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都觉得他不配拿这12.62亿!

来源: 2022-09-27 20:48:3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518 bytes)

威马汽车 2021 年亏损 82.06 亿元,但创始人沈晖年度总薪酬却高达 12.62 亿元,这个薪酬合理吗?

威马能否成为汽车市场的黑马,能否用业绩,用高成长性来证明自己的 CEO 是合格的,是有创新能力的,还需要时间观察。

高管的薪酬到底是不是合理的,谁说了也不算,最终是市场说了算。

这两天啊,造车新势力又成为热点话题。

新能源汽车新贵威马汽车的招股书曝出,其 2021 年亏损 82.06 亿元、但创始人沈晖年度总薪酬却高达 12.62 亿元,消息一出引发无数网友关注,也掀起了外界关于造车新势力高管们薪酬的讨论。

01

这个薪酬合理吗?

如果只盯着这 12 亿,那这个薪酬在中国上市公司当中,算是非常高的水平。

在造车新势力中,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的 " 一把手 " 李想、何小鹏的总薪酬分别为 150.4 万元、135.2 万元,同期沈晖的薪酬分别是前两者薪酬的约 839 倍、933.43 倍。

沈晖的工资如果和威马汽车的营收比较,那就更夸张了。

2021 年,威马汽车的总营收为 47.43 亿元,同年威马汽车向董事支付的薪酬总额为 17.46 亿元,也就是说沈晖一人 2021 年的薪酬达到同年总营收的 26.61%,占到同年所有董事薪酬的七成以上。

这么高的薪酬水平也直接推升威马汽车去年的行政费用至 27 亿元,同比上涨 54.5%。

那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薪酬呢?

我查找了相应的资料发现,沈晖的薪酬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现金,一共是 201.1 万元,剩余的 12.6 亿元是雇员受限制股份 / 购股权开支,而这部分薪资要在企业上市后才能才能真正成为收入。

这种在上市之前突击给高管股份奖励的开支是正常的吗?

应该说,是绝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常规操作。预上市公司采取这种模式,主要是希望管理层能顺利地将公司带上市,只要能成功上市,意味着公司跨越了一个新台阶。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给予管理层丰厚的股份奖励,就成为跨越这一台阶的重要激励工具。通常此类股份都为限制性股份,也就是对其出售进行了相关的限制,比如时间上的约定,对公司业绩的要求等等。

但这种限制性的股份激励对于管理层来说,依然是巨大的收益。与期权不同,限制性股份对于获得者是无需购买的,只要达成条件是必定有收益的。而期权则是与股价绑定的,若股价未达预期,那这个收益有可能是零。

我们基本上可以这么定性,威马汽车这种股份激励行为,在资本市场中,是一种常规性的激励手段,并不是什么特别的骚操作。

真正需要关注的是,新势力造车企业的管理层值这个价么?

02

亏损是新势力的常态

其实新势力车企们,高价薪酬的并非只有威马汽车。

2020 年小鹏汽车名誉副董事长兼总裁顾宏地顾宏地的总薪酬高达 4.35 亿元,其中 4.32 亿元系基本薪金、住房公积金、津贴及实物福利。彼时,顾宏地凭借超过 4.3 亿元的薪资,一举成为当年的 " 打工皇帝 "。

但普遍亏损却是新势力车企的常态。

今年前八个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达到 397 万辆和 386 万辆,同比增长 1.2 倍和 1.1 倍,市场占有率到 22.9%。中汽协预计,下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到 550 万辆,同比增长 56% 以上。

但与此同时,最耀眼的几个造车新势力 " 蔚小理 " 半年亏损却达到了百亿,亏在哪了?

