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昆钢腐败窝案:假账窟窿让上级震惊

来源: 2021-04-27 23:54:4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291 bytes)

一日之内31人被查,又一起“靠钢吃钢”腐败窝案引爆钢铁行业。

2021年4月1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钢”)党委书记、董事长杜陆军,及两名副总经理李平与和智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其中,李平与和智君系主动投案。

同一日,昆钢及其关联公司被宣布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还有14人,包括昆钢原总经济师、副总经理,昆钢下属公司的财务总监、采购管理室职工、车间职工等人。此外,与昆钢有过业务往来的云南山之星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山之星”)法定代表人张卫红等12人,因涉嫌行贿,已被留置,配合调查。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此次窝案爆发前,昆钢已隐忧重重。其主要授权经销商曾多次向包括昆钢在内的国有企业、政府官员行贿,还在钢铁行业的“厂商银”金融模式中遭遇投资暴雷,引发资金链断裂,遭到银行等金融机构起诉。

多个渠道的信息显示,云南山之星管理人员邓亚波于2021年1月即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随着案件的深入,该公司法人代表张卫红也被查。这直接导致李平与和智君主动向纪委监委投案。多案关联、并发,纠缠叠加,引爆了昆明钢铁窝案。

审计风暴

昆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关于此次昆钢窝案的爆发,他并不感到意外,自从2020年昆钢决定并入全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宝武钢铁集团并开展前期筹备工作时,内部即传出昆钢被审计出账目问题的消息。

“主要是两个问题,账目混乱,假账窟窿太大,数额之大让上级一些部门也感到很震惊。”他说。

而昆钢党委书记、董事长杜陆军的事业,正是从昆钢财务岗位起步。公开资料显示,1970年出生的杜陆军为四川达州人,1993年进入昆钢桥钢厂工作,2004年起任昆钢财务部主任,2006年任昆钢集团副总会计师,2011年任昆钢总经理助理、副总会计师,2013年任昆钢集团财务总监,2015年任昆钢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财务总监,2016年任昆钢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19年任昆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这位昆钢内部人士回忆,财务系统出身的杜陆军深知银行授信对于大型企业的意义,他被任命为昆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之后,先后与多家国有银行的昆明分行建立合作关系,还带领昆钢领导班子到银行进行公务访问。

昆钢对金融机构的过度依赖早已不是秘密。该人士介绍,2010年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受贿案中就有昆钢的身影。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11月至2008年2月,王益利用其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的职务便利,接受云南昆钢朝阳钢渣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周宏等人的请托,在企业经营、申请贷款等事项上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上述人员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196万余元。

该昆钢内部人士称,由于钢铁行业的特殊性,停产产生的损失比亏本生产的损失还要大,因此即便钢材行情不好,企业也会亏本生产。

“这和市场大环境也有关系,钢材价格的市场波动很大,昆钢有些年份亏损很严重,必须向银行借钱。”这位人士介绍,“和前几任的一把手比起来,无论是频率还是深度,杜陆军都更加重视金融机构。”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亏损太大的话,上级部门不会坐视不理,银行给你授信的额度也少了。”该内部人士说,为了应对上级部门的审计和方便银行授信,经过杜陆军的操作,昆钢的账面亏损额度被控制在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程度,“比如有一年,昆钢亏损了五十多亿元,他大笔一挥,账面亏损额度降了一半。”

界面新闻注意到,早在2020年10月,昆明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原财务总监施世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施世忠一被抓,我们就知道他(杜陆军)完了。”这位人士说。

库存的隐忧

昆钢始建于1939年,前身是中国电力制钢厂和云南钢铁厂。新中国成立后,昆钢逐渐发展为云南省重工业领域一家重点国有企业,是云南工业布局中煤炭、铁矿等上游能源资源行业的龙头企业。除钢铁生产外,下属公司横跨能源、采矿、物流、地产、水泥、钢材加工等多个领域,2019年营业收入超过1200亿元。

2007年8月,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武钢”)与昆钢在昆明正式签署战略重组的框架协议,昆钢并入当时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之一的武钢。2016年,武钢又与宝钢合并重组为宝武钢铁集团。2021年2月,云南省人民政府与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以云南方持有昆钢10%的股权、宝武持有昆钢90%的股权为目标开展深化合作。

但云南省国资系统一位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昆钢在市场竞争中其实并无优势,一个直观的表现是昆钢的产品经常滞销。

