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大法

来源: 2020-09-24 21:32:0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564 bytes)
回答: 新照旧影(255)YMCK10252020-09-24 21:28:54

史无前例的岁月里,新潮迭起的养生大法

 

--作者:冯广宏

 

143.jpg

 

在那史无前例的岁月里,忽然兴出许多来。我成了并不逍遥的逍遥派,古文不能看,外文不能读,业务不能干,作品不能写。

 

干什么好呢!我忽然想到了《庄子》。这本书第一篇名叫《逍遥游》,第三篇叫《养生主》。想到这儿,灵感来了--我不是在逍遥游吗?那又何妨养生主呢!于是,我攀上了养生之道的山岗。

 

说来也奇怪,那时的中日文化交流,广泛得出乎人的想象。就连养生的领域里,也输进了东洋货。一位名叫什么太郎的,发明了一种冷水疗法:大清早空着腹,一口气喝下一公斤冷水,就能洗净肠胃,百病皆除,永远健康。据说那效应十分惊人,这消息几乎传遍六亿神州,虽然只是悄悄地。

 

我那天上医院,在散发出浓烈来苏水气味的走廊里,看见长椅上坐着一排东倒西歪的候诊病号。座中有两个黄瘦的眼镜,正热烈地讨论着,交谈的就是这件事。

 

我连忙挨身过去,搭讪起来:真有那么灵?

 

度數深些的眼镜严肃地瞪了我一眼:那还假?日本的太郎!他转过身说,我们有传单,自己看!

 

那度数浅些的眼镜,从衣袋里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从油印的字迹里可以看出,关键的描述不过几句话,但那神效却罗列了长长的一串,不由我不信。我慌忙摸出本子和笔,虔诚地转抄起来。

 

回到家后,我寻出那只20世纪50年代查勘用的圆饭盒,恰恰装水一公斤。为防万一,没敢用自来水。头天晚上预先把热开水倒满一盒,好在次日黎明空腹享用。

 

当青槐枝头映出淡淡的初阳时,我已站在绿草如茵的坝子里,双手恭捧饭盒,大口大口地吞饮那冷水。喝完了一小半,我感到肚里有些晃荡,初步体会到了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滋味。不行!还得继续!我眼睛一翻,鼓足勇气,鲸吞象吸,喝完一大半,好像洪水已经淹进心肺。

 

我以脱胎换骨的姿态,一往无前的精神,吞下那盒中的余水。这时水位已经足足升到我的喉咙,大致与口腔齐平。我成了一种新型的冷水壶--小口大腹,却能平缓移动。稀饭馒头根本无法下咽,只有把早餐免了。

 

一刻钟后,我开始排水。一次,两次,三次……排到第九次才恢复正常。面对那八九点钟的太阳,一切是那样宁静,菜花黄得饱满,小麦绿得充实,流水清得具体,我也活得逍遥--效果的确不错,与半小时前水胀的痛苦相比,我此刻的心情真是好极了。冷水疗法,我算学会了。

 

一个疗程10天,但我并未完成,因为新疗法的信息又自外传来,这回是鸡血疗法。也有一张皱皱巴巴的传单,是用桃红色的纸油印的。那疗法并不复杂,只消每周抽一大管公鸡的血进行肌肉注射--决不能用母鸡。难怪这些日子,从半夜起,城里就到处响起鸡鸣,此起彼落,如呼口号;而且,市场上原先价钱相对低廉的公鸡,陡然身价高升。我真要感谢鸡血针的发明者,帮助我走出冷水壶的困境。因为我的胃已经隐隐作痛,大概是冷水冲洗过度之故。

 

打鸡血针比喝冷水更有难度。难的倒不在于人,而在于鸡。公鸡并没有自愿献血的觉悟。何况,古人既不提倡杀鸡取卵,今人自然也不主张杀鸡取血--那样太不经济。

 

每次给公鸡抽血,总要动员全家,紧执鸡脚,力束鸡头,硬逮鸡翅,但公鸡还要扑腾、抽搐、挣扎,弄得灰尘四起,大大妨碍了卫生消毒。公鸡扑腾挣扎的力度,让我想起那显示力度的计量单位马力,殊不知鸡力也很可观。

 

经过取经访道,我终于学到一种不见于经传的公鸡催眠术,既神秘,又奇妙,效果绝佳!将公鸡平卧地上,先把鸡头藏进它的右翼,再把它的左脚拉伸,基本上构成一个平行四边形。怪哉!鸡力竟然悄然地消失!

