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苹果封面|给香港人的告别书

来源: 2021-06-24 06:30:3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896 bytes)

 

千言万语,不如由26年前说起。

1995年6月20日,《苹果日报》第一篇社论开宗明义重:“我们属于香港”。距离主权移交只有两年,生于动荡,《苹果》却像那时选择留下来的香港人一样,面对前景不明朗,尽管忐忑,却仍抱有希望,对这片土地这个家,坚持不放弃:“我们怕。但我们不愿意被恐惧所威吓。”

97年7月2日出版A1头条,大字标题:“香港信有明天”。当时两岁多的《苹果》,散发青春的大胆、天真、热血与乐观,信香港可以按照《基本法》追求落实民主,信“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下文明的价值与制度得以守护甚至拓展,信香港人可以享受真正的繁荣安定、人权自由与尊严。

这廿多年来,我们都秉持这样的信念前行。然而,到了今天,当香港已变得不可辨,属于香港的《苹果日报》,也无奈忍痛要跟香港人说再见了。

政权上周四(17日)第二度搜查报馆,捡取大批新闻材料,并以国安法拘捕五名高层,其中报馆的社长张剑虹、总编辑罗伟光已被落案控告,还柙在狱。

昨(23日)晨再拘捕主笔杨清奇,报馆基于员工安全和人手考虑,决定停刊及停止新闻网站的运作。2021年6月24日之后,香港将没有《苹果》。《苹果》死亡,新闻自由是暴政的牺牲品。

对于编采同事,我要向你们致敬。近年经历恶势力围堵《苹果》,同事集体被起底、警方搜报馆,老板、高层先后被拘控,你们一直紧守岗位,没有一天停止出版新闻。尤其是在白色恐怖下,仍然撑到最后,并肩完成最后一天报纸出版和新闻网站运作的手足,我以你们为荣。

《苹果》美好的仗已经打过,但相信你们日后无论身在哪里,担任什么岗位,仍会毋忘这份初心与精神。

对于读者以至香港人,过去一星期你们为《苹果》打气,一直叫我们“撑住”,说“香港唔可以冇咗苹果”。在这里,要为辜负了你们的期望致歉,在没有《苹果》的日子,希望你们珍重,一生平安。

最后,我们盼望暂失自由的同事尽早获释,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

我特别喜欢近日的一幅漫画,苹果被埋葬在泥里,种子却长成满树更大更美的苹果。永远爱你们,永远爱香港。

《苹果日报》副社长陈沛敏。

所有跟帖: 

造谣八卦起家的烂苹果碰到厉害的了。 -k_lao- 给 k_lao 发送悄悄话 k_la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1 postreply 08:03:25

烂苹果碰到个更"烂"的党 -wanttosaysomething- 给 wanttosaysomething 发送悄悄话 wanttosaysomethin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1 postreply 08:50:41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