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盛宝首席经济学家:通胀风险不容忽视

来源: 2021-04-27 00:57:4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306 bytes)

他预计,随着经济逐步恢复正常,10年期美债收益率触及2%的可能性为90%,如果经济持续升温,三季度可能达到2.5%,这无疑将进一步加大财政支出和赤字压力。

近一段时间来,新冠肺炎疫苗在全球接种的推进为经济复苏带来了希望,刺激了今年全球股市、商品市场强劲反弹。但最近印度等地疫情急转直下,是否会影响全球经济的复苏进程?接下来还有哪些市场机会?

盛宝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雅各布森(Steen Jacobsen)日前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他认为大宗商品牛市依然值得期待,但通胀压力可能对美联储政策选择造成影响,短期美股的波动性或卷土重来。



通胀风险不容忽视

美国3月CPI 飙升至2.6%,创下2018年秋季以来的最高水平。雅各布森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认为这一轮通胀是结构性的,而不是周期性的,美联储对通胀持续性的判断可能有待商榷。可以看到,作为绿色转型的关键一环——工业金属价格正在迅速上涨。他说,我们似乎进入到了一个什么都缺的阶段。这意味着,下半年通胀压力将持续,类似番茄酱效应,最后的释放往往具有破坏性。然而市场对此似乎准备不足,但企业已经开始将投入品成本压力通过涨价转嫁给消费者。

美联储因此将面临政策调整的压力。雅各布森认为,美联储监测通胀的指数分项比重存在一定问题,换而言之,相对于商业周期而言,通胀指数表现被低估和延迟了,导致货币政策应对出现时间差。他预计,随着经济逐步恢复正常,10年期美债收益率触及2%的可能性为90%,如果经济持续升温,三季度可能达到2.5%,这无疑将进一步加大财政支出和赤字压力。

美债收益率上升对新兴市场而言也是巨大考验,此前俄罗斯、土耳其和巴西央行先后结束宽松政策启动加息,国内通胀和资本外流的压力急剧上升,政策选择面临两难境地。雅各布森向记者分析道, 新兴市场处于美元边际成本上升的影响中心。从目前情况看,美元利率上涨将在经常账户赤字的新兴市场首先造成破坏,其次来自于输入性通胀的冲击同样惊人。比如全球食品价格过去一年同比上涨25%,联合国粮农组织汇编的食品价格指数已经连续九个月上扬,达到2014年7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收紧货币政策是无奈的选择。

警惕市场波动

由经济复苏带来的需求爆发式增长已经带动了以铜、铝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触及了多年来的高位。雅各布森在今年初就看好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认为本轮牛市将持续更长的时间,关键驱动力包括绿色转型与提高基础设施投资,各国都在努力推进脱碳进程和气候保护。

目前这样的逻辑依然没有改变。雅各布森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投资者依然可以坚持通货再膨胀交易。正如之前所提到的,现在是个什么都缺的世界,大宗商品将持续成为市场主角,比如铁矿石、铜、铂、能源等。他进一步分析称,首先全球基础设施缺口很大,造成了商品价格上涨和集装箱运费飙升,电动汽车市场有望持续扩大,此外消费者最后一英里的需求也在上升,这些事件正在造成定价压力。

不过美股短线可能存在风险,雅各布森预计夏季的市场表现将偏向消极。标普500过去12个月回报率超过50%,与长期趋势偏离度超过2个标准差。从历史上看,这样的情况一共出现两次,市场都出现了大幅调整,一次下跌超过10%,一次下跌超过20%。俗话说5月卖出(Sell in May),大家应该对风险有所防范。

因此雅各布森建议投资者可以先从市场撤离部分资金,目前全球的复苏呈现异步性,不过到下半年,潜在的风险是通胀飙涨,资本成本上升及债务过度扩张下的贸易、创新和生产力瓶颈压力,这将给资本市场带来一定的冲击。

美国经济存在短期过热的风险

雅各布森说,如果把标准定为人们可以“相对”正常地生活和工作,他认为今年底就可能看到所谓“战胜疫情”,但这绝对算不上最终胜利,他目前的基线假设是,2021年国际航班恢复到疫情前的75%,到明年夏天,跨境旅行有望完全恢复,这可以算是一个关键时间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6%,相较1月上调了0.5个百分点,这反映了主要经济体推出的额外财政支持,以及下半年疫苗接种推广预计对经济复苏起到的推动作用。

为了推动经济复苏,全球各主要经济体都推出了刺激计划。美国政府在年初通过1.9万亿刺激计划后,新一轮2.3万亿基建计划也箭在弦上。在目前制造业、服务业全面回暖扩张的背景下,额外的政策支持是否有必要引发了外界的广泛争论。对此,雅各布森认为,美国经济存在短期过热的风险。事实上,美联储和美国政府已经接受了“边际货币成本”将上升的事实。美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测算,从现在到2050年,美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不会低于5%。从中可以看到全球经济开始全面由财政政策主导,是一种重大转折。即使是像德国这样“节俭”的国家,现在也在花费20~25%的GDP来应对投入到绿色转型和基础设施建设。而随着货币政策被“财政主导”牵制,不断加剧的不平等正在打破社会的平衡,这反映在了“K形”复苏的趋势上。

根据美国智库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4月12日的研究结果,鉴于过去一年资产价格大幅上涨,全球2365位亿万富豪财富总共增加了4万亿美元财富。皮尤研究中心最新的研究数据显示,若将每天生活费在10美元~20美元之间或年收入在14600美元~29200美元之间的人划分为中产群体,那么,预计去年全球共有5400万人不再属于这个群体。

雅各布森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不平等成为一个危险的政治问题。这和20世纪80年代一样,在美国的经济扩张中,最富有的群体获得了最多的财富,随后政府通过政策倾斜努力改善和缩小人们的财富差距,这对社会稳定和资本市场都产生了重要和积极的影响。因此他预计,未来拜登政府的重点是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提高和福利再分配。

回到顶部