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床底下的落灰宠物小精灵卡,现在可能值套房

来源: 2021-05-27 01:19:1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588 bytes)

直到最近,我的发小阿尔法花泽类,才意识到自己小时候省下零食钱购入300多张简中宠物小精灵卡牌,是假的:

“这卡牌压根儿就没出过简中,我当时5毛钱一包开的卡,全瞎了。”

这场错付,令他郁闷,因为当年孩子们聚在学校楼道拐角一起跪在地上、撅着屁股玩的小精灵卡,现在价值比黄金还贵,其中有的狠卡甚至能换套房。



图片来源:newsometimes

1996年《宠物小精灵》在日本首播,随后风靡世界。

在这一背景下,宝可梦公司推出的宠物小精灵卡牌,就成了很多人的童年快乐记忆。



在那时,宠物小精灵是中国学生们的一切。

同学们放假就拿金手指刷珍贵宠物,上学就趁课间玩宠物小精灵卡牌,十分狂热。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那会儿的宠物小精灵卡牌多是外文看不懂,同学们也不知道TCG的“正统”玩法,但却丝毫不妨碍人们通过“本土拍片儿”的玩法获得快乐。

这种狂热并不是中国独有的景象:截至2020年3月,宠物小精灵卡牌在全球已售出超过304亿张,并占据了欧洲卡牌游戏市场82%的份额。



直到长大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拿着拍片儿和搓黑点是中国自创的玩法。

玩法的单一,一方面来自TCG始终在中国是个小众概念,大家不知道还能这么玩;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当时中国售卖的卡牌多是外文,你让小学生认识那么多小精灵大招的英文专有名词不大现实。

事实上,宠物小精灵卡牌非但没有因时间的推移而落寞,反而正在冲破圈层,登堂入室成为收藏界的新宠,总能屡拍高价。而在疫情弥漫,大家开始重新审视其生活之后,更是开始了加速狂飙。

比如,在2020年7月,一张由皮卡丘创造者、画家西田敦子绘制的CoroCoro漫画插图大赛优胜者的限定卡牌(PSA 评级9分),就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买家以23.3万美元的价格从日本电商平台Zenplus买走。



这张1998年生产的卡牌全球限定39张

在各种拍卖会里,比这种限定卡牌更常见的是公开发售的卡牌。

在2019年,一套1999年生产、由103张卡牌组成的完整初版宠物小精灵卡牌组以10.7万美元成交。而在拍卖行之外,在ebay上、在路边小店里,每天更有无数小卡在流通交易。



图片来源:TMZ

或许你会为上面的价格而惊讶,但上面都是老黄历了,现在它们的价格正在以更疯狂的势头进击。

最能反映这个市场景气趋势的证据,就是1999年生产的初代第一版卡包里全息喷火龙闪卡,我愿将它称之为“喷火龙指数”。

在2019年8月,一张完美品相的初代全息喷火龙闪卡的价格能卖到5万美元。但当到了2021年4月,同样品相的卡牌就能在美国知名体育纪念品拍卖行 “ 高丁拍卖 - Goldin Auctions ” 拍卖上以36万美元价格成交。



一年上涨7倍多的喷火龙卡牌

图片来源:Goldin Auctions

由于完美品相喷火龙这种珍贵卡牌实在太值钱,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希望通过开盲包、拼手气的方式获得它们。

因此在拍卖行里,出现了越来越多原盒未开封的宠物小精灵卡牌拍品,今年1月,一盒未开封的初代宠物小精灵卡牌在拍卖行以40.8万美元易手。如果他手气够好,开出了喷火龙,那么就差不多能回本了。



当年售价差不过800块钱一盒的卡牌,现如今值200多万人民币

现在,每当看到宠物小精灵卡又卖得高价的新闻时,就觉得过去师长们不让我玩物丧志的教诲还是颇有几分道理,每次劝诫其实还都带着点“卡藏不玩”的暗示:

