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帆股份危机蔓延,一个亿压垮重庆首富?(组图)

来源: 2019-07-28 21:35:41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3330 bytes)

力帆股份(601777.SH)的危机正在蔓延。

自今年6月份首次曝出控股股东1亿元担保债务违约后,这家公司麻烦不断。根据统计,力帆股份近12个月内未披露的累计发生的诉讼(仲裁)涉案金额已达14.23亿元(其中:未考虑延迟支付的利息及违约金、诉讼费等)。此外,还有工厂汽车生产线已停工数月。

现年81岁的重庆首富尹明善可能没有想到,在其交棒不到两年,力帆股份就遭遇了业绩滑铁卢,爆发债务危机,深陷泥潭。

有工厂已停产数月

力帆股份主要从事乘用车(含新能源汽车)、摩托车、发动机、通用汽油机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含出口)及投资金融,其中乘用车产品涵盖轿车、SUV及多功能乘用车(MPV)三大类别。

公司在重庆主要有三个生产基地,一个是位于重庆市北部新区经开园金开大道1539号的乘用车生产基地(下称“乘用车生产基地”),目前已经搬迁出售;一个是位于重庆材料研究院旁边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三工厂(下称“三厂”);一个是公司办公所在地重庆市北碚区蔡家岗镇凤栖路16号(下称“总部基地”)。

据了解,乘用车生产基地占地约740亩,于2003年择址修建,一期工程于2006年建设完成并投产,二期工程于2008年投建(其中:二期工程为力帆股份IPO募投项目)。产能为年产10万辆乘用车,剩余5万辆产能尚未建成。

今年2月份,力帆股份公告称,公司拟在重庆两江新区范围内择址修建新厂区,项目总规划面积约800亩,对乘用车生产基地现有的15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进行搬迁升级,包括10万辆传统燃油车、5万辆新能源汽车。项目投资金额约75亿元,其中公司拟利用自有资金约28.3亿元,以银行借款等其它方式融资约46.7亿元。

界面新闻记者在重庆金开大道1539号的力帆乘用车生产基地现场看到,这里的一号正门大门紧闭,门厅处人去楼空,向厂内眺望只看见零星有人活动。一号正门往园博园方向还有一处大门,此门仍有安保人员把守。该门一安保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以后这个地方做开发区修楼房,厂里几千号人都搬到三厂等地方去了。”



一号门 赵阳戈/摄



一号门 赵阳戈/摄

界面新闻记者绕着乘用车生产基地走了一圈,确实如公司公告所言,“现有厂区的周边已围建并形成住宅区和风景旅游区”。

该生产基地南边为君顿两江酒店;东北街对面是民众体检中心、富森美·聚信美家居一号店等;整个西北边为园博园景区。另在厂区深处,还停放了不少尚未移走的库存车辆。

在该基地龙帆路的大门,界面新闻直接从出来的员工处了解到,今年年初这里就停产了,原本共有两条生产线,年产量在5万辆。记者看到,这里的食堂已然空置,门口小卖部也诉苦生意大不如前。



来源:现场



来源:现场



来源:现场



来源:百度地图

界面新闻记者当时未找到新厂选址,离开乘用车生产基地,来到前述保安所说的位于重庆材料研究院旁边的三厂。

界面新闻记者从三厂员工处了解到,“确实有不少工人转移到了这里,但这里也有几个月没生产了。如今工人都在轮休,拿着基本工资,只有一些职能部门在上班。这里生产汽车,有4个车间,多的时候一个月有一万多台的产量。”

对于三厂工人是否稳定,该三厂员工表示,领导有表态坚决不裁员。据其目前了解到,虽然基本工资很低,但员工自己主动离职的情况也少。



来源:百度地图



来源:现场



来源:现场



来源:现场

唯一比较正常生产的是总部基地。

界面新闻记者现场了解到,此处摩托车线生产情况不错,目前一天产量在1000台左右,最差也有七八百台、卖得贵的车型和普通车型都在安排生产,周末也在加班。

但总部基地的汽车生产线也不稳定。据这里员工称,“上个月还生产了一万八千多台车,但这个月相对较少,每天产量大概在400台左右。”三条线运转起来忙的时候,一天能生产汽车1000台左右。进入十月份的旺季生产情况可能会好些,因为过往几年也有这种现象。



