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零食卖 5 毛钱,量贩零食店是新宠还是炮灰?

来源: 2023-06-25 01:59:3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5267 bytes)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摩登消费,作者 | 付艳翠,编辑 | 冯羽

" 这种街边的‘黄色店铺’越来越多了,学校门口、大型社区,还有武汉的几乎所有大学都有。" 在武汉生活的媒体人王梓发现,今年开始,他住所附近已经开出至少 5 家这类价格便宜且品种多样的线下零食店。

2022 年以来,类似的线下零食店成为热门的线下零售业态之一。他们绕过经销商,向更上游的厂商拿货,减少了渠道入场等费用,可以将产品平均价格打得更低。

于是,这样主打薄利多销模式的零食店成为吃货们的 " 新宠 ",并开始收割年轻人的钱包。

有人在这样的店里购物,花三四十元就能买一大包零食;也有人将之当做仓储式零食自选超市,放弃了便利店,想吃零食只在这类零食店购买。

但这类量贩零食店因为主打平价休闲零食,加盟商获得的毛利并不算高。有从业者向「摩登消费」透露,其门店综合毛利率仅为 18%。要知道,2022 年,良品铺子的直营零售业务和来伊份的门店零售业务毛利率分别高达 47.47% 和 51.24%。

这样的低毛利下,还有诸多品牌入局,量贩零食店究竟有何魅力?量贩零食店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平价零食 " 真香 "

" 买一大袋,超满足 ",位于长沙都正街的零食很忙里,货架上方最显眼醒目的黄色标签上,打着这类量贩零食店的广告语。而货架上则摆满我们小时候吃的辣条、豆干、卤味、果干等平价零食。

再加上店内过半零食都是散装小包,通过量贩方式称斤售卖,大部分散称商品,单个算下来不到一元的 " 骨折价 ",不仅赚足了消费者的眼球,也激起了他们的购物欲。

" 在长沙能看到好多家零食很忙连锁店,零食种类蛮多的,但即便每一样都拿一个,价格也并不贵。" 去长沙旅游的刘倩表示,这种量贩零食店店里环境干净,商品陈列整齐,这让她的购物体验非常好," 主要是买一大包也就花三四十元,超满足!"

不仅是在长沙,云南某大学的学生李靓也表示,学校里去年新开了一家量贩零食店后,她想吃零食就只在这家零食店购买," 便利店里 2.5 元的可乐,在这里只要 1.8 元;市价 2 元的矿泉水,这里只卖 1.2 元;市价 4 元的王老吉、加多宝,这里只有 2.8 元。花更少的钱买到同样的产品,太划算了。" 她说。

95 后的徐娜也有长期在线下零食店购买零食的经历。

在徐娜的印象里,这类线下零食店大约是从 2022 年火起来的。当时她家社区附近就开了一家线下零食店,住在附近的年轻人和她都会去那光顾,看着生意就很火爆,每次都要排队结账。

" 这两年附近这家店装修过一两次,每次都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从商品陈列到给顾客带来的视觉效果,做得都很仔细。零食种类更不要说,只要进店总能找到自己喜爱的小零食。" 徐娜表示,尤其像她这种独居人士,网购零食都是套餐包装,总会有自己不喜欢吃的零食,但在这里,每样只买两、三包,每样买一点即能凑够一大袋,还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 它的定位很清晰,就是做学生和年轻人生意,一站式零食储备,仓储式自选超市。一包卫龙、一个果冻、一个面包……单个产品只要五毛八毛,对价格敏感的学生群体或小孩,也不用担心会有价格贵了再放回去的尴尬,给足消费者面子。" 王梓也不禁感慨,这就是这种零食店的魅力之处。

而这些零食能够以低于便利店的价格出售,让消费者可以肆意地 " 买买买 ",唯一的秘诀就是产品 " 正品直采,大厂供货 "。

对此,零食很忙相关负责人向「摩登消费」表示,在传统的零售模式下,零食出厂后会经历市场销售、代理商、经销商、零售商等多个环节,每一个环节都要产生利润,层层加价之下,到消费者手中的零食自然价格不低。

而零食很忙则绕过经销商,向更上游的食品厂商和代理商对接供货,通过自建一条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渠道,少了商超的入场费、条码费和线上平台的入驻费、扣点提成等隐形费用后,产品平均价格更低,且产品品类更丰富," 零食很忙门店的 SKU 已超 1600 种。"

