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进入制造业超级周期

来源: 2023-07-10 00:10:4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745 bytes)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作者|长平投研

传说中的美国经济衰退将临未临,此时,一张美国制造业建厂投资热的图表引来很多人关注——



与之相关的一篇文章称,Axios:A manufacturing investment supercycle is starting(美国制造业投资的超级周期正在开始)。

我们将 Axios 的主体内容翻译如下:

今天,Axios 回顾了总统 " 投资美国 " 议程下的大图景:美国重工业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新投资,这将在未来几年塑造经济格局。

人们很容易被逐月的经济数据所困扰,而忽略了眼前出现的长期趋势。

这里有一个:美国重工业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新投资,这将塑造未来几年的经济格局。

重要性:2010 年代是一个长期投资不足的时期,相比之下,现在有数十亿美元涌入大型、昂贵的项目,生产电池、太阳能电池、半导体等。

拜登政府签署的《通货膨胀削减法案》、《两党基础设施法案》、《芯片与科学法案》以及被压抑的需求,推动了数千亿美元的(投资)增长。

这将继续为全国各地和整个美国供应链带来更多的好工作和更高的工资;这意味着未来几年对工人和原材料需求的持续上行压力,并通过为通常波动较大的行业创造活动底部,降低衰退的可能性。

他们在说什么:" 我们认为美国正处于制造业超级周期的早期阶段," 美银美林私人银行负责市场策略的约瑟夫 · 昆兰(Joseph Quinlan)在本周(6 月中旬——编注)的一份报告中写道。



Joseph Quinlan

他强调了外国直接投资在这种激增中的作用,因为全球公司都急于在美国建立大型设施。他认为,这一趋势将持续到本世纪 20 年代后半期。

" 它真的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昆兰告诉 Axios," 当你与韩国、日本和欧洲的公司交谈时,他们谈论的就是只想在美国建立业务。"

数据显示:至今年 4 月,制造业建造新工厂的折年支出达到 1890 亿美元,是 2010 年代平均水平(630 亿美元)的三倍。

这有助于解释在经济衰退担忧加剧的情况下,美国经济的一些潜在力量。例如,尽管较高的利率打击了房地产行业,但建筑业去年增加了 19.2 万个就业岗位。

言外之意 : 与 2010 年代相比,本轮繁荣时期的投资类型往往涉及的资本支出要大得多。例如,两家欧洲公司,法国的 TotalEnergies 和德国的 Tree Energy Solutions,最近宣布他们将在德克萨斯州投资 20 亿美元,建设一家生产合成天然气的工厂。



来源:TotalEnergies 官网

昆兰认为美国的一些传统优势包括:企业所得税低、生产率高、研发支出庞大等。

美国的消费水平仍然很高,高于其他任何地方——根据联合国的数据,美国人口只占全球的 4.5%,而个人消费却占全球的 30%。

较高的私人投资率,加上美国庞大的预算赤字,可能使利率保持在高于疫情前的正常水平上。

此外,这些工业设施往往会创造高薪工作,这可能会给整个经济的工资带来持续的上行压力。这对工人有利,但对通胀前景不利。

总结:了解美国制造业投资热潮规模将发展得多大,持续时间将有多长,对于理解本世纪 20 年代剩余时间的宏观经济至关重要。

补记

约瑟夫 · 昆兰在投资策略这行已经干了 20 年,CNBC 称他是 " 研究全球资本流动和跨大西洋经济的权威专家 "。早期他曾在摩根士丹利当全球经济学家,在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 SAIS 学院当研究员。

他的报告还称,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那么仅制造业投资本身就将提振美国二季度名义 GDP 增速 0.7 个百分点。manufacturing investment supercycle 这个说法,首发权就属美银美林了。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建厂投资(construction spending)在 5 月达到 1943 亿美元,是拜登政府刚上台执政时的 2.5 倍。这项由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进行的统计,包括了企业新建生产基地设施所投入的各项开支。

