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杂谈-第三章 云海的故事

来源: 2023-09-12 01:23:2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3972 bytes)

第三章 云海的故事

珠儿和谭七已经分开近一年没有联系了,她似乎也不再需要经常翻看手机短信或者留意和他有关的敏感的事情。分别的日子里珠儿也是只顾忙于工作和追电视剧,还有言情小说,而后又迷上了一些杂志上的各种化妆品,她的工资不高也不敢乱花钱;那阵子她准备回一趟老家看望她的母亲,她知道管不了她们彼此的生活,她也不希望她自己还继续着漂泊到更远的地方,她打过几次电话给她的妈妈,可是结果都是和过去一样,争吵,嘘寒问暖,然后是一些劝说她早点回去给她重新安排生活的事情。珠儿很厌烦她的妈妈,也不知道未来的去向,所以她请了长假回了老家;而那阵子云海突然说要辞掉工作,这让饭店的老板非常地不开心,因为生意一直很好,也不愿意再做更多地变动;反而却是要挟的老板不得不涨工资来挽留住云海,而珠儿因此莫名奇妙地无形中也沾了点光,留在了那里。

她和云海都被秘密地加了工资,他们私下有时也会开玩笑和假意透露点消息,好似刻意的给彼此信任感,不过珠儿发现云海好似经常撒谎,可是又像说的都是真话,因为一些事情看是表面的,却又好像有着其他的意思,这样的感觉在开始并非真实的;因为那些感觉本身应该是由对环境的判断和经验判断的;而后来的感觉自从她和他一起见过那个女孩子之后,她失去了独立自我的空间感被带入了他人的世界里;又好像得到了一些特别的支持感,同时也伴随着恐惧感。

这一天云海说自己想要出去上网让她陪他一起去一个网咖,珠儿不知道如何拒绝就索性答应了,他们一起去了离餐馆不远的另一个镇上;云海一直都像是心事沉沉地样子;珠儿从来都不愿意去打扰别人的世界,而这次云海竟然突然开口说话了,而他个子很高总是会特意的走的慢一些去契合珠儿的步伐。

“你有没有告诉你男朋友你和我一起去了其他的地方?”云海问道。

珠儿诧异地看了一下大巴车前面地窗口,想了一下,然而回道:“他?他不知道”

确实很久了,他们都没有联系了。

云海拿起手机看了看,然而发了几条短信,接着他又随口回应了一下:“哦,对了你知道那个镇上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购物区,你要不要一起去?顺便认识一下我的朋友?”

“她们都是些什么人?我都一直没有和你们太多的接触,我都还不知道你还有朋友在那个地方?”珠儿问道。

“哦,只是一些朋友,其中一个过去是我的前女友,不过我们没有太多的联系感情就淡了,我觉得你们女孩子想法挺难懂的,她最近叫我过去她那里很多次,我又不想绝决,所以喊你一起去玩玩,她还有一个哥哥跟她的一些朋友;我看你总是一个人,所以就拉你一起去逛逛啊,你不要以为我对你有非分之想”

“什么啊,其实我觉得是你放不下她吧!那如果我去了,那么多人都不认识,会不会很……”珠儿说完,尴尬地不禁失落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翻了下手机短信,那个人似乎真的消失了,再也没有任何可以打扰的必要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男的哪有那么多想法,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总是一个人,他也不来找你了吧,我看到了,他看起来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云海评论起来谭七这个人,甚至连他的气质和所有的行为。

“你上次回来,我看到他送你,我都觉得他有点怪异,你也不介绍他给我们认识,一起吃饭也好啊!“云海说完把窗户推开了一些,刚想扔点东西出去,又缩手了回来,然后直接把一个小的垃圾团塞回了裤兜。

“不是的,他这个人确实挺腼腆,其实我一直觉得不了解他,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他的地方,只是一起逛街吃过饭;而且我挺担心他的,他这个人又很拘谨”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不想说,不如你先说你的前女友,为什么分手?”

