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扩张,梁汝波收缩

来源: 2022-06-20 20:03:4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5715 bytes)

" 如果给过去 5 年的自己一个建议,就是激进再激进一点。" 这是张一鸣微博的一段话,是他还在任字节跳动 CEO 的时候。

当张一鸣将 CEO 的接力棒给到 " 上铺的兄弟 " 梁汝波后,故事开始发生了变化。这一年,裁员、缩减、调整成为这家公司的关键词。

梁汝波,图源字节范儿微信公众号

上周,据科创板日报报道,字节跳动教育业务进行大调整,预估优化约 3000 人左右,该业务目前总人数不足 5000 人,优化员工将获得 "N+2" 赔偿。截止目前,字节跳动针对上述信息未给予正式回应。

该消息爆出的前一天,据报道,字节跳动游戏业务也开始了裁员,并有多个游戏项目在裁撤或整合。

明显的变化是,梁汝波接任张一鸣后,字节跳动正在 " 去肥增瘦 ",也更加聚焦。

去年 11 月,梁汝波发表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实行业务线 BU 化(Business Unit),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 TikTok。

除了整体架构调整,抖音在字节跳动的权重越来越大。

近期,在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上,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 2022 年 5 月 6 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也显示,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也已经更名为北京抖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事实上,经历了过去两年的快速扩张后,眼下字节跳动进入了一轮战略调整期。瘦身、聚焦的本质都是要 " 降本增效 "。

如今,接过 CEO 的大旗后,摆在梁汝波面前的问题并不少。不确定的市场,充满挑战的各大业务,在这家公司完成早期的野蛮扩张后,成立十年之际,需要做出更多的变革。

业务持续收缩

过去一年,字节跳动时常伴随着裁员、业务收缩这些词一起出现。

就在上周,字节跳动又开始了对教育业务线的调整。

据科创板日报报道,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开始了新一轮的优化。优化业务线涵盖智能学习国内国外、青少年、学浪,开言、瓜瓜龙,教育中台等,仅留下智能学习对公、大力智能、成人业务。

这不是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第一次被曝出裁员。去年,政策的调整之下,字节跳动教育裁员、调整的动作已经十分频繁。

伴随着裁员,今年以来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也相继停运。今年 2 月,大力教育的四大在线教育业务 "GOGOKID"、" 你拍一 " 和 " 清北小班 " 和 " 汤圆英语 " 都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停运公告。

同样受政策影响,字节跳动的房产业务 " 幸福里 " 也被爆出过裁员消息。除此之外,字节跳动的其他业务线,如本地生活、游戏等业务均有裁员的消息流出。

6 月 17 日,媒体报道,字节跳动被爆出解散上海 101 游戏工作室,当周 300 多名员工已有一半离开。此外,字节跳动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近期频繁调整,除了上海 101 游戏工作室之外,还有多个项目在裁撤或者整合。

更早之前,新浪科技曾报道,帮助字节跳动成功切入游戏领域的休闲游戏部门 Ohayoo,也面临裁员。彼时,一位该部门员工爆料,其部门二三十个应届生均遭裁员,补偿 N+1。

几乎在同时,字节跳动的商业化团队被曝出正在进行大规模人员调整。媒体报道,有认证为字节跳动员工的用户在社交平台发文称 " 公司商业化团队正在调整中 "" 温州都裁完了 "" 各大直营中心和呼叫都要裁 30%-70%"。

需要明白的是,裁员只是表象,字节跳动的目的是降本增效、去肥增瘦,这也意味着裁员后一些业务线或部门会随之消失。

最大的变动莫过于字节跳动战投部的骤然解散。具体而言,字节跳动整体投资业务被裁撤,分散到其它不同业务线。据《财新》报道,随着投资业务调整,此前拟计划投资数字化营销整体方案服务商 Growing.io 项目被叫停。

更早之前,字节跳动发布内部邮件表示将撤销人才发展中心部门,现有团队成员优先内部转岗,若无合适岗位,给予补偿、离职。" 做这个调整是因为:一是发现现有团队的定位与公司的需要脱节;其次团队积累的技能和经验,一段时间内也不太符合公司的需求方向。" 在内部邮件中,字节跳动这样表示。

