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薇娅单日带货百亿,到底应该交多少税?

来源: 2021-11-15 22:26:45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522 bytes)



自9月28日国家税务总局曝出两名涉嫌逃税金额较大的带货主播后,外界对整个直播带货圈子都充满各种猜疑,甚至李佳琦、薇娅等一系列头部主播都成了被猜疑的对象。

但这并没有妨碍薇娅和李佳琦备战双十一。在今年双十一首轮预售开始的10月20日,这两位头部主播双双创下直播带货记录。有第三方数据显示,自10月20日下午2点半开始累计直播的12个半小时内,李佳琦直播间累计成交额达106.53亿元;薇娅的销售额也达到了82.52亿,两人一天累计成交额超180亿元。

让人乍舌的成交额并没有打破外界对李佳琦和薇娅的质疑,一系列关于税费及数据作假等传言集中在10月底被爆出。舆论重压之下,李佳琦和薇娅背后的MCN公司美腕谦寻相继出来辟谣。

双方辟谣并未完全打消外界的疑惑。那么,作为主播高收入群体,按照单日带货百亿来计算,李佳琦薇垭到底应该交多少税?争议可能出在哪个环节?《深网》对话了MCN机构、品牌商家、税务师及律师,逐一分解直播带货过程中的税费问题。

主播与商家、MCN分账方式

“需要弄清两个问题,一是资金的流向;二是带货平台的结算方式”,北京市亚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焦春雷认为。

要搞清李佳琦薇娅的纳税情况,首先必须计算出薇娅和李佳琦的真实收入。

第一步,要确认主播带货的真实成交金额,在扣除退货、系统卡顿、统计误差等误差之后

对于薇娅10月20日直播带货的80多亿的预售GMV,谦寻公司薇娅事业部总经理古默曾对“Tech星球”表示:“80多亿预售额肯定不可能,这里面有很多误差,没有那么夸张”第一,因为系统卡顿过,所以销量不准。第二,监测的销量乘以商品原价与实际销售额差距比较大,比如一款商品标价2000元,薇娅直播间因为拿到“双11”折扣,所以实际售价600元,但第三方数据平台是按照抓取到的销量乘以2000元原价来统计。

据知瓜数据显示,薇娅、李佳琦双11预售日直播间实际成交金额分别为40.97亿元、37.25亿元。

第二步,确认主播MCN机构与商家的分成比例。不妨假设以单日40亿为真实带货收入来计算薇娅和李佳琦的税收。40亿乘以与商家的平均分成比例,便是薇娅与签约MCN机构的收入。

“核算薇娅和李佳琦的收入及怎么纳税,需要先知道他们与商家具体合作细节,包括坑位费、佣金及销售返点等协商,但这都是公司的商业机密,非公司的核心人物不可能知道。”MCN人士刘立(化名)说。

对于外界猜测的薇娅佣金比例为20%的说法,古默对“Tech星球”解释,“10月20日的预售商品中90%的品佣金低于20%,宝洁,欧莱雅等国际集团都没有佣金。国际品牌一般很难去做降价促销,越大牌的品牌越没有佣金,宝洁、欧莱雅这两个集团,都没有佣金的,小米手机、荣耀平板因为都是最新款,也没有佣金。”

对于古默的说法,刘立表示赞同,“知名手机品牌的新款及黄金首饰等都是拉动直播间GMV的硬通货,主要是用来吸粉的,即使没有佣金,不少主播也愿意带货。”

但值得注意的是,利润率高的商品佣金率会接近40%,而且佣金比例低的商品占比不会太高,再忽略坑位费,那么,平均20%的佣金率对主播行业依然有参考价值。

按照平均20%佣金率计算,薇娅和李佳琦40亿GMV(暂不考虑平台服务费,这两大主播背后的MCN机构当天实际营收各自8亿元。

第三步,则是按照主播与MCN机构的分成比例,来计算主播个人的实际收入。如果按照通行的七三分成比例,单日带货40亿,薇娅和李佳琦个人能拿到5.6亿元真实收入。

复杂性在于,真实情况下,MCN机构对8亿的带货收入,并不会单场结算,还要扣除各项成本,最后李佳琦薇垭拿到的实际收入会低于5.6亿元。

据谦寻公司薇娅事业部总经理古默透露,“在双11 投入的营销成本其实非常高,单薇娅直播间红包补贴,谦寻公司就出了一个亿。”

最后,对于李佳琦薇娅而言,实际收入往往会进入自己名下的工作室,纳税主体并非个人,而纳税的基准,则是基于个人工作室的收支盈利情况,进一步加大了对纳税额度计算的难度。

二、工作室主体如何纳税?