“因为性格不合”

“那她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她啊,呵呵,她挺可爱的,不过就是太任性”

“哦,你都分手了还去凑合她的要求,你不觉得尴尬吗?你一定还是爱她的”

“呵呵”云海突然的笑得很开,就像他很释怀这个尴尬的关系一样,而珠儿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她有点后悔答应他的邀请。

“早知道如此,我希望不去就好了”

然后就是一阵的沉默。

没过多久他们都到了镇上,珠儿只好跟着他先去了一个网咖坐了下来,他付了费用请她喝了一些东西和吃的,在那里等着他的前女友还有其他人,他打了电话过去,对方说过半个小时就过来,那时已经是下午12点多了。

珠儿就像个旅游者,一点都不熟悉,连网咖也是第一次去。她坐着很不自在,周围有人在玩游戏,很多年轻的男男女女,她看到邻座的一个男孩旁边还有个女孩子,他们一起在共用一个电脑,男的一直在操作着键盘,女孩子则拿着饮料一直陪伴着还一起说些自言自语地话;她点开了页面,跳出来一个新闻和视频,然后云海给她一个账号要她按照上面的号码登陆一个软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把键盘给了云海,云海输了数字进入后,说道:“你可以找人聊天了”;珠儿却说她不愿意,因为她想听听歌。她对那些陌生人不感兴趣;云海觉得很诧异,然后点开了音乐给她,突然她看到聊天室,竟然有人给她发了信息。

信息是:你好,我们可以认识吗?

她好奇了一下,然后索性打了几个词,然后回了过去:“你好,可以”

然后那个人又问她是哪里人?是不是女孩子, 还是个正在听一首最流行的音乐的时候,她吓着了,因为她正在听他说的那首歌。

她回问了过去:你是谁?在哪里?你怎么知道我的?

然后那个人就再也没有回复。

后来,云海的前女友没过多久就跑进了网咖;在她还没到来的之前珠儿一直觉得很怪异,她又站了起来四处回顾了一下,没有人看起来很奇怪,甚至连去卫生间她都不敢了。

云海的前女友叫小兰,她是个看起来非常灵动而清秀的年轻女孩子,苗条,较小,而且很时尚,看起来非常地开朗;顿时,珠儿觉得自己好像另一个世的人,不由得有点自卑起来。

小兰一看到云海,就像一个小妹妹一般阳光地跳到他面前,然后招手“嗨“

云海一下子红了脸一直红到了脖子,而珠儿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们。

小兰微笑地问道:“你还要玩多久?我哥哥在外面等着呢,车就在门口,可以走了吧!”

云海连忙收拾了台面,然后转身对珠儿说道:“走吧!哦,对了她叫小兰,就是我跟你说的,你不要乱说话啊!”

珠儿点了点头,像个木头人。

然后三个人一起上了小兰的哥哥的车,那是一辆非常豪华而干净的轿车,黑色的,带着镶银色边的框架,还有自动的后视镜,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穿着黑色的皮夹克,个子看起来应该和云海差不多高,还留着齐肩的长发挑染着黄色和暗栗色,带着棕色的太阳眼镜,从后视镜里看可以看到他的脸,尖尖的下巴,皮肤白皙,长相似乎不是很差,然后他们一起去了一个商场,在地下室的停车场泊好车。

小兰的哥哥在停车场直接与他们分别了,他说自己约了其他人,就直接走了。

小兰一直和云海有说有笑,珠儿则默默地走在后面,看着他们。她时而看看店面,时而看看手机短信,她期待着谭七给她打个电话或者突然给她发个信息,但是一直没有,却因为这样的吊着感情更加的思念而只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走远了,等她去找他们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竟然躲在一个拐角处接吻了,她很是尴尬回头停下脚步。然后又看到小兰在哭泣,云海看起来也是很多不舍,她以为他们旧情复燃,谁知道这个状态到底该不该去打扰,接着就看到云海拿起纸巾给小兰擦干了眼泪。

珠儿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电梯边有个长长的座椅,上面虽然有些人坐在那里了,但是还有一个拐角有个年纪大的女人带个小孙子在边上。她不知道云海他们的谈话要有多久,这样去打扰有点不妥,所以选择坐在了那个老阿姨边上,而小孩儿拿着玩具一会儿走到商场的玻璃栏杆边一会儿又在他的奶奶脚边,然后又看了一眼珠儿,珠儿拘谨地避过眼色,她有点后悔跟着云海出来,因为她似乎像个失去方向的随从,非常的迷茫和陌生。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云海叫她,她连忙起身走了过去。

