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基二冲IPO,深陷亏损急于融资纾困?

来源: 2022-08-01 20:30:2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849 bytes)

经历了退市、上市材料失效后,中式快餐集团乡村基于日前再次更新招股书内容,二冲港股IPO。

不过,这份时隔近半年交出的新版上市材料,却让公司存在的经营问题暴露无遗:主战场消费低迷、主品牌翻座率下滑、旗下品牌同店销售额减少、公司整体陷入亏损境地等等。

作为从重庆走出来的区域品牌,乡村基自成立以来的二十多年间,一直在尝试向全国市场拓展,但似乎除川渝外,其余地区反响平平,且后续疫情反复影响之下,公司盈利能力更是受到不小挑战。

而现如今,随着老娘舅、老乡鸡等快餐品牌统一上市步伐,“中式快餐第一股”争夺战进入白热化阶段,在此背景下,乡村基能否突出重围,率先上市,以资金换时间,抢占更多快餐市场?

急于上市,欲破盈利困境

疫情反复之下,堂食业务曾一度全面停摆,餐饮企业收入骤降,甚至无入反亏。而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餐饮行业也开启了复苏步伐,尤其是对于资本化有了新的考虑。

2022年以来,中式连锁快餐企业加快了上市步伐,包括乡村基、老乡鸡、老娘舅在内的“中式快餐三杰”,分别于1月、5月、7月相继递表,申请上市。不过,与后两者的A股冲刺不同,乡村基则是将目光瞄准港股市场。

谈及原因,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曾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疫情对餐饮行业的影响很大,尤其是连锁快餐企业,相比之下经营压力更大,而短期内疫情缓解的不确定性非常大,对于企业的经营现金流会造成紧张,因此在周期较快的香港市场上市可以尽可能增加资金。

而根据港交所相关规定,申请公司如果没能在6个月内完成聆讯或者上市,招股书便会自动失效。7月25日,作为中式快餐首家递表的乡村基,却未能在限定时间内,于餐企扎堆上市的港股市场实现突围,因而招股书失效,需要更新数据。随后,仅用了4日,乡村基便再次交表,继续IPO流程,可见其对于上市融资,需求十分迫切。

而事实上,这一点,从乡村基最新的招股书中可见端倪。数据显示,2022年前5个月,公司营收17.93亿元,同比微减。与此同时,公司净利润更是不容乐观,净亏损2224万元,被称之为近三年来的业绩“冰点”。

对此,乡村基表示,是因2022年初局部地区再度爆发COVID-19疫情而受到不利影响。

疫情固然是不可小视的影响因素之一,不过,扒开疫情外壳,无论是与同行对比,还是就自身来看,乡村基的盈利及抗风险能力均令人担忧。



数据显示,在疫情最为严重的2020年,中式连锁快餐三大品牌中,除乡村基外,其余两家品牌均保持盈利,这其中,老乡鸡品牌门店数虽不敌乡村基,但净利润在近3年来却一直处于更高水平。

此外,据了解,2019年至2022年前5个月,乡村基净利率分别为2.5%、0.4%、3.9%、3.8% 和-1.2%,在行业中处于低位。因此,就乡村基自身来看,其综合盈利能力也并非乐观。

门店业绩增长疲软,上市募资仍大举扩张

而上述盈利情况不佳的背后,或与乡村基疫情以来的抄底扩张有关。

据了解,2019年初,乡村基全国直营门店数为638家,年末时增至847家。而截至2021年末,品牌直营门店更是扩张至1149家,不到3年,数量已较疫情前接近翻倍,规模不容小觑。

不过,快速增长的门店却未能给公司带来预期回报,反而在疫情之下,成为了压在乡村基肩上的“负担”。这种“负担”一方面来自食品安全方面,另一方面来自经营效率方面。

据悉,在此前招股书中,公司曾直言,传统快餐模式往往为了方便而牺牲新鲜度,而在乡村基和大米先生的餐厅,一直坚持用优质食材现炒现制具有锅气的菜肴。“我们直接拥有并运营旗下所有的餐厅,因为我们相信,这是确保质量、多样化和运营高度标准化的最佳办法。”

然而,蓝鲸财经记者注意到,即便是不开放加盟的乡村基,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曾多次因食品安全问题被诟病。此外,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8年乡村基曾出现在网上销售剩菜的情况。按招股书披露的扩张计划来看,乡村基在门店快速拓展之下,总部若要有效、妥当的管理所有餐厅变得越来越难。

除此之外,经营效率上,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间,主品牌乡村基的单店日均下单数量分别为515、463、457,每单平均消费额分别为26.6元、25.6元、25.3元,单店日均销售额整体呈现出持续降低趋势。相比之下,大米先生的表现则略优于此。

虽然公司方面对此表示,是由于乡村基品牌在现有市场(特别是在重庆和四川)采取“小型餐厅策略”,并自2019年起战略性地开设规模普遍较小的新餐厅所致。但随着2022年前5个月门店经营情况的披露,这一理由已略显单薄。彼时,在门店数接近的情况下,乡村基的单店日均销售额、单店日均坪效和翻座率同比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除此之外,两个品牌的同店经营情况也不算乐观。据了解,2019年-2021年,乡村基和大米先生的同店销售额的增速均不及同店数量。

或许是意识到扩张所带来的风险,乡村基于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放慢了扩张步伐,截至今年5月底,公司整体在8个月内仅新增1家门店,与此前的激进开店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不过,身处竞争加剧的中式快餐领域,乡村基对于门店网络的扩张仍未放弃。

在最新招股书中,公司依旧明确了开设新餐厅的战略:计划在2022年开设80至100家乡村基餐厅、100至140家大米先生餐厅;在2023年开设140至160家乡村基餐厅、200至240家大米先生餐厅;在2024年开设140至200家乡村基餐厅、200至280家大米先生餐厅。“我们计划扩大市场占有率,战略性扩大餐厅网络,促进有机增长和网络效应,最终提升我们的品牌知名度。”

但事实上,扩张带来的经营业绩压力,乡村基已非首次遇到。据此前媒体报道,2010年9月,乡村基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第一个在美国上市的中式快餐品牌。但好景不长,过快的扩张速度致使公司上市后业绩下滑、股价低迷,最终,乡村基于2016年选择了私有化退市。

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疫情以来,餐饮板块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曾经历大幅降温,港股尤甚,不少头部餐饮企业股价持续下跌,日子并不算好过。而在此背景之下,主打中式快餐的乡村基,若能成功上市,在二级市场上究竟能否借扩张之力实现突围?还是会重蹈此前在美股市场的覆辙,再度因股价低迷退市?一切都是未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