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厂抢人大战:猎头每天打100个电话挖人

来源: 2022-01-12 00:42:1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392 bytes)

2021年,新能源汽车行业迎来大爆发,为满足下游车企需求,以宁德时代为首的动力电池厂商将现有产能利用率最大化,并不断上马扩产扩建项目。

在行业高速成长背后,产业链上的从业者同样进入忙碌状态:在电池生产线上996起步的工人,加班到不舍昼夜的新能源猎头,愁白了头发考虑让公司规模在这一轮周期中扩大数倍的小企业老板……奔波于不同岗位的个体,成为新能源汽车产业爆火最鲜明的写照。

896、倒班 但电池厂工人认为比在电子厂幸福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制造业的辛苦与不易却是有目共睹。

张明(化名)是一家中型动力电池厂生产线上的正式工人,现年27岁的他有过不少工作经历,在电子厂组装过手机,曾于制衣厂做过牛仔裤,也在建筑工地搬过砖。

“累得很,干个两三年,什么病都出来了。”作为一名长期奋战在制造业一线的壮丁, 对于这些年的经历,他吐槽道,“总体来说,还是在电池厂更舒服一点”。

张明工作过的电池厂、电子厂、制衣厂都坐落于城市产业园之内,员工吃喝住基本在单位。由于位置较为偏僻,也很少会去市中心,需要自己花钱的地方并不多,这也意味着挣的工资基本能存下来。

“我的基本工资两千多,加上计件工资和加班费什么的,一个月到手能有六千多。”在张明看来,这个工资已经很不错了,虽然比不上建筑工地,但是好过于电子厂、制衣厂,“工作强度也没那么大”。

张明此前所在的电子厂,只要有活,在工作时段手几乎闲不下来。而电池厂基本上是机械化操作,工作基本上是程序控制,也有人工操作的部分,主要就是拉料、上料之类的。在工作时,张明的手用不着一直动,差不多几十秒动一会,相对比较轻松。

由于行情景气度差异,张明曾待过的电子厂、制衣厂很难保证每天都有活干,而火热的新能源浪潮却让电池厂的产能利用率开到最大,只担心活太多干不完。“工作时间长短和活的多少基本上就和我们的工资挂钩,都是钱啊。以前的电子厂的工友现在都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我现在不用担心这个,好好干活就行”。

“要说不好的话,可能就是需要倒班吧,不过在电子厂、制衣厂也是要倒班的。”张明所在的电池厂实行两班制(早8晚9、晚8早9),而曾就职的电子厂与制衣厂则是三班制,“其实还是挺辛苦的,尤其是倒班,年纪大了很难坚持下来,我们生产线的人员流动率20%的样子”。

据业内人士透露,因为要倒班,部分电池厂对生产线工人的招聘有年龄要求,一般要求35岁以下。据此前媒体报道,四川时代招聘的工人不能超过40岁,而富士康的招聘条件是不超过45岁。

“没想过,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于未来,张明还没有明确的规划,“可能到那个年龄早就回老家了”。

猎头:同事太卷让我很为难

“压力大,公司内卷也很严重。”因为业绩不算好,某猎头公司的猎头顾问赵娜最近很焦虑,压力很大。“大家很拼的,有的同事天天晚上加班到十点左右,一天100个电话”。

作为一个普通猎头,赵娜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地给候选人打电话、确定意向、写推荐报告,然后再给到需求公司,如果合适了就面试走流程。

赵娜业绩不算好并非因为不够努力,按她目前的工作节奏,平均每天要打50个电话,已经远超行业平均水平。如果客户有需要的话,说不定晚上十点还在沟通。“之所以业绩不大好,还是因为快过年了,这个节点考虑换工作的人比较少”。

此外,当前锂电行业人才短缺也给赵娜的工作带来了一定困扰。根据赵娜透露,以宁德时代为例,生产主管岗位年薪一般在15万元至30万元之间,工艺和设备岗位年薪15万-30万元之间,一般25万元左右,不过工作时间大致是896,还需要接受倒班,两个月白班两个月晚班,一周工作6天时间。

“非常辛苦,所以很多人选一听时间和工作强度就不考虑了。”事实上,上述工作强度是当前锂电行业普遍现象,部分厂商情况可能会好点,但也好得有限,这也导致行业内人员流动率颇高,“我们预计整个行业离职率大概30%左右。虽然宁德时代对学历要求高,但待遇比较优厚,而国轩高科、中航锂电等电池厂待遇相对一般但对学历要求一般,这也致使这些大厂招人相对容易”。

