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马云马化腾争执的IT界大佬,因为这事报警了!

来源: 2022-06-16 02:17:5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4915 bytes)

因为这个没完成的一两亿对赌业绩,互相打官司无果后,中嘉博创直接报警说对方涉嫌挪用公司资金。至于吴鹰为啥没调停这个事,不太好说,因为他这个实控人都像是 " 捡来 " 的。

文 | 金融八卦女作者:何必

最近," 小灵通之父 " 吴鹰或许有点头疼。

他实控的上市公司向警方报案,说其全资子公司原高管涉嫌挪用公司资金。

其实这个事已经折腾有一年了,因为一两亿的业绩,双方官司来回打了好几场,现在更是直接报警了。

按理说,吴鹰也是资本界的前辈了,曾经也是号称只能他能摆平马云和马化腾吵架,怎么现如今,连个自家子公司都摆不平了?

当初双手搭在 " 两马 " 肩上,robin 李都只能附耳过来的场景,让多少人感叹他的能量。

难道真是英雄迟暮,沦落到只能在资本市场挣扎、还要变相掏空上市公司?

1.

/ 互联网是一张网 /

1959 年出生于北京的吴鹰,刚好赶上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

因为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再加上自身努力,吴鹰顺利考上了北京工业大学的无线通信专业。

在校期间,吴鹰开始展现他的学霸天赋,学习成绩优秀到毕业后直接留校担任助教,甚至还参与了中国第一台 16 位单板计算机的设计。

而在 26 岁那年,或许是觉得自己的技术还有很大提高空间,吴鹰放弃了学校优渥的待遇,毅然决定去国外求学。

进入美国新泽西州理工学院后,吴鹰靠着过人的学习能力被邀请进了贝尔实验室。对,就是那个发明电话的贝尔,这是世界顶尖的通信领域实验室。

在贝尔实验室的三年里,吴鹰从研究员做到项目主管,还创立了一家名叫斯达康的公司。

许是受困于美国当时对华人的封锁,每当实验室开展一些重大项目时,吴鹰都会被上级要求回避。

次数多了,吴鹰待不下去了,决定回国创业。

▲吴鹰 来源:视觉中国

当时他算了一笔账," 中国的电话普及率只有 1.7%,而美国是 76%,只要中国发展到 50%,就是一个 6 亿人的市场,是美国的 4 倍。" 然后他花了三年时间,把斯达康做成国内通信软件领域的领先性厂商。

在这期间,他认识了同是美国留学生的陈弘亮,当时陈弘亮的 Unitech 公司是中国领先的通信设备硬件厂商之一,两人决定强强联合,以对等股份进行合并,成立 UT 斯达康公司,就是各自从自家公司拿一部分名字出来。

而这里得提到一个人薛蛮子,他是 Unitech 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投了 25 万美元天使资金。

在 UT 斯达康公司合并前,陈弘亮、薛蛮子和吴鹰等五个人去了日本见孙正义,准备拉一笔投资,牵线搭桥的人就是薛蛮子。

在听完了吴鹰的 30 分钟演讲后,孙正义决定投 3000 万美元,占 30% 的股份。一直到 UT 斯达康上市,软银一共投了 1.6 亿美元,这让孙正义成了这个局里收获最大的那个人。

薛蛮子排第二,在 UT 斯达康上市后,收获至少 1.2 亿美金。后来他能成为中国最活跃的个人投资者之一,钱也就是从这来的。吴鹰回忆,当初薛蛮子看到飞涨的股票,开玩笑地说,"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干坏事儿了。"

而在孙正义投资那一年,马云还在办翻译社,李彦宏刚进道琼斯实习,马化腾还在当个小程序员。

这中间还有个故事:后来马云能拿到软银的投资,就是顺着吴鹰这条线;而马云与李嘉诚结识,也是吴鹰带着去的。

在 1999 年金秋的某个下午,中国早期互联网创始人都排着队在吴鹰办公室等着拜会孙正义。

这里面包括王志东、张朝阳、丁磊等人,据吴鹰的话说," 当时最牛的(项目)实际上是新浪,公司还没上市,已经有 6 亿美元的估值。"

但排在后面的马云,靠着手里拿着的半张纸,讲到一半就把孙正义给打动了,当场决定弃投其他公司,选择马云。

这也是为什么多年以后,尽管 BAT 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代名词,在 " 双马 " 关系不好的时候,他们也还得坐下来听前辈吴鹰一句劝。

所以说,互联网真的是张网,靠着一个个关键节点,互相联系又相互延续。

2.

