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14个地级市人均收入超5万,有你的家乡吗?

来源: 2021-05-01 22:14:1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175 bytes)

在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和省会城市之外,还有一些普通地级市,经济实力十分强劲,收入水平较高,吸引大量外来人口流入。我国哪些普通地级市的收入高呢?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显示,2020年共有14个普通地级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5万元大关,其中苏州超过6万元,在地级市中领跑,无锡和绍兴紧随其后。

从区域分布来看,这14个地级市全部分布在长三角和珠三角。

苏州、无锡、绍兴前三

苏州、无锡和绍兴位居地级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前三甲。

数据显示,2020年苏州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6万元大关,达到62582元,比2019年增长4.1%。这一收入水平仅次于北上广深这四大一线城市,位居全国所有城市第五。

作为普通地级市的领头羊,苏州一直被外界誉为“最牛地级市”。2020年苏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0170.5亿元。这是全国第6个GDP突破2万亿元大关的城市,也是6个城市中唯一的普通地级市。



苏州之后,无锡2020年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57589元,在全国所有城市中位居第十。和苏州一样,凭借外向型产业的发展,地处苏南地区的无锡在改革开放后经济也高速发展。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无锡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370.48亿元,在所有普通地级市中仅次于苏州,位居第二。

不仅如此,苏州、无锡的几个县级市收入水平也相当高。数据显示,2020年昆山居民人均收入达到了62238元,江阴达到61859元,比肩广州、杭州等大城市的人均收入水平。

苏锡之后,来自浙江的绍兴人均收入位居地级市第三。根据绍兴市统计公报,2020年绍兴全年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6600元,比上年增长5.1%。其中,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6694元,增长4.3%,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696元,增长7.1%。

这三个城市之后,来自珠三角的东莞、珠海和佛山位居四到六位。这三个城市中,东莞和佛山都是著名的制造业大市,工业生产十分突出,镇域经济发达。以东莞为例,来自深圳的产业、资金、人才等要素外溢之下,“世界工厂”东莞经济转型升级步伐不断加快,高新技术产业也名列前茅。



浙江占一半

从地区分布来看,14个人均年收入过5万的普通地级市,来自浙江、江苏和广东三省。其中,浙江共有7个城市,占总数的一半,分别是绍兴、舟山、嘉兴、温州、湖州、台州、金华。整个浙江省只有2个城市的人均收入没有超5万元,分别为衢州和丽水,来自浙西南的山区。总体上,浙江不仅居民收入水平高,而且发展十分均衡。

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5万元,城镇居民、农村居民收入水平连续第20年和第36年居直辖市以外的各省区首位,城乡居民收入比为1.96,自1993年以来首次降至2以内。其中,浙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全国平均水平(17131元)多14799元,居全国31个省(区、市)第2位,仅次于上海。

在县域方面,浙江的居民收入水平也很高,其中,2020年义乌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71210元,首次突破7万元大关并继续领跑全省。义乌的全体居民收入数据,已经超过了北京、深圳、广州三个一线城市,仅次于上海。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改革开放后,浙江最早实行省直管县,是我国市场化程度最高、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浙江的区域发展均衡,县域经济非常强,很多县市如义乌、乐清、慈溪、诸暨等县域的产业链非常完整。

浙江之外,第一经济大省广东有4个城市入围,分别是东莞、佛山、珠海和中山。这四个城市和两大副省级城市广州、深圳全部来自珠三角发达地区,其他城市人均年收入均低于4万大关,最低的揭阳、河源人均年收入等地只有2万元出头。

这也与广东整体的区域发展格局有关。在广东,粤东西北和珠三角之间的差距很大。深广佛莞四城GDP之和达73156.01亿元,占全省的2/3,相当于第三经济大省山东的GDP;而粤东西北12个地市的GDP之和为21237.02亿元,低于广州1市,仅占全省的19.17%。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有广深这两个人口超过千万的超大城市、一线城市,人口、经济集中度更高,极化效应更加明显,带动能力也更强,不仅有大量省外人口流入珠三角,而且粤东西北地区的人口也大量流入珠三角。

第二经济大省江苏共有3个地级市人均年收入超过5万,即苏南的苏锡常三市。总体上看,江苏的13个城市呈现明显的阶梯分布状态,苏南地区大多在5万元以上,只有镇江低于5万元;苏中地区在4万元上下;苏北地区在3万元上下,其中连云港和宿迁低于3万。

近年来,苏中、苏北与苏南的发展差距也在缩小。未来随着更多高铁线路开通,苏中、苏北与上海、苏南等发达地区的对接将更紧密,区域协调发展的动力将进一步增强,差距也有望进一步缩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