低价零食除了品类丰富又便宜之外,在疫情之后,消费者的钱包从 " 敞开 " 到 " 捂紧 ",消费从升级到回归理性,消费者比以前更追求 " 性价比 " 的当下,低价零食也因此有了市场需求,更是得到了资本的认可。

数据显示,在去年整体市场 " 偏冷 " 的情况下,休闲零食赛道依然拿下了 13 亿元的融资金额。零食很忙、零食优选、爱零食多家公司成功拿到投资,赵一鸣零食在今年 2 月完成了 1.5 亿元 A 轮融资,零食有鸣也在上月宣布获得 B+ 轮融资。

显然,在超低价面前,量贩零食店不仅得到了 " 吃货 " 们的青睐,更是上了资本牌桌,一场新的零食变革也随之而来。

" 薄利多销 " 遇上 " 大混战 "

毫无疑问,低价吸引了更多消费者,也让量贩零食店通过 " 薄利多销 ",获得了理想的收益。

零食很忙相关负责人告诉「摩登消费」,2022 年,零食很忙全国门店零售总额达到 64.45 亿,同比增长 139.7%,门店日均营业额则达到 1.3 万 -1.5 万元。

他表示,目前,零食很忙在不含门店租金、转让费的前提下,加盟商前期开店投入约为 50 万。考虑到每个门店实际经营状况有所不同,回本周期也存在差异," 现阶段平均门店回本周期约为 1.5-2 年。"

事实上,零食很忙这类量贩零食店因为主打平价休闲零食,加盟商获得的毛利并不算高。据零食很忙透露,零食很忙门店综合毛利率约为 18%。

如果按照上述数据算一笔账,量贩零食店的盈利确实可观——按单店日销 1.3 万元计算,单月日销为 40 万元,18% 毛利可赚 7.3 万元左右。而一家门店一般需要招聘 5 名店员,每人每月工资 4000 元左右,人工成本要 2 万元,100 平米门店房租 1.5 万,水电 5000 元,门店单月还有 3 万元的净利润。

理想状态下,如此的投资回报率是 " 性感 " 的。但更多时候,加盟商闯进的线下零食店战场显然更加残酷。

有某零食品牌加盟商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创业失败经历,他表示,当时品牌声称其单店日销售额能达到 8000-11000 元,毛利润约为 15%-20%,加盟者可获得的净利润达 8%。但当他真正经营下来却发现,刚开始开业,因为便宜、消费者好奇等因素,零食店确实能迎来大量客流,日营业额也能有 1 万多元。

但时间越久,单店日营业额就开始回落,单店日营业额开始降到几百元到数千元不等,按照 50 万元的启动资金计算,其回本周期也要长达 3.5 年。

无独有偶,另一位量贩零食店创业者也分享道,其花费 50 万开的零食店,最开始一天的营业额有 6 千 -7 千元,但好景不长,现在一天的营业额只有 1 千 -2 千,最低时只有几百元一天," 本来零食店就是靠薄利多销增加收入,但现在收入还不够给员工发工资,我开店不到一年,就无奈将店铺关门了。"

究其原因,这位加盟商认为,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环境是其失败的主要原因。

" 最近这一两年,不少创业者开始在线下疯狂铺零食折扣店。这条街以前就 2 家店,现在又开出好几家,感觉就是在拼谁的财力雄厚。" 他补充道。

事实确实如此,随着线下连锁零食店品牌疯狂开新店,原本竞争相对宽松的市场逐渐被更多玩家分食。

目前,零食很忙官方数据显示其在全国拥有 2000 多家门店,但据业内人士透露,其全国门店已近 3000 家;零食有鸣全国门店已经超过 1000 家,并计划到 2026 年开店规模达到 1.6 万家;被誉为 " 江西人的零食铺 " 赵一鸣在官网上宣称,公司 2020 年 10 月开放加盟,以每月 200+ 的开店速度布局。

企查查数据显示,近十年里,全国 " 零食店 " 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一直很可观。其中,2015 年零食相关企业注册量首次突破 1 万家;2016-2018 年,我国分别新增零食相关企业 1.33 万、1.41 万、1.69 万家;2019-2022 年,我国每年新增零食相关企业均超 2 万家。而截至今年 6 月 13 日,我国新增零食相关企业也已达 1.11 万家。



(图 / 争相入局的创业者越来越多)

