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一个行业,手机后面不为人知的故事 (四)

来源: 2022-09-05 07:48:3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0500 bytes)

四、又一条大鱼——城市规划的细胞模型

 

上面说的手机和自路创意还是有一点难度的。

比如,乔布斯请教的那位高人,从六十年代就开始朝这个方向努力。他还给了乔布斯iPad的建议,他给出的屏幕尺寸是5”x8”,后来苹果优化为5-3/4”x7-3/4”。这个苹果优化的尺寸与我想的一样,这是巧合,英雄所见略同。但苹果的iPad mini比我想的7”要大一些,有的公司也出过6.5”的产品,我觉得稍小了一点。

我说的是uphoneuniversal communication system,乔布斯改了一个字母为iphone,比尔盖茨改了一个单词叫unified communication system。我看到比尔盖茨群发的电子邮件,就知道微软的理解稍欠火候。有时候就差一点点你没有看到的东西,所谓差之毫厘 缪以千里。如果你知道自己不知道,你会主动寻求帮助。问题是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你会自以为是对的。发明家的独特角度,可能看到了一般专家看不到的地方,专家的角度一般比较狭窄(tunnel vision)。而专家评审重大创新技术时,往往只见树木 不见森林,看到的是丑小鸭,而看不到其巨大发展潜力。

任何以语言描述的东西都并存一部分不可以用语言表达的部分,这部分需要悟。就像一个设备操作说明书,原则上你可以按照说明书进行操作,但对于复杂的设备,需要进行培训。我在一个国家实验室工作时,所有设备操作都需要一个标准的培训过程,第一遍,看师傅操作,第二遍,在师傅指导下操作,第三遍,在师傅监督下独立操作。

个人自动交通系统,美国从50年代就出现了相关发明专利。有位社会学家还以此作为案例,写了一本探讨技术创新与公共政策的书。这本书我在马里兰大学图书馆看到过一次,我再去的时候就没有找到,我在一个交通网站提起,一位陌生人给我寄来一本。

我在做的事情就是探索一条可持续的重大技术创新之路。重大技术创新在现代社会的重要作用就相当于农业社会的开疆辟土。杰斐逊对美国的开疆辟土功莫大焉,组织了三次西部探险,大家熟知的是路易斯和克拉克的探险,是第三次,之前两次都失败了。

当一个发明家公布他的发明,可以说这个发明是完成了,但作为一个business,要等到发明产业化并且得到相应的回报才可以说成功。我的手机创意创造了万亿美元级的公司,如果作为创始人,可以得到大约10%,即千亿美元,这个可以参照苹果的沃兹和微软的艾伦。如果专利诉讼获胜,也可以获得千亿美元。如果做顾问,对公司来说,相当于买个保险以确保成功,付1%的顾问费应该是划算的,这样就相当于百亿美元。这些都没有实现,我是失败了。这三种可能如果一件成功了,我的重大技术创新之路就走通了。我个人生活简扑,不需要这么多钱,但重大技术创新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是非常烧钱的,而发明家先行做探索比大部队失败要效益高得多,发明家每花费10亿美元可能将减少政府和企业相应的投资损失100亿美元甚至1000亿美元。

失败了需要反思。第一条是创业之路,需要说服投资者。第二条是专利诉讼之路,需要有一大笔钱来请律师。第三条是现有公司合作,需要说服董事会和管理层。

顺便简单说一下美国的专利法。专利在最初的制宪大会上被一致通过写入宪法,如果杰斐逊參加了制宪大会的话,专利很可能不写入宪法,因为他是反对专利的。虽然美国宪法主要采用了弗吉尼亚方案,杰斐逊是弗吉尼亚方案的主谋,但在制宪大会的时候,他远在巴黎担任美国驻法国大使。后来他在担任国务卿期间兼管专利,所以现在美国专利局把杰斐逊当成创始人。美国一直有取消专利法的呼声。

英国的专利思路是特许,就是皇帝给与的垄断,几乎所有国家采用这一思路。美国的专利思路是私有财产权,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可以买卖不可以偷抢。美国以前采用的是先发明制度,但在2013年改为世界通行的先申请制度,很多人反对这个改变,包括IEEE。有人认为这个改变是违宪的。

前几天旁听了一个著名专利学者的会议讲话,他说这二十年来苹果谷歌英特尔等公司对国会、最高法院和专利局的游说对独立发明家是灾难性的,后果就是专利诉讼费用昂贵,独立发明家的权益得不到保护,专利流氓(patent troll)横行。

独立发明家占重大发明的73%,其中绝大多数是美国的独立发明家。大家熟知的爱迪生、特斯拉、贝尓,都是独立发明家。不少人没有什么正规教育背景,比如爱迪生只有三年小学教育。缝纫机、电视机、飞机、火箭,都是独立发明家的发明。独立发明家歇菜了,那就会内卷,衰退。

