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庭前代理爆料:需要 100 个“儿子”,就能成为创始人

来源: 2022-01-08 22:04:4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0474 bytes)

2021 年的最后几天,女星张庭和她的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因涉嫌传销连续 13 次被送上热搜。作为林瑞阳送给张庭的 " 爱的见证 ",这家由张林夫妇经营了八年的微商帝国几近坍塌。

虽然官方尚未给予最后定性,但从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媒体的回应和坊间流出的视频佐证,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已基本属实。该案举报反传销人士李旭在接受凤凰网《风暴眼》采访时也给予了解释。详情见文章《专访 " 张庭案 " 举报人:TST 团队规模或超 1000 万,大部分是宝妈、家庭主妇》。

即便如此,仍有不少 TST 代理执迷不悟,认为达尔威被人诟陷,想要 " 坚定 " 的 " 与达尔威站在一起,共同渡过难关 ";也有代理徘徊在 " 信 " 与 " 不信 " 之间,长期从事直播化妆品供应的阿山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近期有不少 TST 代理找过他,想要低价处理手里的囤货,但还没有最终决定," 应该是处于纠结状态,等待事情进展 "。

但也有不少代理及时醒转,调转矛头披露 TST 的传销真相,试图唤醒更多迷途人。本文叙述者张敏,就是这样一位 " 勇者 "。她 2016 年进入 TST,经过无视、加入、疯狂、到幡然醒悟,她用真实经历为大家讲述了 TST 的传销故事。

在她看来,大环境方面,TST 的发展赶上了微商发展的正当时,人们对新鲜事物的追捧,以及明星光环让 TST 发展 " 如虎添翼 "。其次,TST 内部有一套较为成熟的传销机制,从如何引导人加入、到加入后如何变相激励代理人升级投钱、再到如何加强 TST 群体的认同、满足感,每一步都切中当事人心理,让加入的人 " 心甘情愿 " 为自己的贪心买单。

张敏表示,他们的目标多是在家带孩子、没有个人收入来源的宝妈。这些宝妈社交圈有限,整日被 " 围困 " 在家庭琐碎中,辨识能力下降,再加上没有个人收入,常常不被尊重。TST 就是利用 " 零投资 "、" 零囤货 ",及明星效应引诱这些人加入,随着他们被套,代理人便开始给他们描绘 " 蓝图 ":成为创始人后可以 " 躺赚 "、月入 20 万不是问题、公司上市后,创始人可以成为原始股东等等。

怀着挣大钱的美梦,以及公司内部的洗脑话术、活动,这些代理人拼命完成业绩,朝着创始人的目标前进。这些人中,有的利用人脉、以及下线、下下线的业绩挣到了钱,但更多的不仅没实现躺赚,而且赔的血本无归,家里积压的 TST 囤货找不到销路,有的只能在二手平台打折出售来回本。

以下是张敏的讲述:

一、无视

最开始接触 TST 是在 2016 年初,当时在海南旅游。偶然认识的通行友人向我推荐了 TST,她当时说的很卖力,把 TST 夸的天花乱坠。无奈我当时一心沉浸在海南的游玩中,加上本身比较反感这种传销式的销售模式,所以对 TST 并没有多大兴趣。海南回来后甚至忘了 TST 这件事。

直到 2 月底的一个工作日,也是海南旅游回来后的第二周。那天下午我在给大儿子开家长会,老师在讲台上讲的眉飞色舞,我坐在下面无聊的刷着朋友圈。突然一条微信信息进来,微信名是一个以 TST 开头的陌生账号,信息显示:从海南回来一直没联系,最近有空聚一聚吗?末尾一个可爱的表情符号。

看到 "TST" 字样,我瞬间想到了海南旅游期间遇到的老乡,一边心里盘算着她找我会有什么事情,一边答应着找个地方聊聊。

结婚十多年,儿子出生后我便辞去工作,开始了全职主妇生活,儿子六岁时又生了女儿。当时距离我离开职场也已经八年有余。八年里,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为家人准备早餐,然后送儿子上学,打扫家务、收拾衣物、照看孩子,有时候下午还要分别去双方父母那看看几位老人 ......