无论是人员规模上万的教育,还是重金发展的游戏业务,似乎都有着相似的发展轨迹:曾经被寄予厚望,如今收缩裁员。

投资再退一步

字节跳动正在告别 " 买买买 "。

近日,据报道,字节跳动正在考虑出售得物的少数股权。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正在就出售较低个位数百分比股份展开谈判,更愿意出售给现有投资者。

更早之前,字节跳动与微念、乐华娱乐、" 印度版字节跳动跳动 "VerSe Innovation、海豚投票等公司都说了 " 再见 "。

随后,字节跳动回应称,公司正在收缩金融相关业务,内部已明确未来不再从事证券业务。

不仅是退出原有持股公司,对于新公司,字节跳动也放缓了投资脚步。据天眼查显示,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一共有 15 起投资事件。据连线 Insight 不完全统计,2021 年字节跳动一共有 76 起投资事件,平均半年要出手 30 多次。这样对比,今年上半年的投资频率足足减少一半。

过去的 9 年里,投资始终是张一鸣长期坚持且看重的事。在业务与投资双轮驱动的战略下,张一鸣带领字节跳动构建起了庞大的投资帝国,遍布互联网流量所在的多个领域。

这样的方式不仅帮助字节跳动快速拓展业务版图,也令其收拢了很多人才。Musical.ly 创始团队的朱骏和阳陆育,以及图吧创始人张楠,都是在公司被收购后加入字节跳动,如今已在内部身居要职。

事实上,除了互联网红利已尽、企业增长放缓以及日益趋严的监管政策等因素外,投资项目并未能为其带来丰厚的利润,或是字节跳动投资收缩的重要原因。

正如字节跳动在裁撤战投部门时公开表示," 公司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

在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大背景下,互联网大公司在国内的投资布局都在收缩。在看不到明朗的投资回报时,适当放弃和退出不失为一个正确的选择。毕竟,钱要花到 " 刀刃 " 上。

App 工厂逐渐告别 " 无边界 " 探索

2019 年 1 月 15 日,看似平平常常,但却是互联网社交大战极具纪念意义的一天。这一天,字节跳动 " 多闪 "、云歌人工智能 " 马桶 MT"、快如科技 " 聊天宝 " 同时出现。

这距离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在微信之夜正式宣布微信成为国内历史上第一款进入 10 亿 DAU 数量级 APP 不到一周时间。

可最终,上述三个软件殊途同归,消失在社交赛道中。

事实上,那段时期是互联网产品百花齐放的日子。阿里的 " 唱鸭 "、百度的 " 听筒 "、腾讯的 " 回音 "、微博的 " 绿洲 "……

也是在那时,随着今日头条、抖音的出现,字节跳动 "APP 工厂 " 的名号,就此打响。

在字节跳动跳动内部,有一套成熟的培养新产品的方式。具体而言,字节跳动初期会对产品投入大量人力成本,然后在内部建立赛马机制,以此在短时间内试错,选出成功的产品。

今日头条、抖音都是跑出来的 " 好马 "。但如今,除了在擅长的资讯、短视频领域跑出两大爆款 APP 外,字节跳动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爆款 APP 了。

近年来,西瓜视频、悟空问答、大力教育等在初期寄予厚望的新产品,都没有达到预想的高度,甚至一些产品遭遇直接关停的尴尬境地。比如在社交领域,字节跳动曾推出飞聊、多闪等多款产品,但均在 2021 年宣告失败,飞聊团队解散,多闪被并入抖音。

到了去年下半年,字节跳动上线新产品的频率开始下降。据连线 Insight 不完全统计,过去一年,字节跳动推出了 8 款新产品,包括直播 APP" 聆镜 "、阅读 APP" 识区 "、元宇宙社交 APP" 派对岛 " 等。