回到自车(自动车)和自路(自动道路)的话题。我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是不在乎以前人家做过什么,这与做博士论文是不一样的。做博士论文先要来一个文献综述,看看前人已经做了什么。做重大发明,我的经验,是先不要看文献,文献往往是坑,而是从基本原理出发。做完了之后,再看文献,这样就不会掉进坑里了。

我还进一步评估了其他交通工具的可能进展。我比较自路的优势,不是与现有交通工具的现有水平比,而是要与现有交通工具将来可预见的发展水平比。比如,目前汽车的能耗是25mpg,它可能达到的水平是80mpg。当时,汽车X Prize设定的目标是100mpg,我告诉组织者这个目标设得太高,不是不可以达到,而是这样的车没有人买。

再进一步,就是看自路怎样改变城市的结构。未来的房子怎样建?未来的社区和城市采用什么样的结构?这个也是一个万亿美元数量级的行业,下面简单介绍一下颠覆城市建设的整体思路——细胞模型,省略了一些细节。

城市规划的细胞模型是这样子的:把家庭、社区和城市看成不同层次的细胞,细胞间采用自路、公路、和城市步道三种独立的(grade separated)交通系统相连接。大道至简,21世纪的城市发展的细胞模型就是一句话。

这样建设的21世纪的城市是什么样的呢?这是一个花园城市,看起来像花园,50%的绿化面积,听起来像花园(没有交通噪音),闻起来像花园,整体感觉就像花园。这个城市有适度的人气但不拥挤,密度约每平方英里两三万人,比美国现在一般城市的人口密度高十倍,但低于曼哈顿的每平方英里七万人。这样的城市人均能耗低于每年1500kg标准油,美国现在是7000kg标准油。这样的城市对环境的影响基本上是中性的。

每一个细胞都设计为最舒适和有效的大小。比如,家庭住房有最低面积要求(香港的那种鸽子楼是不允许的),社区约一千人数量级,城市约5-25万人,10平方英里数量级。每一个细胞应该是完整的,比如,一个城市的工业、商业、娱乐、住宅是配套协调的。作为一般原则,大多数人工作和居住在同一个城市。

城市发展边界的说法以前就有,但没有给出画定边界的方法,而一旦城市发展到边界,则扩大边界。而在细胞模型中,一旦城市发展到边界,不是扩大边界,而是产生一个新的城市。

有人会问,你这个城市才5-25万人,更大的城市怎么办?每一个城市是有发展边界的,就像细胞是有合适的大小,乱长就是病态的癌细胞。多个独立的城市可以组成超级城市,规模最大可以达到一亿人口。因为每一个城市都是环境中性的,超级城市也是环境中性的,不会出现热岛效应引起的城市水灾。

街是两车道宽,长度不会超过社区的范围(半英里),所谓十里长街是不合理的设计,街上的车流是很少的,车速是很低的,人可以随便过街。自路至少要通到社区,甚至通到一些家庭,自路可以实现超级城市间点到点的快速直达交通。社区间的公路是两车道,设计速度为45英里。城市间的公路是四车道,设计速度为65英里。城市步道与公路一般不重合,而是单独的路线,如果横穿公路则需要天桥或者地道。行走在城市步道上就像漫步在公园里。城市步道形成一个遍布城市的交通系统是细胞模型的21世纪城市的一个特征。

城市步道看起来是这样子的。

 

有人会问,21世纪的城市为什么没有地铁?在细胞模型的城市发展方式中,城市比较小,只有5-25万人口,不需要地铁。而超级城市中,自路这种个人交通系统才能满足这种分散、复杂、远距离的交通需要,地铁不能满足这种需求。在一亿人口的超级城市中,自路可以实现高速(65英里/小时)点到点的24小时即时自动客运服务,你既不用等车,也不用转车,也不需要知道上那一路车,七岁小孩就可以单独使用。

违反细胞模型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美国的州际高速公路在很多城市是贯穿市中心的,这个违反了细胞模型。根据细胞模型,州际高速应该设计在城市的比缘。联邦公路,比如15号公路,有些城市把它放在城市边缘(正确),但不少城市选择将主街与公路合为一体(错误)。Strip mall也是类似。摊大饼式的城市发展(sprawl)更是屡见不鲜。

比如,一些大城市附近的州际高速现在已扩充到10车道,引入自路以后,可以在原来一条车道的宽度内建两条自路而其车流量相当于30条公路车道,这样10车道的高速公路可以缩小到4车道,路面面积也就减少到原来的一半。

 

我已经讲了通讯、交通、城市建设这些万亿美元级的颠覆性创新,还有一个万亿美元级别的创新。

下一篇,还有一条大鱼。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