“嗨,我听他说你是他新认得一个小妹,在一起工作的,对吗?”小兰带着笑意和刚刚反差的语言一时让珠儿觉得诧异。

“是,别听他瞎说,我从来都不认哥的”珠儿有点生气,小声地回答道。

云海拍了拍珠儿的脑袋,珠儿下意识地躲闪,然后场面十分尴尬。

“好了,你们要吃点什么?”云海红着脸问道。

“我们这边有一家专门是做湘菜的,你们要不要去看看?”小兰问道。

“不知道,去看看”,云海说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珠儿,然后三个人就去了那个饭店。

“其实,如果早知道你是来见前女友的,我应该不来凑合当这个电灯泡的”三个人坐下来之后珠儿直接说了这个话。

小兰听到了,有点尴尬但是还是带着微笑说道:“看你说的,我们是朋友,不是什么男女朋友了;他人挺好的,不过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

“啊?”珠儿吃惊了那个回复,对于他们的关系,她有点好奇,又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她揣测他们难道不是那种已经有过关系的,或者只是逢场作戏的?

云海有点不开心,沉重的脸色和红脖子的样子,让人觉得奇怪,他看好了菜单,点好了几个菜,然后叫了服务员;他想说话,又停顿了一下,之后拿起手机给别人发起了信息,珠儿偷偷地看着他的行为,疑惑不已。

“对了,你们饭店的做菜的师傅是哪里人?你知道之前我们这边有个店特别有名,那个老板有很多的工人和场地,而且他之前和我父亲的一个朋友一起做生意,赚了很多钱,后来还在国外买了几栋别墅,他们还有个酒庄在法国,还有,你知道云海的家人是做什么的吗?他们家以前也是有很多的机会的,最早之前他家里有个表亲还去过东南亚地带,而且在很多地方有做海运的事业的,最可怕的是以前啊,我听他们说他的那个表亲差点被人拐卖去做毒品人贩子,后来在泰国放了几管子血,最后因为一群当地人因为交易出了事故,他们和那个一起被关着的人逃了出来,然后在老挝和缅甸的路途还在印度的地带漂泊了一阵子给别人做一些倒卖的和运输的活;再后来…….”小兰一下子把很多事情都说了出来,珠儿听着好似天方夜谭般的故事,原来云海的家事背景竟然这么复杂;而再后来的打断是因为服务员把菜上了桌子;而云海在发信息期间,接了电话走了出去站在对面不远的窗口的没人的地方。

“哦,这么多人你都认识的啊?我在这边,一直都是无依无靠的,听你说的这样,那他不应该去做这么低级的工作了啊,他说他的学历不高,而且他为什么又和你分手了呢?你不是可以帮他?”珠儿疑惑着。

“是啊,我们分手是因为我们之间有点状况,我挺喜欢他的,可惜他不是很在意我这个没有什么水平的人,他说他早已心有所属,我以为是你呢?”小兰说出了那番话好似释怀了似的,但还是想试探性地打听珠儿的状况。“难道,你也有自己的心上人了?你们都搬迁过来没有多久,对了你说说你的故事吧,我知道我们刚刚认识我不应该讲那么多话,和问你那么多事情”小兰继续说道。

“哦,没关系。我和他早就分手了,他不要我,因为我们性格不合,而且我们是同一类人,你知道同性相斥的道理吗?虽然我们是性别不同,但我们的性格太像了,所以有点不太容易相处”珠儿下意识地回答着。

“如果是这样,你能告诉我,他是做什么的吗?”小兰问道。

“他是个电厂的员工,技术工,没啥本事,家里的状况也不是很好,因为他挺小气的;我们出去逛街他不太喜欢我花钱;也不喜欢去那些商场和热闹的地方;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所以我也有点寒心了”珠儿没好气地说着。

“哦,你们真的不联系了?”小兰觉得珠儿是个爱钱的女孩子心底暗笑一下,又问道。

“对啊,难道你认识他?”珠儿好奇。

“他叫什么名字?”

