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优鲜倒下,下一个是谁?

来源: 2022-07-29 01:11:3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367 bytes)

" 虎年大吉 ",每日优鲜华东区办公室的玻璃门上,还贴着喜庆的新年祝福贴纸,但这家昔日明星公司已然走到悬崖边。

7 月 28 日下午,有消息称,每日优鲜就地解散,无赔偿、无离职证明、断缴社保;一则流传甚广的《每日优鲜破产通知》录音显示,每日优鲜投资款未能如期到账,公司开启裁员," 咱们大部分工作就截止到今天 "" 后续会补缴 5、6、7 月的社保、公积金 ",至于何时补缴、何时补发工资,每日优鲜 HR 未给出明确回复。

一位每日优鲜前员工告诉字母榜,6 月工资本该于 7 月 10 日发放,此前公司表示由于资金周转困难,工资延期到 28 日发放," 但 28 日突然宣布公司解散,太魔幻了。"

对此,每日优鲜方面向字母榜回应称,网络传言不实,公司并未 " 解散 "。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次日达、智慧菜场、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员工离职,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

7 月中旬,每日优鲜曾宣布与山西东辉集团签订了战略投资协议。按照协议规定,山西东辉集团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 2 亿元的股权投资。

一位每日优鲜中层向字母榜表示,这笔融资本预计近期会到账,但实际未能到位," 可能是投资方不投了 "。暂时还不确定公司后续的经营情况,7 月 28 日宣布裁员属于突发状况,公司还在进行应急处理。

每日优鲜停止核心业务运营此前已有预兆。一位北京地区的每日优鲜用户告诉字母榜,最近几个月,每日优鲜售卖的货品种类大幅减少,前几日平台进行了一场 " 满 99-50" 的大促活动,但昨日他发现,小区楼下的每日优鲜站点已经大门紧闭。

如今看去,这项大促活动实为每日优鲜的一场清理站点最终库存的行动。7 月 28 日,每日优鲜宣布取消 30 分钟极速达业务,配送时间改为最快次日达,这意味着每日优鲜正式终止了它曾引以为傲的前置仓服务。

7 月中旬,每日优鲜还进行了工商变更。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联合创始人曾斌变更为孙玉英,同时曾斌与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徐正退出主要人员行列。

在这场突发的大裁员与关站之前,每日优鲜已陷入亏损许久。至今,每日优鲜仍未发布 2021 年年报及后续财报。

2021 年第三季度,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公司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调整后净亏损为 8.865 亿元。截至三季度末,每日优鲜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 24.795 亿元,短期借款为 7.56 亿元,应付账款为 16.52 亿元。

对每月亏损近 3 亿的每日优鲜而言,2 亿投资款也仅能多续命 1 个月,尽早抽身、及时止损或许是眼下最现实的选择。

正如淘集集开启了社交电商的倒闭潮,同程生活开启了社区团购的破产潮,每日优鲜的倒下,会成为生鲜电商关停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吗?

在终止极速达业务、大规模裁员之前,每日优鲜已显露出难以维持正常运转的迹象。" 今年上半年,公司就没停止过人员优化 ",一位每日优鲜员工告诉字母榜。

上述每日优鲜中层也表示,上半年公司经营状况确实有恶化,业务持续亏损情况太严重,上市后融资进展也不顺利。

2021 年 6 月,每日优鲜在美上市,发行价 13 美元 / 股,以此计算其当时市值为 32 亿美元;上市首日,股价即破发;受 7 月 28 日解散、破产传闻影响,每日优鲜股价再度大跌近 50%,跌至 0.135 美元,总市值 3186 万美元,远低于此前数轮的融资额。今年 6 月,由于股价连续 30 个交易日跌破 1 美元,每日优鲜已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函。

成立于 2014 年底的每日优鲜,在上市前,每年几乎都会完成一笔大额融资,公司以亏损换规模、规模换融资,但直至上市,公司仍未显露出可能盈利的迹象,当融资陷入停滞,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就即将宣告终结。

每日优鲜上一次获得融资还是在两年前,2020 年 7 月,每日优鲜完成由中金资本领投的 4.95 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每日优鲜的投资方中,还包括曾参与了每日优鲜数轮投资的腾讯。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因掌握海量数据,腾讯可以更早、更敏锐地发现那些交易最活跃、成长最快的公司,每日优鲜便是最好的例子——每日优鲜还只是一个公众号时就被腾讯发现,它们后台的交易、支付数据对腾讯投资而言就是最好的 DD。

但生鲜电商的模式证明,有高用户活跃度的商业模式未必就是一门好生意。

从 2018 年至 2020 年,每日优鲜净亏损额分别为 22.32 亿元、29.09 亿元和 16.49 亿元,公司对 2021 年亏损预计是超 37 亿元,这意味着每日优鲜在四年累计亏损超百亿。

到了 2021 年,每日优鲜的亏损情况越发严重,上市后的二、三季度,其净亏损额分别为 8.889 亿元和 8.865 亿元,上市前的那笔大额融资也仅够支撑每日优鲜存活一年之久。

每日优鲜不是没想过形成自我造血能力。" 公司一直在努力追求盈利 ",上述每日优鲜中层表示。

2020 年,每日优鲜合伙人兼 CFO 王珺曾表示,每日优鲜已于 2019 年年底实现全面盈利,目前每日优鲜已经走过了用低毛利率抢占市场份额的阶段。

然而采用前置仓模式的每日优鲜,注定很难实现盈亏平衡。一位每日优鲜上海站点的前员工说,无论有没有疫情,每日优鲜的站点都始终在赔钱,疫情前公司就已在勉力支撑。

今年上半年,已有数位供应商在黑猫投诉上投诉每日优鲜拖欠货款,"2021 年底开始,常州每日优鲜分部一直以各种理由拖欠货款,并威胁供应商不供货,所有货款都不结,导致供应商供货到今年 2 月底,被拖欠 103 万货款。"

