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客车,一场资本对监管底线的疯狂试探

来源: 2022-07-20 21:31:4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4038 bytes)

每逢 A 股一到刺激政策密集推出时期,总会有各路牛鬼蛇神,魑魅魍魉出来兴风作浪,把股市氛围搞得乌烟瘴气。

这已成为 A 股 30 年来,颠扑不破的固有现象。

全球疫情蔓延至今,A 股的妖股现象就几乎没有断过,表现一个比一个嚣张。

最夸张的时候,甚至到了以挑战监管底线来争夺 " 妖王 " 的程度。

两月涨 5 倍的中通客车,就是当前最典型代表。

01

对监管底线的疯狂试探

昨日,中通客车在传监管介入、游资内部有人离心抢跑的情况下,午盘一开始就立马出现天量抛单,不到 1 分钟就把股价从接近涨停砸到跌停的价位,振幅接近 20%,期间成交额高达数亿元。

虽然在一些掩护资金下有所反弹,但更明显的是边打边撤,至收盘,中通客车股价被死死压在跌停板,成交 59.46 亿元,换手率高达 39.52%。

今日中通客车一线跌停,一直截至收盘,堆积在跌停板上的抛单资金仍高达近 20 亿元,但成交仅 2 亿出头,无数股民成为瓮中之鳖,出逃无望。

至此,中通客车的妖王之路,终于到头了。

该股 5 月以来,各路资本蜂拥而至,但凡股民听说过的游资机构几乎都有参与进去,在它们轮番炒作下,中通客车股价一路狂飙,不断连板式上涨,不断刺激股民的神经和监管层的关注。

在该股尚未暴跌之前,5 月至今涨幅超过了 5.5 倍,虽然市值不大,但今年 A 股市场除次新股之外,就属它涨幅最夸张。

之所以终于出现惊天暴跌,市传监管层再次介入监管警示,目前无法确定消息是否属实,但该股自从持续异常大涨就多次被纳入监管名单,深交所也数次发函警示。

诡异的是,游资机构这次不知吃了什么豹子胆,一直在疯狂试探监管层的底线,铁了心要跟深交所掰手腕决高下。

双方的 " 梁子 ",早已结下。

早在 6 月初,中通客车第一次遭停牌核查,但复牌后在短暂整理几日再连续涨停,再次因触发深交所三日累计涨幅偏离值达到 20% 的异常波动标准而被关 " 小黑屋 "。

7 月 6 日,中通客车再次复牌,游资再次卷土重来,但这次为了避免再被关小黑屋,游资出奇一致达成共识没有持续连续触及涨停板,而是采取不断踩阳线方式来上涨,避开触发规则。

从 7 月 12 日至 18 日,中通客车股价多次连续三天累计上涨幅度无限接近 20% 的规则标准但一直没有触碰到,躲开了触发机制。

游戏规则拿捏得死死的。

这简直就如同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高智商团伙作案,简直玩出了游资炒作的新高度!

但从股民看来,这无疑也是在监管门口面前耍流氓,挑衅,叫嚣!

很难想象,A 股游资到底是猖狂到了什么程度,才会出现这样的嚣张场面。

甚至也不止是中通客车,这段时间,还有很多被多次警告甚至被关小黑屋的妖股,也出现了相类似的情况,宝馨科技、赣能股份、科信技术、传艺科技等等,疯炒程度也令人侧目。

02

妖股之王是如何炼成的?

机构之所以盯上中通客车,从新闻看是得益于对 " 核酸检测车 " 概念的爆炒。在 5 月 5 日先由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发问公司是否有为防疫工作贡献力量的业务,公司回答说,核酸检测车。

5 月 9 日,中通客车进一步回应核酸检测车的详细功能特点,并称恰逢当时上海疫情形势严峻,这个没有披露销量的回答开始被资金关注,并很快引起舆论猜想,并最终引爆股价疯狂上涨。

直到 5 月 31 日在问询函回复中,中通才回复称 1-4 月累计销售核酸检测车才 20 辆,收入仅有 6170.97 万元,并且以销定产,无库存,截至 5 月 30 日在手订单 18 台,预计收入 4578 万元。

5 个月也就搞了 38 台车,收入 1 个亿,却让股价增长 2 倍多,市值增加了近 70 亿!