“谭七”珠儿开始有点惊喜和好奇。

“谭七,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你让我想想,也许我可以帮你找到他”小兰很是神秘,弄得珠儿都不知道是不是该相信和继续打扰谭七了,觉得尴尬无比。

“算了,算了,我们已经不联系了,你就不要再乱点鸳鸯谱了”珠儿连声拒绝,脸红到了脚跟,羞愧的无地自容,恨不得自己没有说过这个话,没有告诉她有这个人。

“哦”小兰看着她的样子,十分的得意,似乎这样调侃她是故意的,和胜利的。

“对了,他在给谁打电话?”珠儿问道。

“不知道,怎么这么久?”小兰边说,边拿出手机和钱包,然后示意地招手,而云海看到了他们也悄悄地说了几句,对着她们点头了一下,然后急冲冲地挂了电话。

“你在给谁打电话?“小兰问道。

“没事”云海急匆匆地坐下,回答着,好似故意躲闪。

吃完饭后,小兰建议一起去买衣服顺便去了一个小孩子的衣服店;她说自己的一个妹妹要的,然后云海陪着帮她付了钱。珠儿这才知道原来云海这么阔绰,对于他和小兰的关系她一直好奇,也很不明白。云海问珠儿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衣服,珠儿开始是惊喜又是腼腆的,她拒绝了他的美意,在试衣间试衣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头脑十分混乱,非常的累,之后也没有欣赏的心思,出来后她看到小兰较小美丽的身段顿时觉得自己好似羞愧难当,非常地自卑,更加不愿意去试穿衣服了。

之后,小兰买了小孩子的衣服,又打了电话给她的哥哥,她的哥哥早就在地下停车场等着,接着她第一次跟这个男人说话,他打开门让珠儿坐进去,接着他还问了她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珠儿有点害羞还是告诉了他,然后就是听到小兰和云海嬉闹的声音。

珠儿坐在车里一直望着外面的黑色的景色,有点担忧和安静的像个老妇人,小兰的哥哥有点不太耐烦的想要拿起车里的烟,又扔回了原位,接着他打开了收音机,正好正在播放一首爱情歌曲。

声音像一种清醒的对思念和决绝的无奈,歌词大意是:月亮的眼睛,美丽的笑嫣,再也不会不把自己掩盖,那些美丽的过往像是在清晨被冷风吹散的落叶,露水和青苔都在为你等待,小河与树林都在徘徊,愿你我的梦再也不重来。

车子像一艘行驶在没有激荡的水流中缓缓地驶过,直接带着他们回到了珠儿和云海他们的饭店门口。

珠儿和小兰微笑地招呼后便等待着云海。路边的冷风和黑夜的星星无比的透亮,街上还是很静,远处却十分的热闹繁华,喧闹是和笛声一阵阵的随风穿过,好似风在努力的那里的安静给打破。

夜晚,珠儿收到了小兰地短信:我们到家了,你早点休息吧!下次我到你们这里找你,晚安。

珠儿回了信息:好的!谢谢你,晚安!下次来提前告诉我。

然后又突然收到了云海地短信:早点休息!下次你不要再听小兰瞎说的话,如果她还联系你,你要小心点,她这个人比较古怪,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今天带你去本来是看看她会不会在意和其他的想法,我才知道原来你们女孩子都是一个样子,我先休息了。

珠儿看了之后不太明白,直接拨了号码打过去,一阵嘟嘟声之后就挂了,没有人接听。

珠儿十分的困和累,她不知道云海的意思,想来想去还是有点不着边际,她又发了短信给小兰:你睡了吗?

小兰回复: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

珠儿回复:他说他还喜欢你,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小兰回复:你不要瞎想了,早点休息吧!

