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第二“傀儡内阁”:岸田文雄政府能否重振日本经济?

来源: 2021-10-07 01:17:5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2913 bytes)

很多时候日语让人看起来明白,实际又不是很明白。比如,现在在日本,不少人说“安倍之后还是安倍”,也有人说“安倍之后无安倍”。理解起来就有些困难。

安倍之后的安倍与无安倍

“安倍之后还是安倍”,说的是这样的情况:

安倍晋三连续做了7年零8个月首相后,看到新冠疫情如山倒,无能为力,便声势浩大地去医院检查身体,结果发现2007年时曾让他不得不辞职的溃疡性结肠炎依然在侵蚀他的身体,当即再次决定辞去首相职务。

安倍辞职后,没有人看到他再去医院,也没有人感到他在日本政坛的影响弱化,反而是他愈发能控制局势。

他先让官房长官菅义伟作了一年“傀儡首相”,此间疫情严重传播,经济迅速下滑,2020年GDP同比下降4.6%。

等疫情能有所控制,局势出现转变时,安倍需要另一个人出来做“傀儡首相”了。岸田文雄在所有候选人中对安倍非常恭顺,加上有自己独立的派阀,安倍及自民党另一位大佬副首相麻生太郎,便决定岸田出任自民党总裁、内阁首相。

日本政治完全掌控在安倍手中,这叫“安倍之后还是安倍”。

安倍连续做了将近8年首相,之后还能有人能做这么久吗?

在比较长寿的中曾根康弘内阁、小泉纯一郎内阁后,日本连续出现一年一首相的短命内阁。如果这种规律继续,则安倍内阁之后的短命内阁数量会很多。“安倍之后无安倍”说的是安倍之后很难再有长期内阁。

安倍在任近8年,日本经济规模以美元计下滑了2成,从2012年的6.27万亿美元,降低到2020年的5.04万亿美元,减少了19.61%。用本国货币计算的GDP,从2012年的500.47万亿日元,增加到2020年的539.07万亿日元,增加7.7%。

同样是这段时间,美国的GDP从16.19万亿美元增加到20.93万亿美元,增幅为29.3%;中国更从53.90万亿元人民币增加到101.59万亿元,增加88.5%。如果不用美国、中国的速度和日本比,选一个和日本比较接近的国家,如德国,它的GDP从2.74万亿欧元增加到3.33万亿欧元,增幅为21.5%。日本的增幅比同一时期的德国要少13.8%。不管怎么说,日本经济在安倍治下表现极为欠佳。

因此上任伊始,岸田内阁首先应该解决的是经济问题,但从目前岸田公布的内阁成员人选看,主张和中国在经济上对立的人员占了多数。放弃和世界最有发展前途的大国的经济合作,以日本的市场、技术革新能力,想要快速发展并不容易。

如果经济不能改观,持续下滑,自民党很可能在2021年10月31日的众议院选举中失败,接着在2022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再度失利。估计岸田内阁也就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为什么在岸田刚刚成立内阁时便如此悲观地预测其结局?因为安倍8年加上菅内阁1年,日本经济一事无成。在安倍掌控日本政治的情况下,岸田就是想做事也做不成。加上岸田内阁更加直接地表现出与中国对峙,经济本就偏弱,再在经济行动中强调”政治正确“,刻意忽略中国市场,最终结局很难让人乐观。

安倍第二“傀儡内阁”

隔海看日本自民党本次选举,岸田胜出,先在9月30日的党内选举上当选为党首,接着在10月4日的议会上当选为首班(首相)。整个选举过程,安倍操控,所有结果完全按照安倍的意思进行,每个步骤能精确到每人每时。

如果说菅义伟在2020年9月参加党的选举,当选为总裁时,安倍“禅让”的因素多一些,党内也没有太大反抗势力的话,本次选举多少有点选举的样子,也有些看头。

首先是安倍政治的传人高市早苗,一早就在月刊杂志上宣布自己会参加党首的选举。月刊杂志是需要提前两个月做出来的,做月刊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到了9月30日自民党选举时,菅会毫无悬念地当选为新党首。党内最大的派阀安倍(细田)派、第二大派阀麻生派及主持党务的二阶(俊博)派先声夺人,早已经宣布支持菅,而此时高市早苗宣布要参加竞选,让人感觉哗众取宠,螳臂当车。

但是,二阶连续5年(5届)出任自民党干事长,破了党内的规矩,成为党内众矢之的。干事长是自民党的第二把手,负责给参加众议院或者参议院选举的党员提供各种活动经费、选举资金。

日本的选举非常需要资金支持。2019年安倍的亲信河井克行、河井案里夫妇在广岛参加参议院选举时,二阶一把就给了1.5亿日元的选举经费,这对夫妇就是拿着这些钱大量收买地方议员,通过贿选方式当选议员。当然贿选的结果被媒体报道后,2020年两人被逮捕。至于1.5亿日元选举资金是如何分发到两人手中的,至今二阶、安倍缄口不语。

日本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个故事。有议员去二阶办公室,二阶拿出两袋自己选区的橘子送给议员。日本人通常送人东西时,一小袋就很不错了,二阶一下子就送两大袋,让议员非常过意不去。

“又不是现金,拿去!”二阶命令说。议员恭敬不如从命,乖乖地拿走了橘子。

1.5亿日元现金,当然不是两个口袋就能拿走的,但听话听音,去二阶那里提走两口袋现金也不是多么罕见的事。

二阶作为自民党的老党员,同时在政治斗争中敢于叛离自民党,出去另建新党和自民党抗争,失败后再度回归自民党,最后做到干事长,这与其说是自民党宽宏大量,不如说自民党需要一个接屎盆子的人。坏事、恶事基本上由二阶一人干尽,反二阶不一定就是反安倍。