由于锂电产业正在扩产,整个行业对人才的需求骤增,给大厂们服务的猎头公司也不只有赵娜的公司,“全国光是给宁德时代做相关服务的猎头公司就有100多家”。

天眼查数据显示,人力资源服务类公司注册数量在2019年、2020年分别为8.5万家、16.5万家,同比增速分别为46%、61%。

此前亦有专注于新能源行业的猎头公司负责人向时代财经称,近几年来,随着新能源产业大热,人才需要急剧上升,相应的猎头公司和人力资源服务公司也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虽然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还是中大型的公司,单个小公司威胁不大,但聚少成多,这样形势下,我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入行就遇招人难 老板上市梦或成空?

“我也是刚从事锂电这个行业,但没想到人太难招了。”上海某中小锂电商厂负责人王军(化名)正在为招人烦恼,“现在行业缺人很严重,大家都在抢,包括那些头部大厂,我们在薪资等各方面的竞争上都没有优势”。

目前王军的公司成立于2014年,此前主要做工业产品代理、销售。而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大爆发,嗅觉灵敏的王军也于2019年正式进入锂电行业之中,并在这波行情中实现公司规模扩大数倍,过得比较滋润。

“我是打算近几年上市的。”尝到甜头的王军想要继续扩大投入,帮助公司更上一个台阶,但首先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人员短缺问题。“技术研发类的人才尤其稀缺。现在的人都太浮躁了,知道些皮毛就被称为锂电人才,其实都不专业,真正懂锂电的专业人才是很稀缺的”。

王军目前正在招的岗位主要是电子胶销售。从他的招聘信息看,招聘要求并不算高,仅仅要求本科学历,有相关行业从业经历(无具体年限),能够独立完成销售任务,有较强抗压能力,并给出了10万元至20万元的年薪待遇。

但是这个条件下,王军始终没有找到自己满意的人选,这也让他十分头疼。事实上,从整个行业来看,王军给出的条件只能算中规中矩,如今遭遇应者寥寥的局面也在意料之中。

“像这类能够帮助公司打开局面,开拓市场方面的能人比较稀缺,大家都是抢着要。”此前,有自身锂电行业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据某猎头透露,欣旺达总部正在招聘的储能产品经理需求很急,给出条件包括70万元以内年薪,若后期储能板块IPO成功,有原始股分配。

人才紧缺背后的扩产潮

赵娜及王军所反映的人员紧缺情况,主要是新能源行业火爆,产业链企业集体扩产所致。

根据商务部数据,2021年前11个月,新能源汽车销售299万辆,同比增长1.7倍,占汽车销售总量的12.7%。新能源汽车的迅猛发展同样带动了上游动力电池行业的火爆。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2021年1-11月,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128.3GWh,同比累计上升153.1%。

在此背景下,即便动力电池厂火力全开产能拉满,仍无法满足下游车企需求,于是整个行业的扩产大潮应运而生。根据公开信息,在扩产计划下,宁德时代、比亚迪、中航锂电、国轩高科等电池企业2025年规划产能分别约为670GWh、600GWh、500GWh、300GWh。而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2021年前11月,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128.3GWh。根据盖世汽车不完全统计,至2025年我国本土锂电池企业规划产能已超过3TWh。

大规模的扩产项目落地,也必然带动这行业人才需求急剧上升,锂电人才供需市场大的动态平衡被打破,不少岗位人员薪酬在行情下扶摇直上。据时代财经此前了解,部分厂商在挖人时甚至给出100%的薪酬涨幅条件。不过即便如此,人员紧张情况仍难改善,无论研发、技术或是生产端都是如此。

部分动力电池厂内部人士也都向时代财经称,此问题相当棘手。近日,江苏塔菲尔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虽然很多校招过来的人,在公司里沉淀两三年之后会跳槽或自主创业,但都算是为行业发展做贡献了”。

“现在,行业每年的增速在两倍左右,但是高校所培养的专业人才每年只有20%甚至更低的增速,这远远无法满足行业发展需要。”有头部动力电池厂商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至少在未来几年内,行业缺人现象都不会有明显改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