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亿上海国企或损失83亿净利,牵出一堆大集团

来源: 2021-05-30 22:49:01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908 bytes)

又来黑天鹅!5月30日的晚上不平静。

5月30日晚间,超700亿市值的上海电气突然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持股40%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公司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另加公司向其提供了77.66亿元的股东借款。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与此同时,上交所也火速下发监管函,要求公司妥善处置风险事项、合规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公司表示,除该风险事项外,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情况平稳,公司将继续围绕既定战略,推进各项主营业务有序开展。

股价方面,上海电气上一交易日并无异常。5月28日收报5.12元/股,上涨0.79%。 今天上市公司股价怎么走?



触目惊心:最大损失或达83亿元净利

上海的国企给人的感觉一是活,二是稳健。所谓活是股价相比其他地方要活很多,所谓稳健则是经营方面很少出乱子。但5月30日上海电气这份公告却令人有些意外。

5月30日晚间,上海电气突然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称,其合并报表范围内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公司持有40%的股权)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截至公告披露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0亿元,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上市公司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均存在重大损失风险。



据上海电气介绍,通讯公司成立于2015年,成立当初,公司出资1.2亿元,持有40%股份,为公司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主营业务包括主要生产、销售专网通信产品等。

通讯公司的产品销售模式采取的是由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的方式。

随着通讯公司业务发展,上海电气对其加大了资金支持。但自2021年4月末起,公司陆续发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经催讨,其客户均发生不同程度的欠款行为,回款停滞。

公司表示,鉴于通讯公司应收账款金额较大,虽已采取多项措施催收,但应收账款收回的金额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将对通讯公司应收账款评估减值风险,计提相应减值金额,可能导致通讯公司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如应收账款最终无法收回,将可能导致应收账款坏账损失的风险。

具体对公司有何影响?主要为股权债权两方面。

股权方面,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持有通讯公司股权权益账面价值为5.26亿元。若通讯公司出现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将导致上市公司权益投资全部损失,从而减少净利润5.26亿元。

债权方面,上市公司对通讯公司股东借款高达77.66亿元。上述极端情况下,上市公司股权、债权损失合计可能高达83亿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通讯公司总资产101.04亿元,净资产13.15亿元,应收账款3.89亿元,应收款项融资55.25亿元,应收账款表外融资27.75亿元,存货22.13亿元,短期借款27.05亿元。2020年,通讯公司营收29.84亿元,净利润9024.70万元。

上海电气2020年年报显示,上市公司实现营收1372.85亿元,净利润37.58亿元。而2019年净利润为35.01亿元。简而言之,若真的出现极端情况损失83亿元,上市公司两年的净利润都无法覆盖。

上海电气表示,上述风险可能导致通讯公司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可能导致通讯公司经营困难,亦可能导致公司对通讯公司的股东借款形成重大损失,导致公司净利润大幅减少,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将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利空,投资者表示,这“雷”真是防不胜防,周一开盘或将面临极大抛压。截至今年一季报,上海电气共有股东人数29.8万,较上期增加了2.35%,持仓机构16家,基金持股超1.2亿股。



上交所火速下发监管函

上述公告发布之后,上交所火线问询。要求上海电气明确以下事项:

一、请你公司尽快核实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业务开展的实际情况,包括业务类型、业务模式、主要客户和供应商以及资金流转情况等,查明其应收账款出现普遍逾期的具体原因及责任人,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并按规定予以公告。

二、请你公司全面、审慎评估前述事项可能对上市公司产生的影响,及时、充分地向投资者揭示风险,并严格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进行资产减值计提等会计处理。

三、请你公司就此次风险事项的调查及处置进展,按规定及时、持续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充分保障投资者的知情权。

四、请你公司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本着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勤勉尽责、积极履职,依法依规充分采取有效措施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尽量减少相关风险事项产生的不利影响,全力保障上市公司稳定经营、规范运作。同时,梳理内部控制、公司治理方面可能存在的问题,积极整改,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据了解,公司正在全力核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大额逾期原因及相关情况,集中力量全力以赴处置前述风险事项。目前,法院已经依法受理通讯公司就应收账款提起的相关诉讼。

此外,通讯公司已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富申实业公司和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向通讯公司合计支付货款44.63亿元及违约金。

上海电气表示,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将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和手段,尽最大努力减少损失,勤勉尽责,保障上市公司稳定经营,全力维护广大股东的利益。

子公司前董事长已“落马”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涉事的通讯公司前董事长吕亚臣于2021年4月“落马”。4月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吕亚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察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根据启信宝数据,吕亚臣同时也是通讯公司前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2020年9月30日,上海电气披露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吕亚臣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公司副总裁。2021年1月19日,吕亚臣又同时退出通讯公司董事会,以及卸任法定代表人。



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吕亚臣1982年参加工作,先后任第一重型机械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兼生产长、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上海重型机器厂副厂长、厂长、党委副书记;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副总裁;上海电气副总裁,于2020年5月退休。

据了解,上海电气已积极寻求相关部门的支持和协助,加大调查力度,全面深入核查相关事实。另外,上海电气纪检监察部门已经启动责任调查和问责机制。

上交所在监管工作函中也要求上海电气尽快核实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业务开展的实际情况,包括业务类型、业务模式、主要客户和供应商以及资金流转情况等,查明其应收账款出现普遍逾期的具体原因及责任人,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并按规定予以公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