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宅里的年轻家政:不上桌、睡地下室,月薪 6000

来源: 2021-12-25 00:08:0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4222 bytes)

误入高端保姆行业后,我只想逃

这是离有钱人的私生活最近的一种职业。

在媒体文章中,吸睛的标题,反差极强的故事和细腻的生活细节,勾勒出这个行业最诱人的一面:住上亿别墅、开奔驰 G55;门槛低上限高;甚至还有清华毕业生过来求职。

哦,当然,不能忘了数字。月薪 3 万不算多,年薪 60 万不是梦,造就着无数年轻人对这份职业的向往。

这是一份普通的、简单的、仿佛谁都能做的工作;也是一份高薪的、像是捷径的、甚至有可能帮你改变命运的工作——高端家政。

2021 年下半年,深漂女孩秦言言怀抱着憧憬闯入高端家政业,两个月后,她选择离开。进入行业内部,她看到了高端家政业的另一面。

具体来说,是比较难搞的那一面。

追梦深圳

2011 年,我大专毕业,站在深圳龙岗双龙天虹,看着眼前繁华的都市,开始了我的漂泊生活。

我在很多小公司当过小职员。从小工厂的外贸跟单、销售助理,到文案策划,网站编辑,再到微信运营,我陆续尝试了 10 多个职业方向,但没有一个方向是笃定的。

什么都会一点,到最后,好像没啥核心竞争力。

当老同学们在某个领域有所建树时,我又一次开始适应新的工作。

我最后一份工作是新媒体编辑,朝九晚五,拿着六千块的工资。那时我的情绪已经很糟糕了,整日陷入那种 " 我真的挺失败的 " 消极情绪里无法自拔。

我再也不想卷了,我想放弃大城市的光鲜亮丽,回去村里生活。

每个人都有一个田园梦,我也不例外。刷了 100 遍李子柒的视频后,我果断收拾东西离开深圳。

为了拍视频,我买的设备

我老家在大别山南麓,地处皖鄂交界,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

理想中的田园生活很美好。清晨听蝉鸣,钻进屋后的荒山,拍日出和云层;回家慢悠悠地做饭,拍视频剪视频。

我买了很多讲食物历史的书,还花五六千买了视频课,学声音训练、写作课程。但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真的太高估自己了,当时买的写作课,一节都没上,完全浪费。

更现实的问题是,我没有继承权。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实际上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虽然回了老家,却还是寄人篱下的感觉。

况且李子柒那种视频,拍摄成本又非常高,拍摄一个视频要买各种材料和工具,变现周期又很长,坐吃山空不是办法。

我迫不得已放弃,再次去大城市谋生。

年薪 40 万做家政

当时,招聘软件上没有合适的岗位,我决定啥工作都做。

我逛豆瓣的时候,发现一个女生,在一个高端家庭里做家庭教师,月薪两万五。那种家庭里,保姆加司机十几个,家庭教师只是负责辅导做作业。在雇主家里吃住,工作轻松又能存钱。

这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条新闻:一个清华毕业的女生做保姆,年薪 40 万。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家政公司炮制出来的假新闻,当时真的欺骗了太多人,中介公司因为虚假宣传还被立案调查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这些案例给了我思路,我也试试嘛。

我喜欢家务活儿,又爱收纳整理,还烧的一手好菜。对比整天对着电脑想选题的日子,我受够了。

我花了一个礼拜,看遍了深圳的中介公司,前后面试了六家。家政工作人员见了我,对我一通赞美,又一通 PUA,说现在雇主就要你这种年轻、有文化的。然后说你没有工作经验,需要培训,费用几千块——暗示你不参加培训,就没有工作机会。

我最后选择了 51 家庭管家,看广州总部的规模挺大的,深圳分部应该也不差。

在这家公司,我全日制培训了十天,吃住自费。培训内容包括八字法拖地,擦桌子,擦玻璃,熨烫,粤菜、东北菜制作,职业道德等等。

2020 年 9 月 16 日,安徽淮南市参赛选手进行家政服务业婴儿护理操作技能竞赛 / 视觉中国

每天,我跟一群阿姨们一起上课,总被她们用怪异的眼神打量," 你这么年轻,干嘛来这里?"

