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特步订婚,谁是赢家

来源: 2022-09-18 23:03:04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224 bytes)

有钱的人的婚姻听起来像浪漫的爱情偶像剧,其实呢,是真金白银的财富故事。

近日,同在晋江创业并叱咤鞋服行业的特步与七匹狼联姻了,特步创始人的小女儿丁敏佳嫁给了七匹狼创始人周少雄的儿子周力源。大众的吃瓜的热情很高,助其喜提热搜。



这对新人都是 "95 后 ",都有留学经历,在各自的家族企业里都有一席之地,且小有成就。97 年的丁佳敏是特步新开拓的女子品类 " 半糖系列 " 的主理人,设计服装、策划活动、出镜担任模特、为产品代言、接受时尚杂志采访,以创二代的姿态在集团发光发热。96 年的周力源在 2019 年担任七匹狼的董事会董事,参与七匹狼投资的国际轻奢品牌 Karl Lagerfeld 的运营管理,接手三年就让 Lagerfeld 迎来盈利,能力也深受认可。从家庭、经历、能力来说,这二人称得上门当户对。

七匹狼和特步家族长期生活在泉州晋江,这是鞋服巨头发端与汇聚的地方,安踏、特步、七匹狼等发迹于此地。他们既有行业竞争与合作层面的经济关系,也有同一个生活圈与地域文化的来往,儿女的婚姻具有较高的象征性功能和社会意义。在表层上讲,这样门当户对的婚姻往往能展现双方的声望与地位。所以在当地有几桩婚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丁敏佳的姐姐就嫁给了九牧的公子,安踏体育创始人丁世忠的女儿嫁给了八马公司的公子。八马公司创始人王文彬的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高力集团董事长,一个嫁给了七匹狼另外一位年长的公子。

在晋江那个圈子,富豪们倾向门当户对。这种现象在整个亚洲也很寻常。

2008 年,香港中文大学范博宏教授与同事研究了泰国最大的 150 家家族企业掌门人的子女和亲戚的结婚对象是谁。他们收集了 1991 年 -2006 年 16 年里的 200 个婚姻样本。结果发现,33% 的家族企业子女选择政商联姻,46.5% 的家族企业子女选择商业通婚,这两项加到一起,接近总样本的 80%。有意思的是,如果结婚对象是官员或其它家族企业的子女,那么股价还会上涨。

可见,家族联姻符合双方的利益,股市也希望家族企业这样做。有资料表明,亚洲不少国家的家族企业倾向于通过子女婚姻实现商业联合。陈志武认为,这背后反映的是市场交易的信用环境差。大家之所选择联姻,可能是为了扩大家族企业的交易机会和资源空间,降低彼此之间的交易成本。如果市场机制和资源机会平等开放,外部环境、信用机制完善且健全,政商联姻、商业联姻的必要性机会就会下降。

特步与七匹狼的联姻多少有这种迹象。在 2005 年,福建七匹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晋江万丰投资有限公司与荣盛(厦门)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了两岸青年(厦门)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万丰投资有限公司背后是特步,荣盛投资有限公司背后是鸿星尔克。



特步、鸿星尔克深耕行业多年,但一直被李宁、安踏压着,处在国产运动品牌第二梯队,主打三四线下沉区域。而七匹狼在男装市场的业绩也举步不前。近些年转向投资,投资了上海正心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是阳光保险的股东。这三家企业有一个通病,鞋服设计始终没有跟上品牌升级的步伐,难以赢得 "Z 时代 " 的青睐。

电商渠道的兴起与消费升级,让特步、鸿星尔克、七匹狼等传统服装零售品牌面临转型。在这个背景下,七匹狼为了实现渠道升级,期间费用也是 " 水涨船高 "。七匹狼 2021 年期间费用率达 27.88%,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仅为 5.45 亿元。导致收入端停滞不前,利润端也持续承压。特步、鸿星尔克也存在类似的问题。特步 2021 年的营销费用在营收中占比达到了 10%,研发费用占比仅为 2.5%。只能靠儿童、老年人支撑业绩,与时尚的年轻人无缘。财报显示,2022 年上半年特步存货周转天数为 106 天,同比增加了 27 天;截止到 6 月 30 日存货额为 23.1 亿元,同比增加了 111%。而李宁平均存货周转天数仅为 55 天,特步陷入了库存消耗慢,销量滞后等困局。