每天在 " 妻子 "" 母亲 "" 女儿 "" 儿媳 " 几个角色间来回切换,我的社交圈迅速缩小,没有工作、没有朋友、没有喜好、没有提升,没有朋友间的逗趣 ......所以即便是不怎么熟悉的游伴,也会让我产生和她出去 " 聊聊天 " 的冲动。

我们把时间约在第二天,也就是周六,地点是离我家不远的星巴克。

当天我先到了约定地点,不多会儿她也到了。从玻璃窗望过去,她戴着鸭舌帽、着一身休闲套装从车里出来,宝马 X3 车标在阳光掩映下格外晃眼,衬托着向我走来的她更加娇俏。而我一边埋怨自己在海南时的眼拙,一边感叹自己时来运转,终于交上了 " 土豪朋友 "。

落座后,我俩便开始天南海北的聊,从海南旅游聊到家庭琐碎,从无聊生活聊到儿女教育,越聊越开心,积攒了几年的不快与不被理解仿佛在那个下午被倾吐而出,大有 " 酒逢知己千杯少 " 的意味。

交谈中我知道了她也是一名 92 年宝妈,孩子两岁,怀孕后她就辞了职,并迅速做起了微商,也就是 TST。她还告诉我她做 TST 代理的第一年就赚了小一百万,她的车就是通过 TST 赚的钱买的。虽然将信将疑,但融洽的谈话氛围已经让我对她的话相信了大半。

分别时她送给我一套 TST 护肤品,说跟我聊的投机,希望以后常联系,我也欣然答应。

无缘无故被送化妆品,总觉得拿人手短,回家的路上我就一直想怎么还礼。思来想去,我决定把她拉入我所在的几个宝妈群,算是对她事业的支持和精神的鼓励。

二、加入

后来我们断断续续在微信聊了半个月,无意中她告诉我她二月份又赚了 2 万,想在市中心贷款买套房,为小孩未来作准备。一句 " 为小孩买房 ",瞬间激发了我的老母亲特质。人家 92 年的都在想着为孩子未来规划,我一个 80 后老阿姨却还在菜市场为几毛钱跟卖菜商贩斤斤计较。

貌似家庭美满、儿女双全。但背后都是一地鸡毛。辞职后,全家的收入来源就只有爱人,他虽然几年前就做到了企业中层,但工资却不如外表那么光鲜。一家人的生活看似波澜不惊,但一旦孩子或老人有个小病小灾,生活水平立刻断崖式下降。而我们夫妻俩更不敢生病,没时间没精力也没多余的钱。

我年轻时喜欢囤化妆品的爱好也基本被生活磨没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进商场必去化妆品柜台、逛天猫必看化妆品新品的习惯已经荡然无存,跟商场柜台小姐妹的关系也越来越淡漠。爱人更是好几年没买衣服了,常穿的那身衣服还是前几年买的。

这种单职工收入和多子女家庭压力让我们养成了一分钱掰两半花的习惯。每天除了计算柴米油盐酱醋,还得为儿子上补习班、女儿奶粉尿布钱作规划。所以当听到比我年龄还小的宝妈已经开始为孩子未来作准备时,作为母亲的不甘被瞬间放大。

人家 92 年的宝妈都能月赚 2 万,我为什么不能呢?

于是我开始有意识的跟她咨询 TST 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能赚钱?货物砸手里怎么办?朋友圈的那些 TST 宣传文案、图片写不出来怎么办?如何才能升级当创始人 ......

在我好奇下,她告诉我,她现在才做了一年多,也才做到每月 2 万的水平,她认识的好多人都月赚 20 万,甚至更多。边说她还边截图给我,告诉我 TST 代理群里的谁谁谁刚买了一台车、谁谁谁刚签了一套房、谁谁谁又去了哪国旅游 ......

我心想:就算达不到月赚两万,两千也是好的。于是我进一步问她如何投资,她说:" 这个项目零投入、零囤货,没有压力,平时发发朋友圈就行 "。

" 可是你朋友圈那些文案啊,图片啊,我都想不出来 ......"

" 这个你放心,到时候我把你拉进群里,我们会统一发文案、图片,你复制粘贴就可以 "。

我还是迟疑," 真的一分钱不用投吗?"