培训时,我们都穿着公司的统一制服,整齐划一地拖地板。有时会有人来报信," 你们注意下,领导来了,客户来了。" 甚至还有拍照的人,对着我们一顿 " 咔咔咔 "。

来看我们的人会说," 哟,挺专业嘛。" 其实我们就是工具人,免费给公司做推广而已。

我培训之前,他们的工作人员对我说 " 你条件这么好,根本不用等到培训结束,第一天就会被雇主挑走了 " 之类的话,我当时还挺有信心的。

但参加完培训,我简直大跌眼镜:根本接不到活。

公司是新成立的分部,根本没有单子可派,培训结束就让我们各回各家。我们全都傻眼了。大家都是出来找工作的,浪费了十几天时间一无所获,很多人身上钱也耗尽了,根本没有退路。

当时走投无路的我,又找了南山区一家中介。刚刚坐下,一个姐们来大厅看见了我,说她手里有个单,雇主是个老师,人特别好,问我要不要去。

我当时急需一个落脚的地方,没有任何思考就同意了。

当天,我交了 500 块中介费,搬到集体宿舍。

在这里,有太多跟我经历类似的人,有一个国外硕士毕业的姐姐,英语专业八级,上了好几单都不太顺利,在公司待了两个多月。还有一个学育婴师本科的姐姐,上单没多久就回来了。

中介公司提供的晚饭

我那时才发现,保姆行业超乎想象得卷。每天都有大批阿姨来找工作,跟韭菜似的一茬又一茬,但需要阿姨的雇主却明显少了。雇主的条件越来越高,还能随便挑:要 40 岁以下,要会开车,要会英语,会辅导小朋友。

卷到最后就是,阿姨们根本没得选,只要有单就上,再苛刻也得忍着。

因为很多人的培训费用还没赚回来。

我问过这些人,交了多少培训费。有人交了两千,有人交了五千,还有人交了一万块。有个小女孩去饭店打工,两个月攒了五千块,都交了培训费。那个交了一万块的姐姐,还是用信用卡套现的。

遇到苛刻到极点的雇主,她们也要拼命忍耐。负债上单,真的压力巨大。

八十平的皇太子

体检报告出来以后,我就去雇主家了。

雇主请我当她五岁小儿子的 " 英文老师 ",工作内容包括幼儿园接送,送辅导班上课,作业辅导等。深圳人没有不鸡娃的,每天的课程排的满满当当,从幼儿园接回来就去辅导班,我还要找时间喂他吃饭。

进门后,中介跟雇主签合同,我在屋内偷偷观察,80 平米的房子,跟想象中的 " 高端 " 不太搭界。我扫了一眼合同:工资 7000,中介每月抽 1000 块佣金。我干多久,中介就收多久。

趁一个空档,我问雇主吃饭怎么吃,晚上我睡哪里。她说,家政阿姨最后吃——意思就是,我只能吃全家人剩下的菜,剩什么吃什么,剩多少吃多少。然后我发现,公筷只是摆设,她和男雇主根本不会动用公筷夹菜。

雇主家总共三个房间,雇主夫妇一间,大女儿一间,小儿子一间。我要和她家小儿子共享一间狭小的次卧,真正属于我的地方,只有放在小孩床边的一张折叠床。等到白天,这张床要被收到角落,以免挡着小主人下床。

我在培训时学习过的育儿课程

而我的工作,居然还包括全程伺候小儿子吃饭:坐在他 BB 凳旁边,一口一口夹菜喂饭。

没错,是婴儿 BB 凳,我没见过五岁还要坐 BB 凳,带婴儿围兜,一口一口喂饭的小孩。

我站在小儿子身边,尴尬得很,男雇主想解围,对我说 " 你可以坐下来。"

我喂了几口,女雇主见我不太有经验,干脆自己拿叉子示范。

我退下餐桌,跟中介那姐发消息说," 抱歉这单我做不下去了,我要下户。"