在律师焦春雷看来,主播纳税如果出问题,最大的可能是把个人收入“转化”为公司收入,以减少缴税额度,因为两个不同的缴税主体及不同的税种,会导致纳税额度差距较大,所以大部分头部主播都会成立供应链公司、艺人经纪公司及个人工作室等。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李佳琦100%控股的工作室就有6家,注册资本在50万至100万之间,且都处于存续状态。“还有一些头部主播背后的公司大股东就是其老公或者弟弟等,类似家族企业”,MCN行业人士刘立说。

主播自己和MCN签约、确定劳务关系,及主播成立工作室和MCN机构合作,纳税的差距有多大?



业内人士王萌以一个例子向《深网》说明。

主播小B是某MCN机构签约主播,现在小B被安排给某品牌带货,商家和MCN机构签订合同,佣金比例为40%。当天小B带货1000万,在不考虑坑位费和粉丝打赏的情况下,品牌方应付给MCN机构的佣金为400万(暂不考虑平台服务费)。

假如MCN机构和小B按照3:7分成,小B会拿到280万收入。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280万该如何交税?是MCN机构和小B成立的工作室进行公对公阶段结算,还是MCN机构和小B公对私结算?

如果是公对私结算,公司与小B个人签约,小B拿到的是劳务报酬,此时,小B可以要求拿税后收入,MCN机构也有承担代扣代缴的义务。

按劳务报酬所得涉税计算方法,小B的应纳税额为280万*(1-20%)*40%-7000元=88.9万元。此外,因为劳务报酬单笔所得大于500元,小A还需缴纳3%的增值税及按照增值税税额的10%~12%缴纳附加税。假设这里的附加税按照10%计算。

则小B这280万收入,一共需要交税98.14万元。显然,如果李佳琦薇娅按照个人主体来纳税,假定5.6亿的单日带货收入,纳税总额便远超过1亿。

但如果是小B工作室和MCN机构合作,税费会远低于个人主体缴纳。

因为工作室一般为公司制企业,取得收入时,工作室并不需要缴税,而是每年度综合收入、成本、费用计算应纳所得额,按照适用企业所得税率(25%或者20%)缴纳企业所得税。至于小B,除了从自己工作室领取的工资需要缴纳个税外,其从工作室获得分红按照20%税率缴纳股息红利所得税。

有不愿署名的律师表示,主播自己成立工作室可操作空间比较大,排除企业常规的成本和费用外,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增加成本和费用,例如频繁的培训等,但这些只适合小规模资金“套现”,对大公司来说,很难操作。

“可以肯定的是,头部带货主播不太可能直接缴纳个税,多数会以设立个人独资公司、合伙企业等形式来缴纳税款”,MCN人士刘立说。

当然,对于成立工作室的主播来说,工作室分红的税率也不低。

“也有很多解决办法,例如工作室不分红,因为分红就意味着再要交一次税,就让钱趴在公司的账上。以后可以用公司的名义买商品房、买车等,虽然房子和车都挂在公司名下,但并不耽误工作室实际控制人的使用。公司买车买房算公司的固定资产(审计报表需附加房产评估),每年按照增加固定资产折旧5%,可以税前抵扣公司所得税,有抵税的效果”。

对此,律师焦春雷解释,“只要公司在购买商品房和车辆时手续合法,正常缴税,这种操作并不违规。”

不可否认的是,在直播带货领域,头部主播开的工作室越多需要缴税可能越少,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把公司注册在特定的地区还能享有税收优惠,腰部主播也会以个体工商户名义注册店铺,刘立说。

由于不能简单的推算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工作室实际收入情况,所以很难推算李佳琦薇娅的真实纳税额。

中小主播如何纳税?