珠儿回复了晚安,就把这个事情扔掉了,她觉得又和她没有关系,这定是云海又瞎猜了。

云海很久以来从珠儿认识他就觉得他一直都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们两个人的性格十分相像,却又有不同之处;她在想念谭七的每次都会同时会想起第一次认识云海的时候的样子;他们长相完全不同,其实她有对比过人与人之间的相似和差异;她在此之后发觉先入为主的爱上一个人和恨一个人之后影响了剩下来的对其他人的判断和厌恶感;而相似的安全感和欣赏都只是暂时的。

小兰一直都是个比较乖巧而惹人怜爱的女孩子,她比较单纯和阳光,却又透露着一种诡异的气息,不像个与之年纪相符的样子,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头,珠儿想着这些渐渐入睡下去,越来越沉重。

云海在餐馆接过一个电话气冲冲地跑了出去,又很奇怪的带着一些好吃的给了大家;他自己却不爱说话;而靳原就会拿他开玩笑。有时不忙的时候他们都会一起在外面站着抽烟很久才走回餐馆;他总是会把一些他的习惯带入进去给靳原,好像他在教他似的,珠儿看着觉得好似奇怪,还有个傻子她差点都给忘记了;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消失了;他们说是老板经常带着他出去看病,一直都是来了就待上几天然后就是吃点东西就出去了。

 

傻子原本的名字一直是个奇怪的发音,珠儿一直都不太和他说话,他们都直接叫他小K,而老板娘却当他是个宝贝儿子般的宠爱,小K有点精神上的问题,经常会发呆和突然的傻笑或者说话不清楚,嘴角有点痉挛的样子。小K小时候的照片一直放在收银台的旁边,老板自己的照片也在上面不过被人扣掉了脑袋,珠儿知道一定是小K干的,她看到有时会想笑他们一家人的可爱和荒唐,尤其她还记得他们开始的拐卖的借口戏弄像是试探她似的。

她隐隐约约地记得云海的奇怪的拥抱,还记得那个靳原的对他鄙视的玩笑,两个人像是熟人却又像是有距离的。也许那才是正常的交往模式。

小K和云海也比较要好,但是小K非常地害怕他,云海把他当弟弟一样地照顾着。他们住在同一个地方。珠儿一直好奇小k的身世,他像是老板的儿子却又不像是。云海对珠儿说他以前第一次见到小K的时候也以为是老板的儿子,其实后来才听说是他的远房亲戚委托给他照顾的,而老板自己却经常不在店里,没有人知道他也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除了开张的那几天珠儿见到过,之后再也没有了。云海的隐私本来不会被珠儿发现的,可是珠儿觉得接触多了也就因为建立了信任而彼此依赖的关系放松了警惕。

云海后来又和小兰的哥哥一起吃过饭,而珠儿却发现他们不在同一个城市被她撞见了,那次她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长相和发生的事情,她觉得非常幸运和奇怪,命运为何如此的捉弄人。她在隔壁的镇上溜达,也就在下午的时候她从超市出来就看到了云海和一个看起来熟悉的人坐在一个餐馆里吃饭,她本来想跑过去和云海打招呼,却又觉得自己提着买的东西冒然的找他会让人厌烦。她本打算坐公交车回家,可在公交车站那里还是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没多久她看到他们走了出来,那个男人这次没有带墨镜,还是齐肩的长发,白皙的皮肤,还有高挑的身材与时尚的装束,还有显露出的富家人家气息,他拿着香烟然后递给了云海,他们边说边走的走进了旁边的巷子中间;珠儿还故意跑到了对面的车站坐着继续观察;她发现云海收到了一包东西,然后小兰的哥哥也就是高挑的男人把一个手机也塞给了云海,然后跟他示意用手机,然后就匆匆离开了,云海连忙把那包东西塞进了大衣外套里,接着两人分别了;珠儿很害怕云海会走过来乘公交车,连忙跑了几步绕到了车站后面,她再伸出脑袋找云海的时候,却发现云海的人影也不见了。

她猜想也许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也许只是普通的照面或者云海借钱之类的。后来的日子里,珠儿变得鬼鬼祟祟的,有一次小K故意在她收取客人钱款的时候大叫起来:“你偷钱!”珠儿顿时脸红到了脖子。客人也很不舒服,场面一阵子尴尬无比。

