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反转?特斯拉女车主到底撒了多少慌?

来源: 2021-04-30 03:56:3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4559 bytes)

现在,只能寄希望官方介入来打破僵局了。

 

- 1 -

本来在调查数据出来之前,我不打算再写关于特斯拉的文章,但是十天过去了,事情还是没有推进,看到今早又在博同情,为啥放着数据不去查。

这十天来,事情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我们还是先说关于特斯拉本身,有两个大家需要知道的情况:

1、特斯拉黑匣子,也就是 EDR

2、特斯拉刹车变硬的情况被实车复现了。

好了,分开说。

首先说的是 EDR。

EDR,即汽车事故数据记录器,它类似于飞机、火车的数据记录器,用于记录车辆碰撞前、碰撞时、碰撞后三个阶段中对应时间序列的车辆动力学数据以及汽车单元内不同控制模块的数据。

俗称为汽车 " 黑匣子 " 或 " 碰撞记录器 "。

强调几个点:

1)EDR 数据是离线的,只是保存在汽车 EDR 里,不会上传到特斯拉服务器。

2)EDR 是由博世提供的,数据是加密的,需要数据线提取解码,无法被修改,提取需要车主授权。

3)EDR 的数据是最完整的数据,也是美国关于特斯拉事故定性的主要参考。

那么,问题就解决了:

既然数据无法作假,只要车主授权,让市场监管局,甚至是媒体直播,多方一起去把数据提取出来,一切真相大白。

 

这个就是特斯拉的 EDR

 

但是,女车主早早的给车贴了封条,任何人不能碰,这就很费解了,又说有问题又不让提取无法被修改的数据,而她所有质疑的立论都站不住脚,所谓不信任数据,没有资质,现在看来都不是问题。

而且她老公表示只认可刹车失灵的数据,其他数据都不认,这就是不要真相了的态度了。

所以,事情到了这里,我们只能寄希望官方来介入了,毕竟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的维权,已经是个公共事件了,那么多人都在等待答案。

不管是特斯拉有问题,还是女车主在撒谎,都需要 EDR 来结束这件事。

我们还要再等待,我希望这件事不会不了了之。

其次,是 YYP 复现了特斯拉刹车变硬的实车测试。

YYP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汽车评论员,他的专业性和客观性应该不会被质疑吧,只要是喜欢车的,我估计都会认可这一点,不开车的就别说话了。

来看看他的实车复现:

一句话说完:

YYP 在地库有水的绿漆湿滑地面发现了特斯拉刹车变硬的现象,于是实地模拟了湿滑路面,用多款电动车加上 4 台特斯拉以及一辆油车,结论是:

特斯拉和其他电动车及油车表现基本一致,测试车辆经过湿滑路面都有一个踏板变硬的表现,到了干燥路面十米左右会恢复制动,特斯拉的刹车距离和其他车没有什么差别,也没有发现刹车异常。

这个视频说明了一个问题:

就是在过湿滑路面和沙石路面的时候,刹车确实会出现变硬,我觉得需要给出一个结论,到底是什么原因。

基本上,这十天关于特斯拉车本身就只有这两个值得关注的点了。

 

- 2 -

下面,我想说说特斯拉车本身以外的事情。

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特斯拉维权女车主无法自圆其说,她对媒体对大众说了很多慌

1、关于车速

特斯拉给出的数据是 118,而女车主坚称 70-80 没超速,我觉得这个是最不需要讨论的事情,因为差距太大了,必定有一方是说谎的,EDR 一查数据就知道了。

特斯拉近日发文表示,女车主和特斯拉 400 电话沟通中表示,自己当时在副驾驶玩手机,感觉车速过快导致撞车

前后矛盾了,再否认感觉是要逼特斯拉放出 400 电话录音了。

而且网上有人做过路线分析,不超速是走不完这条路的。

 

2、关于怀孕

 

今天早上,特斯拉维权女车主说自己撒谎怀孕只是为了自保。

 

其实,当天一起说特斯拉刹车失灵的确实有一位怀孕的女车主,就是下图这位,她也说自己刹车失灵来到车展维权。

 

 

然后,就被路面监控打脸了。

 

 

监控显示,她根本就是自己驾车的问题,被过往车辆撞到了,据说监控曝光之后,这个女车主删除微博 " 跑路 " 了。

 

3、背后团队的问题

女车主自己说没有团队,甚至要因为此事起诉特斯拉的副总裁。

但是,随后曝光的信息显示,女车主的丈夫曾明确表示,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 " 团队 " 在协助,与他人 " 合作 " 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 " 团队 " 称可以帮助其 " 洗白 " 并满足其诉求,等 " 团队 " 返京后可以另找时机与特斯拉工作人员见面详谈。

4、关于媒体证件

 

维权女车主说自己是实名认证光明正大合理合法进入上海车展媒体日现场的,但是随后被曝光用了伟巴斯特通行证进入车展,而同行的车主表示伟巴斯特通行证是从黄牛手中买的黄牛票,还举报了黄牛,目前黄牛已经被警察抓了。

 

前后又矛盾了。

5、关于特斯拉指定第三方

事实上也不是特斯拉指定的,而是市场监督管理局指定的唯一一家有资质的检测机构,女车主先是同意了,然后反悔了。

唉呀,我不想再纠结这些细节了,就想说,这个女车主谎话连篇。

我并没有要做什么道德审判,我只是列举事实,别说什么杀人诛心,在苟晶那件事上我已经表明立场:

只有真实才是最大的立场。

为什么我们不去相信数据,而是相信一个满嘴谎话的大话精呢?

- 3 -

结语

还是那句话,一切以调查和数据为准。

而且,我希望官方机构可以介入,否则这件事情很可能不了了之。

最后,突然想到了《让子弹飞》里面的小六子:

他到底吃了几碗粉,还重要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