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虫

来源: 2022-08-17 08:51:31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714 bytes)

 我的文档--臭虫

  臭虫_________一种久违了的昆虫,青年人己不知为何物了,好象不知虱子是什么一样,不过六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应该记忆犹新吧。

  查资料得知:臭虫又名南京虫,昆虫纲,半翅目,异翅亚目,臭虫科……有臭气,口器刺吸式,吸食人血和鸡、兔等动物血液……白天栖息于墙、床、家具等缝隙中,夜间活动,成虫寿命1年,耐饥力强,每年繁殖3至6代……夠了,我不想在此抄写昆虫誌。总之,臭虫这种令人厌恶的吸血虫,从我幼年记事起就陪伴我每个夜晚,也不知它在中国人床铺上,肆虐了几千年还是几万年。

  夜晚劳累了一天的你,刚刚进入梦乡,身上又痛又痒,赶紧开灯一看,哎呀,不得了!床上爬满大大小小的臭虫---黑褐色扁圆的身体。别看它吸血吸得大腹便便,这时确如万马奔腾,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各自跑去隐蔽。那些稍慢的,你来不及思索,按住一搓,臭虫的尸体变成鲜红的血迹,留在雪白的墙上。它们用死亡的气息抗议你的杀戮--唉!一股名符其实的恶臭粘到你手指上,散发到空气中。你又重新入睡,不久它们重整旗鼓再次袭来,实在困乏,却被咬得睡不着,只好又开灯,又抓……重新躺下没有了睡意,好不容易进入梦乡,又被咬醒……如此这般折腾到天亮,床单上留下睡梦中搓死的臭虫血迹……恨得你牙根痒,又无可奈何。

  熬到星期日,又恰好是晴朗天,把床铺掀到向阳的人行道上,烧一壶开水,顺木床接缝、铺板裂缝烫下去,再用小刀挖啊、抠啊,折腾一番,把这些讨厌的东西弄出来。终于睡了几天好觉,但是清除不那么干净,不久,地板缝里的、家具缝里的、邻居家里的,浩浩荡荡卷土重来。周而复始,它们一面吸血、一面繁衍,你一面杀戮、一面消灭,最后墙上斑斑点点、横横竖竖、密密麻麻、重重叠叠,遍布着褐色痕迹,纪录你与臭虫们战斗的光辉历史。

  幸而七十年代生产出杀虫剂‘马拉硫磷’,家家户户喷洒,想不到一夜间,把千万年以人类为衣食父母的吸血虫消灭得一干二净。青年们不知臭虫为何物不足为奇了。

  听说蛆虫、苍蝇、蚯蚓等等多种昆虫或被用做饲料,或被用做科研,甚至被用做军事侦查。不知生物学家是否还有臭虫的活体标本,否则有朝一日发现臭虫也有可利用之处,却成了灭绝物种,岂不可惜!上帝创造世界,形形色色,各物种都有其生存的权利,不能以人的好恶为标准,否则大千世界便成为人类的孤独世界。假如臭虫有知,或许它们会说:我们吸血是上帝给予的天赋,象狼吃羊,也象你们人类任意宰杀其它动物一样。

  写到此,应该停笔了,然而我突然想到人类社会的一种现象:有人身居要职,手握权力,白天道貌岸然、衣冠楚楚,暗地里匿藏于阴暗的角落,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或贪污、或受贿、或卖官、或走私,或把国家财产摇身一变,居为已有……这些财产、金钱名义上是国家的,其实‘国家’只是抽象的名词而己,‘国家’不种地,不作工,所有的社会财富都是平民百姓辛勤劳动创造的,说到底都是每个老百姓的血汗。这些人以吸食百姓的血汗为乐事,这现象与臭虫吸血何其相似乃而!我想如果问这些‘人间的臭虫’,他们肯定也有一番为自己行为辩解的绝妙托词吧!

  古往今来,‘人间臭虫’们林林总总、绵延不绝,无论是威震八方的超级大国,还是积弱积贫的发展中小国,并不想留些‘人间的臭虫’做标本,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抓不净,杀不绝,真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竟然找不到良药消灭人类社会自身的‘臭虫们’,其实并不奇怪,这正是人类贪欲本性的显现,怕是一万年也消灭不尽,将随人类的存在而自生自灭吧,可悲啊,可叹!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