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市场迎来大地震,央企和茅台慌了

来源: 2021-06-02 21:33:3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885 bytes)

历史性的一幕发生了。

这两天,宁德时代的市值超过中国银行、中国人寿、中国石油等诸多巨无霸央企,站上一万亿的高峰,成为头一个杀入A股前十的新经济公司。

作为一家总部位于三线城市的企业,宁德时代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十年后再回过头来看,这可能是中国开启一个新时代的起点。

没有哪一个市场,能像股市这样直白地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底色。

中国A股市场,从来都是白酒当道、国字头横行,只有消费大白马才敢偶尔出来遛一遛。

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瓶容量不过500毫升的茅台,能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万年妖股,吊打所有的企业?

回溯世界经济史,有哪一个引领世界经济的大国,是靠奢侈品在挥斥方遒的?



在美股上,苹果、谷歌、亚马逊、特斯拉、微软等一众科技公司才是绝对的主角。

这些公司是美国全球统治力的体现,也是其创新精神的丰碑。只要他们一天还是创新发动机,就能带领美股高潮迭起、彻夜狂欢。



2008年的1月16日,当乔布斯把MacBook Air从办公信封里抽出来那一刻,全世界都窒息了。他夸下海口,说苹果要改变世界。

三年后,苹果推出划时代的产品iPhone,一年卖出7000万台,智能手机狂潮来临,把统治1G、2G时代的诺基亚和摩托罗拉逼到角落里。

也在这一年,苹果公司从世界第85名的位置上一跃而起,战胜埃克森美孚、高盛等巨头,成为美国乃至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

苹果的胜利,象征着这个时代开始踢掉石油,越来越依赖于稀有金属。与此同时,它也揭开了资本市场上新经济公司对于传统旧势力之颠覆的序幕。

在它之后,美国的科技巨头们风起云涌。



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排名

谷歌打败金融寡头摩根大通,特斯拉颠覆传统燃油车雪佛龙,英伟达战胜零售领域的沃尔玛和宝洁,这些更具科技含量的公司,纷纷后来居上,占领了美股最前列的宝座。

当新一轮科技巨浪来临时,不论旧时代多么辉煌的庞然大物,都有可能毫无还手之力,随着浪头退出历史的中心舞台。

如今,这样的故事似乎也开始在中国重演了。

2017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销量超越了日本巨头松下,这家成立仅6年的公司成为了全球电动车装机量第一的供应商。

2018年6月,宁德时代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仅用24天就成功过会,IPO募资破130亿元,刷新了民营企业A股上市的募资纪录。

那时,马斯克还没和北京谈妥超级工厂的落地,李斌还在筹备蔚来的美股上市计划,而曾毓群的名字就已悄然出现在了当年的胡润百富榜53名。

但他们都没想到,属于新能源汽车的时代居然来得如此之快。



中国A股公司市值排名

两天前,宁德时代首次突破1万亿市值,在A股排名第8,一步超过了中国银行、中国人寿、中国石油,成为头一个杀入前十的科技公司。

在宁德时代的前方,只剩下两瓶白酒、金融央企;在它的身后,则有着一批民族科技企业蓄势待发,中芯国际、京东方、TCL等,准备乘风而起。

绿灯长亮,资本云集。

这无不说明,在我们这个国家,科技时代对于能源、金融、传统消费的替代,已经悄悄到来。

在这样一个历史性进程中,宁德时代、蔚来、华为等产业链上的主角,都是加速传统政治经济秩序重新洗牌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新的时代已经微微露出一角,只等着那些站在技术革命浪尖上的人,将舞台上的大幕完全掀开。