来源:现场

从界面新闻记者现场了解到的情况看,力帆股份的乘用车生产线已经大量停工或放缓,摩托车生产相对正常。

对此,力帆股份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公司汽车产销下滑,一方面是整个行业目前处于低迷。另一方面,公司通过减产和销库存以应对市场的低迷,同时生产基地本身处于搬迁,也减少了一定的产能。

“我们没有主动裁员,”该人员表示,但员工里也有待岗和自动离职的情形,不过离职后其他车厂也没招人。

业绩遭遇滑铁卢

今年上半年,力帆股份公布的产销数据呈现断崖式下滑。

一月份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生产6682辆,同比大幅下滑38.37%,新能源汽车和摩托车的产量同比持平。三者一月份销售量与产量不相上下。

二月份传统乘用车生产了3082辆,同比下滑54.29%;新能源汽车没有生产;摩托车生产22739辆,同比下滑34.67%。销售方面,传统乘用车、新能源汽车、摩托车的数据同比分别下滑53.05%、71.13%、40.74%。

如果说一、二月份有春节假期影响的话,那么三月份力帆股份的产销数据仍然是大幅滑坡,以及之后的四月、五月,甚至六月份,情况也均类似,则解释不过去了。

总的来看,今年前六个月,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累计产、销分别为17170辆和20758辆,分别同比下滑66.38%和62.55%;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分别为1062辆和1257辆,分别同比下滑69.61%和60.66%;摩托车的累计产、销295147辆和300891辆,分别同比下滑17.27%和13.38%。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惨淡的经营自然也体现在财报上。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2.47亿元,同比降低31.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9720.48万元,同比下滑257.56%。

2018年,力帆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10.13亿元,同比下滑1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3亿元,同比上涨48.34%,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21.5亿元。

实际上,去年力帆股份曾接连出售两项资产,才不至于大幅亏损。

去年12月,力帆股份将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6.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车和家。此外,力帆股份还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力帆股份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披露,已收到收储款约24.45亿元。

更进一步看,2018年,力帆股份乘用车及配件的毛利率为5.07%,同比上年减少了6.03个百分点;摩托车及配件的毛利率为13.75%,同比上年减少了1.44个百分点。2018年力帆股份乘用车工厂的设计产能为13万辆,产能利用率为74.96%。

在营业收入同比减少的情形下,去年力帆股份销售费用则达7.5亿元,同比上升了13.93%。另外,2018年里力帆股份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57亿元。



来源:公告

目前暂无法看到力帆股份2019年半年报(预约披露时间8月23日),但从上半年公司主要产品产销数据看,不会好。

此外,从6月22日联合信用评级发布的一份“公司债券2019年跟踪评级报告”中,也可以大概了解些情况。

联合信用评级在跟踪评级报告中称,受汽车行业景气度下行以及产品结构影响,力帆股份整体经营情况不佳,乘用车及摩托车产销量和毛利率水平均有所下降,产能利用率不足,导致公司收入规模下降;加之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和期间费用对营业利润侵蚀非常严重,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公司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大幅下降。

此外,联合信用评级关注到,传统燃油车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力帆股份整体债务负担重且短期偿债压力较大,利润总额对非经常性损益依赖非常高,资产受限比例较高以及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且部分股份被冻结等因素,对公司经营和信用状况造成不利影响。

