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周刊:让郭台铭心痛的一桩交易

来源: 2014-05-29 10:59:3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994 bytes)
5月29日消息,台湾《商业周刊》发布了一篇名为《这桩交易,为何让郭台铭心痛》的文章,该文章是继《福布斯》之后,第二篇揭秘“2亿美元投资人郭台铭为何从美国摄像机制造商GoPro招股书中消失”的文章。

有意思的是,与《福布斯》在文章中呈现的“大股东郭台铭甘做GroPro顾问”温情故事相比,《商业周刊》揭秘的郭台铭和GroPro创始人尼克·伍德曼(NicK Woodman)的“瓜葛”则透露着着阴谋、心机等黑暗元素。

以下为《商业周刊》原文:

一位硅谷金童,为何让叱吒全球科技业的鸿海集团总裁郭台铭百感交集,甚至痛心?

2012年12月,鸿海发出一则公告,以2亿美元(约合新台币60亿元)的代价,取得穿戴式运动相机品牌GoPro相关企业Woodman Labs 10.72%股权,郭台铭并预定加入GoPro董事会;而GoPro创办人、执行长伍德曼(Nicholas Woodman)也因为这宗投资案,成为亿万富翁,《福布斯》估计其身价已达13亿美元(约合新台币390亿元),被因为新一代的硅谷金童。

这原本是一宗双赢的好交易案: GoPro有了鸿海这个全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制造伙伴,伍德曼敢于期待“成为这个世纪的伟大公司”;鸿海不仅增加新的代工业务,也可望取得利基市场的相机自有品牌,在穿戴式装置无限延伸。

当时的郭台铭,在联合新闻稿中表示:“我第一次看到伍德曼,就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必定是成功的企业家,绝对有能力在这个业界成功!”

然而今年5月,当GoPro在美国提出上市申请时,董事会名单却不见郭台铭在其上,不禁令人联想,难道这宗入股案生变?

答案恐怕是肯定的。早在去年第三季,一场在美国硅谷的争执后,两家公司从牵手到分手的命运,就已大致底定了。

去年夏秋之际,郭台铭心血来潮,安排了一趟美国之旅,重头戏之一就是到硅谷拜访GoPro。

一份合约半年生变

GoPro避高额赔偿,借口(借口)

然而,就在郭台铭出行之前,鸿海幕僚忐忑不安的求见,告知他一个不妙的消息。原来,GoPro在去年中,曾以“typo(打错字)”为由,书面要求修改2012年签订的入股合约,而修改的内容,就落在关键的“赔偿”条件上。

这份外界瞩目的合约签订前,曾由鸿海、GoPro,以及当初牵线的中间人──河木资本(Riverwood Capital)三方会审,加上鸿海向以阵容庞大、实力坚强的法务团队著称,“打错字”这样的失误,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更何况,GoPro提出修正合约的要求时,已经是投资案发生后约半年的时间,如果真的有错误,早在合约签订后不久就应该提出。

创业40年、见过商场无数大风大浪的郭台铭一听,当下心中就觉得不妙,起了戒心。果不其然,当郭台铭在GoPro办公室翻开财报一看,不仅营运成长远不如合约中签订的目标,而且库存量大增,新机种的推出速度更是落后预期。

一场会面软硬兼施

伍德曼先说忙到没见孩子,后来发飙

一位消息来源透露,当时伍德曼先是以家庭打出软性诉求,向郭台铭哭诉说,自己并没有对不起鸿海,为了创业,他时刻兢兢业业、辛苦打拼,连年幼的孩子也没见到几次面。然而,郭台铭自己也是创业过来人,闯过大风大雨、见过大山大水,也曾经历不知道能否养活妻子、孩子的不确定时期,这是创业家的宿命,因而这样的说法,不被郭台铭接受。

没想到,大出郭台铭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伍德曼竟然脾气上来,开始对郭台铭拍桌子、飙骂。

(BH)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