一位每日优鲜老用户说,最近几个月她确实发现每日优鲜在售商品价格变贵、商品种类也在减少。

如今看,今年上半年,每日优鲜的经营状况已经岌岌可危。由于自身不具备造血能力,只能靠融资续命;但在如今的大形势下,投资机构愈发谨慎,每日优鲜持续亏损的商业模式又存在天然问题,很难有投资机构敢在这种收缩的大背景下投资。

现金流吃紧后,公司选择拖欠供应商货款以勉力维持;供应商迟迟收不到货款,选择终止供货;平台商品丰富度下降、价格成本增加,导致用户单量下滑,公司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公司只好降低对用户的补贴力度,进而导致用户和单量流失,陷入资金链断裂的恶性循环。

上述每日优鲜老用户就表示,自己当初是被每日优鲜的大额优惠券吸引过来的,但最近几个月,她很少收到平台发放的优惠券,再加上起送价太高和商品本身的问题,她已经很久没在每日优鲜上下过单,转向了几个月前新开站的美团买菜,或者选择直接在楼下商超购买商品。

换言之,每日优鲜过去几年的飞速发展,始终是被外部融资吊着一口气,当资本选择束手观望,每日优鲜也就命悬一线了。

2019 年,每日优鲜曾提出华东第一的目标,是年将投入 10 亿元,用于上海地区前置仓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进攻叮咚买菜大本营。

然而两三年过去,每日优鲜即走到关城时刻。据《财经》此前报道,今年 6 月底,每日优鲜在全国 13 个城市有前置仓站点,在随后 3 天内连续关闭了 9 个城市业务。分别是:6 月 30 日,关闭苏州、南京;7 月 1 日,关闭杭州、青岛、深圳;7 月 2 日,关闭广州、济南、石家庄、太原。

盒马创始人侯毅此前曾明确表示前置仓模式没有未来,他认为这个模式不合理,除非进行大规模的物流收费,把物流成本收回来,有可能会盈利。" 原来我们的超市、卖场、菜场,包括供给体系已经成了相对完善的价格体系和布局体系。今天资本进来以后,通过补贴去争夺市场是不健康的。"

命悬一线的不止是每日优鲜。同样主打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财务状况同样一直不乐观。

从 2019 年至 2021 年,叮咚买菜净亏损金额分别为 18.73 亿元、31.77 亿元、64.29 亿元,三年合计亏损约 115 亿元。生鲜电商公司们,已经共同烧光了数百亿。

今年 3 月,侯毅曾在朋友圈分享视频并表示,叮咚买菜 " 老梁看了真是急了,他的投资方也是急了,估计马上要爆仓 "" 靠投资方的资本无序扩张,价格补贴,赢得市场是不长久的,冬天来了,谁在裸游?"

不过 3 月底开始的疫情,给叮咚买菜续了命。今年一季度,叮咚买菜收入为 54.437 亿元,同比增长 43.2%;净亏损 4.774 亿元,同比下降 65.5%。毛利率为 28.7%,较去年同期的 18.9% 有所改善。

然而叮咚买菜远未到危机解除的时刻。6 月,不少媒体报道,叮咚买菜停止了天津站服务;此前一个月内,叮咚买菜还陆续关闭了河北廊坊、唐山,广东中山、清远、珠海,以及安徽宣城、滁州等多地的业务。

叮咚买菜后回应称,近期个别报道中出现的关于叮咚买菜 " 大规模撤城 " 等信息不实。叮咚买菜在天津、安徽等区域的个别前置仓变动为正常业务调整,调整规模较小,并未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尽管盒马早已放弃侯毅不看好的前置仓模式,但处境同样不乐观。1 月初,侯毅发了一封内部信,指出盒马的目标是从现在的单店盈利,提升为全面盈利。另外,制定与此相适应的盒马内部组织机制和薪酬福利机制,暂时 " 勒紧裤腰带 "。

今年年初,有媒体曾报道,盒马将考虑以 100 亿美元估值进行融资。但在眼下这个互联网行业的黑铁时代,融资的难度可想而知。

7 月 27 日收盘时,永辉超市市值为 321.26 亿元,高鑫零售市值为 224.18 亿港元。前瞻经济学人统计,永辉超市包括大型门店、mini 店共有 1066 家门店,总经营面积超 800 万平方米;高鑫零售共有 565 家门店,总经营面积为 1368 万平方米。

盒马此前曾表示,12 月盒马将迎来开店潮,2021 年底,盒马鲜生门店数将突破 300 家。即便算上其他业态,盒马的门店数、经营面积恐怕也不会超过永辉超市、高鑫零售,至少不会超过太多。

对比来看,盒马的 100 亿美元估值显然太贵。到 7 月,据媒体报道,盒马鲜生正寻求新一轮 4-5 亿美元融资,投前估值约为 60 亿美元。相对年初的 100 亿美元估值已大幅降低。

据投资界报道,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透露,他从一些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了解到,目前市场上有 20% 的项目能接受比上一轮更低的价格融资。即使是明星项目,比上一轮的加价率也从 50% 下降到 10%-20%。

从生意模式上看,生鲜电商是一个高度依赖融资的商业模式,而当投资市场趋冷,生鲜电商集体陷入窘境就不足为奇了,正在倒下的每日优鲜显然是不会是最后一个受此影响的生鲜电商公司。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