新能源车产销量一路 " 狂奔 ",三家 " 造车新势力 " 上半年却合计亏损近百亿元。其中,蔚来、小鹏、理想的净亏损额分别为 45.4 亿元、44.02 亿元和 6.52 亿元。

就新势力们的商业故事来说,他们讲述的是一个规模量产后,成本不断降低,利润不断提升故事。当下的亏损是暂时的,未来的前景是光明的。

这与特斯拉的故事是同一版本。

真正要分析新势力们的前景,还得看他们的毛利率。如果毛利率比较高,且毛利总额在持续上升,那么这个商业故事是有未来的想象力的。

特斯拉的毛利率达到 30% 左右,这是特斯拉哪怕持续亏损也有在资本市场长牛的一个核心原因。因为你毛利高,大家认为只要你的量上去了,那你的利润总有一天会到来。

但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们,毛利率与特斯拉相比,那就差一个级别了。

现在理想汽车的毛利率最高,其二季度毛利率为 22.1%,汽车毛利率为 21.8%。蔚来二季度毛利率为 13.0%,汽车毛利率为 16.7%;小鹏汽车以上数值分别为 11.6%、9.7%。

这个数据只是常规传统车企的毛利率,并不能体现其未来的高增长性。丰田在很长时间内的毛利率都在 20% 以上,即使在经济动荡的 2021 年,其第四季度毛利率也达到了 19.6%,大众 2021 年第三季度毛利率则是 15.67%,福特汽车为 14.3%。

而威马就惨不忍睹了,从 2019 年到 2021 年 , 威马汽车毛利率分别为 -58.3% 、-43.5% 以及 -41.1%。前期巨额的投入严重拖累了威马的盈利水平。10 万元 + 的成交单价,也造成毛利率过低,这让威马的现金流并不充裕。

最终资本市场需要看的是企业的盈利能力,才会给出更高的股价。

而造车新势力当下面临着上游原材料上升,研发投入增加等一系列问题,让他们的毛利水平还很难达到资本市场的预期。

这种毛利率其实是达不到新兴行业的标准的,也是很难在资本市场上拿到高估值的。之所以这些企业备受关注,还与全球环保主义的政策相关。

对管理层的这种激励模式,往往只有互联网等新兴高成长行业才适合。

03

企业高管的工资由什么决定

一个企业根据什么来制定高管的薪酬呢?

答案是,计算其边际贡献率。也就是说,你带来了多少价值,我就可以给你与这个价值匹配的薪资。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打工皇帝是谁?是马斯克。

因为他的大部分财富来源于特斯拉董事会为期制定的股权激励计划,也就是你只要达成这一业绩目标,那我僦给你足够多的股权。

马斯克从股权激励方案中获得的股票价值超过了 600 亿美元。

从经营管理上说,任何对高管的激励方法都是可以的。

但这种激励方法是一把双刃剑。他在激励高管为公司股价奋斗时,还有可能带来高管的短视。

全世界实施类似方案的最多地方就是美国。

但美国本土大企业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企业是有区别的,美国大企业能享受到货币红利,美元超发时,美国的大企业比其他企业先拿到钱,他们会成为通货膨胀中的受益者。

在疫情期间,美国天量发钞的同时是美国股市的节节攀升,大量美国企业高管利用新增货币购买自家股票推升股价,其目的是抛售自己的股份,以获得高额回报。

货币政策对股价的影响是非常直接的,也导致了高管们除了追求公司利润外,还有了其他的获利手段。

美国上市企业能否成为全球公众公司高管薪酬管理的范本,其实是存疑的。

一个企业的发展核心在于企业家能否发挥出其富有远见的洞察力和创造力,从这一角度出发,给予高管高利益带来的激励作用是决定性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种瓜就能得瓜,给予激励就能拿到高回报。

企业的发展充满着巨大的不确定性。雅虎的管理层也曾拿到过巨额的薪酬,但还是把一家当初大家都看好的高成长性互联网企业干垮了。

威马能否成为汽车市场的黑马,能否用业绩,用高成长性来证明自己的 CEO 是合格的,是有创新能力的,还需要时间观察。

最后,贴一张汽车企业高管的薪酬图,高管的薪酬到底合不合理,谁说了也不算,最终是市场说了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