据博主 Degg_GlobalMacroFin 引用美国财政部的报告(6 月 27 日),将制造业投资进行去通胀(deflate)并作行业拆分,发现主要的增长来自电脑、电子和电气行业(computer, electronic and electrical),其今年 4 月的在建厂房总额接近 1000 亿美元(折年),占整个制造业厂房投资的 50% 以上,比两年前上升了接近 10 倍。



此外,他称,美国财政部的这份报告还对比了其他发达经济体的制造业投资情况,发现日本、德国、澳大利亚、英国都没有出现制造业投资超出历史趋势的大幅上升。

财政部将这种投资的火箭般上升归功于拜登的《芯片法案》(即《2022 芯片与科学法案》)推动芯片企业将工厂搬到美国。

拜登 2022 年 8 月签署的《芯片法案》,向在美国本土建厂的芯片制造和研发提供 520 多亿美元的财政补贴,同时规定,任何领取这些补贴的制造企业,未来十年不得在中国大陆等 " 令美国担忧的外国 " 进行任何投资扩大芯片产能。

在这项法案的诱导下,多项重大投资或意向被拜登拿来说事。首先是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二期投资,两期共 400 亿美元。拜登去年 12 月参加了台积电的移机仪式。此外,美光在纽约州锡拉丘兹投资 1000 亿美元建立半导体工厂(拜登演讲中所用的数字),英特尔在亚利桑那投资 200 亿美元,IBM 将在纽约州投资 200 亿美元。

美国芯片工业协会(SIA)公布,从 2020 年春季《芯片法案》开始引入(草拟及立法讨论)以来,半导体生态系统中的公司宣布了 50 多个新项目,包括建设新的半导体制造设施(fabs,晶圆厂)、扩建现有工厂,以及建造芯片材料和设备生产设施。

这些新项目分布在 19 个州,私人投资总额超过 2100 亿美元,创造就业岗位 4.4 万个。



一些项目是因预期《芯片法案》获得资助并依靠政策制定者对这些资金的承诺而开始的,另一些项目则是在立法颁布后向前推进的。推进顺利的部分项目 2024 年底即可投产。



SIA 追踪了较大型的新建扩建项目情况,它们主要来自台积电、德州仪器(TI)、英特尔、美光、三星、英飞凌、Global Wafers、SkyWater、EMP Shield 等企业。

表:三年来美国半导体生态投资项目



来源:SIA

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曾经抱怨,在美国投资建厂的成本是台湾本土的四五倍。当时人们怀疑,虽然确实存在两地工程师工资差异较大等实情,但他这也是给拜登和美国议员放风使计,推着他们早点 PASS《芯片法案》条款、敲定各厂家补贴额度。

另一家来自台湾的企业长春集团(Chang Chun Group)认为美国建厂成本比张忠谋说的还高,包括监管环境差异、材料成本高昂等。长春集团 2021 年底在亚利桑那州 Casa Grande 买地,去年 10 月开工建设半导体用化学品工厂,投资额 3-4 亿美元。

在美投资建厂,主动、为补贴牵引,还是被动?很难一概而定。在安全(国家利益)被提升至高居效率、收益之上的氛围中,在哪里绿地投资已经不再是一项纯粹的商业决定,而作为 " 新冷战 " 的武器,半导体 / 芯片行业尤其如此。

张忠谋去年底在台积电移机典礼上感叹:全球化已经接近死去,自由贸易也几乎要死了。夹在 G2 之间,领头企业将首先面对 " 回不去的世界 "。而像长春集团那样,它本身是台积电的供应商之一,话语权就更弱一层。

类似的故事,不只在芯片行业,新能源汽车、充电电池、通信设备等行业也在发生;也不仅仅影响台积电、三星和长春集团等的决策,相关产业链供应链均在发生强烈碰撞后的位移。

由地缘政治因素决定的制造业投资行为,短期内将会给美国经济注入增长力量,防止或延缓衰退变为现实,而对那些外来投资客的新项目本身,它是否是个足够明智的决策,能否获得合理回报,仍待时间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