卡牌的确不是玩的,是该拿来收藏的。



现在宠物小精灵卡牌拍卖会正在频繁出现

或许你觉得搞笑,觉得荒诞,甚至会因为“这些卡牌凭什么能卖这么贵”而感到愤怒。

但在英国金融公司 Raisin UK 看来,宠物小精灵卡已经成为了极具潜力的投资收藏品,它们的投资价值更胜古董车和威士忌。

资本敢将这些小卡片视为一种新的收藏品和生意的底气,一方面是因为人们对它的追捧,而另一方面则来自于一套精密的鉴赏机制。



Stockx在其网站和App上特意加入了卡牌交易界面,其中包括球星卡和宠物小精灵卡牌

就像《炉石传说》一样,很多宠物小精灵卡牌也在卡面上标注了普通、稀有、史诗、传说这种珍稀度指标:圆圈代表普卡、菱形代表稀有卡、五角星代表史诗卡、多颗五角星则代表传说。

级别越高,抽取难度也就越高,是决定卡牌价格的重要参考目标。因此,非常在行的小精灵卡牌收藏家会像古董店的老油条一样,把东西按照级别分门别类收纳整理,而不是全都混一块。

此外,珍惜度标识旁边的卡牌编号也是重要的价格判定标准,比如编号大于全套卡牌数量的就是隐藏款、前面带SH的就是珍贵闪卡等等。



一般来说闪卡的价值要高于普通印刷的卡牌。

像皮卡丘、水箭龟、妙蛙种子之类的人气角色的卡牌价格也远高于冷门宠物。

卡面上的一些特殊文字和符号,也能揭示出一张卡牌的存世量,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价格:

比如在名称里出现EX、GX、、LV.X、LEGEND字样的卡牌,是TCG游戏里战力强大的强化卡,比较少。

而有着SP标识的卡牌,则属于少量印刷的特典卡。



这张名称后面带Ex的小林幸子特殊卡,是2016年pokemon TCG 20周年倒数活动的奖品,现在市面价格约6.9万美元。

但更重要的是卡牌的版本,这就像是古董届里的朝代,越老越值钱。

在宠物小精灵卡牌里,印有“Wizards of the Coast 威世智公司 1999/2000”和 “1st Edition”字样的卡,就是这个领域的明青花,极具收藏价值,最便宜的一张卡火箭队邪恶拉达也能在二级市场卖个700、800块。



上面说到的天价喷火龙,就是初代第一版

上面说的这些是宠物小精灵卡的价值判断方式,但是解决不了这些价格日益高涨收藏品的真假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宠物小精灵卡牌市场就有点像古钱币市场,光是凭经验收藏,老江湖都有可能被蒙:前一阵有个老玩家花了37.5万美元买了一盒初代第一版的卡盒,本想着当着朋友们面享受拆卡包的刺激,却发现买到了一盒假货,亏哭了。

在这种风险下,人们为交易宠物小精灵卡牌加入了保险机制,那就是把卡牌送到PSA以及BGS评级。



图片来源:theguardian

卡牌收藏者莽山烙铁头告诉我,PSA、BGS是卡牌的垂类评级鉴定公司。每当收到卡,他们拿着显微镜观察卡牌,以此来“辨真伪,评品相”。

随后,他们会根据卡牌四角、卡牌边缘、卡面的磨损程度以及卡牌的印刷质量为其打分,并封盒保护。这既相当于为卡牌挂上了防盗扣,也相当于给卡牌贴上了价签——在收藏市场里,评分对卡牌的最终成交价格起决定因素。



