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135年不败神话:从未亏损,“致癌事件”赔偿300亿

来源: 2021-10-03 19:27:2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218 bytes)

盛极而衰似乎是一种必然的宿命,但强生是一个例外。

邦迪创可贴、可伶可俐、大宝、隐形眼镜以及婴儿爽身粉、纸尿裤等等,这些我们日常生活需要的产品,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所属人——强生。

作为全球最大的医疗卫生保健品及消费者护理产品供应商,强生创立于1886年,在全球60个国家地区拥有260多家运营公司,全球员工超过13万人。

2020年强生全球营收达826亿美元,净利润214.3亿美元(约1381亿元)。强生也曾是唯一进入全球最赚钱前十名的一家制药企业,同时也是也是全球唯一一家净利润超过1000亿元的制药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135年的历史中,强生从来没有亏损过一年,近年来还一直保持着公司总市值和总销售额在业界的双料冠军,妥妥坐稳全球第一大医疗保健集团的位置。

其中,在强者如林的全球制药界,强生也毫不逊色,其业务共分为制药、医疗设备和保健消费品三个主要版块。其中2020年制药部门销售额增长了8%,达到456亿美元。

在135年的强生成长历程中,其始终秉持着“在日常的工作中要始终遵循对病患和消费者、员工、社会和股东负责的价值观”,但戏剧性的是,不论是被爆出的“婴儿爽身粉致癌”还是“婴儿洗发水有毒”等事件,都让强生站在了消费者的对立面。

2018年,强生被判向22名女性支付赔偿金46.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4元),原因是这22名女性因使用强生爽身粉含有的滑石粉产品患上癌症。这也成为迄今为止,强生因“滑石粉产品”收到的金额最大的罚单。

值得一提的是,强生的爽身粉被控诉致癌已经长达十年之久,到今天争议仍在,而其营收并未受太多影响,仍旧保持每年稳步增长。

强生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01、将“偶然”变为“必然”

在商界,素有伟大公司“偶然”造就的说法,而强生则诠释了如何将偶然变为必然。

其中,“跨界”是强生实现每一次重大飞跃的必然因素。

在美国内战期间,一位医生偶然发现了手术室内通过空气传播的细菌,率先创立了“看不见的细菌”这一学说。

在当时,担任过战地医疗工作的罗伯特·伍德·强生将军,成为最早慧眼认同李斯特这一理论学说的人,并抓住了这个机会。1886年,强生三兄弟创办了强生公司,开始从“无菌外科敷料”入手,开启了“强生时代”。

强生的每一次跨界都是“创新”。比如在1890年,强生就将医疗器械、药品等放在一个箱子里,从此“急救箱”成为全球急救医生的标准配置;1891年,强生成立了一个细菌研究室,随后强生围绕着手术、急救、牙科,开发出一系列的产品。到1911年,强生已经生产出世界90%的棉线、纱布和绷带了。



强生深谙“1+1”的产品跨界,通过这种跨界融合,寻找市场的突破性成长。1890年的一天,在发现给病人的滑石粉涂在用过药膏的皮肤上,可以减缓不适。这一商机让强生发明了历史上最著名的产品之一——“强生婴儿爽身粉”。

除此之前,“邦迪创可贴”的诞生也源于意外。1920年,强生的一名员工做饭时,手不小心被菜刀割破了。为了方便包扎换药,他在一小块胶布上粘好涂有药膏的纱布,随取随用,避免了到医院换药的麻烦,纱布又可以防止胶带粘在伤口上。

强生公司注意到这个小发明,经过一系列试验和改进,邦迪创可贴问世了。如今,“邦迪创可贴”已经成为强生历史上最畅销的产品,销量超过1000亿片。



从医疗护理为起点,强身在医疗、医药、护理保健三大主板块构建起庞大的资本版图,并且构建起自己强大品牌的“护城河”,一旦冠上强生之名,在市场中总能大放光彩。

但这家百年企业却从2009年起,开始陷入一系列召回、爽身粉致癌的争议之中。

02、因“爽身粉”赔偿超300亿元

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从强生公司的网站上看到这样的文字:“我们的信条指导我们决策的价值观。”简而言之,我们的信条要求我们将服务对象的需求和福祉放在首位。

