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砸钱要人”,谁去?

来源: 2021-09-10 00:30:1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923 bytes)

刚刚加入了 " 上海城市群 "

时隔多年,鄂尔多斯再次唤起人们的关注。

9 月 8 日,鄂尔多斯举行新闻发布会,就新出台的《鄂尔多斯市关于加强新时代人才工作 助推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简称 " 鄂尔多斯人才新政 30 条 ")进行发布。

图片来源:鄂尔多斯人社局官网

官方称,将大力引进人才和团队,对于顶尖人才团队 " 一事一议 " 最高可以给予 1 亿元资助,若拉动了产业发展,还可以再追加。

这座城市曾被外媒称为 " 鬼城 "。而眼下,鄂尔多斯的重点不在于招揽人气,而是渴求人才。虽然钱不能决定人口以及人才的去向,但可以代表地方的能力所及、政策所向,乃至对未来的期望。

一份高含 " 金 " 量的招才政策,唤醒了人们对这座四线城市的回忆,不禁想问:鄂尔多斯现在怎么样了?

" 煤海 " 与 " 鬼城 "

图片来源:鄂尔多斯发布

鄂尔多斯年纪不大,却是个有故事的城市。

" 鬼城 " 说的是它," 沙漠小城 " 是它," 煤海 " 是它," 中国的迪拜 " 也是它,成吉思汗还给予过 " 衰落王朝振兴之地、白发老翁享乐之邦 " 的评价,矛盾的名号在祖国第七大沙漠边上交织,一时让人摸不清它的真实模样。

2001 年 2 月,原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撤销,鄂尔多斯市成立。那时,鄂尔多斯的农牧业基础薄弱,工业不发达,城镇化水平不高。但它有着殷实的家底——扬眉吐气:羊,被誉为 " 软黄金 " 的阿尔巴斯山羊绒;煤,已探明储量为全国六分之一;土,稀土储量 65 亿吨;气,天然气占全国三分之一。

这其中,煤炭一马当先,成为造富的发动机。2001 年开始,煤炭的价格开始大涨。鄂尔多斯不再依靠种植与畜牧,资源变现的财富喷薄而出,2004 年 GDP 增速达到历史最高峰,为 31%。

随着城镇化的推进,财富又涌入房地产行业。2004 年鄂尔多斯说自己 " 城市化水平还不高 " 的时候,其城镇化率只有 51%。到 2012 年《统计公报》再次披露时,城镇化率已经完成到了 72%。20 个百分点的增量,支撑了 8 年时间 GDP 两位数的高速增长。

" 鬼城 " 的传言就是这一时期的产物。以澳大利亚的堪培拉为参照样本,鄂尔多斯用 5 年时间建起了新区康巴什的雏形,配套建设了相当壮观的建筑物,还赋予 " 国家森林城市 " 的建设目标。

在沙漠边上造森林,无异于异想天开。但鄂尔多斯做到了,为了城市绿化,它一掷千金,比如花上亿元开凿运河,建成彼时亚洲最大的景观喷泉。

2010 年外媒记者只看到还在修建中的康巴什,就写下报道,让鄂尔多斯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 " 鬼城 " 的代名词。

根据七普数据,康巴什的常住人口已经有近 12 万人,所谓 " 鬼城 " 已经成了当地民众口中的 " 花园城市 "。

不可否认的是,建市的头个十年,鄂尔多斯政府收入提高,居民也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奠定了 " 富裕 " 的底色。当鄂尔多斯人均 GDP 赶超香港,也就见怪不怪了。

2011 年,中国首支人民币商业地产私募股权基金高和投资,联合国家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对鄂尔多斯展开了调研,出炉的报告《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 -- 鄂尔多斯篇》概括了鄂尔多斯的财富分配链条:

由煤矿产生财富,支撑政府改造城市,通过拆迁,分配给更多的人,再通过民间借贷聚集资金,贷给房地产和新的煤矿。

如此循环往复。

煤炭与新能源

图片来源:鄂尔多斯政府官网

循环总有被打破的那一天,尤其当经济增长建立在逐利的热钱之上。

随着煤炭开采规模的扩大,2010 年,内蒙古的煤炭产量首次超过煤炭大省山西,陕西榆林的煤炭产量只有鄂尔多斯的一半。同年,鄂尔多斯的 " 煤炭、电力、冶金、化工等优势产业实现增加值 90% 以上 ",第二产业对 GDP 的贡献达到最高的 68.7%。

经济学上有 " 资源诅咒 " 一说,指那些自然资源异常丰富的国家或城市,往往会过分依赖资源开发,而忽略了对人才及其他产业的投入,长此以往,反而会丧失发展的后劲,最终陷入停滞甚至是倒退。

