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公寓再起风波:优家公寓退出北京一门店

来源: 2022-06-21 21:03:5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497 bytes)

又一长租公寓陷入风波。近日,拥有近400间房源的优家公寓北京苏州桥社区发出公开信,称因疫情亏损3500万,决定退出该项目。作为连锁门店之一, 优家公寓退出苏州桥门店的举动,引发了外界对该公寓是否会爆雷的担忧。

6月20日,南都记者走访优家公寓广州门店,目前正常经营。工作人员称收到内部邮件通知,苏州桥门店系因疫情等原因亏损,正在与物业进行交割。20日下午,北京苏州桥门店的运营方回应南都记者称,因产权方收租过高,疫情下空房率也较高,“每月收来的租金还不够给产权方的租金”、“该门店现金流压力大”、“亏损严重决定退出”。其表示会妥善处理租客后续事宜,该门店闭店不影响优家其他门店运营。

北京苏州桥门店亏损严重决定退出

据优家公寓官网,其在广州、上海、成都、杭州等地拥有21家门店,其中,即将关闭的苏州桥社区拥有近400个房间,是优家公寓体量最大的社区。6月18日,主打青年社区特色的北京优家公寓一封公开信引发关注。该封《致YOU+国际青年北京苏州桥社区家友的一封信》提到,因疫情等原因累计亏损3500万元,决定退出该项目。



优家公寓北京苏州桥门店

上述公开信还提到优家公寓曾请求业主方“北京三浦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减租未果,称该物业性质无法作为民宿或酒店运营。此外2021年和2022年,优家公寓多次致函请求业主方根据相关政策给予该司该社区疫情期间减免租金帮助渡过经营难关,亦遭到拒绝。

对于优家公寓公开信中的说法,苏州桥社区内贴出了承租方的“租户告知书”。其中提到,优家对该物业的租赁从2014年11月起,为期十年。至2022年6月18日,已拖欠租金及物业费792万,滞纳金537万,欠付水电费10.82万,合计1340.14万元。告知书称,今年2月起,曾三次致函优家公寓未获得相关相应,决定解除租赁合同,要求北京优家立即腾房。

优家北京苏州桥社区位于北京海淀区苏州桥三义庙2号院。南都记者查询获悉,业主方系在2014年3月取得该地块,占地约0.6公顷。

2014年也是优家北京苏州桥公寓的“起飞”时间。

南都记者查询优家官方网站获悉,起步于广州的YOU+公寓成立于2012年,其创始人系刘洋、刘昕,同年广州首家门店营业。2013年获得第一笔天使投资后,优家公寓在广州的第二家门店开业,并在一年后逐步走向全国。

2014年,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曾在A轮领投该公司。公开报道提到,雷军向YOU+公寓投资1亿元,2015年4月,苏州桥社区正式开业,雷军和罗振宇等人曾在开业仪式站台,雷军称自己24年前来北京时,住过地下室、农家院,很理解每个北漂心目中家的重要性,觉得有责任去帮助年轻人,这也是投资YOU+的原因所在。

回应称正在为租客办理相关手续

6月20日,南都记者走访了优家公寓位于广州珠江新城门店,在该门店大厅,南都记者看到,北京苏州桥社区在其连锁门店展示名单上。为了体现青年社区这一品牌特色,其电梯间也展示多个租客成立的兴趣俱乐部。在该公寓的公共食堂、休息室内等区域,部分租客在用餐、运动,店内正常营业。其工作人员介绍可以接受长租或短租,目前广州分店还在投入资金改善门店的跑步机设备。



优家公寓广州门店目前营业正常

对于北京苏州桥门店的风波,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当天上午公司发了内部邮件,称苏州桥社区门店为加盟店,因为疫情等原因亏损,该门店正与物业进行交割,公司其他门店正常运营。

南都记者注意到,前述承租方的告知书还提到,产权方有意接手北京门店后续运营,正与原有租户登记到期信息,协商后续事宜。

6月20日下午,就上述情况,南都记者联系上优家公寓苏州桥门店的运营方、北京U家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予以证实。其表示与承租方的协商还在持续,最近两天正在为租客办理退租或“续租”手续。

对于该门店租金成本占营业收入七成以上的说法,上述负责人没有否认。其表示,网络公开信提到的租金过高属实,公寓空房率也比较高,“每月的收来的租金还不够缴纳给产权方的租金”,“现金流压力大”、“亏损严重决定退出”。其同时表示,该公寓在无锡等地还有开店计划,北京门店闭店不影响其它门店营业。

创始人刘洋对外称,前后在北京门店的项目投入4000多万元,退出系“断臂求生”。

近年来长租公寓“爆雷”事件频发

一切似乎早有“征兆”。南都记者注意到,其苏州桥店官方微博在2020年8月16日停更。其工商信息显示,2020年的员工社保信息为8人,其未公开2021年公司营收状况。目前,通过官方网站扫码的优家公寓App也显示无法下载。

另据天眼查显示,北京优家公寓所属的北京U家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2021年5月作为案件原告,与沈阳麦动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麦邻商贸(北京)有限公司有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因资金链断裂等原因,近年来长租公寓“爆雷”事件频发。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至2020年8月,至少有70家长租公寓“阵亡”。

2020年8月,涉及上万套住房的成都“巢客遇家”率先“爆雷”。据成都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侦查,“巢客遇家”通过利用“高进低出”、“长租短付”的经营模式,吸纳了大量租客资金,但从调取的该公司资金流水显示,其经营方式无任何盈利点,且大量公司资金被公司高管挥霍使用。

2020年1月,长租公寓龙头企业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同年11月,因拖欠房东房租与租客退款,蛋壳公寓陷讨债风波。一个月后,蛋壳公寓App房源信息全部下架。2021年4月,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将蛋壳公寓从纽交所摘牌。南都记者注意到,截至2022年6月,蛋壳公寓关联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被执行总金额已超7128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