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经济低迷…岸田新内阁还需跨过哪些坎?

来源: 2021-10-10 22:11:1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661 bytes)

日本第100任首相岸田文雄,将会带领日本走向何方?

上任伊始,岸田马不停蹄地祭出一系列新政策。囊括这些新政的首份施政演说也勾勒出了未来岸田新政府的内政外交大方向:完善疫情应对、推动保护中产阶层以及加强外交安保。

对此,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认为,施政演说的基调比较温和、内容相当平衡、所谈及的话题也很有亲和力,“是典型的鸽派领导人演讲,但后续要听其言观其行。”

对于日本新内阁,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专家均认为,尽管岸田自竞选时一直高喊改革,但从选举结果以及组阁来看,他显然不能摆脱党内派系平衡的传统做法,而这意味着他今后的施政也难逃派阀“大佬”的左右。

在岸田新政府成立后,日媒的最新民调显示,岸田的支持率远不及前任菅义伟上任初期的74%,仅为49%,这是13年来日本新领导人上任初期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岸田面临的问题愈加棘手:

2021年上半年,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经济同比增速仅为2.8%。

根据日本劳动政策研究研修机构近期公布的调查数据,关于新冠疫情对生活水平造成的影响,有四分之一的受调查者给出了“生活水平比以前下降”的回答。

因此,如何通过新政挽救低迷的人气,避免“一年游”,成为岸田的当务之急。

力争实现“有感复苏”

无论在竞选时,还是在首份施政演说中,日媒认为,最大的亮点便是岸田所打的“经济牌”:新资本主义(New Capitalism)。

陈子雷表示,岸田的“新资本主义”模式其实是对此前的“安倍经济学”的微调,“在经济政策上,岸田将‘安倍经济学’提倡的新自由主义转向了增长与分配兼顾的新资本主义。”

具体而言,在增长方面,岸田政府计划通过设立科学基金、大胆的税收政策、推行清洁能源、设立数字化推进委员会等方面来提振经济;在分配方面,岸田政府计划加大对企业的监管、扩大中产收入,切实加强对育儿家庭的住房和教育费用的补贴等“令和版收入倍增计划”。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日关系研究秘书长、研究员蔡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岸田深知日本当前的最大问题在于,普通民众感受不到经济增长,也就是“无感复苏”;其次是社会贫富差距相对日本以往来说在拉大,中等收入阶层在缩小。“因此,他提出‘令和版收入倍增计划’希望给日本民众带去‘有感复苏’,让民众切实体会到自己的钱包变鼓了,其实旨在缩小贫富差距。”他说。

这不是日本首相第一次提出“收入倍增计划”。早在上世纪60年代,池田勇人担任日本首相时就已提出过“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被称为“昭和版收入倍增计划”,旨在使日本的财富得以平等地分配至普通民众,而非像战前那样大量地集中在政府和重工业领域。当时,得益于良好的国际经济环境、企业大力采用新技术等因素,日本提前6年就实现了“收入倍增计划”。

但时至今日,陈子雷解释道,同为“收入倍增计划”但时代背景不同了,上世纪60年代初日本经济处于高速增长态势,如今则已陷入多年的低迷。

“他也提到财政重建计划的重要性,但没有具体展开。”陈子雷说道,“近几年日本的财政重建有所起色,但疫情下日本债务占比又有所提升。不少议员认为,相对于债务情况,当前应优先关注经济复苏。因此,债务重建可能并非他所擅长。”



中日关系如何破局?