戳破泡沫的时候到了。从 2011 年开始,全国煤炭的市场需求量陷入停滞甚至萎缩,煤炭市场由以往的供不应求转向供大于求。

煤价下跌,开始反映到供煤大市鄂尔多斯的经济表现上。2014 年,鄂尔多斯规上工业企业的亏损情况达到了峰值,33.6% 的亏损面,87.2 亿元的亏损额;民间资金开始紧张乃至断裂,地方财政收入告别了以往 30-40% 的增势,GDP 也告别了两位数的增长,增势不再。

虽然我们看到,2020 年,215 万常住人口的鄂尔多斯,GDP 还是实现了 3533.66 亿元,排内蒙古第一,人均 GDP 排全国前列,人均存款也高居全国前十,但这些 " 成绩 ",更多是过去的增长惯性使然。

随着 " 碳达峰、碳中和 " 升级为国家战略,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势不可挡,以煤而生的鄂尔多斯不会再拥有一煤独大、因煤而兴的未来。

鄂尔多斯正在向新能源转型。

城叔在其政府官网上看到,鄂尔多斯目前建立了包括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装备制造工业园区、东胜经济科教(轻纺工业)在内的 13 个产业园区,在云计算、装备制造、大新材料、大数据多个领域培育新兴产业。

2019 年,煤炭落后产能退出 30 万吨。煤炭经济也在向高附加值方向转型,通过煤炭转化成天然气、化肥、乙醇等千亿级的工业园区规划了好几个,风力发电机舱已经投产。

根据 2020 年《统计公报》,鄂尔多斯规上工业中战略性新兴工业企业的产值占比为 3.6%。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 5.5%,占规上工业的 0.7%。非煤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 0.6%,占规上工业的 32%。

同时,绿色能源形势向好,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容量达到 313 万千瓦。其中,风电 40 万千瓦,水电 76 万千瓦,生物质发电 6 万千瓦,太阳能发电 192 万千瓦。

人才与 " 门票 "

图片来源:鄂尔多斯政府官网

星星点点的项目和新能源、新产业的增长数据,彰显着这座资源型城市的努力。跟上 " 碳中和 " 的节奏,把握能源结构更替下的机遇,可以是鄂尔多斯 " 回春 " 的选项之一。

鄂尔多斯统计局在进行今年上半年经济运行分析时指出,鄂尔多斯工业企业受能耗 " 双控 " 和环境制约的影响日益突出,要依托大中型企业,在保持优势领先的同时,加快核心技术的突破创新,提升市场竞争力,形成重点领域培育关键技术,关键技术推动产业链提升的优势格局。

经济列车更换赛道,则需要与之匹配的人力资源。2019 年、2020 年鄂尔多斯发布了三批次的高层次人才和紧缺专业人才引进公告,涉及 29 家用人单位、297 个人才需求信息。城叔看到,其中包括数据管理、航空航天、生态环境、新型碳材料、化工研发等领域的人才。

此次发布的 " 鄂尔多斯人才政策 30 条 ",则提到要 " 强化产业转型升级的人才支撑 ",大力引进新能源汽车、能源化工装备、新材料、医药健康、节能环保、电子信息产业和未来产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急需紧缺人才。

壕掷 1 亿元的资助额,希望招来 " 两院 " 院士、国家 " 万人计划 " 领军人才、教育部 " 长江学者和创新团队发展计划 " 特聘教授等科技创新顶尖人才和团队,带着重大科技成果到鄂尔多斯进行产业转化。

最近鄂尔多斯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新闻点,就是加入了 " 上海城市群 "。这一 " 城市群 " 与氢燃料有关。

近期,国家首批 " 氢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城市群 " 公布,分别是京津冀、上海、广东。" 上海城市群 " 则由上海市牵头,联合鄂尔多斯市及江苏省苏州市、南通市,浙江省嘉兴市,山东省淄博市,宁夏宁东能源化工基地 6 个城市(区域)共同组建 "1+6" 联合体。

在这个特殊的城市群中,结合了研发、制造、应用等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致力于打造国内产业规模最大、体制环境最优、整体竞争力最强的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集群。

在 " 上海城市群 " 的产业分工中,鄂尔多斯承担了实现燃料电池整车的商业化运营的重要任务。示范期间,鄂尔多斯将协调并支持在辖区内推广应用搭载上海企业研制的燃料电池系统及关键零部件的汽车,规划在四年示范期间推广 100 辆氢燃料电池汽车。

氢燃料,号称 " 终极能源 "。中国氢能联盟发布的《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有数据预测,2050 年氢能将在中国终端能源体系中占比接近 10%,氢气需求量将接近 6000 万吨,产值高达 12 万亿元。

" 双碳 " 背景下,拿到新能源 " 门票 " 的鄂尔多斯,能否再次复刻煤炭时代的奇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