熟悉中国经济的人都知道,要进入A股前十是多么的困难。

金融、能源等央企身处垄断和半垄断性质的行业,光是一张门票、一个牌照就价值万亿。对“两桶油”来说,开发勘探、钻井技术固然重要,但远远比不上开采权更重要。



央企们一步登天,扎堆跻身世界500强,霸占资本市场的核心位置,一点都不奇怪。

白酒企业也是装糊涂的高手。

各家先吹一波万年的古法配方,又捣鼓出什么白酒科技、白酒院士,来为一个没有任何科技含量的行当贴金。

其实,一个个都是背靠青山绿水,独有的“白酒金三角”自然资源,占地为王。



赤水河白酒经济带 图源:酱酒天地

茅台就更“精绝”了。

它之所以能够创造A股市值第一、全球第十六的神话,是因为它将整个公司的发展,深深镶嵌在了“中国模式”里,用“政治经济学”的逻辑,取代了“市场经济学”的供需,推动自身的高歌猛进。

过去十来年里,在三轮大放水下,我们疯狂搞起了基建和房地产。而基建狂魔的蒙眼狂奔,自然少不了茅台作为润滑剂。所谓烟搭桥,酒开路。茅台利用所谓的国酒色彩,顺利搭上了国运的巨轮。

可以说,白酒和央企们的成功,是自上而下创造出来。唯有宁德时代的胜利,是自下而上打造出来的,非常不容易。

三星帝国有一个著名的“生鱼片理论”——

一条价格很贵的鱼,刚被捕到时,在高级的日本料理餐厅可以卖的很昂贵。但到了第二天,只能以一半的价格,在二流餐馆出售。第三天,就只能卖到剩下四分之一的价格。之后这一条鱼一点都不值钱。

这里说的正是科技产业的残酷之处。

新一代产品一旦上市,老一代产品的价格往往就会雪崩。因此,任何企业都必须尽快完成生产线的折旧,赚取足够多的利润并及时投资下一代的生产线,保证货架上时刻有最新技术的产品,否则就会被淘汰出局。

三星一直奉行“生鱼片理论”,不管是在存储器,半导体,还是在锂电池行业,持续投入高强度研发,更新迭代。

不仅如此,松下、LG、SK、比亚迪等海内外巨头,也纷纷铺排下一代的电池路线,比如全固态电池、钠电池、金属空气电池、石墨烯电池。

可以想象锂电池领域的竞争之激烈。在这个高度国际化、充分市场竞争的行业里,创新可能是找死,但守成一定是等死。

2005年,汽车电池的能量密度为100瓦时/千克,2015年超过200瓦时/千克,2020年超过300瓦时/千克。

技术永远在前进。而宁德时代就是每次都能领先对手半步,才能稳稳当当走到今天这一步,最终成为中国首个进入A股市值前十的新经济公司。

曾毓群之前透露,宁德时代在7月左右就会发布成熟技术的钠电池产品。



真正的技术强国,制造立国,从来都是长期下苦功的结果。

从筚路蓝缕到高端制造,中国用两代人的时间就冲出了两次工业革命。但只有冲顶科创之巅,我们才能摆脱被卡脖子的缰绳。

A股的历史性变化,让人看到了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希望。

去年,中国进入财富世界五百强的公司为133家,超过美国的121家。但是从人均上来看,这样的数量还是远远不够的。



图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像日本只有1亿多人口,却有着三井、软银等53家五百强企业;韩国5千万人口,也有着三星、LG等14家。如果按美日韩人均拥有五百强数量计算,中国应该有400-600家公司才能匹配。

此外,我们的世界五百强头部企业,几乎都是能源和银行等传统企业。

这样的产业结构,并不足以带动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我们以日本为例进行说明。

大家想过没有,为什么日本房地产泡沫崩溃之后,所有人的资产砍去一半,国民生产总值常年维持在1%的增速水平,而且日本的产业还大量迁移到中国的情况下,为什么日本人平均收入水平还是这么高呢?一个普通餐厅服务生都能拿到我们三四倍的薪酬。

当初,美国的制造业转移到中国之后,五大湖沦为铁锈地带,汽车工人大量失业,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一步步下探,为什么日本没有歩美国后尘,依旧是高等收入国家?