由于担任过多年的外务大臣,岸田新政府的外交走向也备受关注。在施政演说中,岸田首先提及的便是中日关系。

他强调,跟中国构筑稳定关系,对地区和整个国际社会“很重要”,“要跟中方保持对话,在各种共同面临的议题上开展合作”。

“日本首相虽多关注内政,但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又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距离日本非常近,不得不与中国打交道,因此,需要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中日关系。”蔡亮表示。

就在岸田发表施政演说的当天,中国外交部网站显示,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通电话。习近平指出,中日要认真汲取两国关系正反两方面经验,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立的各项原则,切实践行“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妥善处理历史、涉台等重大敏感问题,管控好分歧,把握好正确方向,维护好两国关系政治基础和大局。

岸田则在通话中表示,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下,日中关系正在迈入新时代。日方愿同中方一道,从日中关系历史中汲取重要启示,以明年日中邦交正常化50周年为契机,共同努力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建设性的、稳定的日中关系。

据日媒报道,岸田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率先恢复被疫情打断的中日间首脑会谈。

对于中日领导人时隔一年后的再度通话,陈子雷认为,结合岸田的施政演说,(他)对推动中日关系的表态还是非常积极的,愿采取双多边的对话,“表现出了改善的意愿,为中日关系今后的合作提供空间”。

在陈子雷看来,在一些中日双方可以合作的领域,比如双边的经贸合作、第三方市场,以及在多边贸易领域下都留下合作、对话的空间;而在一些可以争取或者对话的领域,(岸田)也表示出了要进一步推动的意愿。

不过,在岸田政府中,新设了经济安保大臣一职。用岸田的话来说,新设该职位是为防止技术外流,经济安保大臣将负责制定日本的国家战略及“经济安全保障推进法”。日媒认为,这是应对美中关系等国际秩序变化的措施。

“在高尖端技术领域,比如半导体、6G等方面,岸田新政府将追随美国的步调。”蔡亮告诉第一财经,“当然,在正常的经贸往来、区域一体化、气候问题方面,中日之间的合作依旧重要。”

他认为,在对华政策方面,岸田会提出一个融合合作、竞争和对抗的日本版“3C政策”。

而无论是美日同盟,抑或日韩关系,陈子雷认为,岸田谈得都非常接地气、比较务实,并没有一些非常高调、激进的说辞,实则兼顾了各方的平衡。此外,由于出生于原子弹爆炸地的广岛,岸田还特别强调了将下决心实现“无核武器世界”。

蜜月期有限

尽管日本的疫情当前有所缓解,陈子雷认为,岸田新政府的当务之急便是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提高疫苗接种率和第三针的普及,以及防疫药品的高效化和常态化使用。

随着单日确诊人数的不断回落,日本已在10月1日全面解除紧急状态。日本厚生劳动省截至10月8日的数据显示,完成2剂疫苗接种的人群比例已提升至63%。日本政府计划在今年秋天将这一比例提升至70%。同时在明年计划开打疫苗加强针。

在药物研发方面,也传来了好消息。日本药企巨头盐野义研发的注射式疫苗计划年内进入最终阶段的临床试验,力争2021年度内实用化。同时,该公司开发的面向轻症患者的口服药,即通过抑制病毒增殖防止病情重症化,也已在9月27日启动最终阶段的临床试验,年底前将在日本建立100万人份的生产体制。



疫情趋缓下,日本已调整了入境政策,比如在一定条件下缩短入境人员的隔离时间等,但国际间人员往来尚未全面恢复。因此,各方均关注在英美等国全面开放后,日本会在何时全面打开国门。

此外,由于明年还将启动新的财政预算,陈子雷认为岸田新政府需继续推出详细的货币和财政计划。继9月提出总额30万亿日元(约合1.72万亿元人民币)的刺激配套方案后,岸田又计划继续编制额外的预算用于经济复苏。

但是随着新冠疫苗接种的推进和多地的控制措施解除,日本经济有了温和复苏的苗头。日本央行本月1日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企业短期经济观测调查(日银短观)结果显示,日本大型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继续上升,从上季度的14点升至18点,为连续第五个季度上升。同时,大型非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由上季的1点升至2点。

不过,由于明年7月参议院还要进行选举,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专家均认为,其实留给岸田的时间并不多,如果在有限的时间内无法在抗疫或者经济复苏方面拿出成绩,那么难保自民党在参议院的席位,而日本首相一旦陷入频繁更迭的怪圈,实则非常不利于中日关系的未来发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