中介让我先忍,到手的佣金可不能就这么飞了。

小儿子吃完就粘着我玩,闹着要在客厅吹泡泡。女雇主立马阻止,塞给我一个放了水杯的包,要求我立刻带他下楼玩。此时我肚子空空,走路乏力,真想马上告辞。

虽然我跟中介说了要下户,但现在也不好直接走人。

小儿子一下楼跑得飞快,我背着左右晃荡的包,跟在后面追。他还到处跑,爬高上低,要我陪玩游戏,猫捉老鼠。

在健身器械上玩耍的小孩 / 视觉中国

玩累了自己坐在滑板上荡秋千,器材很矮,他把脚伸进去使劲儿蹭,又想把脚抽出来,同步操作卡住了脚。

他瞬间尖叫。

当时真的吓到我了,我赶紧把他抱进怀里,揉揉脚,问他哪儿疼了。我左右揉了一会儿,他还一直 " 哇哇哇 " 大哭。

我赶紧给中介那姐们打电话,语句还没有组织好,便脱口说出 " 小朋友扭伤了,你赶紧联系他妈妈!"

我抱着小儿子刚从电梯出来,就碰见等候着的女雇主,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盯着我,逼问我事情的经过,质问我是不是偷懒了,说我太没有安全意识了。

我听完以后特别委屈。

但中介那个姐们给我发微信,让我给客户道歉。我还态度很好地去了," 林女士,我跟你道个歉!"

然后我起身,拿包走人,在男女雇主的注视下换鞋。我还没站稳,女雇主就把我的包扔给我。我站起来环顾客厅,想检查一下有没有遗忘的物品时,她 " 啪 " 地把门关上。

在走廊上,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所有委屈涌上心头,我哭了一路,回去以后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两百平米的城堡

我上户的第二家,主人家 40 岁才得来这么个宝贝,夫妻双双把家还,在家照顾孩子。

他们还把岳父岳母给请过来了。四个大人都围着一个小祖宗,工作也不做了。

他们家比较特殊,全素食、洁癖、不吃晚餐,事情很复杂,所以需要请人。阿姨需要负责家里 200 平家务卫生,全家人的饭和儿童餐。

我在培训时做过的菜

这单在广州。起初,我拒绝接单,但中介阿姨拿到了我电话,天天给我打,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微信要了我身份证号码,就给我订票了,我烦不胜烦,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雇主家的要求又多又复杂。

他们家因为有宝宝,所以要保持绝对干净。所有房间门都要保持关闭,关门要秒速。他们说宝宝好奇心太重,看见啥都耍赖要进来,要保证他处于无菌的环境。

所以,哪怕我去阳台拿个抹布,30 秒时间,也要换个 " 阳台拖鞋 ",迅速把阳台门关起来,状态跟做贼似的。出来也同样,换 " 客厅拖鞋 ",秒关门;进厨房换双 " 厨房拖鞋 ",秒关门;进浴室换 " 浴室拖鞋 ",秒关门。

去雇主家上户,我带了专用毛巾,厨房三条,卫生间三条,客厅三条,都是不同颜色。但雇主家额外要求,清洗爬行垫,用白色毛巾和专用盆;主卧室地面,专用蓝色毛巾;主卧室飘窗和桌面专用,专用咖啡色毛巾;客厅玄关也要分开。

他们家两个阳台,其中一个阳台专门悬挂各种抹布,五颜六色一大片。

面试时男雇主强调他们家吃的很清淡。但我还是低估了清淡的含义,他们家完全不吃肉。中午我在厨房做饭,女雇主的妈妈从冰箱里拿出各种蔬菜:西蓝花一颗,长茄子两个,上海青一把,儿菜,土豆,全是素菜。宝宝也是不喂肉的,辅食全是青菜和鸡蛋。