狼多肉少,创业者一拥而上,利润被瓜分后,随之而来的除了钱更难赚了,也让行业迎来了倒闭潮。

上个月,有媒体爆料称网红零食门店 "a1 零食研究所 " 关闭了 80% 的线下门店;今年 5 月,零食品牌 " 老婆大人 " 就传出要倒闭的消息;此外,临期折扣店 Boom Boom Mart 已宣布破产。

薄利多销的量贩零食新业态听起来令人憧憬,令投资机构狂热,但同时也让行业进入 " 大混战 " 时代。淘汰赛已然开始。

新旧零食店之争

实际上,不光是量贩零食店之间混战,如今的线下零食店不光有零食很忙、赵一鸣零食等新连锁品牌入局,三只松鼠、来伊份等几大头部品牌企业也在继续深耕线下,更有大型超市、地方性超市、特产专卖店,甚至是杂货店、街边摊等屹立不倒。在此背景下,量贩零食店的市场突破点又在哪里?

在量贩零食店创业者眼里,零食生意的致胜法宝,似乎是到下沉市场去。

" 在我看来,目前线下零售店更多还是会受制于门店模型、人力租金成本。以零食很忙为例,目前我们门店更多是布局于二三线城市,甚至县城和乡镇地区,下沉市场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零食很忙相关负责人表示,以湖南地区为例,其在省会长沙拥有超 400 家店,13 个地级市平均门店数量在 20 家以上,湖南 70% 的乡镇实现了至少一家门店的入驻。

不光湖南的零食很忙,其实浙江的老婆大人、福建的糖巢、江西的赵一鸣、四川的零食有鸣,都在本地下沉市场扎根之余,开始开辟周边区域,并如雨后春笋般在县城越开越多。

而这些零食新势力更是成为县城零食江湖的搅局者。

事实上,便利店常常有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面积在陈列各式零食,精品超市也有四分之一的面积在陈列零食。本来,便利店的位置优势和低投入成本,让其在各个城镇、村庄遍地开花。但随着价格更便宜的量贩零食店 " 横空出世 ",它们开始不断蚕食原本的便利店、夫妻老婆店的生意。

甚至有加盟商表示," 一些本地便利店和零食店被量贩零食店‘打压’得到处闭店。"

位于江西某县城做便利店生意的方西也表示,他们这个不到 40 万人口的城市,分布有 7 家赵一鸣、3 家吖滴吖滴、3 家锁味、1 家零食很忙。

" 他们的零食不仅卖的比我们便利店便宜,换零食品类也很快,气氛也更好,相比我们这类小店来说,基本就是卖一样的零食,感觉顾客都吃腻了。" 方西也向「摩登消费」无奈表示,他现在离一家线下零食店不远,平时生意已经受到影响,要不是有烟酒和日用品的产品差异,他可能也要将店面转让了。

不过,虽然薄利多销模式让量贩零食店似乎有些 " 战无不胜 " 的意味,但实际上," 薄利 " 也限制了量贩零食店与诸多品牌的合作。

一方面,零食集合店渠道开始受到越来越多零食生产商的青睐。

比如,在盐津铺子 2022 年财报中有披露,在其所有销售渠道中,零食很忙系统占其总销售额 7.31%,位居第一,甚至超过了第二的沃尔玛和第三的步步高两大传统商超系统的合计总额。

而洽洽食品也表示,2023 年初公司加大零食专营和量贩渠道的合作,主要以直营的模式合作。目前公司在零食量贩渠道合作和试销的有零食很忙、赵一鸣、零食有鸣等,合作的产品有十几个 SKU,包括葵花籽品类、坚果品类和休闲食品品类产品,希望为 2023 年带来良好的增量。

但与此同时,更多的品牌方却也怕量贩零食店过低的产品售卖价格,会蚕食同一区域原有渠道商的市场份额,引发渠道矛盾。

对此,如三只松鼠、良品铺子这样的头部零食品牌就向「摩登消费」透露,因为怕各渠道的价格不统一,并不会与零食很忙等这样的量贩零食店合作。

显然,量贩零食店这样的新零食势力想要做大也并不容易,无论从货源还是持续盈利上,都有不少难关。从业者必须在这场新混战中找到除 " 低价 " 外的核心竞争力并摸索出新的商业模式,否则在 " 狼多肉少 " 的竞争中就会成为被淘汰的一方。

*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