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亿币圈诈骗案为何连张智霖都中招?曾撒千万现金

来源: 2023-09-23 22:06:5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770 bytes)

一家名为 JPEX 的币圈交易所因涉及 13.7 亿港元 " 诈骗 ",加之港星张智霖的意外 " 助推 ",正成为香港热议焦点。公开信息显示,其受害人已经超过 2000 人,甚至包括一些内地人。

这也是当前香港币圈涉案金额最大的 " 诈骗案 "。

该案件事发于 9 月 13 日,香港证监会点名警告 JPEX 以及向香港公众积极推广 JPEX 的人士,并指出其涉及找换店等至少 6 项可疑经营手法。

第二天,JPEX 对外宣称因为证监会的声明而需要调整业务,将提币手续费进行调整,随即香港的一些用户在社交媒体发帖称," 每次提款额度被限制在 1000 个 USDT(美元稳定币),需要支付 999 个 USDT 手续费 ",即变相不给提现了。这一消息快速在港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没法从 JPEX 提现。

9 月 16 日,香港证监会宣布 JPEX 可能涉及诈骗,已经转警方跟进。9 月 17 日,JPEX 则表示遭受第三方锁定资金,宣布 18 日凌晨 " 下架理财页面的所有交易 "。随后,9 月 18 日,香港警察采取行动,当天拘捕了 8 人,其中包括为 JPEX 做过大量宣传并自称为 JPEX 合伙人的本地网红林作。

截至 9 月 22 日下午,香港证监会联合警方已经陆续拘捕了 11 人,包括香港本地知名网红林作、陈怡等人,而曾经为该交易平台拍摄过品牌大使宣传片的艺人张智霖也于 9 月 19 日前往湾仔警署配合调查。张的经纪公司随后发声明称合作已于 2022 年 9 月终止。



(张智霖为 JPEX 拍摄的宣传片,图片来自香港本地媒体《01 新闻》)

警方虽然已经冻结了该交易所大概 1500 万港元的银行现金及价值约 4400 万港元的 3 个物业,但这些资产相较于 13.7 亿港元的 " 诈骗额 " 只是杯水车薪。

该案件备受关注,因为这是香港特区政府在今年高调表态要竞逐 " 亚洲 Web3.0 中心 ",尤其是今年 6 月 1 日香港正式开始执行交易所牌照制度之后的第一个 " 诈骗 " 案。

一位从事币圈行业多年且与香港监管有互动的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JPEX 不会是香港的第一个诈骗案,更不会是最后一个。

去年 12 月底,一家以香港为基地的币圈交易平台 AAX 倒闭,除了两名高管被拘捕外,仍有其他高管卷走 2.3 亿港元并潜逃至海外。

据腾讯新闻《潜望》获悉,在今年 6 月 1 日开始执行币圈交易所牌照制度后,香港监管至今只给万向集团旗下 Harshkey 和 BC 集团旗下的 OSL 两家机构发出了牌照,但是不少未获得牌照的交易所仍活跃于香港市场。

按照香港证监会的要求,在 6 月 1 日之前已于香港进行运营且有实际业务的币圈交易所,若有意向申请牌照的话,可获得一年的时间进行过渡安排,即这些机构在这一年中即使没有获得牌照也是可以继续运营的。这也给了包括类似 JPEX 这样的机构能够从 6 月之后继续运营的机会。

但为何一年过渡期远未到,JPEX 先出了事?

" 造富 " 和高息套路,专门收割新 " 韭菜 "

案发后,关于 JPEX 是如何可以在监管眼皮底下 " 收割 " 超 10 亿港币也成为市场的关注话题。

一些币圈的资深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JPEX 收割的并不是币圈的人,至少他们暂未听到币圈有 " 老司机 " 被 JPEX 诈骗的。在他们看来,JPEX 的方式适合新 " 韭菜 ",对于老 " 韭菜 " 来说,这些方式都是以前币圈玩剩下的。

腾讯新闻《潜望》通过梳理发现,对外宣称成立于 2020 年的 JPEX,于疫情期间在香港进行了大量的宣传,除了邀请林作等本地网红参与宣传外,还在香港人流量非常高的中环、铜锣湾以及尖沙咀等地铁口刷满了 JPEX 的宣传广告。据一份 JPEX 的宣传文件显示,其在港的宣传费用接近 4000 多万港元。



(中环地铁站的大幅 JPEX 广告,图片来自 JPEX 官方账号)

一些被骗的苦主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看了中环地铁站的广告后才得知 JPEX,因为是投放在政府旗下的港铁公司的广告位置,就相信了。港铁公司随后在回应本地媒体的查询时表示,港铁公司的广告交于代理公司负责,并于 2022 年 6 月后就再没有刊登 JPEX 的广告。

和早年草莽时代的中文币圈一样,JPEX 也用了很多看起来似是而非的宣传思路,以误导投资者。例如,JPEX 当时在中环地铁站的广告上就自称为 " 日本加密货币交易所 ",其名称 JPEX 和东京交易所的缩写 JPX 仅一字之差。实际上,这家公司和日本并没关系。



(中环的 JPEX 广告,自称日本加密货币,图片来自 JPEX 官方账号)

香港警方也曾对外表示,有涉案人员标榜 " 天天赚钱 ",以分享名车、奢侈品等吸引用户。在警方公布的搜查物品中确实不乏价值百万的奢侈品。

更为夸张的是,JPEX 在今年 6 月的一次活动中,直接现场以现金 1000 万港元支付费用给香港电竞之父钟培生,后者也是香港城中百亿富豪家族的三代。

JPEX 为用户提供的功能和大多数的交易所差不多,即包括让用户在该平台兑换包括以太坊等在内的多种加密货币,以及让用户将其他交易所的资产转至 JPEX 的账户,同时还于 2022 年 8 月发行 JPEX 自家平台的币种 JPC。