但实际上,即使如此,中通客车的实际业绩也非常一般,近五年来扣非净利润一直大幅下滑,从 2021 年 1 季度到 2022 年一季度净利润甚至都处于亏损状态,就二季度业绩有所回升导致上半年净利润增长 0.2-0.25 亿。

同时除了核酸检测车,公司也没有其他有见成效的大改革。也就是说,这可以说是既无足够业务支撑也无太多预期想象空间的标的。

但,在游资的眼里,这都不是事儿。

因为,在诺大的中国 A 股市场,2 亿股民中,7 成以上都是散户,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对股票投资的基础分析方面能力就如小学生。

在这些有资金、信息和舆论优势的恶狼一样的游资面前,他们就如同一群毫无抵抗能力,指哪往哪的温顺绵羊。

在 A 股金融圈内,常常被挂在嘴边的最核心关键词有两个:赛道、预期。很多资本也是照着这两个要素疯狂抱团炒作,基本也无往不利。

在股民阵营,最核心的关键词也有两个:龙头,庄家。几乎从不把业绩和估值作为考虑是否投资的分析要素。

所谓龙头,就是能不断打板的和进入龙虎榜单的,所谓庄家,就是那些被小道消息传得神乎其神的游资大佬,甚至连这些大佬所在营业部都打探得自以为一清二楚:赵老哥、方新侠、温州帮、杭州帮、佛山系、炒股养家、欢乐海岸、西藏拉萨团结路、宁波解放路等等。

股民们对这些 " 知名游资大佬 " 有着莫名强烈的信仰,就总以为对方是无往不利的金手指股神,千方百计去追踪这些大佬们在龙虎榜一举一动的操作,但凡发现就去跟着大胆买入,不管那股票到底质地如何,也不管其在之前已涨了多高。

甚至,有些游资机构还在前期大量介入埋伏之后,再 " 不经意 " 在各种交流座谈会场合释放小道消息,甚至再利用媒体途径传播造势,去吸引更多散户关注买入,最终股价被越推越高。

在其中,打板效应是引发股价被爆炒最大的关键,越是连板,越被爆炒,越成为妖股的旗帜,也越能吸引散户飞蛾扑火。

在很多时候,这些游资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它们只要爆出一个概念或者一个预期,就可以轻易让一只基本面很烂的公司短短时间内变成一只涨幅惊人的妖股。

此外,妖股之所以都出现在几十上百亿级别的体量,这是因为它们体量小,弹性大,小资金更容易撬动。

中通客车涨了 5 倍,市值也就百亿出头,在此之前,市值也就二十多亿,在一开始,很少的一点资金就可以把局做起来。

总结起来,妖股的炼成要素,与公司当前财务业绩和经营现状无关,只要有概念题材蹭,有资金形成共识一起推,再通过打板效应吸引关注,就足够了。

其实能有中通客车这样妖的股票,基本都是一个个幸存者偏见。大多数时候,机构都是短炒几个板吸引跟风散户接盘就收网,让散户接盘变接刀,跟个寂寞。

散户真正能从中赚到钱的概率不是没有,但很低,并且赚的不一定多,亏的时候却经常很惨。

粗略统计,即使是在 4 月以来的单边上涨行情中,龙虎榜单涨停板的个股在次日的表现中,大幅高开导致无法买入或者直接一字板概率大概有 1 成左右,高开高走概率在 2 成,高开低走的概率高达 4 成多,低开震荡低走的概率有 2 成多,表现不明显的有 1 成多。

