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价格飙升 进一步加剧投资者对通胀的担忧

来源: 2021-06-07 22:39:3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401 bytes)

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给全球经济复苏蒙上了一层阴影,打击了脆弱的企业和家庭,并加剧了人们对通胀可能变得更加持久的担忧。



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以及上世纪70年代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全球还没有出现过如此全面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木材、铁矿石和铜都创下新高。玉米、大豆和小麦跃升至8年来的最高水平。油价最近达到了两年来的高点。

经济学家预计,将于本周晚些时候公布的消费者价格数据将突显这一趋势。他们说,随着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美国5月CPI预计将大幅上涨,这也是受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推动。

通常,经济学家和央行行长们都不会太担心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动。商品价格可能会波动,它们在消费者通胀中所占的比重小于住房等其他成本。

但由于原材料成本上升,制造商的利润率正在萎缩。家庭在汽油、杂货和一些餐馆的账单上花费更多,限制了他们在其他地方消费的能力。在较贫穷的国家,有些人甚至无法满足基本需求。

“我们正从各个可能的角度受到冲击,”威斯康辛州阿普尔顿市贵格烘焙(Quaker Bakery Brands)的CEO弗朗茨-霍夫迈斯特(Franz Hofmeister)表示。他说,他包括小麦、能源和铝材等成本今年至少上涨了25%至35%。

但当他的公司将披萨饼皮、汉堡面包和其他商品的价格提高了8%时,顾客们提出了抗议,而他们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涨价。

“可怕的是,我们真的看不到这些成本上涨的趋势结束的时间,”他说。

许多因素推动了增长,包括超强的消费需求和供应链瓶颈。但许多经济学家表示,在成本飙涨的背后,是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政策制定者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他们希望通过大量刺激措施,让本国经济暂时保持强劲增长,以确保它们从疫情造成的损害中完全复苏。

央行官员们必须决定,他们是依旧无视过去一段时间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其他通胀上升的迹象,还是加快行动,通过加息或其他举措为需求降温。上世纪70年代,在一系列石油危机中,许多国家将就业和增长置于控制消费价格之上,结果导致了高通胀。

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攀升,巴西、俄罗斯和土耳其已经收紧了政策。

包括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内的其他央行官员仍持乐观态度。在上个月的一次活动中,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Philip Lane)辩称,高失业率将有助于控制通胀。

他说,"只有劳动力市场强劲",通胀才会持续。

预计欧洲央行官员将在周三和周四的政策会议上提高对欧元区今年通胀的预测,同时延长激进刺激政策的时间,包括负利率和大规模购买债券。

大宗商品价格在消费者价格中所占比重相对较小。它们主要用于生产商品,而不是服务,后者在发达国家经济体中占更大的比重。商品占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权重的20%左右。

学术研究还表明,近几十年来,大宗商品价格冲击对通胀的影响已经下降,因为品牌等因素已成为最终成本的重要因素。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的商业经济学家凯文-克里森(Kevin Kliesen)最近发现,由工业材料组成的指数与耐用品价格指数之间的相关性相当小。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经济学家的研究显示,随着企业效率提高,大宗商品在最终生产中的作用也逐渐减弱。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在1990年至2015年期间,美国每千克石油的经济产出增长了近两倍。

前欧洲央行经济学家、现供职于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舒马赫(Dirk Schumacher)表示:“石油曾经重要到足以左右通胀,但现在大宗商品都不重要了。”

舒马赫说,尽管如此,在其他力量推高价格之际,大宗商品价格可能仍具有决定性作用。

他说:“如果你认为美国的财政政策做过头了,那么大宗商品可能是促进价格持续飙涨的催化剂。”

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也可能是未来通胀的早期预警,因为大宗商品市场对经济变化的反应比最终商品价格更快。

油价上涨的影响已经体现在消费者价格数据上:欧元区数据显示,5月份消费者价格同比上涨2%,这是自2018年底以来的最快涨幅,主要原因是能源。

据分析燃油价格的GasBuddy称,在美国,现在每加仑汽油的平均成本比一年前高出1.02美元。

联合国粮农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United Nations)表示,全球5月份食品价格创下10多年来的最高月度涨幅,主要受植物油和谷物等对发展中国家饮食至关重要的油品价格飙升推动。

从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 Inc.)到荷美尔食品公司(Hormel Foods Corp.),许多公司都在提高商品的价格,其中包括荷美尔的jenny - o火鸡肉馅。

犹他州食品服务分销商Nicholas and Co.的杰普森(James Jeppson)说,由于大豆油短缺,他不得不向餐馆客户限量供应煎炸油,其中一些客户已经支付了正常价格的三倍。

经济学家指出,一些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原油,只是回到了疫情爆发前的水平。最近的大幅增长是建立在与2020年年中相比的基础上的,当时由于大流行,消费受到了抑制。

许多人还认为,随着一些美国消费者支出转向大宗商品依赖度较低的服务业,大宗商品价格的增长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放缓。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随着中国政府控制信贷增长,预计中国的工业金属消费量将下降。中国工业金属消费量约占全球的一半。

“油价已经从每桶35美元涨到了70美元。不会升至每桶140美元,”伦敦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特别顾问丹-史密斯(Dan Smith)表示。“在未来三到六个月,许多大宗商品价格将全面调整。”

摩根大通银行高级全球经济学家迈克尔-汉森(Michael Hanson)说,虽然原材料价格上涨可能会带来暂时的通胀压力,但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太大影响。

他说,最近的通胀上升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经济重新开放的需求亢奋,企业争相寻找工人,生产企业寻求解决货运瓶颈的办法,但经济足够强劲,能够经受住这一切。

大宗商品繁荣也有赢家:它给农民和农业综合企业带来了意外之财,提高了美国农产品的价格,并使大宗商品出口国受益。

在大豆、咖啡、糖和铁矿石等农产品出口的推动下,巴西经济在今年头三个月恢复到了大流行前的水平。

据加拿大皇家银行的数据,按目前的金属价格计算,力拓、必和必拓、英美资源集团和嘉能可今年的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总计可能达到1,400亿美元。相比之下,2015年金属价格处于或接近低点时的这些大宗商品贸易商的利润仅有440亿美元。

然而,在大宗商品出口国俄罗斯,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也在推高通胀。尽管俄罗斯的国际储备在5月份达到了6009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但俄罗斯央行在4月份将基准利率提高了0.5个百分点至5%。它表示,将考虑进一步加息,理由是“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带来的促通胀风险”。

“我们认为,俄罗斯的通胀压力不是暂时的,”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林娜(Elvira Nabiullina)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宝马公司首席财务官尼古拉斯-彼得(Nicolas Peter)今年5月说,预计原材料价格的影响为5亿欧元,约合6.08亿美元。全球数据公司(GlobalData)的汽车分析师卡拉姆-麦克雷(Calum MacRae)说,钢铁价格上涨使美国轻型汽车的平均成本增加了约515美元。

由于钢铁、铝和其他零部件供应商试图提高价格,制造车床和其他用于制造业的机器的BSA Machine Tools一直在抵制涨价。“否则,通胀就会上升,”这家总部位于英国伯明翰的公司的顾问、前董事总经理史蒂夫-布里坦(Steve Brittan)表示。

但在1月份,该公司还是将自己的价格提高了5%到6%,以反映额外的成本。“我们别无选择,”他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