她一本正经的回复到:" 不用,人家是明星老板,张庭代言的,不缺这点钱,这叫分享经济。比如你去餐厅吃个饭,发个朋友圈,人家送你个果盘,就这么简单。"

怀着一年一百万的伟大目标,我让这位 92 年宝妈帮我开了会员卡,于是我正式成为了 TST 产品代理。照着群里的文案、图片发了两天朋友圈。

不多久一个朋友过来问我,说已经关注一段时间了,他也想加入 TST,希望我帮他开张卡。没想到 TST 生意这么好做,我喜滋滋的跑去找我上线问她如何帮别人开卡。

" 我有个朋友要开卡,我不会开,你教教我咋开 " 我开门见山。

" 恭喜你啊,刚当会员没几天就有了生意,你这朋友做什么的?"92 年宝妈问到。

" 人家做生意的,搞代购,我经常找他买东西。"

" 这是个大腿,你可得抱住了,回头他给别人开卡下单,他的下线再给别人开卡下单,你都能挣钱 " 她说到。

我恍然大悟,难怪他们能挣这么多钱,原来里面层层都有联系。

我催他赶紧开卡,好去回复人家。这时她犹豫说不能开,需要买够 2500 元的东西。

我不解," 当时你也没跟我说有 2500 元这事啊,你说是零投资,怎么一开卡还得要买 2500 元东西呢?"

" 如果你买了自用,可以一分钱不用投;但你现在是销售,给人开卡,成经营者了,,而且你给别人推销产品,你自己也没亲自试用,如何跟别人介绍呢?" 她解释。

我一听,感觉大有道理。于是在她 " 指导 " 下,我凑够了 2500 元化妆品,并成功给我的第一个下线开了卡。

后来我才知道,TST 体系里有银卡、金卡之分。银卡免费办理,但不能招代理;金卡,是在银卡基础上月度业绩达到 2500 元以上才能开,金卡可以招代理人,可以给别人开卡,金卡代理的提成为 24%-32% 不等。

但转眼三个月过去,朋友圈那些 TST 代理人人都月赚上万、甚至几十万,只有我还在几百几千的额度里打转。我带着疑惑不解又找到了我的上线——这位 92 年宝妈。

她告诉我,人家能月赚这么多,是因为人家 " 儿子、孙子多,他的儿子、孙子挣到的钱也有他的一份 "。

" 人家下线多,级别就高,拿到的提成也多。零售价格一样的商品,你 5% 提成,人家 25% 提成,算下来肯定比你挣得多。你看人家创始人一年能挣多少,那是跟人家子子孙孙都有关系。"

在她解释中,我明白了创始人不仅仅是陪老板打江山的人,业绩做的好," 子孙 " 无数的人也可以被唤作 " 创始人 "。

于是,我把下一步分目标定为:" 成为创始人 "。

而成为创始人的条件就是:需要有 100 个儿子。

三、疯狂

在她建议下,我自己建了一个群,所有对 TST 有意向的人都被我拉进了这个群。

为了实现 " 创始人 " 的目标,我逢人便介绍 TST,看到女的就跟人讨论化妆品,看到男的就想加他媳妇微信,跟他媳妇研究化妆品。不仅如此,还疯狂加各种聊天群、QQ 群,然后在群里推销 TST。走在街上,跟路人搭讪几句,也能脱口而出 TST 产品。

那段时间,TST 占据了我全部时间,儿子抱怨我不送他上学,老公抱怨我不好好做饭,父母也斥责我不仔细看孩子。

但这些都妨碍不了我,当时的我以为只要我努力成为创始人,实现月赚几万的目标,他们终会理解我,并重新接纳我。

2016 年微信发展正当时,大家都乐于接纳、探索各种各样的群。我个人组建微信群两个月后,群成员就达到了 200 人。看起来人很多,但真正我的下线、下线的下线的却只有几个,多数是其中几个人脉广大的下下线拉进来的。他们看到影视红星张庭,便心生好感,想要一探究竟。

不断发展下线的同时,我的 TST 推销技术也在精进。在我的上线引领下,我参加了各种学习培训,如何去拉人、如何跟陌生人聊天、如何去跟人拉近关系 ......

当时我的上线还告诉我,这些培训不只在线上。线下活动也是各种各样,成为创始人之后可以参加公司团建、见各种明星、跟明星合影,还可以去参观化妆品代工厂等等。

一套说词下来,加上明星效应,让当时的我如坠云雾。不到两个月,我的群成员就达到了 1000 人,100 人的开卡目标也顺利达成。

2016 年 9 月的那天,我兴致冲冲的跑去找我的上线,告诉她我 100 个开卡任务完成,让她帮我升级成创始人。

" 你还需要三个月的月度考核,每个月必须完成 10 万的销售目标 ",上线的这个回答如一盆冷水,向我泼来。话锋一转,上线继续为我描绘公司蓝图,说 2019 年公司将要上市,上市后你的收益可以无限放大。

" 更重要的是,咱这个职务可以世袭,你的级别可以世袭给你的孩子 ",边说边把她所在 TST 群截图给我看,她告诉我她现在已经是创始人,在她展示的群截图中,我看到数不清购车、购房文件、数不清的祝贺留言。

