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看到东奥吗?停办将给日本造成1.8兆经济损失

来源: 2021-06-06 22:02:1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735 bytes)

东京继续硬着头皮办奥运,似乎是账面上最好看的选择。

不管你期不期待,已经陆续有运动员在去往东京奥运会的路上了。6 月 1 日,第一支东京奥运会海外参赛队——澳大利亚女子垒球队抵达日本成田机场。

这是史上第一届因大流行病而延后的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仍然顶着“2020”的头衔,但局面比我们想的更复杂。



△ 2020 年 2 月 29 日,日本京都大学校门口的“东京奥运会倒计时”招牌,上面绘有“中止吧中止”的字样。招牌灵感来自 1988 年在日本上映的科幻动画电影《AKIRA》,故事舞台是即将在 2020 年召开奥运会却形势混乱的城市“新东京”,刚好和现实“撞了设定”。图片来源 | 京都新闻

5 月 26 日,东京奥运会“官方合作伙伴”《朝日新闻》发表了一篇题为《请求首相做出终止夏季东京奥运会的决定》的社论,直接把东京奥运会说成“对大众健康的威胁”,日本民众“不能原谅任何‘赌博’”。《朝日新闻》报纸在日本发行量超过 700 万,这次的社论也在 Twitter 上引发了热烈讨论。

奥运会不仅仅是娱乐活动,也会涉及到千亿美元的利益关系,但现在本应计划靠这拨营销赚钱的赞助商也不想回本了。我们总结了两个问题,看看能不能回答你对奥运局势的困惑。

离奥运会不到两个月,日本在犹豫什么?

——钱还是最大问题。

如朝日新闻的社论所说,东京奥运会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新冠疫情。根据日本广播协会(NHK)的数据,截至 6 月 3 日,日本共有超过 75 万新冠感染者,以每日 7 万人的速度实施核酸检测,而原定在 5 月 21 日解除的第三次“紧急事态宣言”由于政府判断形势严峻,目前已延长至 6 月 20 日。

日本已经为奥运会花了太多钱。2020 年 12 月,东京奥委会申请的预算涨到了 1.64 万亿日元(约合 1040 亿元人民币),这也坐实了“史上最贵奥运会”的名号。

一旦决定停办奥运,意味着此前的所有花销都会成为“沉没成本”,而且,日本政府、赞助商等出资方短期内不可能拿出更多钱了。另一方面,早稻田大学运动科学院准教授、律师松本泰介曾向《朝日新闻》指出:虽然《举办地城市条约 2020》并未提到任何违约金,但国际奥委会(IOC)仍可以提出赔偿要求。



△ 2017 年 7 月时,澳大利亚 Twitter 用户 Blair Hughes 在东京涩谷旅游,当时他感叹:“奥运会专柜在涩谷的百货商场里无处不在。”图片来源 | Twitter@MrBlairHughes

可以确定的是,停办奥运会没法让东京占到“便宜”——赛事期间的疫情应对费用仍然需要日方独自承担,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还得处理和赞助商日益复杂的合约关系。

至少对东京都政府来说,一场大型国际赛事是开发新区的好时机,他们已经做好了“临海地区城市规划”,准备再造一个“副都心”(城市副中心)。大型地产商都已经就位,以三菱不动产的“HARUMI FLAG”为例,这其实是一个把奥运村改建为公寓的项目,现在开发商只能等赛事结束再重启销售。



△ 为了迎接奥运会,东京临海地区将导入 BRT(快速公交系统)交通网,连接东京站、新桥站、晴海、丰州、奥运村等地。奥运村也是未来 HARUMI FLAG 的所在地。图片来源 | HARUMI FLAG

任职于日本研究机构野村综合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木内登英在 5 月底分析计算了东京终止奥运的经济损失。他提出,东京奥运会有两个变量——除了“是否举办”,还有“是否限制观众人数”。暂停接受海外游客已经造成 1500 亿日元(约合 87 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但东京奥委会手头有海外的 60 万张退票可以销售给本土观众。



木内登英测算,东京都前两次发出紧急事态宣言时,经济损失均超过 6 兆日元;而即便终止奥运,经济损失大概有 1.8 兆日元,也不及一次紧急事态宣言带来的经济损失。从这个角度上说,东京继续硬着头皮办奥运,似乎是账面上最好看的选择。



谁在赞同,谁在反对?