七匹狼、特步面临同样的困局,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贵人鸟。贵人鸟靠卖房、卖股权来来维持正常运营,对资金的需求极大,在关键时刻银行等机构信用降级根本难以支撑,只能靠企业解决。七匹狼、特步早在 2015 年结盟,可能也是为了抵御这样的风险,能够互帮互助。从近些年的晋江联姻来看,深层次上讲,鞋服行业的竞争是全方位的,行业潜力有限,需要彼此之间联合才能争得一席之地,保住既往的优势。

事实上,他们的婚姻联盟已经开始发挥作用。2018 年 -2020 年,八马茶业向七匹狼及其关联公司累计销售了 14.46 万元的茶业及相关产品。并且租赁七匹狼的房屋用于门店经营,2018 年 -2020 年合计租金 19.11 万元。好玩的是,2020 年应收款项中,八马茶业还对七匹狼计提 1700 元的坏账准备。安踏体育也从八马茶业采购了数十万的茶业产品。

尽管这些交易数额不大,可能仅仅从礼尚往来的 " 友情 " 支持,但多少能反映出来他们不忌讳这种沟通方式,寻求更高层次的合作。这种联姻巩固家族集团利益的方式在韩国大企业中随处可见。韩国 LG 家族也是通过与韩国财界、政界的联姻,建立了复杂而庞大的婚脉网络。具仁会家的亲家主要有三星集团李秉哲家(二儿具滋学)、大林集团李在濬(二女儿具滋惠)等大集团,还有保障社会部长、国会议员、大韩保证保险部社长等政治亲家。

国内香港特区也有这样的传统,正面例子就是前香港特首董建华背后的航运世家。董建华的航运世家开拓于第一代顾宗瑞(董建华的外祖父),壮大于第二代董浩云(董建华的父亲)、顾国敏、顾国华及顾国和(董建华的三个舅舅),在第三代董建华、董建成的领导下克服困难后扬名天下。

据说,顾宗瑞当年慧眼识珠,认为董浩云才华出众,不仅有企业家精神,还有将帅之才,主动把女儿许配给他。之后,董浩云撮合小舅子顾国华与 " 纸头大王 " 张明为的女儿张肇澜结合,其中顾宗瑞与张明为既是同乡好友,也是生意伙伴。此外,董浩云还促成次女董小平与原台湾当局领导人幕僚机构参军长彭孟辑的儿子彭荫刚交往,曾多次或明或暗地鼓励他们交往。这从侧面也反映出,这种婚姻关系并非自然而然的发生。这些家族为了强化彼此交往的网络,会刻意培育某种关系,而子女的婚姻则变成他们强化这些联盟关系的强有力工具。

在董家不断发展,应对挑战的过程中,婚姻联盟构建的社会资本,在不同层面上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其在两岸三地乃至世界政商界的地位和影响力,在众多航运家族中可谓无出其右。正是婚姻联盟赋予了这个中国航运家族强大的韧性,即使在战乱时期,仍能保持对商业机遇的高度敏感,在逆境中找到生机,延续三代而不衰减。

顾宗瑞慧眼识英雄,为一手打造的航运帝国找到了合适的接班人董浩云,子女之间协作把家族企业推向高峰。这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家族通婚的意义。家族联姻除了资源共享,还能为家族吸纳相关人才,弥补本身不足,甚至为专业人才的发展提供更有利的条件,打破 " 富不过三代 " 的诅咒。

在中国的商业史中,这样的家族故事不胜枚举,子女反抗联姻并梦碎联姻的戏码大多发生在偶像剧和爱情故事里面,即便有少数家族梦碎联姻,也盖不过董建华父辈这样的经典联姻,在风险和财富面前,富豪们依旧会遵循古训,毕竟在中国没有比血缘关系更牢靠了。

但鞋服行业头部联姻,尤其是晋江的大佬们这么热衷,多少能反映出行业存在问题,不管是合作者还是股民都要警惕起来才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