就这样,我又被她忽悠着加入了储备群,成为 " 储备股东 "。当时关于我的海报也已经准备就绪,就等待我完成 30 万目标," 荣升 " 原始股东。

在当时的我看来,眼前的 30 万目标根本毫无难度。于是我在信用卡、花呗、借呗上轮番借钱,三个月月度 10 万的考核轻轻松松完成,虽然家里囤的货越来越多,信用卡借款也越来越多,但成为 " 创始人 " 后 " 躺赚 " 的美梦已经让我迷失了自己。

终于,我如愿以偿,成为了 " 创始人 "。而我也被我的上线拉进了 " 精英群 ",被他们亲切的称为 " 家人 "。林瑞阳和张庭还特地为我发来欢迎视频,当时我的虚荣心和满足感被无限放大,仿佛下一刻我就是月入 20 万的 " 白富美 "。

高兴没几天,现实就狠狠给了我一巴掌。成为创始人后,迎接我的不是 " 躺赚 ",而是每个月 10 万的月度考核,而一旦不达标,则面临降级的风险。

已经到手的宝贝疙瘩怎么能让它飞了呢!为了维持月度 10 万、甚至 20 万的业绩,我更加卖力的推销 TST,利用各种节假日搞各种活动,甚至在二手平台打折出售,为的就是完成业绩,争取更多下线加入。

我把上线对我用的那套话术如数用在我的下线上,不仅如此,我还听从张庭的号召,每天自用至少三片面膜,两天一瓶精华液,一周一瓶保健品。这样我的存货逐渐变少,进货开始增多,业绩也越来越好,但却始终赚不到钱,所有的投入和收益几乎持平。

与此同时,家庭关系剑拔弩张。爱人的无力、父母的斥责、儿女的疏远 ...... 但我都视若无物,我像一个孤单英雄,骄傲着等待着 TST 上市那一刻。

四、觉醒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二三年,这几年里我见到了张庭、陶虹、明道等大牌小牌明星,还和他们一些人合了影,参加了上海总公司的庆祝活动,远赴海南参加团建。当然这些活动的交通住宿费全由我们自己承担。

两年时间里也有过迟疑,跟家里人据理力争时也反思过自己,但是上线口中的 " 上市计划 " 让我一直沉浸在自己塑造的幻想里。

给我当头棒喝的一件事是某位创始人因钻了 TST 公司漏洞,获得不错业绩,被张庭夫妇送进监狱。

虽然信息不全面,但从朋友那零碎的信息处获知,起因是 2021 年 2 月份抖音的一场直播,张庭为做抖音一姐,鼓励大家去抖音买产品,但因为抖音商品较贵,所以张庭给大家发了一亿的券,然后在 TST app 下单满减。

而其中某位代理人便利用技术漏洞获得了不错的业绩,此后几个月接连作出超高业绩,这引起了 TST 公司的注意。一番检查后,发现是技术原因,而这位代理人也被 TST 公司起诉,目前此人仍在派出所等待调查。

赚不赚到钱是小事,但若因此被抓那就得不偿失。就此我开始反思过往。加上 TST 上市仍遥遥无期,我的理智一点点占据上风。

我开始认真研究 TST 产品的真实功效,翻边了网络,使用 TST 烂脸的情况比比皆是。而多年来一直主打的 " 活酵母 ",更是胡说八道。因为国家化妆品法规里有明确规定:任何化妆品里不允许添加 " 活菌 ",这也解释了为何 TST 消费者频频烂脸的事实。

清醒过来的我退出了所有 TST 群组,解散了所有下线群。并开始将注意力转向家庭。

2021 年中旬,张庭因为在一场直播上哭诉自己不容易,再次被送上热搜,看着那张脸,感觉莫名狰狞。2021 年底,张庭夫妇的 TST 涉嫌传销的信息被公布后,我有意无意的翻了下以前 TST 代理的朋友圈,发现他们仍在高调卖货。

我不解,问了其中一个代理如何看 TST 涉嫌传销这事,她回复到:我觉得根本就不是传销,产品质量很好,我也是受益者,我个人认为传销是投钱加入,还没有产品,TST 明显不是。

我哑然,不知道这是卖不出去货的自欺欺人还是冥顽不灵。我想骂醒他们,但我知道现实才是最好的老师,没吃够教训前,他们很难醒悟。

而我,只想脚踏实地的好好生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