公开向二阶发起攻击的正是岸田。“党的干事长一年一届,最多干三届。”岸田高举拳头,声称自己要参加选举的时候,最先攻击二阶。

岸田似乎在暗地里调查安倍、麻生在任期间的相关丑闻,但风声传出后,安倍立即表示了不快,岸田多次表白不会对安倍的丑闻进行再调查后,安倍才放下心来,做好了支持岸田的准备。

整个日本在自民党党首选举方面的民意调查,均反映出民众对河野太郎的支持,这种支持也反映到了自民党党员那里。党首的选举一半票来自地方上的党员党友。眼看着河野可能获得大部分地方票,加上党内其他派阀有可能支持他,安倍有些焦急。

党首的选举,只有一次过半数的候选人能够当选。如果所有人均没有达到半数,就在前两名候选人中进行最终竞选。安倍在四个候选人中,通过支持没有什么民意基础的高市,分散选票,让所有人都不能拿到半数以上的选票,在最终竞选时,振臂一呼,自己的派阀和自己亲信的派阀,将选票投给岸田,自然就让岸田最终胜选。

安倍设计出来的选举结果,这样的党首,这样的党首组建的内阁,只能说是在菅义伟之后,岸田文雄组建了安倍第二“傀儡内阁”。

从岸田内阁人员的组成上看,重要内阁成员主要来自安倍派、麻生派及二阶派,岸田派进入内阁的人数并不多,不在内阁里广泛安插安倍等大佬的亲信,就更不能想象将政权维持下去。

党务及内阁在人选上特别彰显了安倍本色

9月30日当选党首后,岸田文雄随即公布了党务的人选。干事长甘利明,负责制定党的政策方针的政调会长让安倍最亲信的高市早苗出任。在选举中支持了岸田的副首相、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则被任命为党的副总裁。在党务方面,一个极为保守右倾的色调被固定下来。

在10月4日国会召开之前,3日晚,岸田已经基本决定了新内阁的所有人员。党的人事基本定了颜色后,从内阁成员的组成上看,强调今后和中国对峙是重要特点。

首先,外务大臣茂木敏充、防务大臣岸信夫留任。外交及军事方面,将全面传承安倍·菅的路线。菅时代通过日本与美国等国外交军事二加二的方式,强化了与中国对峙的态度。自民党甚至和中国台湾”民进党“也搞了一个二加二会谈,在台湾问题上违背了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缔结的《联合声明》。岸田内阁时代将传承菅的外交及军事路线。

其次,岸田内阁新设了经济安全保障方面的大臣,由小林鹰之议员担任。小林常年在甘利明的手下工作,并出任过防卫政务官,是日本政界中主张在军事上和中国对峙的重要一员。

日本说的经济安全主要指向在经济上,尤其在高科技上限制与中国的交流。专门设立一个这样的大臣,是战后七十余年日本遭遇种种与外国关系的不顺畅时,均未有过的现象。与中国对峙的坚定态度,从这个大臣的设置上就能看出几分。

如果说安倍第一“傀儡内阁”(菅内阁)一开始还没有把全面和中国对峙的意思说清楚的话,第二“傀儡内阁”(岸田内阁)一开始已经明确了与中国对峙的态度,在制度上挑好了人员,设置了相关的专业窗口。

我们几乎听不到新内阁要与中国对话的语言,只是从党务及内阁人选上看到了太多的要和中国对峙的信号。

在失落的隧道中持续前行

回到经济问题上来。

如果说1989年日本股市达到最高峰,1993年房地产触摸天花板后,日本经济开始下滑还只是股市、房地产泡沫问题,日本进入到了安倍第二期执政的2012年以后,经济原地踏步9年,拉开了与世界的距离,进入深度失落之中。个别领先的产业,并不能促进整个产业体制的革新。

要真正实现经济发展,日本需要重提技术革新,需要在5G、半导体、自动驾驶、电池等新能源方面,有影响世界的研发及制造能力,需要大力开拓国际市场。

但是从岸田在党务及内阁人员的布局看,很难完成上述任务。

比如甘利明干事长特别重视半导体及电池产业链在日本的重新建设。这里对甘利牵制中国等政治意图不做太多的分析。人们看到的是,在美国特别重视相关领域的产业链建设的时候,甘利明在日本建设相关全产业链,如果在竞争中超越了美国,便会引发日美贸易冲突,如果不如美国强大,最多也只是继续为美国提供相关零部件,并不能让日本产业自成一路。

过去二十余年,日本半导体方面的投资均未成功,甘利明从牵制中国的角度再提半导体,而且要切断与中国关联的市场,这次能成功吗?恐怕会败得更惨。

岸田本人特别重视“分配”问题。在安倍及其继承者不断强化财政投资,振兴股市经济的9年时间里,贫富悬殊已成为日本重大的社会问题。新冠疫情到来后,不仅行政能力低下,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生产及市场的一个微小波动,就让普通市民中太多的人家无隔夜粮的情况暴露出来。政府需要持续向民众发放货币,以解决糊口问题。岸田希望能够继续发放货币,但巨大的财政赤字问题该如何解决?恐怕岸田并没有相关的财源。

新内阁也许能在抑制中国方面大踏步地走几步,但本国民众的生活问题如何得到解决呢?如果民意不满,也许过不了多久,岸田政权的结局将会和菅一样短命。

作者为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