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固执的老混蛋

来源: 2019-06-19 14:50:3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975 bytes)

----永恒的氨基酸和核苷酸

在生命世界里,还有比氨基酸和核苷酸更古老的分子吗?没有!氨基酸和核苷酸是构成生命的最重要的两个分子,没有之二,而且从开始形成直到现在,其组成和结构都没有改变过,那是相当的固执。为了它们俩自身的存在,它们奴役了地球上所有的生物物种,没有例外,作为这些生物之一的我,当然有充分的理由骂它们是混蛋。总结起来就是:这是两个固执的老混蛋。坛子里的有些人,看到我这个题目以后,可能心里一阵肉跳,以为我骂的是他们,哎,相比这两个老顽固,你们太年轻!哈哈。

写此帖是缘于一位美女的话。她跟我提到自私的基因,就是Richard Dawkins 发表的著名的“The Selfish Gene”。我说:我的观点比那个先进。美女说:哈哈……是…。她这个“哈哈”让我很不爽,于是我耍赖再来胡说两句。

我在前一个帖子里(参考文1)说氨基酸和核苷酸可能有思维,而且给出了几个似是而非的理由,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个观点,但是我仍然会坚持下去。在以前我们对原子的认识就是一个原子核被外围环绕运动的电子所包围,而原子核就是只有质子和中子组成。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人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基本粒子。而且小小的原子通过裂变或聚变,能释放的能量是惊人的。我们对哪怕是原子的认识都无法穷尽。

组成氨基酸和核苷酸的元素是:碳(C),氢(H),氧(O),氮(N),磷(P)和硫(S),其中碳,氧,磷,硫和氢是所有元素中具有最多的同素异形体的,比如碳就有钻石,石墨,蓝丝黛尔石,碳纳米管,碳60富勒烯等,可以说它们是最多才多艺的。所以它们的组合为氨基酸和核苷酸带来了某种思维能力或者说是丰富的内部信息交流能力(量子都可以纠缠了)。也许是因为如此, 它们具备了一种努力生存下来的天性,亦或是本能,而且这种本能如此巨大,才造就了一个纷繁复杂的生物世界。

现在我们知道在生物体内,氨基酸和核苷酸从头合成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这个过程严重依靠酶的作用,酶本身就是一种蛋白质。而蛋白质的合成又是依靠某些特定的酶(蛋白质)把氨基酸一个个连接组装起来,这个过程依靠核酸(就是由核苷酸组装起来的)作为图纸指导。而核酸的合成是以现有的核酸为模板,在特定酶的作用下将众多核苷酸分子连接起来完成的。Miller–Urey 实验已经证明,某些无机分子在闪电的作用下,可以形成(参考文2)氨基酸和核苷酸,那么原始的氨基酸和核苷酸分子如何在没有蛋白质和核酸存在的情况下,构成了丰富的蛋白质和核酸种类的呢?

我可以用水分子形成雪花或冰花作一个简单的类推。一个水分子H2O由一个氧元素和两个氢元素构成,似乎很简单,在形成雪花的时候也都是六角形,但是没有任何两片雪花是一模一样的,总是形状各异。在窗户玻璃上形成冰花的时候也类似。这还只是简单的水分子,它们在聚合起来的时候既遵循特定的规则,又会被环境所影响,何况比水分子发杂得多大得多的氨基酸和核苷酸分子呢!我们都知道有机分子之所以被称为有机,就是因为它们都含碳元素。碳是最多才多艺的,这大概是有机世界丰富的基础吧!

在“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中,有这么两点很重要:

1)人只不过是基因操控的一具木偶。人类自以为所作出的一切行为都是自主支配的,也自以为自身就是万物之灵,其他生物在人类面前都是低等的。而从基因的进化角度来看,人只不过是基因操控的一具木偶,是供基因繁衍和进化的一部生存机器。

可是从氨基酸和核苷酸的角度看,蛋白质和基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蛋白质和核酸只不过是氨基酸和核苷酸的有效载体,它们保证了氨基酸和核苷酸不断产生和更新,而氨基酸和核苷酸数量种类和位置的改变,都会改变蛋白质和核酸的功能和性质。

2)生命是短暂的,基因是永恒的。基因本身所具有的求生本能(我靠,它也用了这个概念,我是今天才接触这本书的皮毛)让其在激烈的环境演变和生存斗争中求生存,原则就是适者生存。所有的生物体包括我们人类,都只不过是基因的载体,基因让生物通过繁衍后代将基因复制下去,而生物自身会随着生命周期的终结而消亡,但基因是永恒存在的。即生命是短暂的,基因是永恒的。

不错,生命是短暂的,但是基因并不是永恒的。

首先,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来自同一个祖先,就是说我们人类和侵染我们的细菌是同宗同祖的。这是不可思议的,可是研究发现,人类和细菌有很多基因的序列有很高的相似性,高的可达到40-50%,很保守,这是基因永恒性的一个有力证据。可是这也是基因不是永恒的一个有力证据,因为即使是在很保守的基因中,其中的50-60%以上的序列已经发生了改变。

其次,在基因的遗传过程中,第一代的基因遗传到下一代有50%基因被遗传,50%基因断绝,继续遗传到第三代就有25%基因被遗传,75%基因断绝,再到第四代的时候,第一代的基因可能只有5%被遗传或者已经完全断绝。如此大的改变,如何能保证基因永恒呢。

而我们再来看看氨基酸和核苷酸,从细菌到人类,从生成之初到如今,它们的组成和分子结构都没有发生改变,所以,永恒的是氨基酸和核苷酸,而不是基因。可以这么看,氨基酸和核苷酸是不容错的,即便可能出现过错误的,也在进化过程中被无情淘汰了。而基因和蛋白质是能容错的,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进化的不同分支上,核酸和蛋白质的序列和组成都变得不完全一样了。从这点看,氨基酸和核苷酸简直就是上帝,是不犯错的。

虽然我声称氨基酸和核苷酸是奴役了蛋白质和核酸,也奴役了所有生物,但是它们同时也奴役了自身,是它们自己以身作则,参与到所有的过程中。想起了“为什么工农红军有强大的战斗力”,是因为三湾改编后,党支部建立到了连以上的组成单位中,党才能有效指挥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而氨基酸和核苷酸更利害,它们参与到所有的组成和构建中。如果真有上帝,氨基酸和核苷酸就是,上帝是无处不在的,这也是上帝强大的原因,所以氨基酸和核苷酸才会如此强大,历经几十亿年,依然没有改变。

它们是两个固执的老混蛋,它们是永恒的存在。


参考文献
1,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256/201906/14249.html。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ller%E2%80%93Urey_experiment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