“傻子,快走开看你的动画片去,找你的妮妮去!”云海连忙过来圆场说到。然后客人就大笑起来,说原来是个傻子在瞎说话。

“别不高兴,别理他!”云海说着就离开收银台。

珠儿把钱收好后,就连忙跑去了卫生间喘了口气,回到厨房继续帮忙,然后靳原也看到了她失魂落魄的样子问她:“你没事吧!”珠儿连忙点头拿着客人的餐盘端了出去。

云海还和以前一样,珠儿知道自己敏感了,电视新闻继续每天播报着,她突然听到一个男人失踪和警察在他的住处发现他的邻居帮他收到一包白粉之类的东西,然后她又被带的胡思乱想起来。她连忙发信息给谭七:你还好吗?短信过去了很久没有回复,她更加担心起来,之后她接到一个电话是来自某某集团的,问她是否愿意去他们那里工作;他们提供新城市新人口的培训或者实习机会,他们是某个知名的HR猎头机构正在打造他们的品牌做慈善的,还问她有什么学历背景,多大年纪,可不可以晚上去读书之类的,还有她是否可以坚持下去之类的,她迟疑了一下,对方说他们免费提供机会,但是要签订一份承诺书,完成之后要按照他们的要求跟他们一起工作,也要听从他们的安排,也就是卖身给这个HR公司做为长期的雇佣员工2年,中间的工资每月要抽薪5%,他们还提供海外就读和留学工作的机会;她把那个猎头公司的电话和人都记录进了手机里,她想也许将来有机会用到。云海看她接了电话很长时间非常不开心,狠狠地拍了她一下后背,她转头看了一眼连忙忙了起来。晚上云海找到她问她白天的事情,她告诉了他她接到一个学习和提供新工作的猎头公司,云海听完之后只是不停地抽烟,之后就打算离开的。他也说了自己肯定不会永远做一个厨师的,只是暂时的。珠儿本想问他为什么秘密地去见小兰的哥哥然后压住了,转问了一句:“你知道小兰的哥哥叫什么名字吗?”

云海好像有点尴尬,随口说了:“知道,怎么?”

珠儿继续追问:“叫什么?”

“你看上她哥哥了,难道?”云海问道。

“没有,快说”珠儿想打他。

“他这个人我不太熟悉,你应该问小兰才对,为什么问我?“云海又故意绕她。

“那么我打电话给小兰,你会不会生气?“珠儿又问道。

云海没有说话,接着他灭了一个烟头:“算了,你打听他干什么?早点休息吧!太晚了!”

珠儿只能咽了咽吐沫,好似被吊的胃口让她觉得饿了,她也就回到了房间找吃的去了。

“太饿了!我实在太累了“她说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云海离开了,她眺望窗外黑色的一片和星星点点的灯火,还有回忆的东西,她想自己的未来也许比较迷茫。她对外撒谎了,她的年龄只有17岁,她没有20岁,她的名字也是假的,她想也许云海也是假的,所有人都是假的身份名字,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样子的,彼此掩藏着,又表现着。可她愿意选择相信云海。她还是忘不了谭七,给他继续打了几个电话,他还是没有消息,继续等待着,然后就是挂断了,她不知道这样的意义是什么,反正就是这样做了。她拿起自己买的一些书,其中一本是关于女性成长的书籍,她想起她母亲,然后觉得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如果没有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她是否一辈子就这样在这个小餐馆吗?还有那个有病的小K,他这一辈子就注定这样了吗?他会痛苦会思考他的人生吗?云海他会和小兰再在一起吗?然后就是一片的沉寂,她的世界变得清晰而干净,透亮的像没有污染过的镜子,透亮的像外面刚刚升起的一轮明月。突然,她听到有人咳嗽的声音,原来是靳原和香兰回来了,他们还在谈话,香兰拎着一袋水果回来的,靳原咳嗽了几声就离开了,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而珠儿只是静静的躺着,一动也不动的躺着,闭着眼睛听着所有的声音。

香兰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收拾好了,然后洗了澡躺在床上小声地问道:“你睡着了吗?”