这是BGS给一张喷火龙的评级,BGS黑标10分就代表四项指标满分、品相完美,可遇不可求。

这一套严谨的鉴定评级模式,让我想起了给文物做的锶同位素鉴定,从这一细节来说,把卡牌收藏称为新时代的古董,毫不为过。

根据eddiba报道,整个TCG收藏市场现在已经陷入疯狂,不但保护卡牌的膜在很多国家售罄,就连评级也受趋势影响几近瘫痪。

今年年初,随着卡牌收藏市场的增长,PSA私有化并宣布涨价,停止慢速评级到7月,这引起了藏家的恐慌性送评,每周有高达50万张卡牌涌入公司。

“现在,要想评级只能走快速通道,一次2000人民币。”莽山烙铁头在谈及此事时告诉我。



图片来源:eddiba

宠物小精灵卡牌带来直观的金钱刺激,变成了天然的流量管道。

你只需要打开视频网站,用Pokemon TCG这个关键词进行检索,就会从数字中感受到它的热浪:越来越多的Youtuber开始借势录制开包视频,在一惊一乍之间满足观众们的好奇心。



图片来源:Youtube

看到视频受到启发的人,则会翻开自己积灰已久的童年玩物盒,拿出那些儿时快乐卡,坐到电脑边打开ebay检索他们的价格。

这个过程就像是一次彩票刮刮乐,能让你有机会在莫名奇妙之间就变身儿童房的百万富翁。

这不是玩笑。加拿大小伙Fournier扔在父母家里的童年卡牌,在发现时已价值120万加元。靠着卖掉童年珍藏的钱,他获得了创业的本金,在安大略开了一间宠物小精灵卡牌商店。



Fournier:“我看到一条pokemon card 又拍出天价的新闻时,我意识到它的潜力将会非常大。”

图片来源:Youtube

当宠物小精灵卡牌的生意浮出水面,成为显学,越来越多的人便投身其中。

前两天,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沃尔玛拍摄的视频火了,当你看着超市刚一开门,守在门口的壮汉就以刘翔百米跨栏的速度跑到货架抢东西的画面时:你很容易想到黑五,想到打折季,觉得大家正在买什么生活必须品,但实际他们抢的东西是——宠物小精灵卡牌。



Pokemon被抢得干干净净,但旁边的万智牌却总是岁月静好。每次补货后被哄抢完的画面,总会让你不自主地联想起蝗虫过境后的梯田。

在这种卡牌市场日益兴旺的背景下,卡牌也和财富画上了等号,于是便有了针对卡牌的犯罪。



图片来源:BI

5月7日,美国威斯康星州布鲁克菲尔德Target店外,一名怀抱4盒卡牌的男子遭到四名歹徒抢劫,幸好他当时拔枪相向才得以保护住自己刚刚购买的卡组。

此事发生后,Target决定停止在线下店内售卖MLB、NBA、NFL和宠物小精灵卡牌,以此规避可能的暴力犯罪风险。

而在美国之外,日本东京、英国伦敦、中国台湾省等地的便利店和商场都出现了卡牌怪盗团伙,他们专门窃取宠物小精灵卡牌,然后再去销赃变现。



2021年5月8日,在中国台湾省,一名30岁卓姓男子因缺钱购买游戏卡牌,便在深夜去便利店购买现做饮料做幌子,趁店员转身操作机台时,偷了两盒共计价值600元人民币的宠物小精灵卡牌。

这些乱象总会令冷静的人嗤之以鼻,觉得是一场毫无价值的金钱游戏,觉得到了30再得到那些孩提时的玩具又有啥意义。

关于意义,退役说唱歌手Logic在网上谈到为什么要花22.6万美元买一张psa10分的初代第一版喷火龙时的答案是:

“小时候我买不起这些卡牌,为了得到它们我甚至曾拿粮食券去交换。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我用我赚的每一分钱去享受我那时买不起的东西,这与物质无关。”



而我觉得,当你钻到床底下,抽出童年小盒子,掀开盖,掏出小精灵卡牌,不论是打算把它变卖发一笔,又或是重新拿出来欣赏,打算拍个照发个朋友圈的时候:

只要它能让你和朋友们一起带着红领巾、撅着屁股玩卡的浪漫印象重新变得清晰,就够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