但我作为肉食动物,吃饭都是各种肉类换着来,这一大桌素菜,对我来说根本不管饱。下午搞 200 平米卫生,整套八字法拖地,跪地擦地板下来,我累得瘫痪。

晚上,老太太拿了只不锈钢盆给我,让泡上金银花,泡十来分钟放煤气灶上大火烧开。这就是宝宝洗澡专用水:金银花汤。

然后我端着这锅滚烫的汤,开厨房门同步换拖鞋出来,为了不烫到自己,跟练凌波微步似的。进卧室先换拖鞋,倒进宝宝澡盆里,然后加自来水调水温。

宝宝洗完澡,我还要把这一大盆洗澡水端起来,倒进马桶里,然后刷一下洗澡盆,立起来放。最后把小孩毛巾洗一下,浴室地板拖一遍。

宝宝洗完澡就睡着了。

女雇主很委婉地跟我说,水流声会影响宝宝睡觉。也就是说,我忙了一天,晚上不能洗澡。

她说," 明天你等宝宝玩的时候洗,可以早点洗。"

这一晚,我没有刷牙洗澡,换下了脏兮兮的工衣,就这么躺下了。

我明明累到极点,却一夜未眠。

月薪 6800,值得吗?工作第一天我就想离开,我决定等天亮就走。

豪宅里的漂亮女人

就在我万念俱灰,准备放弃家政行业时,中介一个姐儿跟我说,我给你介绍一单别墅家庭。一般来说,别墅单都是被抢的,空间大,住着舒服,也不会像那种抠搜搜的家庭,饭也不让吃,菜也不会很多的那种。

雇主在公司挑选阿姨时,大家都夸她漂亮(恭维的话别当真)。

但面试时,她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我感觉很不对。

我向她坦白," 我是新手,没任何经验 ",赶紧逃了。她在公司转了一圈,没挑到合适的人,就又回来点名要了我。

中介姐们把躲在房间玩手机的我揪回来,让我赶紧收拾东西。中介已经收了钱,我不去她没法交差,于是安慰我说,这个单很轻松,就是打扫卫生做饭,没那么难。

这一单雇主住两百平米大平层,家里只有女雇主和她的两个女儿。餐厅里摆放着一张豪华的欧式大餐桌,供十五个人吃饭不成问题。保姆间在厨房隔壁,是个储物间,里面有个上下铺,房间门口放着发电机。

当天雇主家大女儿放学回来,看到我,甜甜地喊我 " 姐姐 "。妹妹进门时,女雇主在厨房门口跟我交代工作,妹妹要腼腆一些,搂着妈妈的脖子看着我。

晚饭后我听到了隔壁传来的钢琴声,是姐姐在弹钢琴。整个屋子一片安静祥和的氛围。

第二天 6:40,我去喊姐妹俩起床上学,我每天工作内容之一是 Morning call。俩姐妹洗漱完了,我递上两杯温水。

去客户家里的一楼楼道

等她们睡眼惺忪去拿书包,我赶忙去开门,一眼看到在门外等待的司机,搓手上前迎着,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我突然一惊,这不就是我现在的样子吗?其实这个世界真的分三六九等,有些工作天生就是低人一等。

我回头打扫姐妹俩的房间,房间真的好温馨,里面有两张床,枕头书籍散落在地板。散落一地的物品里还有照片。有一张照片,是姐姐在学马术,笑容灿烂。这让我想起了比尔盖茨的女儿,可能有钱人家的孩子都会被安排学马术。

我把床铺收拾了一下,她们盖的是质地优良的真丝被,手感很好。半面墙壁的书籍,书桌上打开的大部头书都是全英文,连试卷作业都是全英文的,她们读的是全英文国际学校。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自己独立的房间。这仿佛是我梦想中的生活。

但现实还要继续。收拾完房间,我把要洗的衣服塞进洗衣机。

然后给雇主准备早餐,我看了一下厨房现有的材料,准备做一个南瓜米糊。但女雇主还没有起来,破壁机工作起来那噪音,要命,我想想还是等她起床再弄吧,免得吵醒她。

但女雇主起床态度突然变了,都 9 点了早餐怎么还没有做?我一通解释,雇主说我家做了隔音,你不用顾虑那么多。而且今天的米糊糖放多了,好好的南瓜米糊,甜到发腻。

我也有点慌乱,准备去搞卫生,问她哪块毛巾擦桌子,哪块拖把可以拖地。她正在火头上,一点就着,瞬间发飙了," 你完全是个新手啊!面试时还说你什么都会!"