该人士称,作为云南省重点国有企业,昆钢每年都要向上级汇报企业数据,自2010年起,该人士曾连续5年看到昆钢汇报的年库存量超过了年产能,“就是说往年的库存还没消化掉,今年的生产的大部分也没卖出去。”

事实上,在库存压力如此巨大的情况下,昆钢仍长期将扩大产能作为企业发展的一项重要指标,这曾引起企业内部的不满。前述昆钢内部人士介绍,部分职工曾将昆钢过度追求产能的材料递交给云南省体制内一位德高望重的退休干部,该退休干部调研后向相关部门反映了这个问题,但最终没有下文。

另一项数据也引起前述国资系统人士的注意。“库存其实算作企业的资产,但是昆钢给库存钢材标算的价格比当时的市场价高出不少。巨大的库存量和虚高的标算价格,这样一操作,其实昆钢的账面资产一点都没减值,反而被计算成庞大的账面资产。”他说。

该人士称,昆钢销售的每吨钢材都比市场价格高出300元至500元,“昆钢的产品其实质量还可以,但生产成本太高了,民企和小钢厂用尽各种手段降成本,昆钢比不了。”他说,昆钢产品主要流向政府工程,一些政府工程招标的指定条件就是必须使用昆钢的产品。

为了消化明显过剩的产能,昆钢除自销外,还授权一些钢材贸易公司销售昆钢产品,其中就包括此次被通报涉案的云南山之星和大理铿泰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理铿泰),这为后期一些腐败案埋下伏笔。

主要销售商深陷危机

昆明钢铁贸易商人薛朝阳介绍,大理铿泰作为昆钢的主要销售商期间,每年的销售额均在50亿元左右。国家企业信用公示信息系统数据显示,大理铿泰成立于2007年,主要经营范围为建筑材料、金属材料、机电产品等的销售。该公司注册资本50万,法定代表人为赖杨涛。2018年,该公司因少申报缴纳税款 ,被大理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处以罚款。

界面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大理铿泰实际控制人饶健诚已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公安机关处理。相关司法文书显示,大理铿泰在无真实钢材贸易的情况下,通过票货分离的形式为四川庞傅盛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四川鑫倍升金属材料贸易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钢材货物由饶健诚再以低于进货单价的价格进行单独销售。

饶健诚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212份,金额合计197906649.06元,税额合计33644130.30元。其中,208份增值税专用发票被用于抵扣税款,造成国家税收损失共计32990672.55元。

2020年8月,饶健诚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此次昆钢窝案中,大理铿泰法人代表赖杨涛因涉嫌行贿被采取留置措施。

在大理铿泰之前,云南山之星是昆钢最大的销售商之一。薛朝阳介绍,云南山之星实际控制人、法人代表张卫红生于1969年,中等体态,“生意红火的时候带着一块300万元的手表。”



云南山之星注册地址。界面新闻记者遍寻无果,村委会工作人员称“没听说过这家公司。”摄影:翟星理

当时,钢铁行业流行一种被称为“厂商银”的金融模式。这种后来被叫停的金融模式,主要功能是方便钢铁贸易企业套取资金。

所谓“厂商银”模式,即由生产厂家、商品贸易商和银行三方按协议约定的一种融资方式。融资由经销商发起申请,并向银行缴纳保证金,上游厂家在接受经销商申请后需向银行承诺连带责任,银行开具承兑汇票。

上游厂家将货物存入银行许可的仓库,仓库将货物提单或仓单(货权)交给银行;经销商此时需向银行追加提货保证金,银行在收讫所有资金和材料后向仓库开具发货通知,经销商可以提货并进行销售,并用销售回笼来的资金兑付银行的承兑汇票。

但在实际操作中,经销商和钢铁生产企业实行的是另一种操作模式。薛朝阳介绍,以云南山之星为例,银行开出期限为180天的承兑汇票后,昆钢以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山之星交付钢材,此举在业内称为“出仓价格倒挂”。

山之星迅速将钢材出手,并将货款投入房地产、民间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等热钱领域,短期内获得远高于同期银行利率的利息后取出本息,清偿银行的承兑汇票。

但到了2014年,云南的房地产成交面积大幅下滑,小额贷款领域接连出现爆雷,山之星无法清偿到期的承兑汇票,业内称为“穿票”。

云南山之星旋即被民生银行等多家银行起诉。相关判决书显示,云南山之星实际上已经破产,先后被多个合作公司和银行起诉,部分案件至今未能执行,张卫红被限制高消费。

“没有攀上和昆钢的关系,你做不大,攀上了,你做不久。昆钢大的经销商,没有能火过五年的。”薛朝阳说。

主动投案背后

界面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云南山之星主要管理人员邓亚波于2021年1月即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张卫红、邓亚波曾多次行贿官员,且昆钢主动投案的两名副总经理李平、和智君都与张卫红过从甚密。