“我们的信条”并不仅仅是一句格言,信条的英文版包含308个单词,而中文版共有524个汉字。自1943年诞生后,不仅帮助强生做出过许多正确决策,也曾帮助陷入“泰诺胶囊”危机的强生打赢了一场品牌保卫战,但如今对于“强生爽身粉致癌”的声音,让强生的这一“信条”备受质疑。

实际上,强生爽身粉、滑石粉致癌的争议由来已久。就爽身粉安全性问题,自2012年至今,多次有消费者起诉强生,称长期使用该品牌爽身粉致他们患癌。

2016年,一位阿拉巴马州的女性起诉强生,称因使用了强生婴儿爽身粉而罹患卵巢癌,强生被判7200万美元。自此强生便走上了“被诉之路”。

爽身粉可以说是强生打开婴儿市场、深得众多妈妈青睐的元老级功臣,爽身粉里面含有的滑石粉是一种普遍与自然界的矿物质,被广泛用于化妆品和个人护理用品中,已经被使用的上百年。



但问题在于滑石粉易受到石棉的污染,而石棉是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确认的一类致癌物。早在2019年强生婴儿爽身粉便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检出少量致癌物石棉,并在美国市场召回3.3万瓶产品。

并且强生因爽身粉事件已被美国法院判决向消费者赔偿超过50亿美元(约343亿元),其中仅2018年,美国密苏里州法院判决强生向22位女性支付创纪录的46.9亿亿美元赔偿金。这也是强生因“爽身粉”收到的金额最大的罚单。

不过对于法院的判决,强生的态度则是尊重法律,接受裁决,拒不认错,继续上诉。2020年11月,这笔46.9亿美元的罚单也在强生的二次上诉后降至21.2亿美元。

自从确认石棉具有致癌性后,我国以及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都调整了法规,禁止化妆品行业使用的滑石粉中含有石棉。

为了打消中国消费者的疑虑,市界发现在淘宝强生中国官方旗舰店,强生婴儿粉宝贝详情中不含石棉四个大字赫然出现在其中。

事实上,至今为止,没有确切结论表明滑石粉与癌症毫无关联。相反,一些美国研究机构通过大数据统计与研究,反而得出了“长期使用滑石粉和卵巢癌具有一定的关联性”的结论。

目前,学界对滑石粉是否致癌的普遍结论是,含有石棉的化妆品具有致癌性,至于说不含石棉的滑石粉产品不致癌,则没有足够科学严谨的实验或数据支持。

在这一系列质疑背后,强生的营收似乎并未受太大影响。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强生的营收自2011年的650亿美元增长至2020年的826亿美元。



(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03、能否再走百年?

强生以及强生人一直秉持的“我们的信条”似乎在十年前就发生过错位。

在爽身粉致癌事件之前,2009年强生就曾陷入“药品召回”事件。面对召回危机,当时执任的CEO威廉·韦尔登承认:2010年是有挑战性的一年,“而我们的业务将持续开展,收入将会增长。”

但是对于召回事件却迟迟不表态,只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道:“我们已经做出承诺,保证产品的质量,不辜负客户对我们的期望。”



从这次的表态中,作为秉持“信条”的当家人,首先考虑的是收益,其次才是产品质量和客户的期望。而接着便发生了一直笼罩在强生头上的“爽身粉致癌”事件。

不可否认的是,强生在全球医疗护理健康领域是当之无愧的霸主,但近年来,强生却因质量问题屡屡被产品召回,遭受诉讼指控,让这个百年品牌的口碑越来越受到质疑。

或许面对传诵已经78年的《我们的信条》,强生需要反思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