一些币圈的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JPEX 的模式并不陌生,在有监管之前,不少交易所都是这样操作的,高息和造富来吸引 " 韭菜 ",后者除了贪婪外,更多的是以为自己并不会成为 " 击鼓传花 " 的最后一棒。

在证监会公布的材料中显示,截至 9 月 12 日,JPEX 对外宣传该平台活期理财产品,分别就以太坊、比特币以及 USDT 美元稳定币等提供年化 21%、20% 以及 19% 的收益。

这些 " 造富 "、高息操作确实是早期币圈常用的手段。上述资深币圈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只有新 " 韭菜 " 才会继续相信这么简单的模式。

当然还有一些人被 JPEX 误导认为其是合法合规的交易平台。香港证监会公布称,JPEX 声称成立于迪拜并在当地获得牌照,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其也并未获得包括迪拜在内的任何区域的牌照。

神秘操盘方,被通缉的黑衣人

操盘方的管理能力和信用对于一家币圈交易所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即使过去这几天香港监管及警方在香港特首李家超的要求下加班加点办理该案件,但是至今为止,暂未有任何官方的消息能够确认 JPEX 平台背后的操盘方到底是谁。

香港警方现在拘捕的 11 人中,除了网红林作、陈怡以及陈凯怡,香港本地媒体《01 新闻》报道称,还有曾经在香港街头撒钱的黄铮杰的助手莫浚廷、BeatBox 歌手黄浩邦、本地币圈名嘴朱公子等 6 人。剩下的 5 人多为 JPEX 的普通员工,据该媒体报道,这些人主要为公司秘书及相关的人员,其中还有尚未毕业的大学生出任公司秘书。

腾讯新闻《潜望》从圈内人士处获悉,JPEX 于 2022 年获利近 1 亿美金且全部用于分红。除此之外,JPEX 也曾经试图找香港本地走合规路线的交易所合作。

与此同时,市场上有关 JPEX 创始团队有本地 " 黑道 " 背景的传言不断,虽然未被证实,但是 JPEX 比起往常的币圈交易所要 " 凶狠 " 些倒是不争事实。

据上述资深币圈人士及《01 新闻》的信息均显示,几个月前,有内地的用户在 JPEX 投资了几十万美元想提现却不得时,该平台工作人员告知其可赴港提取。该用户抵港后被黑衣人打伤,后者随后逃跑。据《01 新闻》报道,现在警方正在通缉包括黑衣人在内的 4 人。

上述币圈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一家在香港活跃了三年多的交易所至今没有人知道其幕后真正的话事人,或许就是该交易所从设立之初就已经做好了 " 跑路 " 的准备了,只是害惨了这些新 " 韭菜 " 们。

OTC 店铺盛行,行走监管灰色地带

香港币圈新 " 韭菜 " 依旧存在,部分原因在于香港便利的购买虚拟货币的方式,即街边随处可见的虚拟货币找换店,或称 OTC 店铺。

这种店对于想尝试币圈的新人来说非常便利,用户只需要走进店铺通过现金或者转账即可快速购买虚拟货币,尤其是稳定币 USDT,而不需要在网上与陌生人进行交易。

实际上,OTC 是面向零售公众的虚拟币买卖市场。疫情期间香港这类找换店扩展非常疯狂,腾讯新闻《潜望》曾经在老年人集中的街市发现不少,并亲眼目睹不少街坊进店购买。

这些 OTC 店也是 JPEX 这类香港币圈交易平台的获客渠道之一。曾经有些 OTC 店铺为了获客,一度以折扣买卖比特币为噱头来揽客。JPEX 的一些苦主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通过街边 OTC 购买虚拟币以后,OTC 的销售会引导用户将虚拟币储存于 JPEX,相当于定存,并给出超市场的利息——这也是不少用户看中的。

腾讯新闻《潜望》获悉,位于湾仔皇后大道东的 Coiner 找换店在 JPEX 事发后被警方搜查。Coiner 于 2020 年在香港成立。

暂未有具体的数据统计,当前香港市场到底还有多少 OTC 找换店。包括一些律师在内的币圈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OTC 找换店现在香港属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腾讯新闻《潜望》获悉,按照香港的条例,街边兑换港币的找换店需要向海关申请牌照,因为经营的是汇款或货币服务,但是 OTC 店里交易的虚拟币在港并未被视为 " 货币 ",只是一种商品。这类 OTC 店铺也暂未需要向海关申请牌照。与此同时,这类店铺又不属于交易平台,也不受香港证监会监管。

律师出身的立法会议员江玉欢在香港本地电台表示,对于虚拟币 OTC 店铺的监管的缺失,香港可参考其他地区允许金管局对虚拟资产服务商金融公司监管的方法。

一位长期关注香港虚拟币监管条例的币圈资深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现在香港的虚拟币 OTC 仍在野蛮生长,若是继续不监管,迟早出问题。

不过,他也觉得,当下香港的监管要求币圈交易所自建托管平台是有问题的,即使监管要求拿牌照的交易所至少有约 95% 的资产储存于冷钱包(离线存储私钥的钱包)内,并且以相应等价的现金存储于银行,但是 " 这依旧不能保证交易所不挪用用户的虚拟币,尤其是在交易所出现挤兑或者面临倒闭的时候 "。在他看来,这种情况下难免有交易所的操盘方铤而走险挪走用户虚拟币。

截至发稿,相关内容暂未获 JPEX 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