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搅动金融市场,油价金价上涨

来源: 中国基金报 2023-10-14 22:51:0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877 bytes)

随着新一轮巴以冲突持续升级,其对于全球经济的衍生影响也逐渐显现——国际油价出现剧烈波动、避险资产黄金价格上涨、中东股市一度全面下挫,美股军工、能源股大涨。路透社指出,这场冲突给本就因乌克兰危机升级受到冲击的全球稳定带来新的不确定性,打击市场信心,且妨碍全球范围遏制通货膨胀的努力。

多位市场人士则表示,市场很可能会进入一段时间的避险状态,但短期波动后各类资产将趋于平稳。但也有分析师强调,新一轮巴以冲突尚需随着时间而清晰,其持续时长、激烈程度以及是否会外溢到其他地区等才将成为判定其对全球资产价格以及经济影响程度几何的关键因素。

巴以冲突推高国际油价

全球经济信心遭冲击

中东地缘冲突再度升级为本就不甚平缓的国际油价再添不确定因素,对全球经济信心构成冲击。甚至有市场人士担心,此次冲突可能导致50年前的中东石油危机再度上演。

国际原油价格已经有所反应。截至10月13日收盘,WTI原油主力合约暴涨5.8%,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大涨5.58%,重返90美元/桶上方。而事实上,在此次冲突爆发前,由于沙特、俄罗斯等OPEC+国家推动减产,下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已重新走高,到9月末已经超过90美元/桶,开始向100美元/桶冲击。

中东局势的再度紧张,无疑将给油价上涨带来更多的动力。

国际能源署(IEA)发布的月度报告称,尽管巴以冲突尚未对原油供应产生直接影响,但中东地区的冲突充满了不确定性,事态正在迅速发展。

安邦智库(ANBOUND)在其研报中指出,目前市场普遍担心的是,巴以冲突加剧会使得中东地区地缘形势出现恶化,从而影响石油这一传统能源的供应,通过油价的波动冲击全球金融体系。

FXTM富拓特约分析师黄俊对本报记者表示,从原油走势来看,现在影响原油价格的核心因素在于产油国,也就是供给端。目前来看原油大概率在高位运行,还有冲击100美元的可能。具体地,他解释道,巴以冲突爆发后,从近期看,沙特表示和以色列的和解谈判正式终止,沙特的增产计划被无限期推迟,利多油价。从远期看,若中东局势持续得不到控制,或将利多油价。

黄俊研判称,在巴以冲突没有妥善解决前,原油大概率在高位运行,甚至有向上冲击100美元的可能。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则对记者表示,巴以冲突影响全球资产价格,但具体如何演化仍取决于冲突的紧张程度,判断的标准为是否有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以外的第三个国家直接参战。若有第三国直接参战,将会在资本市场引起第六次中东战争的紧张预期。澳新银行在近日发布的报告中也提及,若伊朗卷入冲突,每天多达2000万桶石油可能受到直接中断或物流受阻的影响。

但吴照银指出,目前看冲突扩大的可能性并不大,他相信各类资产短期波动后会趋于平稳。高盛研报也指出,巴以冲突尚未对全球原油生产、供应以及库存等基本环节造成显著影响,所以短期内的影响非常有限。

避险资产配置价值凸显

自巴以冲突以来,对世界金融市场的影响不断扩大,欧股美股大盘齐挫,军工和能源股逆市走高,而拥有避险属性的“真金白银”价格也再度开始抬升。

路透社数据显示,在前段时期陷入停滞状态的国际金价自巴以冲突以来的一周内已上涨5.2%,收复1900美元/盎司关口,创3月以来最佳单周表现。现货白银也在本周内上涨了4%至22.72美元/盎司。

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Edward Moya指出,随着中东紧张局势的风险加剧,投资者纷纷逃往“避风港”资产,若中东局势进一步升级,则国际金价可能会在今年内到达2000美元。而瑞亚投资管理的董事总经理Juerg Kiener更是直言,若巴以冲突持续更长时间,则金价可能在年内突破4000美元。

而素来被认为是“全球资产定价之锚”且也具有避险属性的十年期美国债价格也在巴以冲突爆发后反弹,美国债收益率暂时停止了此前的“狂飙”。Market Securities LLP首席经济学家兼策略师Christophe Barraud认为,这是由于交易员希望对冲地缘政治风险。此前,十年期美国债收益率曾一度飙升至多年来新高。

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曹啸分析称,美债收益率上升空间有限,其波动将加剧,此外,国际油价的波动也剧烈,加上地缘政治因素推动欧洲基准天然气合约飙升,导致控制全球通胀的难度加大。这一背景下,曹啸称,避险资产的配置方面,可适度配置黄金。

但黄俊则认为,2024年美国国债可能会成为“抢手货”,如果这种情况出现,意味着美国国内财政、货币政策出现重大转向。具体来看,黄俊给出了两个理由:一是财政端缩减财政支出,减少国债供给;二是货币端加大宽松力度,增加货币供给。

吴照银则认为,地缘政治冲突及发展程度很难预测,一般而言,面对可能的战争风险,资产配置首先是规避风险,规避风险的第一步是降低风险资产仓位,而不是买入避险资产。而后再评估冲突的烈度以及对不同资产的影响状况再做出合理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