所以很多时候,跟踪游资在龙虎榜的表现,大多时候都是以失败告终。

比如这种,一开始搞连板吸引关注但提供极小时间窗口让散户无法买入,等到高位再让散户有机会买入,然后很快开始变盘,最终瓮中之鳖。那些高位接盘的散户,最惨的一进来就巨亏十几点,甚至吃到跌停一时无法出逃,等有机会出来已是股价接近腰斩。

类似这种情况,几乎每天都在 A 股大量发生,只是股价不一定会妖到中通客车这样的程度而没被广泛关注。

03

关于当前市场交易制度的思考

虽然我们常常把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挂在嘴边,但很多时候股民对投资风险没有明确的把控意识。

除了贪心,也有无知无畏,所以追涨杀跌跟风套路亏惨,貌似也无可厚非。

但抛开股民 " 贪婪又不不懂风控 " 不说,机构也有避免不了的惯性。

毕竟,一个市场如果一直都是追涨杀跌,炒小炒妖炒垃圾的投机氛围,股市波动会很大,一些股民太容易亏钱,这绝不是成熟市场该有的特征。

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反思现在的市场制度是否符合现实需求的问题。

现在,股票交易 T+1,涨跌停板制度,给游资营造打板效应的问题越发突出。

在之前由于担心股民对股票投资的风险认识不足,交易投机气氛太浓,需要继续培养市场正向的投资理念而选择这些较严格的建议指导是无可厚非,但目前看来,依然避免不了上面这种副作用,甚至游资的兴风作浪问题,并没有得到多少有效遏制。

所谓庄家主力可以通过涨停板迅速积累利润空间,然后再利用跌停板和 T+1 制度,让散户成为出逃无门的砧板肉。

这是最轻松最高明最大收益的利用游戏规则合法生意,但这也是最不公平的对立博弈。

科创板和创业板从 10% 的涨跌停板,放松至 20% 幅度已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事实上打板效应已经越来越少了,反而在沪深两市的打板妖股继续层出不穷。

所以,是不是可以考虑继续加大涨跌幅限制,配以更加精细的监管,或者也放松沪深的涨跌停限制幅度?

甚至,为了杜绝所谓的打板效应,是不是可以考虑试行 T+0 交易的方式,可以不全面放开,那么可以从科创板或者挑一些大盘蓝筹龙头做试点。

此外,A 股的对冲工具不是没有,但基本都存在高门槛,如融资融券、指数期货需要 50 万元资产证明要求等,能达到这个标准的普通股民实际仅有极小一部分。

那么,同一个市场参与者,只有少部分人可以有对冲工具,绝大多数的人不但没有甚至只能单向下注,然后押错了又不能及时止损。这种市场交易,不可否认存在一定的不公平性。

在全球主要股市中,只有 A 股是有这样的严格限制,尽管这是中国特殊的投资者环境、发展阶段和经济管理制度所决定的特色制度,符合其自身的条件,但各国金融市场联系越来越紧密的全球化之下,交易制度趋同也是一个必然诉求。

这里不是说立即要做大幅改革,只是我们在面对上面这些问题时,是否需要做一些反思,和思考什么时候才算是条件成熟。

否则,类似中通客车这样的妖股,还会源源不断大量出现,很难被消除。这一样会给监管带来更多的监管压力。

从现实看来,大多数妖股在接到问询函之后,除了按规定回复,依然是歌照唱,舞照跳,几乎没有把它当一回事。

如果只是发问询函,大概率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所以需要做的,不应止于此。

04

结语

有人说,资本利用游戏规则炒股合法合规,只是股民风险把控能力不足导致亏损,资本何罪之有?

这话没错,炒作利好政策,甚至利用游戏规则,无可厚非,但很多时候,资本利用制度规则和舆论造势疯狂恶炒概念,一次次收割股民财富的现象,不应该成为股市常态。

这绝不止是导致股民投资价值扭曲那么简单。

这些利用涨跌停板规则兴风作浪的妖股,是应该好好监管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