我说自己只是不太熟悉她家,好一通解释,才把她的怒火压下去。

她一边指挥我,客厅玻璃博古架要如何擦得一尘不染,一边唉声叹气。我更紧张了。生怕一个不小心,一瓶昂贵的 XO 掉下来,我可赔不起。

晚上,我在厨房做菜,屋子里突然爆发了这个女人的歇斯底里。

我听见她大声吼叫," 到底是你骗我?还是你老师骗我?" 小女孩低声啜泣,吼叫声持续了十几分钟。我真是太同情这个小女生了。

那一刻,我觉得人间大抵如此,上午还羡慕两姐妹得要死,现在这氛围,太可怕了。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雇主突然打开厨房门,问我菜做好了吗?我当时双手端锅,把煎蛋倒进碗里,真是被吓一跳,弱弱地回答快好了。

饭做好后,外面餐桌上,女雇主和姐姐坐下来吃饭,妹妹没有出现。

收拾完厨房,我看到妹妹一个人在写作业。

我问她饿不饿,要不要给她热一下饭菜。她小声跟我说不用。

此时,姐姐像昨晚那样在弹钢琴。

这样压抑的生活经历,绝对是我生活里,绝无仅有的一次,我发誓再也不干家政了。

我和雇主的对话

让我唏嘘的还有另一个小姐妹的遭遇,她从雇主家回来,整日闷闷不乐,精神恍惚。

她服务的是国内某著名电器总裁家,家在南山的别墅。总裁家十岁的双胞胎姐妹,不去上学,把老师请到了家里,伺候小孩的保姆十几个。

她的具体工作就是,从早到晚寸步不离跟着在小主人身边,时时刻刻跟孩子妈妈报告情况,比如现在她在干嘛了,作业做到哪,藕片吃了几口,晚上睡觉翻了几次身 ...... 她需要时刻接受女雇主的提问,在微信上报告。

雇主家每个角落都有监控,我说 " 女孩都十岁了,没有隐私吗 "。她说小朋友从小活在监控中,早就习惯了,洗澡都照常洗。

她晚上熬夜值班,盯着小主人睡觉,白天在密不透风的地下室又睡不着,这可不精神衰弱了。

据说这个雇主家的保姆永远招不满,常年在深圳各大家政公司招人。

家政人员通常会学习的育婴课程

当然也不是所有雇主都不好。中介公司有个女孩子,20 岁出头,没有学历,她去的那个雇主家就超级好。当然,这也是因为她交给中介公司的钱比较多,五千块培训费。

雇主家里有私人飞机,每个保姆一间房,除了一些青菜需要阿姨去买,吃的食物都是国外空运过来的。

女孩的工作是配合另外一个阿姨煮饭做卫生。工作一般半天就能做完,下午女孩就读书,征得雇主同意,满书柜的书随便她翻 。女雇主也很信任她,跟她吐槽 " 管理 27 家公司很累的 ",很羡慕人家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普通生活,甚至说自己有抑郁症。

这家之前干了 9 年的保姆现在想回来,女孩不想让雇主为难,主动说离开。临走前,女雇主还请她去了西餐厅吃了豪华大餐。

女孩在真正的豪门做过家政,但后来她跟我说," 这个世界真的是分三六九等,人与人是不同的,这个行业没有前途。"

" 超级有钱的人也不一定超级幸福 ",她说她还是当好一个普通人吧。

我想我也是。其实我把这些写出来,不是为了揭开家政行业的神秘面纱,也不是为了去掉保姆行业的滤镜,我只是情绪无法发泄。

以前觉得再怎么不行,做保姆总可以吧?现在连退路都没有了。

我一直怀疑自己的能力,却是个超级行动派,什么都敢去尝试。但我以后都不会踏入这个行业了,就算揭不开锅了也不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