到录像中一个男人拿一条皮带在女孩屁股上抽了一下。然后女孩再次把短袖衫领口往下拉,露出胸部。笑声四起。这时录像中有人问“你看到没?” 一个答“没看到。”  女孩又转身对着镜头,又一次把领口往下拉,胸部全裸露于镜头中。这时,录像中有个男人说,“你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耻辱。” 2008年,方大侠理想中“可爱的中国”离咱们依然遥远。

什么是人权? 当然包括民运人士高呼“共产党下台”的权利,但那不是人权的全部,甚至不是人权的主体。 人权的主体,是让你我有尊严的做人的权利,是让弱女子不受羞辱的权利。专政限制人权。 不受污辱,有两个途径。一个是争取法律保障的普世人权,一个是让专政自我节制。专政能自我节制吗?

咱们自己的历史上,不是没出过智者与探索。两千多年前西汉早期汉文帝手下的大法官张释之张大人对专政就有不同的看法。 某次汉文帝外出,车队行进中一匹御马被一个莽汉冲撞惊吓,连带汉文帝受惊。莽汉于是被抓了起来,交给张大人处理。 张大人了解案情之后,按交通违规将莽汉罚款了事。汉文帝知道后老大不高兴,责问张大人,惊了我的驾怎么随便就给放了。 张大人说出了一句应该传世的名言“法者天子所舆天下公共也”。 意思是说,法就是法,并不是专门护卫你的,公平才对,交通犯规就是交通犯规,不能因为被犯规的是皇帝就有所不同。  汉文帝是有名的开明皇帝,人文之君,就同意了张大人的判定。莽汉交罚金了事。其实,张大人把汉文帝给忽悠了。莽汉是违反了交通法规,可是,如果认同专政,也可以用动机优先的“蔑视皇帝罪”重办。 张大人一时含糊了王法服务皇权利益这个唯一准则。 张大人和汉文帝共同营造的专政节制气氛,注定在封建皇权的系统里成不了气候。张大人那句该传世的话也就消失了,以后的事就是历史了。别说惊了皇帝的驾,几十年后,司马大侠说错了几句话,汉文帝的孙子汉武帝就将他的一对睾丸拿下。

专政节制靠不住,法律保障的结果就不同了。

深圳受辱的女孩子知道自己的基本人权。从保安室出来之后想方设法拿到录像带做证据,把商城告上法庭。法庭很正常的根据流程,把案子办下来。商城被判要陪总财产的十分之一给女孩。这之后全国又连出三个此类案子,自那以后所有保安上岗前的最重要一课就是被雇主告之万万不可侵犯基本人权,不能侮辱任何人。忽然间社会开始和谐美满,连小偷都受感动,改行当客户服务了。

看串行了,那是美国的另一个故事。

倒不妨比较一下美国是如何让她的公民少受侮辱的。什么是美中文化的最大差别? 人权立国与专政立国。这是格格不入的两种文化。美国的系统是美国佬为了自己的最佳利益而定的,并不是有意树立坏榜样,专为把咱们引入歧途的诡计。 美国立国的理念,和咱们正相反。相对于咱们两千多年前的起始系统是为了保护“莫非王土”“莫非王臣”,美国佬两百多年前立国就是出于对英国皇权的深恶痛绝。一部宪法,开宗明义就是为了要保护老百姓不受任何绝对权力限制,说白了,就是化专政于无形。 除了组织结构之外,前后二十七条宪法修正案里,有十八条是用来强调如何保护个人利益不受政府触犯的。除了有名的言论自由,持枪自由,禁止种族歧视,禁止性别歧视之外,还要专门强调“宪法未列明的权利同样受保护。” 这就是咱们和西方现代文明的最基本差别。咱们的法是保皇的,西方的法是保民的。你我众人来美国之后流连忘返,乐不思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份个人权利。美国社会和谐的根源,就在于每个人都平等的受法律保护。当咱们从电视上看到满头白发的华裔科学家李文和李大侠,依靠美国的法律,战胜强大的美国政府,从拘禁中走出来而开心的说“我要去钓鱼”时(注2),“没有专政真美好”是咱们发自内心的感叹。难怪有个动画片里有句台词,“美国没有猫,老鼠也移民。” 

人权受保护,当然会有附带问题。为什么咱们的贪官们预感东窗事发都会想方设法奔美国跑? 在美国人权受保护,“坏人”不是政府能指定的。有钱人可以聘请高档律师,出了事儿也可以“从后山跳悬崖险路脱身”(注3)。像运动影视明星O.J. 辛普森,就是靠一个全明星律师团队,抓住警察办案中的技术漏洞,生生地从两条人命的谋杀案中全身而退(注4)。一些罪犯逍遥法外是法律保护人权要面对的附带问题。咱们的在逃贪官们正是悟出了其中道理,转辗来美依附法律保护。据说纽约和洛杉矶就有大量此类人物。笑话说光是在洛杉矶华人区的几个网球场上,在逃贪官如此之众,集合起来足够办一个温布尔登网球赛的阵容。问题是有,但是,偶尔让一些罪犯全身而退和咱们文革中家家一本血泪账的社会代价相比,完全不成比例。

历史不能假设,文明不能乱搬,文化都有传承。秦始皇的人和华盛顿的人永远不会一样。可是,造成文革的文化,文革留下的文化,咱就真忍心传给深圳的女孩和她的后代?

现时的专政,都有个美丽的借口,保护大多数人的利益是最动听的。文革的经验证明“大多数人”是个海市蜃楼,专政只保护了太祖爷一个人。咱们要向华盛顿们借鉴的,就是一个真正的法,不护“大多数人”,只护每个具体的个人。一旦“每个人”不受伤害了,“大多数”还有什么顾虑?以人为本,很动听。不过靠汉文帝和张释之们让权,靠不住,人权大概还得一点点争。有一天,从王光美们到深圳的女孩们都可以有根有据维护自己的尊严了,人人有人权,可爱的中国,方大侠的梦,也就圆了。

 

1:文革中自始至终被定位为“坏人”的一系列“名号”,最讽刺的是林彪参与了打倒“走资派”,邓小平参与了肃清林彪分子,“四人帮”又再次打倒邓小平的人马,最后“四人帮”被拿下。 过程中,流弹所至,人仰马翻。

2:指始自20世纪90年代末发生在美国的一个莫须有间谍事件。台湾出生的华裔核武器科学家李文和,被美国政府无根据的指控替中国政府盗窃核技术。李随后推翻了所有间谍指控,被释放时,其案件的视案法官为李所受的不公正待遇向李正式道歉。后来李还通过诉讼从联邦政府处赢得一大笔赔偿费。

3:文革时样板戏之一“智取威虎山”中一段台词。后成为流行语,意指大难不死。

4:指于1994年发生在洛杉矶的辛普森谋杀案。因该案审判经过被全程电视转播而闻名全美国。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所有跟帖: 

好文章,好思考。 -加州花坊- 给 加州花坊 发送悄悄话 加州花坊 的博客首页 加州花坊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12/2011 postreply 07:32:21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