相关判决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云南山之星总经理邓某向时任昆明绕城公路西北段指挥部物资处处长邹晓东行贿,贿赂金共计人民币50000元,邹晓东还于2011年1月收受云南山之星提供的价值206800元的丰田凯美瑞轿车一辆。

判决书披露,在邹晓东的帮助下,昆明绕城公路西北段建设指挥部与云南山之星签订昆明绕城公路西北段建设项目钢筋采购合同,西北段建设指挥部向山之星公司采购钢筋共计16.8万吨,金额是七亿四千零一十三万元,云南山之星必须供应昆钢牌钢筋。邹晓东因犯受贿罪获刑10年。

2010年至2013年,时任云南物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周少方,收受山之星董事长张卫红人民币4万元和英镑5000元。周少方通过会议纪要的方式,同意其下属的新源公司为山之星实业公司多次提供贷款担保及银行大额授信。

2017年2月,周少方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除了向客户行贿,云南山之星也向供应商昆钢行腐蚀。

2009年1月至2010年9月期间,云南昆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销售分公司昆明营销管理分部经理杨雨凡在办公室里,先后4次收受云南山之星经理邓亚波贿赂金人民币共计3万元,并为其谋取钢材销售业务上的利益。杨雨凡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

一位接近案情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云南山之星发生承兑汇票穿票事件之前,是昆明市场上主要的废钢回收企业。该企业回收废钢之后,经昆钢副总经理李平运作,成为昆钢炼钢的原材料。李平于2010年年底调回昆钢昆明总部前,在昆钢玉溪大红山铁矿工作13年。

昆钢副总经理和智君在2016年调回昆明总部前,曾在昆钢红河钢铁公司有过任职经历,而红河州是云南山之星钢材销售的主要市场。

前述接近案情的人士称,邓亚波被带走调查之后,张卫红也因涉嫌行贿被采取留置措施,是导致李平、和智君主动向纪委监委投案的重要原因。

窝案余波

前述昆钢内部人士介绍,2021年4月14日上午9时,云南省纪委监委公布了昆钢党委书记、董事长杜陆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的消息,当天上午9时30分左右,昆钢就召开了一次高规格的干部会议,会议由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黄小荣主持,云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小三、云南省副省长王显刚等人出席。

这次会议宣布免去杜陆军、副总经理李平、和智君三人的职务,成立了新的领导班子。

相关资料显示,昆钢腐败窝案并非始于近年。2013年,昆钢制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房毅因涉嫌受贿罪被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立案侦查。公诉机关指控,房毅在2008年至2011年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分数次收受孙某某、苏某某、马某某人民币113万元、美元8万元、欧元2.5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35万元的手表一块、价值人民币48万元的虎皮一张及价值人民币82150元的爱马仕皮衣一件,并为其谋取利益。

房毅的辩护律师告诉界面新闻,房毅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2014年,昆钢房地产开发公司党委书记高建中被昆钢驻京办主任张中乔以打牌的方式行贿,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2021年4月24日,中纪委国家监委官网撰文关注“钢铁蛀虫”时指出,物资采购、验收、使用等关键环节是“靠钢吃钢”易发多发区,拥有决策权、采购权、销售权的各级管理人员是腐蚀“围猎”的重点对象。

该文披露,此次昆钢窝案中通报接受审查调查的19人中,层级跨度很大,有杜陆军、李平、和智君等昆钢现任领导人员;有来自昆钢旗下全资公司、控股公司和参股公司的高管;有中层管理人员;也有普通职工。

该文指出,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提出,要持续惩治国有企业腐败问题,强化廉洁风险防控。国有钢铁企业坚持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大力整治“靠钢吃钢”,查处一批典型案件,强化警示教育,深化以案促改,推动钢铁企业高质量发展,

前述昆钢内部人士称,除了官方已经通报的案件,近年来屡有昆钢中下层职工举报企业发展中的不正常现象。此外,昆钢在地方的一些建设项目管理水平普遍不高,曾出现参与地方项目施工的农民工讨薪的情况,“对于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来说,这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情况。”

“普通职工对昆钢是有感情的。但是企业该怎么发展,怎么避免这些问题,需要领导班子多思考。”该人士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