“主播以不同的身份及形式带货,其纳税方式不同,比较简单的辨别方法是,谁收钱,谁就有义务提供发票”,在抖音开店销售化妆品的张伟(化名)解释。



以抖音直播带货为例。带货主播直播带货可以分为两种方式,一是有一定粉丝基数的主播在小黄车(直播购物车)带货。由于去年10月抖音直接关闭了第三方商品进入直播间的通道,所以抖音小黄车的商品主要来自抖音小店。如果主播没有自己的抖音小店,可以添加别人的抖音小店商品,在精选联盟搜索关键词,找到商品后添加橱窗即可,这些商品会显示带货的佣金比例,一般在10%-50%不等。

“对于没有自己抖音小店的主播来说,小主播的收入主要来自佣金(小主播没有坑位费,也很少有粉丝打赏),抖音会按照不同的商品品类对主播佣金收取一定的技术服务费。例如,我请主播小A给我带货面膜产品,共带来10万的销售额,按照之前规定的20%的佣金计算,小A的收入为2万元。如果小A想把两万元提现,平台对化妆品的技术服务费是5%,那么小A只能提现19000元。按规定,小A的这部分收入需要报税。如果小A不要求收取税后报酬,那么小A后续报税等问题就跟商家和平台没有关系”,张伟说。



小A个人该如何纳税?税务师王萌(化名)对《深网》表示:“小A个人独立完成直播带货所获的的收入属于劳务报酬,按规定需要交个人所得税、增值税及附加税。”

按劳务报酬所得涉税计算方法,小A应交的个人所得税税额为19000元×(1-20%)×20%=3040元。此外,因为劳务报酬单笔所得大于500元,小A还需缴纳3%的增值税及按增值税税额的10%~12%缴纳附加税,一共约600元。

这么算下来,小A得到的19000元收入需要缴税约为3640元。

对于商家和品牌方来说,我们找主播带货,很少会找个人,都是与主播背后的MCN公司签约主播有权要求拿税后收入,MCN机构也有承担代扣代缴的义务”,张伟解释。

在张伟看来,商家很难和MCN机构合谋避税,商家卖出了商品,消费者如果要求开发票,商家就有义务提供发票,然后商家再按月或季度自行报税。

这都是明白账,我接触到的MCN机构可以操作的步骤只有一些MCN机构为了少交平台的技术服务费,会跟商家私下约定佣金的比例。例如,本来佣金是30%,但有MCN机构为了少交佣金的技术服务费,会与商家私下约定线上的佣金比例为10%,剩下的20%私下结算,这样可以省下20%佣金的技术服务费。但同意这么操作的商家相对较少,因为平台都是双向收费,对于商家来说,平台会按成交额的百分比(例如抖音收取化妆品类的技术服务费为成交额的5%)来扣除技术服务费,这些数据平台都可以监控,商家没有必要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冒风险。”

对于张伟的说法,有某头部MCN机构的行业人士刘立向深网表示,只有内部人才有机会接触主播和公司的关系,公司是怎么报税的,有哪些避税的方法。主播不是不交税,而是‘偷梁换柱’,在纳税主体上做了文章”。

从9月底国家税务总局通报的两位涉嫌偷逃税主播的案例看,这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

监管趋严,带货主播或迎来补税潮

国家税务总局在9月底曝出两名带货主播涉嫌偷逃税有个大背景,10天前,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在国家税务总局网站发了一则《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

《通知》提出,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日常税收管理,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要定期开展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的“双随机、一公开”税收检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依规加大对文娱领域偷逃税典型案件查处震慑和曝光力度。

“《通知》释放了一个信号,以后对明星艺人及网络主播纳税的监管会越来越严”,刘立说。

10月中旬,有媒体曝出,郑州金水区税务局运用大数据实现信息系统自动提取数据,加大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征管力度,追征一名网红的662.44万元税款。随后,这名纳税人和当地税务分局取得了联系,当即表态服从税收管理,清缴税款,并分15笔结清了税款,共补交税款634.66万元,滞纳金27.78万元,合计662.44万元。

如果明星艺人及带货主播涉嫌偷税,补缴应纳税款和滞纳金就可以免受刑事责任吗?

对此,律师焦春雷解释,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纳税款数额较大并且占应纳税额10%以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并且占应纳税额30%以上,处三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如果纳税人有逃税行为,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接受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