/ 成也小灵通,败也小灵通 /

当然,吴鹰能当这些大佬之间的 " 和事佬 ",靠的可不仅仅是资历,他和 UT 斯达康也是曾经风光过的。

2001 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吴鹰名列第 19 位。

2002 年,UT 斯达康市值高达 260 亿元,吴鹰被评为 " 中国十大新锐人物 " 和 "2001 年中国十大最具人气企业家 ",美国《商业周刊》还曾将他选为拯救亚洲金融危机的 " 亚洲 50 位明星 " 之一。

这些荣誉,都是由于小灵通的崛起。

说实话,小灵通的崛起有些机缘巧合。彼时其他行业的能垄断要么是因为 " 改革示范 ",要么就是 " 地方特殊资源 ",而小灵通则是得益于国有企业之间的内斗。

▲小灵通广告 来源:视觉中国

1996 年的时候,浙江省余杭市邮电局长徐福新在考察日本回来后,带回来一项 PHS 技术,在此技术上发明了小灵通。

简单地说,就是个移动的 " 固定电话 ",用着固定电话的网络,却是个移动设备。

这项技术本身是很落后的,因为它属于 2G 网络,功能单一且质量不稳定,稍微远一点就没信号。

但中国电信却很需要这项技术,因为在中国移动分出去的时候,也把移动业务牌照带走了,眼看着移动通信产业空前兴旺,而曾经的行业老大中国电信却只能看着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如果有这个技术就能打个擦边球,曲线进入移动电信市场。

可惜徐福新在和多家通信巨头联系合作之后,都被拒绝,其中包括华为、爱立信等,他们在研究一年后还是觉得这个技术太落后了。

最终还是吴鹰接下了这次合作。尽管当时 UT 斯达康主要业务根本就不是移动网,但吴鹰很早就明白只要普及开来,这个项目的利润实在太可观了。

吴鹰买断了这项技术,并为其取名 " 小灵通 "。

1997 年 12 月,第一个 " 小灵通 " 无线市话试点在浙江省余杭市开通,通话费只要 3 分钟 0.2 元,彼时移动和联通的 GSM 手机 1 分钟就要 0.5 元,还是双向收费,小灵通则是接电话不要钱。

所以,只用了 3 个月,余杭的小灵通用户数就赶上了移动和联通的总和。

之后更是在市区只有 4 万人的情况下,小灵通用户就有 1.5 万," 除了老人和小孩,基本上人手一台 "。

而随着全国各地都在推广小灵通,移动和联通开始慌了,他们一边阻击小灵通的推广,一边赶紧上告信息产业部。

信息产业部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一会说 " 小灵通是落后的技术,在全国范围内要限制发展 ",一会又说 " 经过调查,小灵通是固定电话的补充和延伸,有条件地允许中国电信从事该业务 "。

这场大战打得最激烈的地方要属于甘肃兰州。2000 年的时候,兰州电信给小灵通放了一批 "6" 开头的电话号,兰州移动则是直接拒绝它进入移动网,因为这是 " 没有经过信息产业部批准的号码 "。

兰州电信也不服,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整个移动网和电信固网给断了。导致几十万用户在数十个小时内手机没法联系固定电话。

尽管这个故事现在听起来有些玩笑,但侧面也说明小灵通的火爆程度。2001 年,除了北京、上海等极少数大城市外,小灵通业务全线开通,用户超过 6000 万。

作为小灵通的唯一设备供应商,UT 斯达康身价自然水涨船高。

2000 年 3 月 3 日,UT 斯达康公司在美国上市,股价在此后的连续 17 个季度里连续增长,就算是在那次互联网泡沫里,它的股价也从来没有低于 20 美元,要知道当时网易已经跌到两美分的价格。

只是在这盛宴背后,同样暗藏危机。

3.