新能源车有骗补前科

力帆股份成立于1997年,由重庆首富尹明善创立。最初主要从事摩托车的生产和销售,2006年进入乘用车行业,同时涉足通用汽油机业务等。

尹明善的创业史颇具传奇色彩。他出生于1938年,直到1988年50岁时,才在出版行业挣到第一桶金。1992年,54岁的尹明善投资20万开始摩托车实业,创建力帆集团。62岁入选福布斯中国百强富豪榜。2003年涉足汽车行业。2010年11月尹明善带领力帆股份成功登陆A股,这一年他72岁,问鼎重庆首富。79岁时(2017年)退居幕后,由职业经理人接班。

进军新能源汽车业务后,力帆股份的该业务曾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补贴金额也逐年增长。2016年力帆股份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为4091.28万元,占该项收入比为14.26%;2017年补贴15908.72万元,占比32.55%;2018年时这一数字升至35240.71万元,占比达41.39%,远超去年净利润。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不过,2016年,力帆股份却被财政部查出存在骗补情况。当年,力帆股份被查出在申报的新能源补助车辆中,有2395辆汽车不符合申报条件,涉及补助资金1.14亿元。有关部门对涉及的车辆撤销了补贴,并取消了该公司当年补助资金预拨资格。

据当年红周刊描述的细节,财政部对骗补车企,最严厉的处罚是协同其他部委取消其整车生产资质,次一级处以问题金额50%的罚款。对存在骗补问题以外的其他情况,如“有车缺电”和“标实不符”的,财政部分两档处理:情节严重的在追回其已获取的中央财政补贴资金的同时,处以问题金额30%的罚金;情节一般的对问题车辆不予补贴,取消其2016年财政补贴预拨资格,但其依法合规生产销售的车辆,仍可按规定申报财政补贴。对闲置车辆,在2015年清算中暂扣全部中央补助或50%的中央补助。

骗补风波后,力帆股价股票曾连续下跌。2016年,公司净利润也创下自其上市以来的新低。

但这一风波并未影响力帆股份新能源车后面申请财政补贴。2017年5月,力帆股份下属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力帆汽车”)LF6401DEV纯电动多用途乘用车进入了工信部2017年5月2日发布的2017年第4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控股子公司力帆乘用车的两款纯电动轿车(即:LF7002FEV和LF7004FEV)也进入了同批次推荐车型目录。

一亿债务压垮首富?

在新能源车补贴滑坡、行业陷入低迷、公司经营不善背景下,力帆股份的债务危机开始爆发。

2018年9月,力帆股份就被爆拖欠供应商款项、资金链紧张。随后,力帆股份紧急发布澄清公告表示,他们与供应商合作关系稳定良好,除了个别供应商质量纠纷外,没有供应商追讨货款的情况;针对股权解押、质押疑问,力帆表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质押融资是市场上常见的融资手段之一,产生的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内,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5月5日,据媒体报道,30多家力帆汽车经销商,聚集在重庆力帆中心门口,身着“力帆还钱”的T恤,向力帆维权。据了解,这是他们一个多月来的第四次维权。

“有些无理要求是不能接受的,毕竟签了合同有协议,有些风险需要经销商承担,不能一味怪车厂。”对于经销商维权事件,力帆股份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不过目前市场只是暂时困难,好转以后未来公司还是需要依靠经销商,共富共发展,所以公司对待经销商都是相互理解的态度。“我们还是有所退让,目前没有爆发新的矛盾”。

虽然供应商、经销商事件暂时平息,但是公司资金紧张问题不容忽视。

6月3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力帆控股曾计划于2019年12月20日前减持不超过3941.27万股(即不超过3%),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

控股股东还没来得及减持,债务危机就爆发了。

6月15日,力帆股份公告称,因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下称“力帆乘用车”)向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横琴金投租赁”)通过融资租赁形式融资1亿元,现有部分已逾期。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对贷款担保人——力帆控股所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6.04亿股进行了冻结,冻结期限3年,冻结数占力帆控股持有力帆股份总数的97.28%。当时公告称,力帆控股正在积极妥善处理相关事项,并将向实施冻结的法院提出异议。