一个共同点是,这些 APP 尚未激起水花,提到字节跳动,想起的还是今日头条和抖音两个产品。

随着互联网线上流量见顶,App 工厂的战术并非一劳永逸。今时不同往日,各个垂直领域都有用户喜欢的产品,新玩家想要跑出来,并占领用户心智,需要的时间和成本会更大。

更重要的是,想要在如今的互联网领域寻找新的流量,难上加难。

这时候,五花八门的产品四处碰壁后,围绕核心 APP 开发新功能,成为字节跳动升级产品的方法。

过去半年,核心 APP 抖音测试小说频道、电商一级入口,推出快递服务 " 音尊达 "、音乐平台 " 汽水音乐 "。更早之前,抖音盒子的推出也透露出字节跳动做兴趣电商的野心。

遗憾的是,抖音盒子在市场上的声量并不大,也没有再现抖音往日的奇迹。与同类产品小红书、得物做对比,抖音盒子还处于起步阶段。

现在的抖音已经不只是一款产品,而是字节跳动跳动最大的一个事业部,它包括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番茄小说等产品,还有多个中台业务。

随着抖音成为超级 APP,抖音承载的东西将会越来越多。而字节跳动也逐渐告别了 " 无边界 " 探索,打法显然更为聚焦。

张一鸣扩张,梁汝波收缩

和张一鸣的不苟言笑不同,梁汝波的脸上似乎总挂着笑容。

在张一鸣宣布卸任 CEO 后,字节跳动官方公开了一段怀旧视频:" 字节跳动 7 周年 ",公司几位创始元老要一起重回创业的起点——锦秋家园。

张一鸣和梁汝波,图源字节范儿微信公众号

张一鸣先到,他对随行人员说,梁汝波来了吗?随后的镜头给到梁汝波,他白白胖胖的圆脸挂着笑容," 我去过很多创业团队,很多都有蟑螂,这里没有蟑螂,超出我预期了。"

在视频中,张一鸣回忆了创业初期五平米的会议室,这是工科男张一鸣少有的温情时刻。将公司 CEO 的职位交给梁汝波,足以见得他对这位 " 大学室友 " 的信任。

一个公司业务、结构的变化,与掌舵者是分不开的。

张一鸣时代的字节跳动,身上的标签是扩张。九年间,他通过赛马机制高效率地推出一款又一款软件,获得各个领域的流量;另一方面,他通过投资,建立庞大的 " 字节系 "。

前几年,字节跳动更是迅速扩张。2020 年,人员规模直接从 6 万人扩张到 10 万人。相比于老牌互联网公司几十年才能达到的规模,字节跳动只用了八年。

彼时的字节跳动,也陷入了多方的竞争之中。

在字节跳动九周年的演讲上,张一鸣分享,总有同事和他抱怨,这种竞争怎么没完没了,到底什么时候才结束?张一鸣给出的回答是,把竞争当作常态,不要逃避竞争。

张一鸣,图源今日头条官方微博

但当字节跳动来到梁汝波的时代,这家公司放缓了成立以来的高速增长态势,聚焦成为核心。

梁汝波成为 CEO 后,首次公开演讲的主题是《保持伸展,避免僵化》。

梁汝波表示,字节跳动面临的一个课题是,一方面组织规模很大,需要关注管理效率,确保管理可以规模化,不过度混乱;另一方面也要关注管理效果,保证组织不僵化,能保持弹性,总能探寻最优解。

紧接着,梁汝波将各种业务划归为六大板块,并相继关停业务,裁员。就此,字节跳动告别了野蛮生长时期,更加注重效益增长。

事实上,内部抖音一枝独秀,缺少新的爆款 APP、外部互联网反垄断加剧,此时字节跳动的扩张游戏已经显得不合时宜,也确实到了改变的时候。

如今的字节跳动也走到历史节点的十字路口,市场充满不确定性,过去的增长模式遭遇挑战,内部组织的隐患也开始显露。放慢脚步、降本增效,梁汝波的变革,不无道理。

作为张一鸣最信任的人,梁汝波需要做的,就是让字节跳动更好地 " 跳动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