原因,就在于日本还牢牢掌控着制造业的话语权

与中国不同,日本的世界五百强头部企业,充满了浓厚的高端制造业色彩,丰田、三菱、索尼、东芝、日立、佳能、松下,一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工业巨人。



不仅如此,日本还有非常多优秀的中小型科技公司和隐形冠军,在电子元器件、新材料、精密加工、化工原料、光学、机器人等领域拥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像全世界生产电子元器件企业最集中的京都,村田制作所、罗姆、日本电产、欧姆龙、京瓷都,它们为苹果手机、英特尔等供应核心零部件。离开这里的技术,全球的电子产业可能都停止运转。

这些掌控话语权的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利润率极为吓人,普遍都超过10%,远高于制造业平均水准。

由于日本中高端产业在全社会当中的比重高于中国,所以整体的生产效率也要更高,在相同的单位时间内能够创造出更多的人均社会财富。

从事高层次产业的人员躺着赚钱。而为这些人群服务的低端岗位,也就能跟着受益,拿到三四倍于中国的工资。

由此可见,中国的制造业升级迫不及待。如果我们还一直停留在中低端的红海当中,我们永远都无法跻身高等收入国家。

要知道,中国可是有2亿产业工人的啊。

虽然刘易斯拐点的到来,劳动力红利的消逝,会让人工成本变得比以往贵一点,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受到了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挤压。

当印度、越南成为世界工厂,并且只要求支付10块钱的时薪时,企业也就没有理由再聘用20元的中国工人了。如果我们乞求这份订单,那么中国工人只能被迫降薪,拉到印度、越南差不多的水准。

所以,这种把人困在低端的初加工、组装环节,只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大坑。你留不住,也不需留。

30多年前,曾毓群发奋走出了宁德的山村,在干出一番事业后,又坚持把公司开回了宁德。

如今,宁德时代的员工平均年薪是11.7万元,这笔钱对一线城市的互联网大厂来说,或许不值一提,但在人均年收入3.7万元的宁德,如果能成为宁德时代的员工,就直接吃到了高端制造业的红利。

更难得的是,宁德时代带动了70多家配套企业的入驻,引进了上下游的新能源和车企的进入,彻底盘活了一个产业集群。去年宁德经济增速高达6.82%,超过了很多同位城市。



宁德时代科技大楼

这才是真正的弯道超车啊。

勤修内功、押注技术的能量,直接让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发展出新能源和电池产业集群,一跃成为在全球都有一席之地的新制造业之都。

而在中国,像这样具备一定工业基础、有潜力实现产业集群的地方城市还有很多。

如果我们的资本市场,再有几个宁德时代这样的制造业冠军,而不再是白酒当道。那么,中国冲刺科创之巅的坡度不会像现在这么陡峭。我们的劳动者提升收入、共同富裕的速度也要快很多。

5月28日,高层在两院院士大会上说,要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颠覆性创新是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的突破口,决定着这个国家原始创新的动力和活力”

有国际机构预测,中国整体在科研经费上的投入可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



2020-2021各国科研投入预测 图源:R&D World

能否反超很难说,毕竟美国也在推进千亿美元的《无尽前沿法案》为科技战注入燃料。但中国从世纪初的排不上号,一路追赶至今,已算是一次重新出发。

未来的世界,一定是属于科技尖兵的。

在今天这个时代,谁肯押注中国、谁敢沉下心来搞制造业,谁就能搭上国运快车、冲上浪潮之巅。

参考资料:

浪潮之巅.吴军

一只iphone的全球之旅

曾航决战元素周期表.[美] 大卫·S.亚伯拉罕

手机战争 余盛

iPhone为何中国制造.Charles Duhigg,Keith Bradsher.纽约时报

华为任正非落泪,茅台袁仁国遭捕,中国两大巨头公司接连震荡的不同指向.黄汉城

经济内循环的最大短板:为什么日本人的工资,是中国的四倍?.黄汉城

探访宁德时代总部:“首富”曾毓群和他的万亿电池帝国.陈弗也.棱镜

宁德时代即将发布钠离子电池,锂钠相争,谁更胜一筹?.张学坤.中国能源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