/" 小灵通之父 " 的新身份 /

一个明显的事实就是,随着 3G 技术的成熟,移动网资费必然会下降,小灵通的价格优势很快荡然无存。

进入 2005 年,小灵通的业务收入断崖式下降,收入占比从由 2004 年的 79% 下降到 32%,UT 斯达康更是全年亏损 4.3 亿美元。

吴鹰也并没有坐以待毙,他也想投入 3G 的浪潮之中,所以在美国、韩国等地收购了大量通信技术的企业,并且坚定地选择了 WCDMA 技术为主要技术路线。

但造化弄人的是,2006 年 1 月 20 日,中国信息产业部正式宣布,TD-SCDMA 作为我国通信行业标准。

这也意味着,此前十多亿的投入大多都打了水漂。

斯达康也就此进入混乱时期,苦苦寻找小灵通之后新的业绩支撑点,也一直不断调整公司战略,可惜在通信行业一步慢步步慢,更别说一开始 UT 斯达康就慢了太多。

最终,在 2007 年的儿童节,作为创始人的吴鹰落得一个和雅虎杨致远一样的下场,被动出局。

" 我将从公司离职,原因是我在公司发展战略方面与董事会存在分歧。我对董事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感到非常遗憾。" 吴鹰在离职声明中这样写道。

▲吴鹰 来源:视觉中国

随后他卖掉自己手里全部 UT 斯达康的股票,以示割席。

一位员工在内网留言 " 做为一位在 UT 工作过的老员工,每次公司在危机的时候,只要鹰出来振臂一呼,我们就觉得有了希望,现在鹰走了,我们的心碎了 "。

吴鹰作为创业者的身份就这样结束了,不过却也开启了他的新身份。

2008 年底,吴鹰成立投资机构中泽嘉盟,阵容可谓是豪华,发起人有江南春、俞敏洪、丁健等,股东则包括腾讯投资、华谊王中军、钛信资本汪建国、卓尔创投、TCL 等。

也是从这开始,江湖便开始流传 " 马云的圈,吴鹰的局 " 的传说。

2011 年的 IT 领袖峰会,BAT 三家掌门人系数登场,加上北航校长怀进鹏,四个人在主持人吴鹰的带领下聊起了 " 转型发展:IT 新使命 ",台下坐着听的那都是杨元庆、李东生、李开复、王中军、郭为这种咖位的人。

▲吴鹰 来源:微博 @新浪科技

这样的局,吴鹰每年都组,中间也迎来送往了如贾跃亭、雷军、刘强东、陆奇、张亚勤等一时风云人物。

在投资场,吴鹰可就没那么上心了。虽然中泽嘉盟参与了和黎瑞刚合作的百事通项目,还在与俞敏洪有联系的全通教育项目套现了约 12 个亿。

但颓势依旧明显,先是 2015 年江南春、俞敏洪退出,随后是 2019 年担任中泽嘉盟独立董事的马云、史玉柱也相继推出。

开头所说那家上市公司中嘉博创,就是中泽嘉盟参与茂业物流重组,将其转型为移动信息服务公司中嘉博创,就相当于买了个壳,再并购另外两家通信服务公司塞进去。

从 2017 年起,吴鹰实控的中嘉博创的净利润就不断下滑,到去年更是爆出对全资子公司失去控制的新闻。

公告宣称,到并表的时候才发现无法获取其全资子公司嘉华信息的完整财务资料,无法对其实施现场审计,也无法掌握嘉华信息的实际经营情况、资产状况及潜在风险等信息,致使公司无法对嘉华信息的重大经营决策、人事、资产等实施控制。

而开头说的报警,就是这个事件产生的连锁反应,一开始是中嘉博创因为收购的嘉华信息业绩拉胯,想要拿到对赌没完成的那部分业绩,而嘉华信息则以公司未支付股权收购款为由,想就地解约再拿 1.77 亿赔偿款。

因为这个没完成的一两亿对赌业绩,互相打官司无果后,中嘉博创直接报警说对方涉嫌挪用公司资金。

至于吴鹰为啥没调停这个事,不太好说,因为他这个实控人都像是 " 捡来 " 的。

中嘉博创此前的最大股东是中兆投资,但中兆投资一直在不断减持,再加上它提名的两个董事辞职不干了,然后因为孝昌鹰溪谷提名 4 名董事保持不变,由于其可控制的董事会人数过半,孝昌鹰溪实控人吴鹰也因此成为中嘉博创实控人。

或许,这一两亿的对赌业绩,人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