赞同: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

反对:民众、医务工作者、企业家

取消东京奥运会的呼声越来越高。

医生大概是最操心的一群人。5 月 13 日,日本总理官邸记者发布会上,日本劳工组织“全国医师联盟”代表植山直人明确表示反对召开奥运会,他认为疫苗接种速度迟缓,来自全球 200 多个国家的数万名运动员可能引发新的病毒变异,他还用讽刺的口气说:“如果东京奥运会引发了一种危险病毒,那么接下来 100 年它会被叫作‘东京奥运会病毒’。”



△ “全国医师联盟”是日本民间最大的医疗职业劳动者组织之一,植山直人向首相官邸陈情时表示,考虑到现有的医疗问题,应该取消东京奥运会。图片来源 | YouTube @ANNnewsCH

日本厚生劳动省和首相官邸提供的接种数据显示,截至 6 月 2 日,已有 1477 万人完成接种,这个数据包含两类人:接种 1 次和接种 2 次的人,但实际上日本政府采用的辉瑞疫苗必须打 2 针以上才生效,按这个标准算,符合要求的约 378 万人,占东京都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早在 4 月 29 日,因为大阪府重症病床使用率高达 98.2% 时,大阪府医生协会会长佐佐木洋声称“大阪医疗系统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崩溃关口”。一时间,“医疗崩坏”这个词也在媒体上广为传播。如果疫情持续发展,那么这可能会变成现实。

《朝日新闻》于 5 月完成的一次涉及 2000 人的调查显示,只有 14% 的受访民众认为奥运会应该在 2021 年夏天举办,四成人赞同再次延期,43% 的受访者觉得干脆应该终止。



△ 日本律师联合会的前会长宇都宫健儿于 5 月 14 日向日本政府递交了要求停办奥运会的请愿书。这个请愿书从 5 月 5 日开始在请愿网站 change.org 征集签名,目标 50 万人,截至目前已有超过 41 万人响应。图片来源 | change.org





△ 比起东京奥运会,一些抗议者反对的是奥运会本身,认为它不再能给主办国带来任何利益,甚至不客气地说“日本已经输了,哪儿都别开奥运会”“奥运会正在杀死穷人”。图片来源 | ZUMAPRESS.COM、nolympicsla.com

相比之下,国际奥委会态度强硬。5 月 25 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马赫(Thomas Bach)确定“奥运会已经进入最后的筹备阶段”。

国际奥委会另一名高级委员迪克·庞德(Dick Pound)接受美国有线新闻网(CNN)采访时则说“基本上已经排除了终止的选项”,他认为东京奥组委提出的防疫隔离措施有效,但也很现实地承认:“没人知道未来 60 天内是否会有一个重大的、不可预测的事件。”

软银集团社长、投资人孙正义却质疑国际奥委会是否有举办决定权。他认为,办奥运会已经没有好处。5 月 23 日,孙正义在 Twitter 上写道:“考虑到逝去的生命,紧急状态下政府给出的补贴,日本 GDP 下降,还有民众的耐心,我认为(举办东京奥运会会让)我们损失更大。”

孙正义不是第一个公开表态反对的企业家,日本乐天集团社长三木谷浩史更激进地说现在办奥运会是“自杀行为”。如果是 10 分满分制,他只给日本政府的防疫表现打 2 分。

乐天和软银都是日本的大公司,但不是奥运会赞助商。面对两位社长的批评,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仍坚持“举办奥运会的经济效果远远好于取消”。



△ 截至 2021 年 6 月 2 日,东京奥组委已经召开了 7 次防疫措施调整会议,公示大会期间的防疫流程。图片来源 | 东京都奥运会 残奥会准备局

出来说话的赞助商大都主张东京奥运会该办。日本通信巨头 NTT 公司社长泽田纯呼吁大家多讨论如何保证奥运会的安全,而丰田汽车公司执行董事长田准在 5 月 12 日的财报发布会上表示,虽然他担忧汹涌的网络舆论,但仍期待东京奥运会能顺利召开。

但这恐怕不只是日方的事。美国《华盛顿日报》的体育专栏作家萨丽·詹金斯(Sally Jenkins)撰文批评国际奥委会是“腐败的金库”,有意鼓励超支,要求主办方满足一切标准,把成本和募资推得一干二净,却要拿走大部分收入。

“当奥运会可以被粉饰为国际旅游的收入来源时,也许一些支出是合理的,但现在,日本人民所付出的代价比经济上的要沉重得多。”她评价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