一个月后的7月18日,力帆股份又公告称,收到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从中获悉,公司控股股东力帆控股所持有的上市公司部分股份被轮候冻结。此番冻结起始日为2019年7月15日,冻结期限3年,冻结股数6.16亿股,占力帆股份总股本的47%,占力帆控股持股数(6.21亿股)的97.28%。冻结原因是,力帆控股为力帆股份全资孙公司重庆力帆汽车发动机有限公司(下称“力帆发动机”)与海通恒信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通恒信租赁”)的保理业务提供担保出现违约。

对此,界面新闻记者致电了海通恒信租赁和横琴金投租赁,未联系到相关负责人。上市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上述事件还没有新进展。

偌大一个力帆控股,背后更站着重庆首富尹明善,被区区1亿元的债务压垮?事件发生至今已过去近一个半月,依然没有转好,甚至窟窿还有越捅越大的趋势,这不得不令人为力帆股份捏一把汗。

在此背景下,公司的应收账款却在大幅增加。截至2018年年底,力帆股份应收账款余额为19.78亿元,同比增长了208.7%。其中包括新能源汽车补贴款6.23亿元,账龄超过2年的金额合计1.18亿元。

目前,公司的债务危机还在蔓延。据公司统计,截至7月25日,公司已收到诉讼(仲裁)累计涉案金额14.23亿元。其中包括前面提到的海通恒信租赁。



除了债务逾期压力,力帆股份还面临的大量的短期债务到期偿还压力。

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底,力帆股份流动负债账面余额187.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91.61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41.81亿元,其他应付款23.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6.5亿元。今年下半年几乎每个月都有如期而至的债务,其中也包括前面提到的逾期的海通恒信租赁和横琴金投租赁的债务。



来源:公告

随着危机爆发,联合信用评级对力帆股份经营状况及相关行业进行了综合分析与评估,于6月20日出具了《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债券2019年跟踪评级报告》。报告中,联合信用评级将力帆股份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A-,维持评级展望为“稳定”,“16力帆02”公司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A-。

也因此,公司“16力帆02”债券自6月24日起进行交易方式调整。债权仅在上交所固定收益证券综合电子平台上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方式进行交易,由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提供逐笔全额结算。

公司的自救

面对困境,力帆股份也通过各种努力,以图摆脱困局。

首先是计划用闲置募资“输血”。7月5日,力帆股份召开董事会和监事会,通过了《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节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公司拟终止“汽车新产品研发”项目,并将该项目尚未使用完毕及已完成投资募投项目的共同节余募集资金总计4.49亿元全部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引来了监管的问询函,最终力帆股份被“逼停”放弃。

这并非力帆股份第一次打募资的主意。此前曾有三笔用募资补充流动资金的情形。按照之前挪用募集资金使用规划,一笔3.79亿元已于2019年7月5日到期,另有1000万元和6000万元两笔分别将于2019年12月和2020年4月到期。不过截至7月6日,三笔使用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均未归还。为此,力帆股份还承诺,在归还已到期募资钱,不启动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相应审议流程。

其次是资产处置。2018年年底,力帆股份与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新帆机械”)、力帆汽车、力帆乘用车四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及《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约定力帆汽车将账面资产和负债以及与该等拟剥离资产负债相关的权利、义务、责任、风险全部转让给力帆乘用车。剥离完成后,将力帆汽车100%股权作价6.5亿元转让给新帆机械,预计影响公司当期净利润约0.75亿元以补充流动资金。

据力帆集团总裁马可回应称,此次资产出售,以及与车和家的战略合作(2018年12月17日力帆股份和车和家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是力帆汽车产业升级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力帆配置资源的措施之一,不会对力帆股份现有汽车业务及产品的生产、销售产生影响。

另外,力帆乘用车现有15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进行搬迁、出售。

乘用车生产基地,占地面积约740亩(含重庆力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部分土地),土地使用权面积约30万平方米。截至2018年1月31日,乘用车生产基地账面原值4.7亿元,账面净值3.58亿元。