珠儿有点迷糊了,她嗯了一声。

“对了,你们今天不开心,都神神秘秘的!”香兰说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珠儿问道。

“没什么,睡吧!只是觉得你很神秘,像个神经质!“香兰说道。

“啊?“珠儿突然提高了声音。

“对啊!我觉得你和云海有秘密!“香兰笑着说道。

“我们能有什么秘密,那你的秘密呢?“珠儿不好声地回应道。

“睡吧!睡吧!“然后香兰嬉笑着躺下了,只有很快地睡着了的快乐地呼吸声。

珠儿一阵子羡慕不已,觉得香兰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地女孩子了,总是有人照顾着,从老板娘到靳原,还有她每天快乐简单地生活可以看到她很幸福。珠儿想去继续深造可是害怕了,她退缩了,因为她根本没有晚上的时间,半个月过去后她又一次接到那个HR公司的电话,这次是个女人和她说的,第一次是个男的;女的又问她愿不愿意做文职先到她们公司工作实习,然后再出国之类的。她迟疑了半天,只是说忙挂断了电话。云海还是和往常一样,似乎只是在周末经常突然有些下午不见了,老板娘还为此骂了他,他连忙说自己因为前女友生病和需要人照顾之类的找了借口。

终于有一天,珠儿却突然收到了谭七的电话,不过已经错过,而她再打过去却变成了关机,她在后来的几天都有尝试过几次,都是关机的状态,她发了信息给他: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消息一直沉默着。

 

云海又有几天的精神恍惚的样子,珠儿问他怎么回事,他一句话也不说,比之前更加的沉默。饭店的人也不太多了,后来干脆有几天连街上的人也不多了。

“奇怪,怎么最近一段时间人都不见了?”老板娘站在门口打扫完窗户说道。

中午的已经太阳很大很高,那是立夏的时分了,也不是很炎热,确实连来往的车辆都少了,小摊贩都不见了,静的可怕和出奇。珠儿也跑了出来看着,香兰也走了出来,然后厨房的帮工都坐在客人的桌边打盹着,大家唉声叹息,然后打开了电视机,电视剧跳了几下又开始播报新闻的频道,另一个调成了音乐频道,两个不开心吵了架,又调回了新闻,新闻只是报着国外某某地区发生地震,某某地区发生枪击战,某某地区的儿童的事情,某某地区的天气然后就是一些广告一直的广告一些产品,出现了很多很多次,全部都是药品和器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老年人的东西。大家都显得昏昏沉沉的,接着珠儿也特地跑去了外面的隔壁的几家饭店的门口探头查看,可是有几家人家都关着,其中一家和往常一样毫无变化。

“你说人都上哪里去了?”老板娘又嘟囔道。

“人都去隔壁镇了吗?要不我和靳原开车去看看?”云海问道。

“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好了”老板娘说着自己就去拿车钥匙离开了。

“你说这电视上的东西有人买吗?”一个厨房打杂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没有才有这么多广告”另一个回道。

“你真笨,这么多广告不要钱吗?”另一个又反驳着。

“哎!”大家一起叹了口气。

“云海,你的前女友病好了吗?”香兰坐在珠儿旁边故意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她老样子啊!”云海回应着。

珠儿想插嘴说什么,被香兰又给打断了:“那你带她过来吃饭,帮我们涨涨人气,这么多厨师都要吃饭的!“

“她一个人吃饭能养活你们全部啊!你真会开玩笑!“云海没好气地回道。

“她一个人来,也许还有她地家人和其他人也会来啊!“香兰又调侃他。

“不好好说话的女人怎么勾搭到我们的靳原的?“云海又倒过来奚落她。

“那不是因为他有眼光,我怎么不好好说话了?“香兰又回问道。

“你说呢?!!“云海不开心地拉了一下凳子转身坐着对着窗户玩起了手机。

“你们好有本事,我什么都听不懂“珠儿又回答了一句。

然后香兰推了一下珠儿,又示意坏坏地笑了一下,让珠儿有点厌恶。

靳原拿了一支烟走了出去站在门口像是等人似的,抽着,眺望着。

终于,老板娘的车回来了,她才打听到那几天有什么地方要开发准备断电断水还有断桥改造,而且她都没有收到任何政府发的通知单子,而隔壁的镇子都知道了,人都去了其他的镇子和城市了,连周边的厂房也突然都被改造了,很多人都迁移了,就在那短短的一个星期之内,他们都傻眼了,不知道怎么办。一个个都像热锅上的蚂蚁,老板娘说了一句:他妈的,坏了。连忙打电话给老板,然后遣散了工人回家了,那天没有人好受,都回去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