 

那只好勇斗狠的大红公鸡,此刻却静静地躺着,纹丝不动,任你拨去大动脉上的茸毛,涂上消毒酒精,随着清洁针管的抽动,鸡血慢慢灌满那粗大的玻璃管,晶莹红润,充满了活力。抽血既讫,将公鸡的脑壳从翅膀中扯出;一刹那间,公鸡如梦初醒,一跃而起,对刚才发生的事毫不知情。

 

等到公鸡欢快地散步中庭时,它的血早已注入我的三头肌,皮下凸起了一个小丘。我也欢快地昂首中庭,踏着那阳光揉碎的梧桐影,欣然漫步。当这只公鸡精疲力竭的时候,我的手臂也酸痛得抬不起来了。

 

面对这种新兴的养生之道,我开始困惑。好在一本厚厚的64开精装本的《草药疗法》,抵销了我的迷惘。全新的养生之道又开始流行,而且是国家正式出版的科学读物。

 

我终于迷上了草药,走向大自然。照着书本上的插图,寻寻觅觅,再向背背篓的大娘、拾柴的大嫂、割草的大爷请教。我渐渐结识了酸溜溜的毛秀才,皱着脸的车前草,肆无忌惮的天名精,一身是灰的清明菜,岩头伸手的狗地牙,干巴巴的干油菜,嫩冬冬的面根藤,肥墩墩的狶莶草,卖弄风姿的臭牡丹,红着眼睛的蛇泡草。我登上砂岩壁立的丘顶,在稀疏的小草中,找到了几乎觉察不到的微小的紫色的钟形花朵,那是紫花地丁,一味良药。

 

我学着自己配方,自己煮药,效法五千年前神农尝百草的精神,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虽然也说不出能治哪种病,走哪一经,不过我似乎总相信此法能永葆康宁,延年益寿。

 

几个月过去,我忽然泻起肚来。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地提出抗议,大概它们受不了那么多草药的熏陶,真不成器!我想到了衰老的神农氏,他老人家的事业真不容易!

 

幸亏养生大法新潮迭起,使我摆脱了草药的缠绕。甩手疗法像一块强力的磁石,把我吸引过去。这回既没有皱皱巴巴的传单,也没有一本正经的精装本,全凭口口相传,好似风吹麦浪,从这一片传播到那一片。东方未明的大清早,满街满巷,东一个西一个,黑糊糊的人影,肃穆无声,但他们的双手却来回甩个不停,构成一幅离奇神秘的图景。

 

孙二娘的肝炎甩掉了,赵四爷的气包甩平了,王三姐的胃痛甩好了,钱五叔的肺病甩脱了。别小看那不住甩动的双手,疗效高于一切!不花钱,不费脑,不择地,不吃力--完美的养生之道!

 

从此,大清早的窄巷里多了一个黑影--那就是我。有时在墙角,有时在楼头,有时在花间,有时在树底。两只手甩啊甩,不停地甩。大概我甩得太认真了吧,手指一时失去了蜷曲性,握不起笔,影响了生产

 

革委会主任热心地找我谈话:别看甩手简单,那里头有诀窍!不懂窍,不按诀,出偏差了不是?他诚恳地向我传经送宝--心宜虚,腹宜实,手宜随,脚宜定……一共16句,但我老是记不住。

 

等我渐渐悟出甩手的妙谛时,它又渐渐地褪了色,取而代之的是气功疗法,它立刻令我入了迷。

 

大清早,我到公园里拜师学艺,在古木参天的池塘边吐纳运气,默念字句,舌抵上颚,意守丹田。

 

你那个得气慢!我一回头,多年不见的老战友居然站在身后,他已在黄桷树后面监视了我许久。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不但迷气功,而且还成了气功教练。对于气功学,他可以说是活字典。我毅然放弃了学到的那套功法,改学他那得气最快的蹲功

 

池塘边,于是多了一个个蛤蟆的模型--其中一个是我。究竟得气没得气?我觉得永远也弄不清楚。但蹲到第13天时,我从篱笆缝里看见一面新挂出的锦旗,原来,最新的走功正在开班传授。

 

如果我不去打听,也许我会长期地蹲下去。不过那走功的神效更能牵动我的心,也罢,只有背叛我的战友,改蹲为走,经历从蛤蟆到类人猿的过渡。

 

据那气功师说,没有比学山顶洞人更能得气的了。可是越学下去,新生的功法越多,我就越发糊涂--天功、地功、圣人功、道士功、神师功、手指功、巴掌功、聪明功、美丽功……千姿百态,各有千秋。道貌岸然的气功师们都说得气快,发功早,成效好,使我无所适从。

 

道法三千六百门,人人各执一苗根。我翻开了一部古代养生经典,上面赫然印着这些诗句。可是最上乘的功法何在?书中答道不在三千六百门--没有了下文。

 

所以,我一直没弄明白,全能的完美的养生之道究竟在哪里?

猛一抬头,只见那片烧天的赤霞,红得是那样认真,那样起劲,好像不知道黄昏就要降临似的。

或者,它知道,明天还会有一个非常明亮的清晨。

 

 

转自《衲读》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