2018年12月25日,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已分别与力帆乘用车和重庆力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国有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收购储备合同》,约定收购价格为人民币33.15亿元,力帆股份2018年内已收到收储款24.45亿元。力帆乘用车、重庆力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交付相关土地使用权、房屋建筑物权证,确认资产处置收益19.9亿元。

目前,公司拟在重庆两江新区范围内择址修建新厂区,承接现有的15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的搬迁升级。

不过,这些举措都未能扭转力帆股份的资金紧张局面。

“目前公司资金比较紧张,也还有一些资产可以出售,但需进一步研究是否需要出售。”前述力帆股份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目前整个行业处于洗牌阶段,能促进集中度的提高。大家都在苦撑,自发调节。市场调整结束后,依然会有巨大的市场需求需要满足。”该员工称。工信部很早就主张不再新增汽车厂,鼓励联合或兼并。其认为,重庆作为汽车基地的地位和作用,在市场调整结束后,还是会凸显出来。眼下力帆站稳城乡的同时,增加出口的份额,苦撑到最后就是赢家。

数据显示,力帆股份2018年的进出口业务收入占总数的51%,达到半壁江山,内销业务收入占比为45.99%。



来源:通达信蹭燃料电池热点

债务危机下,力帆股份还在计划增加投资,蹭上氢能源汽车的热点。

今年4月份,力帆股份曾发公告表示,子公司力帆乘用车与武汉泰歌氢能汽车有限公司、重庆地大工业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地大工业”)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将进行氢能源乘用车的试验验证,争取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完成氢燃料电池汽车开发并达到量产状态。彼时力帆股份的定增方案也正在申请中。

消息刺激下力帆股份股价鹊起。但因缺乏核心技术优势下,力帆股份的股价怎么涨上去就怎么跌落下来。后续定增申请文件,公司也撤回了。

虽然定增材料已经撤回,不过,力帆股份工作人员仍表示,氢燃料电池项目的推进内部有时间表,但不便透露。

地大工业在重庆的南岸区一处孵化园里。据天眼查显示,地大工业成立于2019年2月21日,也就在力帆股份签订协议前2个月才成立。地大工业股权结构为,武汉地质资源环境工业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资环工研院”)持股50%,重庆南岸区城市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南岸城建”)持股40%,银川咨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0%。

往上穿透,资环工研院的股东较多,其中武汉中地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武汉光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最多,均持有22.5%。重庆南岸城建由重庆市南岸区财政局持股84.46%。

再进一步向上查,武汉中地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由中国地质大学(武汉)100%持有。武汉光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则是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则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持股91.52%的控股子公司。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界面新闻记者来到地大工业所在地,发现只有寥寥数人在此上班。因刚刚成立,尚处在前期筹划工作状态。据其中一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里刚刚成立,是技术转化的平台,目前处于初创阶段,研发方向主要是氢能源、珠宝、地质灾害、自然资源大数据等。



来源:现场



来源:现场



来源:现场

根据资环工研院官网介绍,其是由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与武汉市人民政府联合创建的企业法人单位。该公司于2013年9月29日注册成立,围绕武汉重点产业布局,聚焦新材料新能源与智能制造、环境与地下空间工程技术、珠宝文化旅游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

介绍称,资环工研院正致力于培育“双千亿”产业集群:依托“地大珠宝”品牌为核心的产业资源,打造“武汉·中国宝谷”,培育珠宝千亿产业;依托世界领先的“液态常温常压储氢技术”,开展氢能汽车全价值产业链投资布局,培育氢能千亿产业。打造项目诸如首批氢燃料电池动力公交车项目,武汉首座加氢站项目等。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郝义国为博士,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特聘教授,2011年度粤商菁英年度人物,曾在大型央企、海外上市公司任职。



来源:官网

新能源汽车玩砸后、毫无技术优势,身处债务危机的中的力帆股份,加码氢燃料电池项目能行吗?

2017年10月,尹明善交班,选择了职业经理人牟刚和马克打理公司。如今,期望尹明善复出的声音又起,这对81岁的尹明善来说,也是一种无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